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4 C802擊沉驅逐艦

白麪黑廝

  

..中國艦機遭襲,最開心的是美國人,當天晚些時候,美軍艦隊就向馬鞍山號出邀請,一起進行這次的祈禱螳螂行動(ratpraiumatt。艦上的洛銘光和尤利希等人自然不能做出這樣的決斷,連忙透過衛星連線將事情彙報給國內知道。

得知馬鞍山號遭襲,國內亦是出現了一定的分歧。

一方意見是:“這是美國和伊朗的戰爭,我們不過是池魚之殃,所幸也沒有受到什麼太大損失,還是不要在這個問題上繼續糾纏了,美國的利益不是我們的利益,況且我們跟伊朗之間還有正常的經貿往來,未來我們的能源缺口增大,伊朗石油對我們緩解未來的能源緊張還是很有助益的,另外伊朗也是我們一大武器進口國,如果貿然交惡,對於我們的武器出口不利啊。”

而另一方則反駁:“我國已經調整了我們的外交原則和政策,這一次伊朗人明明看到了我們打著的是中國國旗還對我們下手,就表明了是他們已經有了與我們交惡的準備,而我們好言好色地反過頭來去貼伊朗,會讓伊朗覺得我們是好欺負的,能夠予取予求。以德報怨何以報德?以直報怨、以德報德,才是正理。我們在印度洋、波斯灣的大戰略剛剛展開,如果不能展現出我們的力量和身段,未來於此必定舉步維艱。”

齊一鳴並未參加到這場論戰之中,在他來看這不過是一件小事,祈禱螳螂行動規模並不是很大,其行動核心不過是美國希望教訓丨一下伊朗,中國參與不參與好壞不太容易分得清。

倒是高層用了折衷的一個辦法,中國駐伊朗使館向伊朗表示嚴正抗議和譴責,要求伊朗對中國進行道歉,如果過小時沒有進行迴應,那麼中國也許採用激烈手段進行報復,包括加入經濟制裁、軍品禁運甚至軍事行動等。

伊朗方面雖然也想表現的硬氣,但此次他們也是無妄之災,底下人恣意妄為引起了中國反彈,現在伊朗的防空武器和空軍武器主要提供商就是中國,如果真的因為這種無厘頭的事情導致中國對伊朗軍品禁運,那真是得不償失。

於是伊朗外交部很快表宣告,向中國表示誠摯道歉,並稱事件的生是一場意外,伊朗並無主動意願對中國不敬。

這等於給了中國一個臺階下,有了伊朗的如此表態,中國就很自然地拒絕了美國的出兵邀請。本身中國沒有傷亡,就是艦機被刮擦了一下,所以外交動作中連賠償都沒有要,其實就不想因為這種意料外的事情貿然動手。

反正中國在此的戰艦不過就一艘,有她沒她區別不大,美國也沒指望有中國加入能夠形成多大助力,就是習慣性喜歡拉小弟一起上房揭瓦而已。中國不傻,中伊關係並無美伊關係那麼僵,而每年伊朗至少都能給中國三五億美元的軍品訂單,雖然不是太大,但也使有利可圖。

4月18日,美軍正式動對伊朗的祈禱螳螂行動,中國艦隊並未參與,但是就近作為觀察團看美軍到底是怎麼打仗的。

美軍共組成了兩個水面艦艇戰鬥群,一個是由176o噸的船塢登6艦特倫特號帶領兩艘導彈驅逐艦,一個是由86噸的導彈巡洋艦溫賴特號加兩艘導彈護衛艦組成,目標則是卡在霍爾木茲海峽上的伊朗兩個鑽油平臺錫裡號和薩桑號。

兩個鑽油平臺距離伊朗較遠處於波斯灣航道正中處,雖然產油量不是最大,但卻能夠充當伊朗在波斯灣的雷達預警中心,對海空進行警戒,還可以作為指揮控制中心,安排這一海域的佈雷任務。是以美國對於這兩個鑽油平臺不爽已久,希望能夠快將其拔掉。

上午9時o1分,美軍第二水面艦艇戰鬥群開始攻擊薩桑號平臺,他們先喊話要求上面的人撤離,在沒有得到恢復後,驅逐艦上的2m主炮開始對這處平臺進行轟擊,而不屈服的伊朗人則用平臺上的2mm機炮還擊。火力懸殊太大,使得伊朗人抵擋不住,2mm機炮被毀,美軍又觸動艦載武裝直升機眼鏡蛇清掃平臺上的反抗,最終美海軍6戰隊成功奪取此處。

隨後,第二戰鬥群接到了新指令,向北摧毀另一個鑽井平臺,而真正更大規模的與伊朗的交鋒,現在才正式開始

伊朗在接到美軍攻擊其鑽油平臺的訊息後,立即從空軍基地起飛了兩架f1戰機,在另一個位面中,伊朗人派出的是兩架b4但中途因為技術故障而返航了。這一位面中,伊朗空軍對於小巧但精悍的f1的利用程度,比他們之前的雄貓要強得多。

先是因為中國不間斷地武器供應使得他們可以不擔心武器用完了買不到,而操縱簡單高效的梟龍又容易上手,在一些飛行員熟悉後馬上就可以進行比較有難度的任務。大強度高頻次的出動,也訓練了伊朗空軍的梟龍飛行員。

伊朗可不僅僅從中國那裡買到了飛機和空空導彈,他們從第一次的交易中就獲得了上百枚的空射反艦導彈,雖然之後中國再也沒有賣給過他們,但是這幾百枚導彈也能夠讓他們用上幾年了。此時的伊朗兩架f1就各自攜帶了兩枚空射的82反艦導彈,以中國教官傳授的低空突防模式,高接近了並沒有察覺到危險的美軍艦隊。

“距離目標2o公里,反艦導彈射”眼中閃著可怕火焰的伊朗飛行員拋下了兩枚82導彈,這種亞音導彈雖然不及中國自用的鷹擊-b但仍舊不容小視。

導彈被射出去之後,美軍的戰艦才警鈴聲大作,“敵軍空襲,敵軍空襲

被攻擊的美軍戰艦可不是後世的那些神盾艦,除了那艘船塢登6艦之外,就是一艘斯普魯恩斯級驅逐艦和一艘亞當斯級驅逐艦了,被導彈瞄準的正是那艘更落後一些的亞當斯級驅逐艦,雖然這艘亞當斯級驅逐艦麥考密克號已經從韃靼防空導彈升級到了標準-i可是她的對手82的飛行軌跡卻不是那麼容易被攔截的。

還沒有等麥考密克號的火控雷達抓住這兩枚反艦導彈,旋轉著飛來的反艦導彈就正中這艘四千多噸的驅逐艦。兩枚反艦導彈足以重創這艘個頭不算太大的驅逐艦,導彈轟出了比羅伯茨號觸雷更大的洞,洶湧的海水立即倒灌而入,船體迅傾斜。

另一架f1這個時候也選擇了射反艦導彈,它挑的目標則是更大的那艘特倫特號船塢登6艦。缺乏區域防空能力的美軍水面艦艇戰鬥群沒辦法攔截飄忽走位的反艦導彈,只能坐視一枚反艦導彈打中了特倫特號的船頭,不知道是不是幸運,另一枚導彈並未命中目標,而是越過船甲板飛了出去。

儘管美軍立即對被重創的麥考密克號起救援行動,但是麥考密克號沒有逃出沉沒的命運,全艦二百多名官兵被救起,但是有近百人陣亡或失蹤。

麥考密克號的沉沒以及沉重的傷亡令美國人憤怒起來,就在附近了美軍企業號航母立即派出了數架b14戰鬥機和a侵者艦載攻擊機向伊朗動反擊。兩架完成突襲任務的f1在波斯灣上空被極趕來的b14截住,不過這兩架b14並未搭載標誌性的武器不死鳥導彈而是採用了響尾蛇和麻雀這樣的配置。

反觀f1梟龍卻又兩中兩近的自衛導彈配置,在b14距離f1尚有三十幾公里的位置,知道逃不掉了的梟龍朝著美軍一架a6射了兩枚pl-2a空空導彈。美軍這架a沒有還手之力,立時被打下長空,成了美軍這場祈禱螳螂行動中第二個損失。

狂怒的數架b14對伊朗空軍的兩架梟龍展開了圍攻,梟龍最終因為效能稍遜以及寡不敵眾被擊落。隨後美軍的更多a6轟炸了伊朗在波斯灣的鑽油平臺以作報復。

美軍的第一水面艦艇戰鬥群在隨後也受到了損失,第一戰鬥群完成毀滅錫裡號平臺之後,一架在距離戰鬥群6公里處進行搜尋的美軍直升機現了三艘伊朗人的巡邏艇,伊朗人舉起了從中國買來的紅纓-6單兵行動式防空導彈,直接將這架美軍直升機轟了下來。

至此,這場戰鬥打得居然有點勢均力敵的味道,而美軍甚至付出了一艘驅逐艦這樣慘重的代價,原本的藉口性的洩憤行動,變成了真正的洩憤行動。

也許是梟龍擊沉美軍驅逐艦激勵了伊朗人,認為這場仗可以打贏,他們在波斯灣各海域動了自己的反擊。中午時,一艘懸掛美國星條旗的後勤支援船被伊朗的一艘導彈護衛艦給堵住了,這艘後勤船遭到了炮擊。

再之後,伊朗的導彈艇雲集克拉拉島基地,遭遇了美軍的溫賴特號巡洋艦,此時伊朗的導彈艇約尚號射了一枚反艦導彈,這枚反艦導彈可不是中國的鷹擊了,而恰恰是美軍的魚叉。美軍艦船對付鷹擊沒有什麼辦法,但對於自家生產的反艦導彈卻熟悉得不能再熟悉。溫賴特號一面蛇行機動,一面射箔條於擾彈,魚叉被成功迷惑而射失。

換了中國的82是沒有紅外末端制導,所以根本不吃箔條於擾彈,有一定機率吃fnet,但抗於擾能力不是這個階段的西方導引頭可比,再加上其打旋的末段飛行軌跡,更增添了攔截難度,成為了敵人的終極夢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