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7 籌備開始

白麪黑廝

  

..尤里像是沒事人一樣坐在萊寧斯的對面,萊寧斯奇怪地看了他一眼。這個傢伙比剛才那個明顯是拷問專家的男人長得更奇怪,有著與身體不協調的大腦殼,而且面板白得厲害,都不像是亞裔了。他穿一件顯得有些舊的軍裝,沒有肩章、領章之類的東西,身上也沒有絲毫軍人的氣質。

光頭佬笑了笑,用指節輕輕敲了敲桌面,道:“我想我們可以開始了。”

萊寧斯突然感覺一股看不到的力量猛地衝向自己,如同一股大潮席捲,將如一葉扁舟的他打得搖搖晃晃,他的神智也在這樣的過程中慢慢渙散,很快他原本明亮而帶著幾分堅定地眼睛變得不再有神采。

瞅著監視器的遊渝自然什麼都沒有看出來,只是端著咖啡看這位“同行”的表演,卻不知表演已經開始。

“告訴我你的真實名字。”

“幾n。”

尤里笑了笑,道:“很好,這是一個好的開始。現在告訴我你為誰服務。

“蘇聯國家安全委員會gh)為我名義上的效忠物件,實際上我為神祕宮效力,我只聽從我英明而偉大的導師,格里高利·柯克的命令。”

尤里有些意外,不過還是笑逐顏開,道:“不錯,看來我們能夠得到一些有價值的東西了,下面來談一談神祕宮和你的老師吧。”

監視器旁的遊渝已經目瞪口呆,他很確信這個光頭佬進去之後什麼都沒有做,只是像一個普通人一樣坐在那裡跟萊寧斯對話聊天,可是就像是有魔力一樣,萊寧斯對他知無不言言無不盡,而遊渝知道,萊寧斯說的絕對都是真話。

尤里架子很大,一邊問問題絕對不可能跟著記筆記,這樣的活兒自然就是遊渝跟著做了,當他看到已經寫完的密密麻麻的一張紙時,他深吸一口氣,暗歎自己這是遇上大魚了啊。

神祕宮和格里高利·柯克都是絕密中的絕密,就算是放在ci這種層級的機構中,不是隨便小魚小蝦就能夠知悉的東西,他閒雜知道了有關神祕宮的事情,八成隨後一份更嚴格的保密協議就要送來了,而自己以後想要脫離戰略安全域性就更為不可能了。

尤里晃晃悠悠地從小房間裡走出來,看樣子就像是做完了一件不起眼的事情,遊渝立即迎了上去。

“東西都記錄下來了嗎?”尤里問道。

遊渝點點頭。

尤里笑道:“那好,將內容整理出來,交給局長同志過目吧,好了,我的工作已經結束,這就走了,再見特工同志。”

他剛走出幾步,有些遲疑的遊渝叫住了他,問道:“這位先生,哦不,同志,你到底是怎麼辦到的?”他指的自然是讓萊寧斯開口講話。

尤里回過頭來看了他一眼,咧開嘴笑得似乎很燦爛,只吐出來了兩個字:“呵呵。”

一個呵呵自然包含千言萬語,無窮宇宙大道,遊渝似乎也是頓悟了一樣,只能點了點頭。

報告在遊渝的趕工下在幾個小時之後呈現在了齊一鳴的案頭,齊一鳴自然很好奇到底是那個缺德玩意想要打自己的主意,而差點欺負了自己的女友。

“神祕宮……?”齊一鳴的眼中厲色一閃。

“……建立日期不詳,屬於蘇聯不在冊特殊單位,每年獲取經費金額巨大,用於研究越時代的科技和武器系統,蘇聯多型重要武器,包括颱風級核潛艇、6-18撒旦洲際彈道導彈、t-6o海盜旗等一系列武器都有神祕宮提供的技術的影子。”

“神祕宮具有近乎完全獨立的行政體系,甚至擁有聽令於神祕宮的特種部隊可以參與各種戰爭行動,而且因為配備大量昂貴而無法量產的先進武器,這支神祕宮特種部隊被稱為‘大天使部隊,,其強大無法衡量。”

“神祕宮現任負責人格里高利·柯克,號稱神祕宮中最神祕的人,近年來愈加跋扈,有人傳言此人與多位蘇共前領導人的逝世有直接關係。柯克甚少出現在視線之中,更沒有影像資料,據萊寧斯供述,他有著各種各樣的傳言,有人說他不是地球人,是高等外星智慧生命,也有人說他具有特異功能,可以能人所不能……”

“中蘇邊境戰爭中蘇軍突然出現的冰凍射線坦克就是神祕宮負責人柯克一手研究出來的,在戰後相當長一段時間,柯克消失不見,導致在隨後戈爾巴喬夫對國內的清洗中,神祕宮受到了一定的波及,不過戰後六個月,柯克再度出現,並且委任給萊寧斯一項任務,調查為什麼中國的軍力突然爆炸式增長,還有同樣神祕的一個人——齊靖仁。”

齊一鳴放下手中的報告,嘴裡唸叨著:“原來上一次跟我直接對壘的傢伙就是他啊”

對於蘇聯這麼大的一個強權國家有一個類似中國黑科技研究中心的地方他一點也不意外,毫無疑問從上一次趙院士他們收割的那些技術來看,這個神祕宮的技術儲備極有可能百倍於現在的黑科技中心,也許一些地方也有基地的科技能夠借鑑的地方。

如果單純是一個學術研究機構,齊一鳴自然不會太擔心,而萊寧斯所描述的柯克這個人,已經不像是一個人了。

“很危險的傢伙啊,要小心對付。”傑奎琳站在齊一鳴的背後說道。

代號名譚雅的傑奎琳已經進入了紅警基地的核心之中,至於她的那些生意她已經不怎麼關注,自有人幫助她打理,除了偶爾做些商業上的事情,傑奎琳出入基地之中,似乎想要嘗試一個女特工的生活方式。

齊一鳴嗯了一聲,將身旁的金美女拉到自己懷裡,一隻手環繞住她沒有一分贅肉的小腹,還是習慣性地向上遊走,握住了一對令人**的胸器。

傑奎琳眯著眼睛享受著男人的撫弄,一邊還在說正事,道:“這個柯克在你手裡吃了一次虧,看他的性格一定是睚眥必報,想要從你這裡找回來。萊寧斯這裡已經失敗了,今後肯定會派出更多人打探你的資訊。”

齊一鳴認同道:“上一次輸給我,他是並不瞭解我的實力,所以我想這一次他大約是打算謀定而後動了。”

他搖搖頭嘆口氣道:“基地的異常終究是讓人察覺了。”

傑奎琳輕輕在他臉頰上親吻了一下,道:“不用煩惱,你以為就算沒有柯克這種人,別人就不會感覺到中國的異常麼?你想想就這麼短的時間內,你利用基地做了多少大事,就拿這次的收復臺灣來說,艦隊上你出動了四五艘船塢登6艦,十幾艘主力水面驅護艦,戰鬥機出動了一百來架、攻擊機轟炸機也有一百來架,大軍二十萬,坦克裝甲車更是無數,這種規模的戰役,像是一個積貧積弱的紅色國家能夠打得了的麼?”

齊一鳴想了想,搖頭苦笑:“確實,我展現出來的胳膊有點過粗了。”

傑奎琳道:“其實還好,畢竟你的保密工作做得挺到位的,而且裂縫產生器也幫了不少忙,美國他們興許覺得你對臺作戰是動用了舉國之力呢。畢竟這也不意外,因為臺灣對於中國的價值不言而喻。”

她想了想又說道:“再說這幾年中**工產業擴張很快,光是對外的訂單就簽了上百億,中國的生產成本、物價什麼的又低,所以單是這些利潤用了供給自己軍隊的提升,也是能夠打造一支足夠精悍的部隊了。還有,誰知道之前是不是中國已經臥薪嚐膽十幾年,而那場大動亂說不定也是做給別人看的,而傷害並無人們想象中的那麼大。”

“哈哈,聽你一說還是很有道理的嘛,不過我覺得現在還是以韜光養晦為主,之後幾年我也不打算做什麼太大的事情了,消停個兩三年,跟在美國老大哥後面搖旗吶喊一陣,主要還是著力拼國內的經濟提升。武力上的東西,還是儘量少披露出來一點,有點神祕感還是不錯的。”

齊一鳴想了想又說道:“回頭我得吩咐葉瑤子,國內軍隊的保密還是要努力一些。”

傑奎琳環住齊一鳴的脖子,玉手手指輕輕地颳著他並不長的鬍子渣,道:“那這個柯克和神祕宮怎麼處理呢?”

齊一鳴眼中閃過一絲**,道:“蘇聯用不了幾年就要跨了,神祕宮還能保持多久?現在兵來將擋水來土掩而已,倒是未來蘇聯跨臺,神祕宮積攢下的那些家底我倒是十分有興趣。現在還是主要按兵不動,慢慢積蓄自己的能量,等到了鏈錘旗被三色旗取代的那一天,就是我們收割這個龐大帝國的遺產之時了。”

他也暗暗想道:“差不多是時候了,對於蘇聯後續展的部署,看來已經到了籌備時期了。”

傑奎琳又問:“那個噁心的烏鴉怎麼處理?”

“你不必管了,尤里跟我說他已經處理了。”

“哦……”

幾周後,美國舊金山的一家地下鴨館有了一位新頭牌,就是可惜是個弱智,好像腦袋不好,但那些渴望找個鮮嫩的菊花爆一下的hm]自然不會錯過這麼一個好貨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