028與格魯門公司的協商

白麪黑廝

  

..畢爾沃斯在齊一鳴下榻的莊園會議室中,終於見到了自己命運中的散財童子。

雖然吃驚於齊一鳴的年輕,但是看上去這位年輕人與他大多數的同胞並不類似,顯得沒有那麼刻板,包括身上的衣著,看上去更像是一個美國生活的普通亞裔年輕人,而不像是一個生活在共產中國的中央官員。

畢爾沃斯的能量現在表露無遺,這間寬敞的會議室中,除了畢爾沃斯一個美國人,居然再也沒有美國政府方面的人物了。這種場合政府的人一定想進來聽聽他們在談什麼的,但是畢爾沃斯就是有這個本事不讓他們進來。

中方共有兩人,除了齊一鳴之外,還有一名同樣年紀不大的,約莫三十出頭的年輕人。這人名叫周予同,是美國哈佛大學工商管理學碩士,返國之後原本在某國企單位,在齊一鳴打算開始搞事之後,就委託廖懷仁把這樣有知識和能力的海歸人員挖了一批,加入了9527工程,準備興建一批企業直接加入到國家建設和他所佈置的軍火出口專案上來。

“畢爾沃斯先生,您好,非常感謝你能夠前來。在此先自我介紹一下,我的名字叫做齊靖仁,是內軍工專案統籌的主要人員,身上並無政府方面的實際職務,但是總體而言,共和國任何一項軍工專案,都是與我有關的。”齊一鳴給自己取了一個假名,其實也很容易猜,一鳴驚人,他取了後兩字的諧音。

畢爾沃斯十分驚訝,他沒想到自己居然碰到了這麼大一條魚,道:“幸會,齊先生,恕我冒昧,您所負責的工作和您的年紀,真的讓人太過驚訝。”

齊一鳴搖了搖頭道:“我這張臉是具有欺騙性的,當然我可以告訴你,通過我的相貌判斷我的真是年齡,只能大錯特錯,呵呵。”

畢爾沃斯更為奇特,問:“您看上去就像是一位二三十歲的年輕人,難道您不是這個年紀?哦,冒犯了。”

齊一鳴哈哈一笑:“我不是二十三歲,也不可能是十幾歲,嗯,我也不是四十歲,您可以自己猜,就說到這裡吧,這個話題沒有太多意義。”

他當然不是二三十歲,或者四五十歲,他現在實際年齡應該是負五歲……

“哦,中國真是個神奇的國家啊,如果齊先生這青春永駐的方法能夠推廣的話,肯定能夠賺一大筆錢!”畢爾沃斯嘆道。

“可惜,你就當我是一隻怪物吧,這本事可沒法推廣。”齊一鳴笑道。是啊,誰能跟他一樣帶著一個紅警基地車穿越呢。

一番調侃後,雙方直接進入了正題,齊一鳴也沒有向畢爾沃斯出示任何的計劃書之類的東西,只是口頭傳話,這也是為了保密。

“在這裡我可以先向畢爾沃斯先生和美國朋友通報一件事情,那就是我方已與伊朗進行了祕密溝通和協商,準備讓伊朗向我國轉讓他們手中的一批f-14戰鬥機,組建我國的空優任務中隊。當然,即便是伊朗把他們所有的戰機都轉讓給我國了,這個數量還是不夠的,同時我們對於戰機一些效能也是不滿意,希望能夠按照我們自己的要求進行一番客戶定製和升級,所以有必要跟格魯門公司打招呼。伊朗方面已經初步同意將他們的這批f-14有償轉讓給我們,我們也有意向先期向貴公司求購一批次3o架f-14戰機。如果專案進展順利的話,我們將會啟動第二批次的f-14採購計劃。”

畢爾沃斯驚訝地眼珠子都快要掉下來了,他問道:“伊朗?伊朗現在正在跟伊拉克打仗,而我們的f-14正是他們能夠保證空中優勢的最大憑藉,他們怎麼會把f-14轉讓給貴國?能告訴我你們用什麼樣的代價換取伊朗的戰機嗎?”

齊一鳴也不怕告訴畢爾沃斯,道:“用我國產的新一代輕型戰機fc-1梟龍,1比1置換伊朗的f-14雄貓,同時我國還會為伊朗提供一批可以搭配fc-1使用的先進主動中距彈,另外包括兩架早期預警飛機。”

雖然這一句話也就幾十個字,可是透露出的資訊量實在是太大了,畢爾沃斯一時居然沒有接上茬,半天才問:“貴國的軍事科技已經展到這麼高的水平了嗎?你們已經開出能讓伊朗買單的主動中距空空導彈和預警機了?我都不知道原來中國在電子科技和航空工業上已經取得了如此大的建樹了。”

齊一鳴笑了笑,道:“您應該聽說了我所乘坐的專機了吧。”

畢爾沃斯點點頭:“一架像是波音737的窄體客機,不是美國或者歐洲任何一家航空製造公司的產品,難道說是貴國自主研製造的客機嗎?這……這真是太了不起了。”他原本打算使用的形容詞是不可能,但是為了不表現得太無禮,只能換了個詞。

“給您交個底,我所領導的軍事工業專案即便是在動亂時期也好好地隱藏在內6的某地,通過各種方式營救重要人才和獲取資金,在保護自己的同時,也在動亂結束後收穫了一大批不遜於世界先進水平的重要產品。當然,比起美國強大的科技能力,我們還只是小角色了。但是我個人認為,現在中國已經有了跟美國進行合作的基礎。”齊一鳴的瞎話是張嘴就來。

他頓了頓又續道:“比如我國能開出不錯的空空導彈,搞出比較先進的航電系統,並開出預警機的平臺,但我國尚不具備能力開一款類似貴公司的雄貓一樣先進而且強大的重型空優戰機的。”

畢爾沃斯聽了他的話滿面紅光,得到別人的承認自然是一件美妙的事情。

“所以,基於增強中美兩**事互信和科技合作的想法,結合中方在一些領域的優勢以及格魯門公司在開戰機上的先進經驗,我國希望能夠與格魯門公司展開較為全面的合作,在f-14這個優秀的平臺上,進行一些符合我國國防需求的升級改進。”

畢爾沃斯又是覺得耳朵聽錯了東西,“你們打算跟我們合作,改進升級f-14?”

“沒有錯,據我瞭解f-14的tf3o動機存在著諸多不穩定地問題,這個對於我國基礎相對薄弱的國家來說,無法容忍一款神經刀的動機,所以我們準備把我國研製的較為成熟的一款s-1oa動機配備在貴公司生產的f-14上面。另外,我們對於不死鳥導彈也存在一定的疑慮,特別是我方已經開出了射程12o公里,個頭只是不死鳥一半的先進中距攔射彈,所以我們希望將中方的武器整合在f-14上面。另外,雖然我知道f-14的ag-9雷達功率強勁,但是很振奮地向您表示,我方在航電上面還是有一些成就的,我們希望將自產能力更好的雷達安裝在f-14上面。”

畢爾沃斯喝了一口咖啡,咂了咂嘴,這才確定表情嚴肅的這個中國人不是在說假話,看來中國人確實在很多技術上取得了不小的突破。以美國方面的角度來看,如果通過合作開升級版f-14瞭解中國在軍事科技上的進展,本身也是相當有意義的一件事。

齊一鳴的話自然還沒有說完,他道:“如果專案進展順利,先期我們會向貴國採購3o架f-14,我們可以拿一部分九成新的二手機,另外貴公司的技術人員需要到我們的某飛機制造公司一同就升級f-14的計劃進行合作。當然,如果要這麼做,看起來我們需要一條f-14的組裝線,畢竟如果接到來自伊朗和美國的f-14,總數過1oo架,沒有這東西的話,我們根本無法完全進行升級工作。當然,我們也不會讓貴公司難做的。專案進展絕對順利的話,我們會追加第二批生產訂單,由掌握到升級版f-14的格魯門公司在美國本土生產,數目為2o架,全部是採用我們新的動機、新的雷達,可以射我國自主研空空導彈的新版本。然後,我們在美國購買相應零部件在本國進行組裝,再生產3o架這型戰機。我方進行了大致地估算,包括轉移大修線、生產線,購買前後三個批次共7o架來自美國的f-14戰鬥機,合同的總價值為32億美元。”

畢爾沃斯剛才的種種懷疑和不解在這一刻全部揮散了,這可是八十年代的32億美元啊,比二十年後美元的購買力翻一番都還要多。更讓畢爾沃斯興奮不已的是,如果所有合同落實,那麼中國將會組建一支僅次於美國海軍,總數量達到15o架的f-14機隊,這其中的售後服務、保養維護等亂七八糟的花費又是一大筆收入。更何況畢爾沃斯還做好了低價出售一批,用中國這個光鮮的大招牌做廣告的準備。

結果齊一鳴一坐到這裡,立馬就送給了格魯門公司一個幾乎是天大的餡餅。現在這位席執行官的腦子裡只有一個聲音不斷地在回想著:吃下去,吃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