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9 臺北之戰

白麪黑廝

  

..臺北戰役打響僅在正常攻臺行動開始後的第b個小時,一方面為了牽制臺軍6軍六軍團的兵力往桃園,防止起獲核彈頭的任務被破壞,另一方面臺北作為流亡政權的核心所在,只要這裡被攻下,其他地區望風景從也不是不可期待

外界流傳的pla六小時打遍三千公里半徑真的不是一句玩笑話,而這個提法的始作俑者就是齊一鳴本人。在這個時代,國家利益基本上侷限在國土周圍這些地區,三千公里的半徑基本覆蓋所有天朝的核心利益。賦予更強攻擊性和機動性給plar勺齊一鳴,故希望在任何急迫的情況下,三軍有能力快出擊,快打擊,快投送。

海軍的激流a與o71領銜的登6艦隊,在第一時間投送了大約一個旅的部隊在桃園,分割南北,臺軍八軍團想要上攻勤王,就要面臨已經登6的這一個精兵悍將的6軍和6戰隊聯合旅的防守。缺乏縱深的臺島,幾乎掌握一兩個節點,能夠做到全面性的大突破。齊一鳴縱使不是什麼戰術專家,但這些年也沒有虛度,圍繞著奪取核彈頭任務部署的整個登6行動,也是嚴絲合縫、環環相扣,加上他地位不同,軍中鮮有反對之聲,如一臺精密的機器出隆隆之聲,照著他的安排執行起來。

進行臺北戰役的pla部隊又是空軍的空降兵部隊,其實空降兵、6戰隊本身就是很有攻擊性的部隊,所以屢屢衝鋒在前,弄潮翻濤,也沒有什麼值得意外的。參加馬來亞護僑戰爭的的6戰隊空降第八旅已經集體撤編,現在成為了南洋國防軍機步o1旅和機步旅,但空軍在齊一鳴與基地的支援下所編練的空降兵15軍b44、45空降師),也同樣達到了很高的水準。

臺北可謂是全島防空火力最密集的地區,雖然霍克導彈什麼的被電磁壓制不能反擊,但數百大小防空炮仍舊是讓空軍有些頭疼的。為了避免空降兵部隊的損失慘重,空軍先是命令攻擊機、多用途戰機開始將間諜衛星偵察到的明面上的防空陣地一一敲掉。但仍有一些偽裝得比較好的防空陣地一時難以現,所以他們又派遣了一些誘餌性質的運-在臺北空中游蕩,然後又是大量的強維護者攻擊機,一旦有防空炮想起,攻擊機立馬還以顏色。

運-是已經在空軍近乎撤裝的運輸機,現在這個量級的運輸機基本上都是由運承擔了,話說齊一鳴基地生產能力大爆之後,空軍包括海軍都有一點猛然回頭變財主的暴感,再加上齊一鳴的那些紅警戰士真心在將軍老爺們的眼裡沒太有人權,所以執行這樣危險的誘餌任務空軍眼睛也不眨一下。再者就是紅警飛行員的水平更高一些,規避和經驗更好,生存率應該也大一些。

在這個誘餌任務之中,一架運-還是被防空炮給擊中了,墜毀在距離“總統府”比較近的位置,機組成員在被擊中後全部彈射了,隨後特勤部隊將他們救起。這也證實了一些地區的防空火力密度確實很大,例如“總統府”。

攻擊機和無人機連番上陣,在臺北市區內連連動外科手術式精準切除打擊,這也是齊一鳴以及其他高層格外交代的,若是在馬來西亞、印度尼西亞等地,誤傷點平民也就算了,但在臺灣一定要千小心萬小心,因為殺戮過大,未來可能會在兩岸之間留下難以解開的心結。

防空陣地清除得差不多,再就是空降兵登場了,大手筆的空軍調集二百多架大中型運輸機,空投兩個師,上萬人進入戰區。被空投下來的不僅僅是拿著輕武器的士兵,還有傘兵戰車、補給等其他必需品,因為規模更大,所以這一次臺北上空的“萬樹梨花開”顯得比當日吉隆坡的空降行動要壯觀許多。

空降兵仍舊是用相對輕量級的ebo3傘兵戰車,並不是nip多功能步兵車不好,而是考慮到更小一些的ebo3可以裝下更多,而本質上多功能步兵車的火力其實也不必o3式傘兵戰車更強,也就是更能裝士兵而已,所以空降兵的裝備仍以o3式傘兵戰車為主。土豪心理漸漸萌生之後,空軍也打算搞個千八百輛的nip用一下,反正買裝備、養裝備都不是自己出錢。

空降兵降落臺北之後,面對的戰局還是比其他部隊更加困難一些的。據戰爭開始已經過去了b個小時,臺軍主場作戰,即便是指揮系統近乎完全混亂,pla出其不意攻其不備,但也整合起了一點防禦力量。特別是現任的果軍參謀總長郝百村,被認為是還比較有才能的將領,抵抗意志比較頑強,也給空降兵兩個師帶來了不小的麻煩。

臺軍2沛,隊名虎嘯部隊,駐在臺北縣,在通訊斷聯後,由衡山指揮所用古代軍隊跑命令的方式得到了郝百村開進臺北,阻擋一切進入臺北的敵軍。此時的臺軍沒有達到九十年代、二十一世紀初那種裝備水平,22師全師也並沒有太多重火力,步兵進軍基本上靠腳板,但是人數不少,空降兵剛落地需要一個集結過程,再加上總指揮李致勝不願意硬拼,而是有意識地回收集結空降兵落地部隊。

2沛頓覺出師順利,一口氣趕著plar勺空降兵撤退了大約四五公里,一路來到過河縮到中山區附近。不過也就是在這個時候,不斷集結的空降兵突然反撲,數十臺傘兵戰車帶著一眾空降兵以猛虎下山之勢猛衝臺軍226師雖號稱虎嘯部隊,但面對如許攻勢絲毫不像猛虎,反而像被猛虎撲倒的綿羊

空軍轟炸機部隊再度光臨,數架huk一口氣扔下幾十噸制導炸彈,將被打得有些頭暈的26式來了一個滅頂之災。趁著本方空軍掩護,空降兵部隊一鼓作氣,以少數兵力生吞2沛,正常作戰歷時一個多小時,最終2沛在臺北市和臺北縣邊沿地帶被全殲,剩餘部隊投降。

很明顯空降兵打仗的這種模式不是齊一鳴喜歡的方法,這種退退沖沖的方式雖然很氣如長虹,但也很中古,一如解放戰爭時期的打法,照齊一鳴的章法,那必然是空軍、炮兵狠狠地敲,然後步兵上去掃尾收戰果。

“本來這場戰爭就是解放戰爭的一部分吧,呵呵。”想了想齊一鳴倒也能看得開,雖然現代戰爭打仗已經不需要這種衝鋒式熱血豪情了,但這種模式的戰爭卻很容易被人們歌頌和銘記。並且,齊一鳴也覺得缺乏熱血豪情的部隊,只會依賴高科技武器和火力優勢的部隊,恐怕是外強中於的,戰爭畢竟是由人打得,唯武器論要不得,掌握武器的人同樣是很重要的。

這也使得齊一鳴暗自警惕,不希望將pla真的搞成如後世美軍那種德行,打順風仗天下無敵,一入逆境落花流水。

另一個方向,駐守在林口的沛,也是空降兵一個麻煩。這支部隊是在這幾年內完成機械化改編的,比普通的臺軍輕裝師戰鬥力還是有一些的,加上空降兵主要是傘兵戰車,所以還多少有點棘手。

自然空降兵有強大的制空權下攻擊機和轟炸機部隊的協助,火力上其實並不弱。

空降兵45師與臺軍沛甫一接觸就是一副非要打出對方腦漿的架勢,249師是當年蔣光頭的青年軍出身,後來在敗退臺島的戰役中還打過古寧頭,算是比較少的臺軍中的硬骨頭,對於pla本身也沒在怕什麼。所以單從士氣上,兩者並無什麼懸殊。

這支臺軍部隊所操演的步坦協同雖說不怎麼高階,但也是打得有板有眼,空降兵面對這樣的硬骨頭雖說早有準備,但仍舊是覺得意外。只是空降兵也絕不是好欺負的,雖然傘兵戰車這種b噸多的裝甲車輛在nuo這樣的坦克跟前基本上是一炮一個,但他們也有自己的反制武器,那就是紅箭73反坦克導彈。

即便pla現在最先進的反坦克導彈紅箭1o也裝備了不少,但經過多番改進的紅箭73數個型號本身可以被普通的軍工廠生產,也算是軍方為了維持他們的生計的辦法,所以主流的反坦克導彈還都是比原版強的新紅箭73導彈。

這玩意兒射程比nuo的1o6坦克炮要遠,加上傘兵戰車的機動性也比nuo強一些,空降兵儘量繞著臺軍的坦克部隊打,用紅箭73襲擊這些坦克戰車,打過立馬機動換地方,如同遊騎兵的曼古歹戰術一樣,也真的算是揚長避短了。

這就是聰明的部隊和刻板的部隊之間的區別了,原本若論刻板程度pla應該算是世界前列,但齊一鳴帶來的新東西新風氣還是影響到了全軍,使得眾人明白該拼命的時候誰也不能退,但是能夠更好打擊敵人的時候一定要動腦子。

一窩蜂地反坦克導彈打出缺口後,然後一群戰車和士兵衝上去再瞭解殘兵。於是即便是稍弱的45師對抗機械化的沛也能佔些上峰,不過沛的反擊也算犀利,45師也不斷出現傷亡,直到空軍攻擊機再度出現,才徹底在天平上加了最重的一顆砝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