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0 國際範的塔利班

白麪黑廝

  

..阿富汗第二大城市坎大哈被一支名不見經傳的“聖戰者”組織“塔利班”攻克,為了對抗親蘇政府軍,原本一盤散沙的聖戰者形成了一個比較鬆散的聯盟,由七個比較大的聖戰者組織組成。但是無論是哪一個組織,都不具備能力攻克坎大哈這樣的大城市,他們大都謹守“農村包圍城市”的戰略,在偏遠的山區活動,除了少數力量比較強的聖戰者組織,基本上都以游擊隊為主,沒有正規軍。

名叫奧馬爾的這個塔利班領袖卻手中有一支三千人而武器精良的正規軍部隊,在蘇聯宣佈撤軍後一個月的時間,蘇軍對於這裡的掌控已經鬆弛,而且大量蘇軍已經撤走,奧馬爾夜襲坎大哈,激戰一夜之後控制了這個南方最大城市

透過坎大哈之戰,奧馬爾嶄露頭角,隨後他在坎大哈召集記者,還似模似樣地召開了一個新聞佈會:“……阿富汗人民的不屑反抗與努力馬上就要成功了,蘇聯人已經逐漸從我們的家園撤軍,而蘇聯人的走狗納吉布拉也在倉皇中等待著覆滅的命運。我們的聖戰還剩最後一英里的路,請全體阿富汗人民借給我你們的力量,在真主安拉的指示和加持下,為了阿富汗的自由和獨立向敵人吹響反攻的號角”

以往的聖戰者可沒有奧馬爾這麼國際化,他們基本上都是躲在山溝裡傻傻地打仗,不懂得利用國際輿論,更不懂得形象宣傳。可是實際上為紅警間諜的奧馬爾可懂這些事情,除了國際宣傳,他還大搞國內宣傳。

塔利班佔領坎大哈之後,奧馬爾親自拜訪當地部族有影響力的酋長,拜訪民間的那些阿訇和毛拉,對他們以示尊敬,並希望獲得他們的支援。他還派遣人馬到各個村莊和城市裡,放食物和其他生活必需品,並且順便宣傳他的理

“真主光輝下的穆斯林應該團結起來,與真正的敵人抗爭到底。塔利班會給阿富汗帶來和平和安寧,信徒們將能夠享受真主許可的幸福生活,塔利班如果獲取政權,第一件事情就是恢復阿富汗的秩序和經濟,讓信徒們不再忍飢挨餓和擔驚受怕”

其實奧馬爾沒有等到他推翻納吉布拉政府就開始貫徹自己的所謂施政理念了,在佔領坎大哈的第三天,塔利班的軍隊就開始抓捕城內的不法分子,那些在戰爭時期搶劫平民財產、強姦婦女、非法拘禁甚至種植罌粟的人被抓起來,奧馬爾把全城的百姓都聚集在一起,由他親自監刑。

“這些人都是汙穢和恥辱的,真主的怒火就要在今天降臨在他們頭上了。往日欺壓我們的兄弟姐妹,褻瀆《古蘭經》的真義,今天是他們付出代價的時候了,我奧馬爾保證,在塔利班的羽翼下,公義將得到聲張,善良將得到保護”富有煽動力的演講引起了全城百姓的歡呼,在忍受了十年的戰亂和動盪之後,這裡的人們希望見到一個強勢的角色,擔起一個政治強人的責任,恢復這裡的秩序和繁榮。

“行刑”奧馬爾高喊道,然後下面出現了一陣陣“真主最偉大”的歌頌之聲。有有影響力的毛拉曾建議奧馬爾使用宗教刑法如石刑斃殺那些犯罪者,但是奧馬爾拒絕了他們的請求。如果奧馬爾真的是他所宣稱的那個塔利班,他肯定會毫不猶豫這樣做,但實際上奧馬爾是一個紅警間諜,而他的主子齊一鳴是最擔憂宗教極端勢力擴充套件的,所以可以借神的名義,但絕對不能把戲給做全。

上百被判有罪的人被塔利班的武裝分子槍決,人們的歡呼達到了最**。

隨後,塔利班在坎大哈頒佈了自己的法律,雖然不少都來源於宗教法,但是大體還是世俗化的,而且因為條件所限,比較簡單。通敵者槍斃,殺人者槍斃,強姦者槍斃,搶劫者槍斃,偷盜者鞭刑,傷人者鞭刑,欺騙者鞭刑等等。嚴格來說量刑是很不科學的,而且有些顯得比較嚴格,但亂世用重典,所以塔利班統治坎大哈的一個月時間,這座城市居然奇蹟般地煥出了不同的光芒。

塔利班在坎大哈的成功使得阿富汗西南地區不少人都慕名前來加入塔利班,奧馬爾的隊伍也不斷地壯大起來。不過他的核心隊伍仍舊是來自四號分基地紅警戰士,這段時間奧馬爾將手下的紅警戰士編為兩個旅,每個旅36餘人,統一起來稱為神聖衛隊,其他的普通招募來的游擊隊員則是普通塔利班武裝部隊。

奧馬爾組建起自己的塔利班武裝力量之後,並沒有盲目地向蘇聯人挑釁,因為他和齊一鳴都知道,蘇聯人早晚會撤走的,而且再也顧不上阿富汗的事情,他們真正的敵人就是政府軍,甚至那些其他聖戰者也可能是未來的競爭對手

神聖衛隊在奧馬爾的指揮下一路將政府軍從南部驅逐,雙方在坎大哈以北城市卡拉特郊外生了一次比較劇烈的衝突。因為有蘇聯的支援和援助,政府軍裝備了一定量的裝甲車和坦克,而塔利班一邊基本上除了少量的“繳獲裝甲車”,缺乏重型武器。

阿訇盧哈圖拉帶著小白帽,冒著槍林彈雨站在前線上,他手持一本古蘭經,身旁有兩位戰士保護,阿訇高喊道:“真主的勇士們啊,你們的敵人就在眼前,褻瀆了神聖和純潔的萬惡之源,將罪惡和戰火帶到我們土地上的惡魔,你們的戰鬥是正義的,全知全能而永恆的安拉在看著你們,你們的性命在這一刻得到了護佑,天堂的大門已經開啟,無限幸福與安樂就在天上,你們將有吃不完的美事、有七十二處女侍奉……”

盧哈圖拉還真的是一名阿訇,甚至不久之前還跟政府軍交從甚密,不過在奧馬爾入主坎大哈後,立馬搖身一變成了塔利班的堅定支持者。不僅如此,奧馬爾還在他的軍隊裡常設隨軍阿訇,在戰爭前要給塔利班的聖戰士們進行一番加成。

這基本上就是現實版的開嗜血和祝福光環了,有著嚴格紀律和對真主信仰的塔利班部隊,即便不是紅警戰士,甚至很多都是雜七雜八後來投過來的游擊隊員甚至菜鳥新兵,但此刻一個個都像是猛虎下山。

塔利班軍隊裡有足夠的反裝甲武器,但是也需要衝上去射擊才行,而不畏生死勇猛衝鋒的塔利班戰士,給敵人的恐慌也是巨大的。除了神聖衛隊那是基本上穩紮穩打,建構火力組,然後通過不同機動和穿插的方式聰明地打擊敵人,其他塔利班招募來的軍隊,就是典型的“豬突戰術”了,衝到敵人幾十米內,舉起自己的武器朝對方射擊,甚至有些人衝過頭了直接衝進敵方陣地中了。

被多重光環作用的塔利班猛男們有的從肩膀上卸下火箭筒,就近朝著完全反應不能的政府軍裝甲車射;有的直接用刺刀朝著士氣大跌的政府軍狂戳;甚至還有的在完全沒必要的情況下帶著手榴彈炸藥包衝到坦克下面,用自殺式攻擊消滅敵人。

可以說以前對付政府軍的聖戰者就已經夠瘋狂了,但塔利班的這些武裝分子已經不能用瘋狂來形容了。

戰鬥比預料中要短,大部分政府軍無法承受這樣的壓力而潰散投降了,奧馬爾的軍隊再度取得了勝利,並且穩定住了南方的局勢。

塔利班的成功也讓一些外國勢力注意到了,很明顯跟奧馬爾和塔利班一比,其他的聖戰者和反抗組織就跟泥腿子一樣,一點都沒有“帝王之氣”。另外聖戰者中有很多都是外國來的阿拉伯人,怎麼都不可能在未來讓他們控制阿富汗,再加上很多人很極端,不怎麼討喜。

奧馬爾就不一樣了,最起碼他看起來很有執行力,也沒有表露出什麼明顯地排外情緒,做事情也很有國際範,讓西方人比較容易理解。所以在卡拉特之戰後,很多國家的情報人員就從巴基斯坦越境來到坎大哈,希望面見奧馬爾建立友好關係,有些人甚至表示支援,同意提供一些援助什麼的。

奧馬爾對於給予阿富汗人反侵略幫助的國家都表示感謝,但同時嚴肅聲明瞭自己不會做任何出賣阿富汗國家和人民利益的事情,更無意做任何國家的傀儡和走狗,他要建立一個自由和獨立的阿富汗。

這番表態自然不招很多國家的喜歡,但是卻讓很多普通民眾產生好感,有一些媒體記者認為,奧馬爾能成為卡斯特羅、格瓦拉一樣的解放者。同樣有悲觀的人士指出,按照奧馬爾的執政路線,如果他成功推翻政府,未來阿富汗很可能建立起一個獨裁國家。

很多人對此只是打個哈哈,以前阿富汗幾個政府好像不是獨裁一樣,真正聰明的人會知道,獨裁最起碼可以給這一地區帶來穩定,趕走戰亂。當然前提是不要是卡扎菲或薩達姆那樣的惹事獨裁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