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1別有用心地慈善酒會

白麪黑廝

  

..身旁的小女友江華燕十分緊張,這是她第一次參加這樣的活動,她此時一身剪裁得體的鵝黃色晚禮服,頗為大膽地露出了一個深v,晚禮服的下襬也很短,兩條光滑纖細的美腿顯得十分晃眼。她雖然只化了一點淡妝,可整個人上下都散著一種誘惑的氣息,即便那張清純甜美的容顏都無法遮住她豐腴嬌軀的魅力。

齊一鳴拍了拍她的小手道:“沒關係的,這次酒會我們是主角。”

江華燕擔心道:“如果我做的不好了,是不是會給你丟人,甚至給國家丟人啊。”

齊一鳴笑了,安慰道:“做好你自己就沒有問題,記住我交代你的話,挺胸抬頭,把你的美麗展現給大家,多微笑,不必多講話。”

江華燕也只能點點頭,反覆告誡自己。

兩人從一輛加長型的林肯limo中走出來,雖然有紅毯但並沒有聚光燈,這也是齊一鳴之前要求的。他這是要出席一場由他本人提議舉辦的慈善酒會,而出席這場酒會的人基本上都是美國政界和商界的上層名流。該酒會以幫助中國貧困兒童的教育為主題,但實際上卻是要為一批美國商人提供一個與齊一鳴相見溝通的平臺。

齊一鳴代表天朝向美國許願進一步開放市場,並願意讓更多的美國資本進入中國投資,是一場天大的盛宴,不少知名的企業家和商人已經磨刀霍霍,準備開始在太平洋的另一端有所作為了。

一對年輕的璧人出現在會場中,齊一鳴雖然不是特別帥,但有自己瀟灑從容的氣場,難得的是他天生就沒有怯場的性格,即便是在一群有頭有臉的政客和大商人之間,仍舊能夠自如地微笑談話,表現得遊刃有餘。

而他身旁的江華燕則作為他的女伴出席,雖然算不得落落大方,但是她本身來自東方的綺麗美感就足以征服眾人,就見她並不多說話,就這樣站在齊一鳴身邊,一直帶著淡淡的微笑,為齊一鳴自己也增光添彩。特別是江華燕的晚禮服和齊一鳴一樣帶有很獨特的後世審美觀在裡面,所以更是顯得與眾不同。

“您好,齊先生,按您的要求我們已經邀請到了所有的來賓。”負責籌辦酒會的人是來自美國***的官員,像是一個酒店小弟一樣低頭對齊一鳴彙報道。

齊一鳴點點頭,微笑著對他說道:“那勞煩你主持吧。”

這位官員應下,然後走到了講臺上,用調羹輕輕敲了一下高腳杯,引得的眾人的注意,帶著十分公式化又標準的笑容,說道:“女士們先生們,感謝大家能參加今天的這場活動。我知道,你們中的很多人從來沒有去過中國,從書中,從有限的膠片中,也許曾經看到過那神祕的土地,也許既定思維那裡現在是一個**控制的可怕社會。但是感謝我們的朋友,來自中國的齊靖仁先生,告訴了我們,那裡是一個充滿希望之地,並能夠給世界帶來更大貢獻的地方。一個十億人口面積與美國等大的偉大國家,正在翹企盼著加入到我們自由民主的世界中,下面很榮幸地為各位介紹,來自中國的代表,我們美國的朋友,齊靖仁先生。”

齊一鳴對於自己的這個假名還是有些撓頭的,他帶著十分職業的風範站到了臺上,看著臺下各自表現得人五人六的美國高層們,微微一笑雙手下壓,鎮住了所有人的掌聲,道:“感謝各位,謝謝。幾十年前,中國曾經跟美國並肩戰鬥,在亞太的戰場上攜手擊敗了囂張地日本法西斯主義,為世界帶來了和平。隨後中國選擇了一條其他的路,造成了我們關係的疏遠,但中國有一句古話:求同存異。不能夠否認,中國人民和美國人民一樣,渴望著幸福優渥的生活,追求著民主和自由,同樣反對霸權和戰爭行為。當然,今天我來到這個自由而美好的國度,同樣也帶來了一項中國人和美國人都願意做的事情——賺錢。”

他的話引起了在場眾人的一片禮貌性的笑聲,氣氛也慢慢被調動得輕鬆和活躍起來。

“因為長期的封閉和動亂,中國已經深刻地反省,我們的領導人們現在看到人民們最需求的東西,那就是豐富的物質生活。到了今天我們才驚覺,我們有一個龐大的國家和悠久的歷史,我們有勤勞的人民和不屈的鬥志,但我們如今還有數億人吃不飽飯,這相當於一個美國的人口。於是我們不禁思考,封閉的生活還能繼續下去嗎?答案是不能!

大洋彼岸的美國,人們創造了驚人的財富,製造出了大量我們的國家需要的產品,有著高的科學技術。而我們自己有著數億勤勞肯幹的勞動人民,世界上出了名的聰明頭腦,曠闊的土地與豐富的資源。我毫不懷疑,如果將這兩方面結合起來,會產生怎樣的偉大成果。

隨著美國社會的進步,一些相對低端的產業已經無法繼續下去,因為成本太高,人們不得不為這些商品付出更高的價格。但是現在,當中國和美國走到一起,原本無利可圖的企業完全可以開到中國去,我們給予便宜的土地、便宜而熟練的勞動力以及優惠的政策。同時那裡還有正在瘋狂需求者生活物資的十億人的龐大市場。

我們中國人在喊著:我們要麵包,我們要牛奶,我們要日化用品,我們要收音機電視機,我們要摩托車和汽車,甚至我們還需要先進的戰鬥機保衛自己的國家,抵擋霸權的蘇聯人對於我們祖國的覬覦。”

這時候一位先生喊道:“對,反對蘇聯人,我們不要核戰爭,我們要做生意!”

他的話得到了在場的美國名流們的認可,他們紛紛鼓掌,重複著:“不要戰爭,要做生意!”而實際上這裡至少有十幾名來自軍工複合體的公司老闆和高階職員們,他們喊這樣的話似乎完全沒有心理壓力似的。

齊一鳴此刻繼續說道:“二十世紀已經逐漸進入了尾聲,我們堅信新的世紀中和平和展將成為世界的主流,一個全球化的、自由貿易的、互利共贏的新世界將會在我們這一代人的見證中出現。今天我的國家可能只是這場盛會中的一個剛起步的菜鳥,但是她有著十足的潛力,我相信在座的各位也都看得到。我也堅信,中國的展不僅能夠幫助我們拯救這個古老的國家,更能夠在展的過程中,與我們的世界合作伙伴們共享其中的展成果。

這樣說吧,我們今日的這個慈善酒會其實就是一個世界的微觀縮影。在中國有著千萬聰明踏實的孩子們,缺少教育和食物,但是當他們獲得了這些,就能夠成為優秀的工人、出色的工程師、天才的藝術家,而他們將會為世界創造更大的財富,而曾經幫助過他們的人將在這個過程中,分享到他們的成功。我們的國家在此時就是這個需要幫助的孩子,而這份幫助將會為在座的各位取得更大的產出和回報,我敢肯定地說道,你們絕對不會後悔的。”

齊一鳴並不算長的演講獲得了熱烈的掌聲,他本人根本就是個張嘴說瞎話不用打草稿的人,以前從事商業演講更是家常便飯,他能找到這群美國人的g點,可以把黑的說成白的。所以本質上,他跟臺下那群開開心心像是無害小綿羊的軍火商們沒有絲毫差別。

齊一鳴一從臺上下來,就被一**地人給圍住了,率先圍住他的人是全美紡織業協會的人,一位先生振奮地說道:“精彩地演講齊先生,您的胸懷和熱情令所有人感到激動。我代表全美紡織業協會願意向中國的貧困學童捐贈十萬美元。”

“太感激你了,我代表孩子們向您和您的同行們致謝。”

結果這位紳士立馬轉了口風:“這是我們應當做的。對了,齊先生,我們已經閱讀過了您提供給商務部的資料,上面說中國紡織工人具有出色的業務技能,而他們的平均月薪只有15-3o美元,這是真的嗎?”

齊一鳴眨眨眼道:“沒錯,先生們,我很肯定地說在中國可能是全世界最適合做輕紡工業生產的國家了,先我們就擁有數百萬的紡織業勞動力,輕紡工業本身就是勞動密集型的企業,我們的勞力成本相較於達國家還是相當低的。更何況我們還有優惠的政策,如果先生們有意把你們的工廠轉移到中國,或者直接投資我們現有的一些工廠,我們政府會給予三年內全免稅的待遇。更何況我國的華北和西北都是傳統的產棉區,也許這方面我們也可以跟美方農業部門進行一下合作,引進一些更好的棉種。”

旁邊支稜著耳朵偷聽的人立馬就有人跳出來了:“齊先生,您打算跟我們農業協會合作嗎?請問中方有意向購買我們美國的農產品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