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8 攔截逼回

白麪黑廝

  

..“珙軍快要打到臺北來了,再不走就來不及了。”蔣二世的三子蔣孝勇惶急地驚叫道。

他的太太方智怡也是格外驚懼,問道:“公公剛剛先去,又值珙軍大舉犯臺,真是天要塌下來了。”

蔣孝勇連聲道:“只要逃出生天,天塌下來也不要緊了。我們坐飛機到日本,再轉機美國,姑且能夠保全一條性命,兩岸積怨深重,誰知道那些人會不會隨便找個由頭槍斃了我們蔣家的人,身死事小,但如果死前被赤匪百般羞辱,真是想想便不寒而慄。”

方智怡還是不放心,道:“這兩年左岸與美國交好,美國甚至都不怎麼搭理我們了,若是跑到美國去,反而被禮送出境,送還給中珙,那不還是一樣的下場?”

蔣孝勇也吃不準,但還是道:“這也說不準,畢竟我們跟美國還是有交情的,中珙跟美國看似交好,但暗地裡還是有齟齬的,是同床異夢,我們畢竟是流亡的政治人物後裔,多少能當牌來用,美國人不會那麼短見的。”

“被扶立成傀儡來**麼?居然落魄到這種地步,蔣公地下有知,不知會怎麼想。”方智怡喃喃念道。

蔣孝勇亦是煩躁,道:“先保住生命再談這些吧,在美國不一定不如在臺灣快活。”

方智怡又問:“那公公的遺體怎麼辦?”

蔣孝勇畢竟為人子嗣,這上面不敢大意,道:“留在這裡肯定要被赤匪羞辱,我們帶父親的遺體走。”

他頓了頓,嘆道:“反正這裡也不是我們家的祖地。”

計議已定,蔣孝勇作為蔣家唯一的能說上話的男丁,在一眾手下的護衛下,帶上家小和少數親信,登上了松山機場一架專機。

蔣二世有四個兒子,三個是正妻蔣方良所誕,一個為外遇所生。長子蔣孝文頗不成器,喜好飆車、夜生活,多次持槍朝無辜人射擊,撞死過人讓屬下頂罪,使女子懷孕後不負責任致其上吊。因為不良生活導致病榻纏綿,現在也不能主事。二子蔣孝武原是大有政治前途,但因為江南案斷送,現在人在新加坡做外交官,新加坡併入南洋共和國後與臺斷交,蔣孝武正收拾最後的行裝準備返臺。另一個不是嫡子的蔣孝嚴現在還沒有改回蔣姓,由舅舅家撫養,蔣孝勇也對其沒有什麼感情,這會兒更想不到他。

帶上先父的遺體,病重的哥哥,還有其他家人,擠上這架蔣家的專機。飛機起飛之後,蔣孝勇和太太方智怡才鬆了一口氣,心道安全了。

飛機飛行了大約有十分鐘左右,突然機上駕駛員接到了公共頻道的通訊。

“這裡是pla空軍,現命令你立即折返降落松山機場,否則將採用一切有必要措施進行處理。重複,這裡是pla空軍,現命令你立即折返降落松山機場,否則將採用一切有必要措施進行處理。”

飛行員大急,他也是以前果軍空軍的飛官,要是技術不行也不可能來開蔣家的專機,可現在他開的是一架客機,絕對不可能甩掉pla空軍的戰鬥機的。

視線中出現了兩架銀白色塗裝的戰鬥機,機翼和尾翼上都塗著八一紅五星,是plar勺戰機無疑,翼下還攜帶著至少六枚空空導彈,不過就算沒有導彈,人家的機炮就足夠擊落這架沒有武裝的專機了。

飛行員雖然從軍伍中退役,但對於對岸軍備展也有些瞭解,知道這是這兩年讓果軍愁白了頭的珙軍精銳戰機,殲-1o級猛龍。此戰機與美軍b16為同代同量級的機型,但美軍自己評價,中國大6製造的殲-1o在效能上應該比b6還要強悍一些。三角翼和鴨翼的佈局使得這戰機具有出色的跨音效能、音飛行能力和靈巧的機動性。因為掛架設定合理,動力系統出色,也使得這款戰機能夠攜帶七噸多的武器,不錯的多用途航電系統也使其有很強的對地打擊能力。國際上普遍評價這是一款優秀的中型多用途戰機。

美國人還酸酸地說,b6設計更好,便於大量生產,而更大一些的殲-1o則價效比不如b6。懂行的人自然嗤之以鼻,中國不管造什麼成本都比美國低,而且b6面對殲-1o沒有優勢也是不爭的事實。

兩架殲-1o此時一左一右夾住了這架專機,蔣家人甚至從舷窗就可以看到兩架戰鬥機的身影,那簡潔的造型和優美的外觀,使其像一對冷酷的殺手,隨時威脅著他們的生命。

殲-1o開始左右搖擺機翼,另一架飄到客機前面,然後做了一個滾動,示意跟我走。

“命令你機立刻跟隨我機返航松山機場,這是最後通牒,如果三分鐘內沒有做出任何答覆和聽從動作,我機將對你機進行擊落,重複一次,這是最後通牒,如果不聽從,將對你進行擊落”

方智怡含著眼淚問蔣孝勇道:“怎麼辦,現在可怎麼辦?”

蔣孝勇一時萬念俱灰,他很想說就這樣死在長空自有一番壯烈,就是死也不當赤匪俘虜之類的話,但求死並沒有他想象的那麼容易,他結巴地道:“……父親的遺體還在機上,大哥也在,我們……不能就這樣被擊落,命令,命令返航吧……”

他說完這句話輕鬆了很多,但對於被逮捕後的遭遇又多了擔心。

方智怡臉色蒼白著,問:“珙軍要是粗暴對待我們怎麼辦?”

“呃,國際輿論看著,如果赤匪膽敢施以暴行,國際社會都會唾棄他們的。”現在蔣孝勇也只能祈禱赤匪是懂得日內瓦公約並且有點文明素質了。

美軍駐沖繩基地的雷達自pla大規模進襲臺島的時候,就收到了情報。不過隨後,因為pla開始大放電磁壓制武器,使得美軍也一時無法掌握到底臺灣海峽生了什麼事情。這麼重大的事情自然必須立即彙報給五角大樓和白宮,里根當時正在進行一次演講,但接到這個訊息後立即中止了演講。

“中國人難道是瘋了嗎,他們剛結束了跟英國人的戰爭,東南亞現在已經是一團亂麻,到處都有喊著獨立口號的反叛勢力,現在居然又攻打臺灣?我看世界上最威脅和平的不再是蘇聯人了,而是中國人了。”雖然一開始很滿足於拉攏到中國,但隨著中國不斷地惹出麻煩,里根也變得十分痛恨。

白宮幕僚長霍華德·貝克苦笑對總統說道:“總統先生,這一次估計是另有隱情。”

里根問:“什麼隱情?”

貝克解釋道:“一日之前,我們在臺灣的情報人員解救了一名多年前被cia展為下線的臺灣核計劃研究所的重要人物,他已經抵達了關島,並受到了我們的嚴密保護,根據他的供述,臺灣因為受到中國的強大軍事壓力,加快了對核武器的研程序,並由日前製造出了一枚核彈。甚至他們還研究成功了中程彈道導彈,一旦擁有這些東西,中國大6自然不可能穩坐釣魚臺。我懷疑是中國方面同樣得到了這個訊息,再也無法坐視,出兵大舉攻擊臺灣,想要徹底地終結掉這個禍患。”

里根大怒,“臺灣搞出了原子彈?這麼大的事情為什麼我不知道?”

貝克搖頭道:“檔案報告我昨天晚上就放在您的辦公桌上了,您沒有看麼

里根想起昨晚自己偷懶結束工作,第二天又忙演講的事情,有些不好意思

這時候國務卿舒爾茨匆匆趕來白宮,他進來橢圓辦公室就對里根道:“總統先生,中國人向我們來了通知,臺灣研究出了核武器,嚴重威脅東亞的和平以及他們本國的核心利益,所以中國緊急調集部隊,對臺灣起了突襲,這個時候估計已經登6了。”

里根再度大怒,“白痴的臺灣人,他們居然連幾個小時都擋不住麼?”

舒爾茨道:“這個並不奇怪,兩個軍事力量之間的差距實在太大了,大約就是我們跟古巴之前的差距吧。”

“中國人一定早就知道了,他們就在等這一天,不然怎麼可能這麼快就動了這麼大規模的攻勢?”里根喋喋不休,對於老是給他找麻煩的中國十分不爽。

貝克提出了異議道:“總統先生,現在軍事界都在熱議中國的建軍路線,中國現在正在打造一種六小時內對周邊半徑三千公里的地區進行快反應和打擊的部隊,用中國人自己的話叫做招之即來,來則能戰,。所以任何突性的事件,中**隊都可以保證在儘可能短的時間內做出迴應。我們不清楚他們什麼時候得到了臺灣原子彈研製成功的訊息,但在短時間內動大規模的攻勢,我想這一點上美軍需要向他們學習。”

作為大國的典型特徵就是看到別人的長處時,不會羞於承認並且勇於學習,這是一種大國自信的表現。

舒爾茨多次研究過plar勺作戰模式,也點點頭表示同意。

里根道:“好吧,不管怎麼樣,麻煩已經出現了,我們必須保證臺灣的獨立性,能夠對中國形成鉗制。”

此時又一個工作人員走進了辦公室,給舒爾茨遞了一個條子,舒爾茨苦笑搖頭:“恐怕很難,中國人已經攻佔了臺北,從出兵到現在,不過11個小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