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8 瓜達爾港

白麪黑廝

  

..賴振平是一名紅警基地間諜,他來到這個世界上其實只有七八個周的時間,但是這個睿智的傢伙卻總能夠做出一些令人驚歎的事情。基地量產間諜都是具有指向性的,商業間諜不可能做軍事相關的任務,網路特工也無法瞭解政治程序,但是這也使得每一個間諜在各自的領域上有著驚人的天賦和能力。

這些間諜在各自領域的才能是如此耀眼,以至於齊一鳴後來根本捨不得讓這些間諜去做情報工作了,而是安排他們進入更能夠揮他們才能的崗位,一面大量開始培養自己的情報人員,一面以一些出色的紅警特工做頂樑柱,葉瑤子經手的信調處也有了一些級情報機關的樣子。

賴振平從被生產出來之後就沒有做過一天的真正情報工作,他是比較少有的高階綜合間諜,也是量產過程中很小几率能夠誕生的“幸運兒”,這樣的間諜複合了數個不同的領域才能於一身,比如賴振平就通宵經濟商業、政治運作以及少部分政治延伸出去的軍事行動,可惜的是這個間諜身手很差,甚至還具有先天性哮喘,齊一鳴壓根兒搞不懂基地是怎麼想的。

齊一鳴也認為,像是6ef樣的間諜他才用不上,他有一萬種方法避免走到那種驚險又火爆而且很礙事的場景中,像是邦德這樣的存在最適合的地方只有電影中。

倚重才能出眾的賴振平,齊一鳴委任他為戰略安全域性的一名高階於部,甚至還配有司局級的待遇。戰略局雖名稱是局,但實際脫於正常的部門層級,因為經費都不用國家審批,人員待遇也不用國家館,所以#位上是大是小完全看齊一鳴的心情。自然齊一鳴也不敢隨便弄個官兒就是省部級的,他自我定位戰略局就是一個省部級單位,也就是說他自己也就是部長,不可能再委任個跟自己大小的。

話說他現在整個戰略局司局級的於部也沒有幾個,高階幕僚墨仙通、信調處主任葉瑤子、然後就是這個賴振平了。至於尤里這樣的角色,那自然都不會出現在花名冊上。

賴振平此次乘坐飛機與外交部、國防部和商務部等部委的同事一同抵達了伊斯蘭堡,對友邦巴基斯坦進行訪問,身上還帶著齊一鳴給他安排的一項重要任務。勝華公司的經理之一,常年跑在外國的趙勁鬆也特地隨團,輔助賴振平的工作。

馬來亞護僑戰爭時,因為宗教關係,巴基斯坦多少對於中國有一些不滿,但是沒有表現得太明顯,等東南亞全亂了之後,巴基斯坦等國也明白那完全不是他們插手的上的事情了,但座位伊斯蘭國家還是對於中國先後禍害了兩個伊斯蘭國家感覺有些疙瘩。

中國深知培養一個值得信賴的友邦是多麼不容易的一件事,而且巴基斯坦對於中國的戰略價值不容輕忽,再加上這次的事情,勢必需要對中巴關係進行一番修復。

對於中國這個強大的鄰國,曾經幫助自己抵抗印度,經濟建設上也出力良多,特別是軍事援助上令巴基斯坦近年來看印度也開始心有不屑。但另一方面,中國強大以後也越來越顯得跋扈,屢屢出兵與鄰國交戰,巴基斯坦擔心中國有一天變得翻臉不認人就糟了。

儘管如此,中國大規模的訪問團來到伊斯蘭堡,還是受到了盛大的歡迎。官面上的事情,有正經那些部委的領導們去做,賴振平沒有正式露面,而是攜趙勁鬆其後與伊斯蘭堡的官員舉行了一次祕密的閉門會談。

“什麼,你們想要瓜達爾港?這不可能,我們196年剛從阿曼手裡買回這裡”巴基斯坦官員法魯克驚呼道,要不是中巴傳統友誼在,肯定都要罵人了。

賴振平微微一笑,解釋道:“您的理解出現了偏差,瓜達爾港是巴基斯坦的主權領土,是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我國沒有任何覬覦全天候戰略合作伙伴領土的企圖。好吧,就讓我再為您敘述一次,我們希望巴國能夠開放我國幫助你們開俾路支省這一重要的港口,相關資金、技術都由我們出,巴國出人力和政策。完成之後,我國希望獲得2年港口經營權,同時希望獲得對港區的使用權,嗯,尤其是可以提供我國海軍在這一地區活動的補給和養護的能力。”

法魯克和一眾巴基斯坦官員大眼瞪小眼,就這麼幾句話,資訊量已經大得讓他們難以接受了。巴基斯坦處於印度次大6的西岸,海岸線比較短,港口比較少,最大的港口卡拉奇還因為過度靠近印巴邊界,所以⊥人覺得不怎麼安全。所以自從巴國從阿曼那裡買回瓜達爾,就一直希望開這個港口,一方面振興帶有分離主義的西部經濟,另一方面則為巴國提供更多的戰略出海口。

可巴基斯坦作為一個欠達國家缺乏足夠的資金和技術完成這件事,一直希望藉助其他國家的力量完成,但屢屢碰壁。八十年代最希望得到瓜達爾的是蘇聯,如果打通這條從中亞經阿富汗、巴基斯坦,由瓜達爾出印度洋的路,等於蘇聯的一個大地緣戰略就盤活了。但作為印度的傳統盟友,蘇聯不可能從巴基斯坦這裡獲得什麼便宜。

原位面的中國自然缺錢又缺能力,所以巴基斯坦也沒法求助中國,找美國等西方國家則開價太高,如果答應了近乎賣國。另一個時間線直到21世紀時,巴基斯坦才通過中國將這裡蓋好。

趙勁鬆來時也做了不少功課,他侃侃而談道:“卡拉奇作為貴國第一大港,因為地近印度,造成了諸多不便,而且貴國的區域經濟展不平衡也是造成俾路支具有分離傾向的重要因素。我國出資出技術開瓜達爾港,願意為貴國培養一部分技術人員,同時至少招募26名當地工人協助我們的建設,最終促成這一貴國西部第一大深水港的建設。相信貴國跟我國的合作也比較多了,明白與中國人合作絕對是這個星球上最有利可圖的選擇。我們不會像西方公司那樣霸道和貪婪,我們願意在獲得利益的時候,讓朋友也獲得利益,並且幫助朋友成長壯大,呵呵,這是東西方哲學文化的差異。”

一些巴基斯坦官員點點頭,確實跟中國人做事比較靠譜,很少有吃虧的時候,不像是西方如英美等國,不坑你幾次他們自己都難受。

法魯克是真正的經濟官員,很懂行,他有些擔憂地道:“能建設瓜達爾港確實對我國很有利,但除了為貴國海軍提供泊地,我看不出太多對貴國有幫助的地方,而且貴國海軍真的現在就進軍印度洋麼?另外,就算是瓜達爾建好了,以我國的經濟也估計不會利用好這個優勢,如果耗費數億美元投資開這一地區,最終血本無歸,到時候對於兩國關係都可能產生影響。”

賴振平微微一笑,也不忌憚告訴巴基斯坦人,道:“我國經濟展過於迅,僅僅三年時間經濟總量翻了兩倍,而且這個度還沒有減緩的勢頭。這樣就造成了我國對於能源進口的依賴。除了經馬六甲海峽過南海這條航線,我們希望在西部也有一條管線能夠向我國內地供應能源。其次,我國對於西部地區同樣有振興計劃,一條縱貫大6的鐵路,出新疆連線巴基斯坦,有利於帶動沿線的經濟,展貿易和促進交流,如果有這條鐵路,那麼瓜達爾的未來,肯定就不止是繁榮二字可以形容了。”

法魯克等人眼睛大亮,如果能夠跟中國的西部連結起來,那對於巴國的經濟展好處自然不言而喻。巴國有不少礦產和資源,卻缺乏管道利用起來,藉助鐵路中國的貨物和產品可以從這裡直接到印度洋出口,巴國的貨品也可以向南出海,向北去中國。

這樣浩大的工程是法魯克和他的同事們無法想象的,而即便是對這個時代的中國,也有些出能力。好在齊一鳴這個財主不需要讓國家掏錢,基地獎勵以及自己賺的鈔票總要花出去。而且越早將巴基斯坦完全綁在中國的戰車上,對於印度洋和中東戰略的展開就越有好處。

保持良好關係無非四個字,親誠惠容,也就是建立感情,坦誠交流,互惠互利,相互包容。這是66時代的外交主軸,是中華文明數千年的哲學結晶,提前拿出來用自然不成問題。巴基斯坦不富裕,而且有外敵,拉著這位小兄弟賺錢,改善他們國內的經濟狀況,然後扶助他們對抗印度,同時也是為自己看住印度這個不安分但是不知道自己幾斤幾兩的傻鄰居。

齊一鳴的思慮中,連通巴基斯坦對於自己開西部也是很有利的。大長老喊的先富帶動後富其實是安心效果大於實際意義,造成後世展不平衡和地區差距過大,現在有了能力齊一鳴不想有個什麼先富後富的次序,西部也應該跟東部一樣富起來,條件更好的西部也會更加穩定,享受改革和經濟紅利的少數民族的分離主義的情緒自然不會那麼濃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