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6 重重險關

白麪黑廝

  

..攔路的mb坦克被全部敲掉,蘇天的龍息小隊再度上路。

“快快快,我們已經浪費了不少時間了,必須搶在前面接應已經進入核研所的友軍單位”

天上的那一架維護者攻擊機也在天空中盤旋了一圈,對地面部隊做示意,然後尋找其他有價值的攻擊目標去了。

99式坦克中的裝甲兵氣道:“長翅膀的就牛逼麼?能跑的那麼遠,為什麼不到縱深處去找敵人,非要跟我們強。”

炮手是個直性子,還真解釋:“因為作戰指令不會強求攻擊機在沒有淨空防空威脅之前深入敵後進行攻擊的。”

車長推了一下炮手道:“我當然知道,我就是不爽他們搶我們的戰功”

現在的plaf]起仗來很有後世的美帝範兒或者王師範兒,這基本上是靠著強大的裝備效能和數量,加上日益精熟的訓累積起來的。其實此時的臺軍戰力絕對不能算是弱的,但一上來就被plar勺電磁控制能力完全壓制住了,耳不能聽眼不能看,兵不知將將不知兵。然後又是大群的戰機進行制空和地面壓制掃蕩,外科手術式的空襲很精準地就消滅了臺軍有限的反抗能力。差距數十年的戰鬥方式和裝備,絕對不是靠個人武勇就能夠弭平的。

別看蘇天小隊似乎並不強大,但也有一百多名荷槍實彈的pla戰士,數輛99坦和o9步戰,等閒臺軍營級以下的部隊正面遇上這支小分隊,根本就沒法硬拼。

越過被擊毀的數輛mb坦克,進入了市區之內,蘇天立即警示:“所有同志眼睛放亮一點,我們隨時可能遇到敵人的偷襲,儘量快通過這一地區。”

這一帶的建築物都是稀稀拉拉的,位於中壢的郊區,蘇天沒打算穿過中壢這麼危險和複雜的地形去員樹林的核研所,而打算儘量走外圍,避開市民過多而且可能有果軍的埋伏和守兵的地區。他是來搶奪核彈頭的,不是來佔領這裡的,後面的友軍在趕來之後自然會控制這一地區。

“艹,ppgh”突然一枚火箭彈從一棟不遠處的三層建築的二層涼臺走廊上打了過來,不過射手的精準不好,打在了一輛坦克的前面,並未直接命中坦克,當然命中了以99坦皮實的裝甲也不會將其打得失去戰鬥力,但後面的o9步戰的皮可沒有坦克那麼厚,挨一顆火箭彈八成是要遭殃的。

“二樓那裡,轟爛他”車長觀察到了敵人,立即命令炮手反擊。26mm的坦克炮微微揚起,對準那個涼臺轟地一聲射出一枚炮彈。敵人也並不傻,打完那一ppg之後立即低著頭藉著掩體逃竄。

只是他的敵人太過凶蠻,直接被激怒後用坦克炮轟擊,坦克炮的威力自然不是一枚火箭彈能夠相比,二樓直接被這一炮打出了一個敞開式的窟窿,而飛濺的石塊也把那射火箭筒的傢伙給擊倒,沒有直接打死也是重傷。

蘇天拿著通話器喊道:“坦克注意防備對方反裝甲兵力”

師從蘇聯的pla走的是類似蘇聯大6軍的路線,裝備有數千輛坦克,所以臺軍在準備反登6作戰和防禦本島作戰的時候,著重有反裝甲的訓練也準備了不少這種武器。臺軍的反坦克單兵武器主要是6mm一式戰防火箭,也就是仿造美軍的m2l火箭筒而來的。這是一款相當早期的反坦克武器了,穿甲能力並不足,也就是穿均質裝甲2ummr勺程度。就是打59b這個級別的坦克都是有些困難,別說打99式這種換算均質裝甲防禦過1o6多毫米的三代半坦克了。

雖然打不死人,但太大意總容易出問題,所以蘇天叮囑大家小心。

“快通過,小心警戒”

李鷹在裝甲車裡拉了一下槍機,說道:“這裡肯定有敵軍,只不過我們的戰力太強,他們不敢對我們下手,只能躲在暗處。我們想要過去,他們想要活命,如此而已。”

蘇天也認同李鷹的判斷,剛才那名火箭筒手絕對不會是一個人出現在這個地方的,必然是附近還有他的其他戰友支援,但看到珙軍的兵力如此強大,剛才那火箭筒被轟擊的慘象,除非他們有足夠的反制武器,不然不可能立即投入戰鬥的。

也確實如他們所料,一個排的臺軍6軍步兵奉命守在中壢的西側郊區街口,為的是保護附近的營地,可是他們怎麼也沒想到赤匪居然這麼快就深入到這個地方了,反登6作戰看來根本沒有奏效。且珙軍坦克戰車犀利,火力強悍,果軍即便是有反裝甲武器,但剛才的試探明明覺得藏得很好了,可是還是被現後就直接消滅了。

城市中裝甲行進,戰士們都接受過嚴格的訓練,各車之間都有著不同角度和位置的掩護和配合,比較脆弱的步戰車被坦克保護起來。另外就是這些坦克都具備熱成像系統,雖然被建築物當著比較難現,但只要一個大意就容易被逮住。

像是後世敘利亞政府軍用坦克裝甲車打自由軍屢屢被打爆,一方面是毛子出口的坦克都是有質量問題的,嚇唬人什麼的還可以,真正上了戰場極度不可靠。再一方面就是互相之間的配合和戰術技法與經驗都不足,他們的坦克經常莫名其妙地保持靜止了,然後暴露在街道和建築之下,開始索敵,而且這個索敵還是很沒有章法的,當後面一輛坦克的視野轉到另一側,前面一輛坦克就被不知道哪裡飛來的pp爆掉了。而後面那輛坦克都沒看到,也無從反擊,也就是自由軍缺少武器,要不然就這種素質的正規軍,被推翻也不是什麼不可理喻的事情了。

蘇天的小分隊自然不一樣,高機動的坦克和裝甲車一直保持在公路上的移動,因為攻擊突然,所以臺軍還來不及設定路障,甚至這會兒還沒學會燃燒汽車擋在路上之類的,分別朝不同方向探視的炮口更是使這些臺軍不寒而慄,沒有人敢再一次嘗試攻擊這些坦克和裝甲車。

蘇天不欲跟這些傢伙們糾纏,通過通聯資料鏈系統呼叫攻擊機:“這裡是辛子-i我所處座標周圍懷疑有敵軍隱藏,在我部快通過後,請空軍對此進行打擊。”

“猛鷲b-收到”猛鷲是空軍攻擊機的一個編號,空軍為了進行足夠的密接支援,調集了大約一百多架新服役的維護者攻擊機,因為出色的ol能力,維護者可以在海軍的艦艇上進行補給,然後再度起飛進行攻擊,單單以對地攻擊能力來看,b噸載彈量的維護者比海航的殲-v來得更凶猛些,自然這種攻擊機幾乎不具備空戰能力,跟直升機也沒太多區別,甚至同樣面對攻擊機,如a6a1o之類也不太可能打得贏。

離開這一小片郊區建築物之後,那架剛才搶了蘇天小隊的坦克戰功的攻擊機又飛回來了,他的運氣不錯,一名臺軍偵察兵探出頭來觀察離開後的蘇天戰車小隊,正巧被維護者自備的光電觀瞄系統給現。

這架攻擊機二話不說,直接放出一枚ar2導彈,命中了那名士兵所處的建築。如果那裡只有一兩個士兵,這樣的攻擊選擇無疑是浪費成本,不過他判斷偵察兵不應該單獨出現在那裡,應該這棟建築裡還有其他的臺軍,所以選擇直接夷平這棟建築。

裝著高爆炸藥的ar2一頭撞向這棟小樓,爆了劇烈地爆炸,直接將這棟建築推倒變成瓦礫一片。他的賭博也算是正確,十幾名臺軍士兵就在這棟建築裡躲避,崩塌的建築使他們全部被壓在了瓦片磚石底下,有些人當場死亡,有些人則重傷。

而被驚嚇到的其他臺軍士兵紛紛從附近的另一座建築中逃出,似乎怕被殃及池魚,可是越是這樣越成了空中攻擊機的目標,維護者這次毫不客氣地用-o毫米加特林機炮,數十炮彈在幾秒之內打出,血肉之身在如此恐怖的攻擊下被撕裂成一塊一塊的。

駕駛維護者攻擊機的都是紅警戰士,普通飛行員還沒有接觸這飛機,而紅警戰士自然對於所謂臺灣同胞沒有什麼憐憫,當然這可是戰場,憐憫會送掉自己的性命。

“辛子-i這裡是猛鷲bb吃得很飽,多謝招待”

“哈哈,好的,謝了”蘇天回道。

越過一道又一道的艱難險阻,蘇天的小分隊終於跨過了二十公里的路程,抵達了核研所的外圍。作為臺灣最神祕最重要的科研機構,這裡果真有不少防守部隊,而就在不久之前,6戰隊的特種兵攻進去了,為了將這些珙軍趕出來,圍在這裡的臺軍全面進攻。

更令人頭疼的是,這些臺軍都是零星一小組一小組的,也沒有坦克之類的大型目標,就在一棟棟臺灣中科院的建築之中,跟已經機降搜尋核彈頭的惡蛟與雪豹的部隊持續交火。空軍自然知道這裡的夥伴正遭受猛烈攻擊,但核彈就在這裡,任何一點馬虎都可能造成核爆生,所以現在除了調集更多部隊解圍,並搜尋核彈,也沒有其他辦法了。

也就在這個時候,蘇天的龍息小隊作為第一個抵達的支援部隊投入了戰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