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6 進入阿富汗

白麪黑廝

  

..齊一鳴在阿富汗的動作,其實更像是一場即時戰略遊戲,他做的工作很簡單,派出一輛鑽地採礦車和一輛m,從中國開經營的巴基斯坦瓜達爾港上岸,然後開始打地洞一路從印度洋打入了阿富汗境內。

這是齊一鳴的第四個紅警基地,在落戶阿富汗的之前,他就知道了一件事情,lv2基地可根據所在地的文化和族群氛圍,選擇生產大兵的族裔。也就是說,在這裡齊一鳴可以製造出一支純阿富汗的大軍,而不必擔心一群東亞面孔的士兵,一看就知道是外國介入。

基地建築在坎大哈南部的沙漠地帶中,人跡罕至而且是半地下的結構,加上裂縫產生器的遮擋隱瞞,也不虞被外界現。光是一支軍隊齊一鳴認為是不足的,他想要控制住阿富汗,所以他要塑造一個領袖人物。

一個高階政治/軍事間諜產生了,跟當地普什圖人沒有什麼兩樣,能夠講流利的普什圖語、達利語、英語和中文。惡趣味的齊一鳴還給這個高瘦的大鬍子起了一個霸氣的名字,奧馬爾。

此時真正的那位後世塔利班創始人還呆在聖戰者的軍隊中,已經因為作戰而瞎了一隻眼,單純賣相上就不如齊一鳴的這位堪稱穆斯林帥哥的奧馬爾了。戰亂時代是英雄輩出的時代,不知道阿富汗的戰場上走出了多少的經世之才,嗯,奧馬爾算一個,他的岳父拉燈大叔也算一個。這樣的環境中,一個突然冒起的軍閥頭子或者政治人物都不是什麼稀奇的事情,蘇聯人前腳剛宣佈撤軍,這會兒還沒有開始怎麼撤,齊一鳴就把這位奧馬爾給弄來了。

第四基地的建設也給了齊一鳴一個意外之喜。

“咦,這是解鎖了什麼隱藏條件麼?”看著螢幕上的東西,齊一鳴不由振奮,基地解鎖了民兵這一原本遊戲裡沒有聽說的兵種,八成是哪個m6裡的東西。

民兵比起職業軍人作戰技能要遜色非常多,僅具備簡單的軍事技能,如射擊、使用簡單火炮,甚至連駕車這樣的技能都是隨機出的。如果讓民兵上戰場遇到艱難戰況,甚至還可能出現紅警大兵絕對不可能出現的潰逃現象。

但另一方面,因為戰鬥能力比較低下,所以招募費用很低,最重要的是招募數量為每日招募紅警大兵的三倍之多。這也就是說一座兵營可以每日產生16o名這樣的民兵。

齊一鳴反覆研究後,得出結論:“這民兵根本就不是用來打仗的啊”民兵具有一個特殊的屬性“非戰則民”,在不進行戰爭的時候,他們能夠從事不同的職業,與尋常的人民沒有分別,比如有的人可以耕田,有的人可以做工,有些人可以做服務業,有些可惜他們沒有人可以做十分高階的如工程師、設計師一類的活兒,基本都是中下級勞動工作者。

民兵的招募還有另外一個有意思的現象,如紅警大兵基本上招募6o裡面全是男人,而招募民兵的話,進行多次平均,男女比例基本上是1∶

民兵的出現開拓了齊一鳴新的思路,“我現在手裡已經攢出了五十萬紅警戰士,如果這樣無限制地招募下去,地球資源有限,基地在透支地球資源之後,就會成為極大的負擔。除了國家養傷2o萬pla之外,我這邊最好招募個一百來萬紅警兵就暫停擴充力量的計劃。兵營的招募如果停止那就太可惜了,除了間諜、工程師這類兵種是經常需求外,民兵也是非常好的招募目標啊。一座兵營,一年就能夠誕生出五十來萬的民兵,待我徵兵計劃結束,四個兵營一年就能搞出2o萬人口,國內是沒地方放這些人,投入到南洋國,那裡的婆羅洲、蘇拉威西島、馬魯古群島、邦加勿里洞島都還是地廣人稀,全南洋共和國這時候也不到三千萬人口,以南洋共和國上百萬平方公里的土地面積,有個一億人口一點也不稀奇,嗯,巴布亞國現在也是由傀儡總統控制,人口也不過數百萬,如果移民那裡幾年,很快就能把當地土著人給稀釋掉”

齊一鳴越想越開心,當初他在奪取印尼的土地之時,跟在馬來西亞一樣,將大批的印尼移民給趕回了爪哇島,現在幾個島嶼上人口稀少,利用率十分不足。雖然他設想中南洋國將成為國內的人口輸入地,但是從八六年至今,國內移民還是以僑鄉兩省為主,不算紅警戰士和軍事人員,統共過去了不到6萬。這其實已經算快了,但齊一鳴還是著急早日控制住這一地區。

“婆羅洲扔個二百萬人,蘇拉威西扔個一百萬人,馬魯古群島扔個八十萬人,邦加勿里洞島扔個四十萬,馬來亞再來八十萬人,嗯這不過是兩年的造兵數量,就能夠顯著解決當地華人人口比例過低的情況。”齊一鳴也不想過多用民兵去爭奪原本屬於大6移民的生存空間,這個措施基本上還是為了讓這些地區人口族群結構更合理一些。

他的巨集偉藍圖中,即便是坑蒙拐騙,也要弄五千萬大6移民在數十年內到南洋國去。一方面能夠解決國內的人口壓力,提供這些移民更好的生存條件,另一方面也是促進當地經濟的開。

齊一鳴是個堅定地人口至上論者,認為足夠的人口才能帶來足夠的繁榮,才能形成足夠的文化影響力。土地是侷限一個民族展的最重要因素,想當年的盎格魯撒克遜人在英倫不過二三千萬,大殖民時代之後卻已經展到數億,而英倫三島的人口承載能力永遠就是那麼多,頂破天七八千萬。只有走出去,獲得新的棲居地,民族才會壯大展。

某種程度上來說,南洋就是中國的第一個殖民地。

說回阿富汗這一邊,有了兵營可以生產民兵這樣的大殺器,一年內造出五十萬忠實於齊一鳴的“阿富汗人”,然後把他們的忠實散播到整個國家,齊一鳴不必如南洋國一樣擔心擠壓本土移民生存空間的問題,這裡的基地下屬民眾越多,就等於齊一鳴能夠更好的掌控阿富汗,他的中東大戰略就能更好地展開

基地落腳之後,幾個主要造兵建築一一鋪開。考慮到要令人信服奧馬爾帶領的軍隊是阿富汗人而不是外來者,也為了洗清中國在背後操縱的嫌疑,雖然戰車工廠、空指部等建築都建了,但仍舊與其他的造兵建築一樣,開闢地下洞庫然後生產武器進行封存。阿富汗是內6國,所以海軍船塢不能造在這裡,齊一鳴仍舊將這個船塢安在了葫蘆島,使得當地已經有了三座船廠,每月可為齊一鳴提供15萬噸的軍艦。

既然是打算偽裝成從聖戰者組織起家的軍閥,那麼奧馬爾的部隊就不能裝備著清一色的灰熊坦克、nip多功能步兵車一類帶有明顯中國色彩的武器。雖然阿富汗戰場上五六式步槍、1o箭炮之類的中國武器隨處可見,但太過先進的怎麼看也不像是游擊隊/**武裝可以用的玩意兒。另一個位面中的敘利亞戰爭中,自由軍得到了西方和一些阿拉伯國家的支援,但也沒見開著b16和n1打仗。

所以齊一鳴仍舊主要為奧馬爾的武裝分子提供中國舊式已淘汰的裝備,去年齊一鳴還給蘇門答臘的那些獨立小國送了一批,手裡仍舊有大批舊武器。這些舊武器從國內裝箱後,運送至瓜達爾港,然後走之前鑽地起重機挖出來的地道,一路到阿富汗境內。

這樣有些麻煩,不過也沒什麼太大成本。另一方面則是兵營也可以生產那些老舊型號的裝備,而且還可以仿製那些蘇軍裝備,外界也只會認為是奧馬爾的軍隊繳獲的。

基本的武器仍舊是五六式、ak4這樣的步槍,窮人的重火力的1om六三式火箭炮也要有,仿蘇式的五三式重機槍、六三式6mm迫擊炮、紅纓-肩射式防空導彈、紅箭-反坦克導彈等等。

直升機、戰鬥機這樣的東西齊一鳴就不敢想了,他還沒有無視別人的智商到這種程度,倒是他讓四號分基地準備製造數十輛跟蘇聯t54一模一樣的59b魔改坦克,以及跟蘇聯bnp-1一模一樣的3式步兵戰車。這個位面中3式壓根沒有問世過,所以就算是外人見了,也只會認為是蘇聯的bnp-1步兵戰車。

這些他也不會造太多,就算是游擊隊再牛也不可能一下子繳獲幾百輛坦克裝甲車,蘇軍已經宣佈撤軍,現在敵人也就只有抵抗意志不堅的阿富汗傀儡政府軍了,他們自然也有些裝甲載具,但戰術和環境得宜,用地雷、反裝甲導彈敲掉也不會太難。

花了一個周的時間,奧馬爾的部隊建立起來了三千多人的普什圖族裔紅警大兵,效能足夠優秀的東風皮卡,外加十幾輛59b坦克而三十輛3式戰車,奧馬爾在齊一鳴的授意下準備奪取南部重鎮坎大哈。

齊一鳴給他們取了一個非常偉光正的名字——塔利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