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5 突擊之路

白麪黑廝

  

..激流a上岸之後,塢艙門開啟,一輛輛主戰坦克和步兵戰車徐徐駛出。然後是協同作戰的步兵,也都抱持武器跟隨著裝甲車輛衝了出來。

此時槍聲響起,從草叢和樹林中幾道稀疏的火舌竄出來,打在了戰車的裝甲上,激起一些叮叮聲響。

“艹,空軍的活兒沒於利索啊,還有喘氣兒的”上官熙依靠著一輛步兵戰車,探出頭來朝著火舌出的地方還擊。

蘇天表情沒什麼變化,“不可能做的那麼於淨的,這裡雖然地形比較開闊,但是小股的步兵藏在草叢中或者樹林裡,讓空軍還是很難清理的。不過已經沒有什麼重火力了,岸炮和硬據點基本上被拔掉了。”

他這話音剛落,一枚火箭彈打了出來,擊中了一輛在前方的99式坦克,要不是99式皮糙肉厚,一枚ppg不能對其造成分毫傷害,估計這就是本次戰爭中第一個plar勺損傷單位了。

李鷹怒道:“這叫沒有重火力?去特麼的”

牛建倒是很看得開,火箭筒太好藏了,不過數量不可能太多,哨所、工事什麼的都被我們打掉了,隨身帶著的火箭彈應該打不了幾次。

而暴露出自己位置的火箭筒立時變成了裝甲部隊的打擊物件,一輛o9式戰車的3mm機炮對準那個位置也不管三七二十一,咚咚咚咚就是打了十幾炮彈,等炮彈轟完之後,那一片連棵站著的樹木都沒有了。

龍息小隊各自在灘頭佔據礁石和其他掩護物,朝著對面的敵人進行反擊。這個火力實在太過懸殊了,單單是配合裝甲部隊進行作戰的這些步兵就比在灘頭零星反登6的果軍多得多,而坦克和戰車的火炮更不是鬧著玩的,幾聲炮響之後,基本上任何反抗的敵人都沒跑的。

“灘頭已經佔據”交火不過持續了十分鐘左右,幾名倒黴的士兵被子彈打傷,大約殲滅了六十名敵人,登6部隊也終於全面在灘頭鋪開。

“2營向北佔據臺北港,-營前出攻克桃園機場”登6地點選的其實還是很不錯的,這裡一代其實水文條件非常不好,幾百噸的小船都不一定能夠進來,雖然幾公里外就是港區,但此處確實比較荒蕪。

pla登6部隊清一色的a氣墊船,再加上垂直登6的士兵,所以也不挑地方,直接在這裡的灘頭上岸,而上了岸之後,擴大戰果就變得相當容易了,港口和機場都在左近,只要拿下後面的戰鬥就會變得相當容易。

蘇天又補充了一些彈藥,說道:“我們不走機場,也不走碼頭,一直朝南去,目標核研所。”

前線的軍官點點頭,道:“那麼突前還是有一定危險的,我派一個連的裝甲兵掩護你們。”

蘇天敬禮道:“是,長。”

雖說得到了一個連的裝甲兵的協助,但這一個連實際也沒有多少兵力,統共6輛坦克,-輛裝甲車,加上蘇天自己這邊的一輛坦克和兩輛裝甲車,湊出來了七輛坦克和五輛裝甲車的陣容,可以徒步作戰的步兵人數也達到了2o

登上戰車,由99坦開路,小隊拋開主力部隊,義無反顧向南開去。戰鬥已經打響,雖然先期的打擊使得臺軍損失比較大,而且臺軍也沒有真正做好反擊準備,所以投入到反登6作戰和防禦作戰中的部隊並不是很多,還有相當一部分臺軍生混亂,居然在一些膽小懦弱的上官帶領下逃離戰區,向臺北或者其他地方逃竄。

當然也不是所有的臺軍都膽小,還是有一些盡忠職守的臺軍一路上再給蘇天等人造成麻煩。還在大6時期的果軍6軍那真的是一塌糊塗,不過遷臺之後,蔣光頭痛定思痛,開始反思建軍思想,其中一項重大舉措就是建立政戰部,實際上就是抄襲紅色軍隊的政委,然後在全軍內部大肆進行**宣傳,給士兵洗腦。所以**最強的時代並不在21世紀,也不是在解放前,而是在六七十年代的時候。那個時候果軍與plaf作戰,還是取得過一些能夠說得過去的戰果的。

進入八十年代後,臺灣經濟起飛,各種享樂主義和其他的思潮也滲透進入部隊,加上長期沒有真刀真槍的與對岸相搏,所以果軍的戰鬥力有所下降,但畢竟相較後世完全草莓化的臺軍,現在他們還是有些戰力的。真到了後來全臺草莓兵,氣溫上升到3度以上不操練,允許士兵帶智慧手機進兵營,有家室的士兵晚上還可以回家過夜,那樣的軍隊其實也不用打仗了。

剛離開登6地點,蘇天的小隊開入到一片農田之中,臺灣是熱帶亞熱帶氣候,此時地裡也是長莊稼的。只是蘇天完全沒有保護當地農民種的莊稼的意思,坦克履帶和戰車軲轆直接在稻苗上軋過去。

就在這時候,開路的坦克中車長通過通訊臺喊道:“辛子-i辛子-i這裡是甲辰-2熱成像顯示2點鐘方向大約3o米處有生命跡象,有可能是逃兵或者埋伏的步兵,請指示。”

在任務中,6軍中不習慣像空軍一樣給戰機取名字,以前洞拐洞么什麼的也被拋棄了,因為每個單位的戰車什麼的越來越多,純數字一不好記而也不夠用。而用美軍北約那套什麼ta、ca11e的又不接地氣,於是他建議天於地支進行區分。

蘇天接到彙報後,沉聲道:“對敵進行清剿”他自然不會放過任何對小隊產生威脅的目標,雖然打掉這些敵兵可能會有些浪費時間,但安全還是第一的。

99式主戰坦克將炮塔轉過去,對準熱成像反應中的那些敵人,轟然開火。精確無比的火控使得炮彈直接打在了這群人的中央,當場被打死四五人,其他幾個現藏在稻子中居然還能被現,更加驚慌。

“不要打,不要打,我們投降”帶著臺灣腔的國語高喊,可惜這群人沒有隨身自備白旗,所以這麼遠的距離另一邊也根本聽不清楚。

步兵戰車和坦克的集火使得這不到二十個人沒用多久就被打死打殘,蘇天沒有給他們收屍的打算,他現在還有更緊要的任務,便通知後方自己經歷了戰鬥,有可能還有活口,自己先走。

農田的周圍都是鄉村,這裡沒有內地的鄉村人口那般稠密大片農田中間或有那麼十來間房舍。戰火的爆使得當地的農民十分驚慌,有人連忙帶著家小想要逃出戰區,而有人驚惶不知所措,躲在家中不敢出來。

畢竟打下這裡後還是要接管統治的,pla在出兵前提了幾條紀律,包括不拿一針一線,儘量避免殺傷平民之類的東西。雖然蘇天毀農田並無心理壓力,但真要對那些手無寸鐵的臺灣百姓動手卻做不到。

穿過大片農田,終於見到了有點市區樣子的地方,不過還沒等進入,公路上隆隆駛來幾輛印著青天白日徽的坦克。

“是mb準備接敵步兵戰車注意押後,不要暴露在敵方坦克的射程以內。”蘇天拿起對講機,向所有戰車傳達道。

面對99式,mb這種老爺車自然沒有一點機會,而幾輛99坦終於看到了跟自己屬於一類的敵人,也摩拳擦掌準備好好教訓丨一下臺軍,告訴他們什麼才是真正的6戰之王。

佔著自己射程遠、火控佳的優勢,99坦克率先難,在上千米的位置就朝敵方坦克開炮。一枚穿甲彈高飛行後,準確命中一輛mb並輕鬆將其打了個對穿,引起爆炸,將其報廢。

乍見敵人如此凶猛,臺軍裝甲兵也是愣,這時候想要撤退都來不及了,一堆坦克排得那麼緊密,他們又沒有原地轉向的能力,只能硬著頭皮上了。

正當99式們準備享受一餐的時候,天上不知道什麼時候衝下來一架長得特別胖的飛行器。

“攻擊機?孃的,不要搶老子的戰功啊”坦克兵怒吼道。

這架攻擊機正式剛進入空軍不久的維護者攻擊機,因為出色的戰場適應性和具備垂直起降的效能,這些攻擊機也在pla佔據灘頭後,加入了對地密接支援的戰鬥之中。寬大的機翼下,維護者共有1o個掛架,可以分別掛載ar2反裝甲導彈之類的武器,機身也設定了彈倉可以拋射無動力的制導炸彈等武器。

更關鍵的是,這貨跟a1o一樣,裝了一門6管的3mm火神炮,而且渾身裝甲格外皮實。就如這個來“搶怪”的維護者一樣,也不扔炸彈或導彈,機頭的航炮出如扯布機一樣的聲音,一片貧鈾彈就打了出來。維護者也是現今全軍少有裝備貧鈾穿甲彈的裝備,而mb這種老掉牙的均質裝甲明顯不能對抗3mm的貧鈾彈的攻擊。

維護者一路掃過,縱列的坦克上面就是一片彈孔,光著一次火力衝鋒,就造成了6輛果軍坦克被打爆,只剩下兩臺運氣稍好沒有被打中。

99式們再不可能等維護者盤旋一圈回來奪走最後的獵物,揚起炮口連番圍攻,將最後兩輛mb打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