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2七巨頭的後裔

白麪黑廝

  

..美國是世界上最大的農產品出口國,而同時這個國家的農場主組成的農業協會,勢力也相當的大,在美國政壇上是一個相當有影響力的利益集團。美國這個移民國家在建立之初就是以農業為主的,密西西比河大片的肥沃農田培養起了這一批人。而數任美國的總統都是這個圈子裡的人,如國父華盛頓、憲法之父傑斐遜、門羅主義創始者詹姆斯門羅等人,都是農場主出身的。

後世天朝耗費多年努力,擠進了to之中,仍舊沒有對農產品進行全面開放。但到了2o12年左右,天朝已經在向美國進口大量的農產品,主要是大豆以及其他穀物。比起美國的集約化、大地塊加上新農業技術的使用等明顯優勢,中國搞精耕細作的小農經濟無力抗衡。即便大量進口,中國也要保持糧食的百分之百自給能力。

然後中國人口實在太多,農產品又不僅僅是當糧食一項,中國龐大的油脂工業基本上都在靠美國大豆了。東北大豆在21世紀被進口大豆打得潰不成軍,甚至出現了進口大豆之後打著東北大豆旗號銷售的窘況。

齊一鳴可沒有能力就這樣開放美國農產品湧入國內市場的能力,不過他此時卻有了別的想法。類似大豆類、穀物類這些農產品實際上在紅警基地的眼中可以算作礦產類的,這些東西可以直接轉化為基地可以消費的金錢,製造出大量的後勤補給品以及甚至提取有機物,用作其他的科學用途。

齊一鳴不瞭解神祕的基地的運作模式,但是知道這些農產品是基地可以消耗的資源之一,即便是把這些農產品送回國內去深加工成各種副食品,都是相當有賺頭的事情,現在國內的糧食還在實行配給制,其實根本就不能滿足國民的基本需求,而開放大量進口農產品,國家第一沒有錢,第二對於本國農業的打擊實在太大了。

就齊一鳴給各部隊配送食品這一項,靠著基地的自己培植消耗的資源太大,而如果直接進口一批農產品進行加工的話,則能夠降低不少成本,用不完的可以拿出去賣。而且以基地的本事,有了這些穀物或者牲畜,幾乎可以製造出任何生活必需品。甚至可以能夠利用這些有機物進一步把基地兵給合成出來。

“農產品方面我不好妄下結論,不過合作的空間還是有的。嗯,我這一次就想在美國進口五萬噸的大豆和穀物,不知道這個訂單農業協會有沒有興趣呢?”齊一鳴說道。

農業協會的這位負責人眼睛都笑到眯起來了,五萬噸這個數量並不是特別大,但是也是上千萬美元的生意了,更何況這還僅僅是中國人的開始,農業協會堅信只要開啟中國的市場,他們的農產品會有更好的銷路,得到更大的利潤。

這位農業協會的負責人立刻就拉著齊一鳴道:“沒有問題,我們會盡快準備好您所需要的糧食的,給我們一個數量,我們在短期內就能夠把這批貨送上船,跨過太平洋送到香港去。對了齊先生,我叫亨利,是農業協會的副會長。”此時中國的其他港口還沒有怎麼展起來,中國對外貿易的主要視窗還是靠香港這個自由港。而香港的跡基本上就是靠著封閉大6的,以後中國全線沿海城市興起,香港的地位逐漸削弱,成為了依靠免稅商品消費者勝地和亞洲金融的中心,進出口貿易反而沒有多少力量了。

齊一鳴與亨利道:“我們願意與美國農業協會進行一些更深入和廣泛的合作,不過這一次我也有一些小請求需要您的幫助。”

明顯農業協會是手眼通天的,雖然齊一鳴和格魯門之間的溝通還是處於機密狀態,但這位副會長卻一清二楚,他露出一個我都明白的表情,道:“中國朋友希望購買我們美國的戰鬥機,這個是讓軍工複合體的那幫蠹蟲們財嘛,用您齊先生的話來說,就是互利共贏對不對。我們農業協會也很願意支援中國朋友在國防建設上的努力的,請放心農業協會會積極揮有利作用,盡力促成這一筆軍售案的。”

得到了亨利和農業協會的保證,齊一鳴微微一笑表示滿意。

又擋過了幾波像是餓狼一樣滿腦子都是想著賺中國人的錢的資本家,齊一鳴這才又找回了自己的小女友江華燕。一身美麗晚禮服,加上她動人的東方容顏,這位年僅21歲的小空姐在一群上流名媛的包圍下如同一個小公主一樣。

明顯女士們對於她身上的著裝十分有興趣,跟她問東問西的,還有女士也詢問著齊一鳴穿著的的休閒西裝,明顯她們對於中國人的潮流時尚很有興趣。

江華燕原本就是在飛國際航線的,英語還算不錯,面對一群名媛們的圍攻,她也有些左支右絀,好在她始終掛著微笑,並表現有禮,也沒有出什麼亂子。到齊一鳴再度尋回她的時候,這位小美女空姐才長長地鬆了一口氣,摟著齊一鳴的手臂吐舌頭道:“都快要累死我啦,她們都在問我的衣服是從哪裡買的,你的衣服是哪位設計師做的,我就跟她們瞎扯說,是你開的公司產的。她們還問我公司叫什麼名字,我又只能瞎掰說‘齊氏’。啊,還有人問服裝店會不會開到紐約來。”

這倒提醒了齊一鳴,時裝產業同樣是一個巨大的產業,而他身上的衣服基本上都是來自於紅警基地的資料庫裡記錄的東西,基地的被服廠進行剪裁而得到的。想起一件nete1成本可能連1o美元都不到,愣是敢要價1ooo美元,齊一鳴覺得可能搞點時裝品牌然後行銷世界,不會輸給賣軍火的利潤。

此時一個清脆的女生在齊一鳴的耳邊響起,“您好,齊先生。”

齊一鳴轉過身,看到了一位極為養眼的金女郎。這位美女個頭不是特別高,一米六五左右,與相對骨架大的美國女性相比看起來有些嬌小,一頭金綰了一個孔雀髻,穿著黑色的落地長裙晚禮服。她的面容極為精緻,比起毛孔粗大、線條生硬、臉孔過於凹凸的高加索裔,更加符合東方人的審美觀念。

“您好,美麗的小姐。”

這金女郎微微一笑,說道:“我是傑奎琳摩根,來自摩根家族。”

齊一鳴有些驚訝了,道:“當年的華爾街七巨頭之一,真是想不到有這份榮幸見到您,小姐。”

傑奎琳搖搖頭道:“我們的家族在今日一經逐步地退出金融業了,而我的家庭也只不過是掌握了一部分摩根士丹利的股份而已,當年jp摩根的瘋狂時代我們再也不會指望,而美國聯邦政府也不會允許。”

齊一鳴知道,這些老牌的工商業家族很多都衰敗了下來。像是他知道的這一代的摩根,也許還相當有錢,但基本上已經退出了公眾的事業。而美國企業的家族制隨著二戰結束後,基本上都在7o年代統統完成了職業經理人化和股票分散化。而現代的商業模式也從私人家族企業控制一切到股票的高度分散,再到後來大型的投行、基金等實體法人開始再度集中股權,於是財團再也不是一個個家族說的算的東西了,而真正財團的核心變成了一家家商業銀行和跨國企業,人反而成為企業們的奴才。

傑奎琳又道:“所以我現在只是一個富裕家庭的子女而已,並且如您所見,我還是一事無成的,不過我對您和您的女伴所穿著的衣服十分感興趣,我本人也是一位設計師,不知道有沒有機會能夠跟齊先生在服裝品牌上形成某些合作呢?”

齊一鳴點點頭道:“為什麼不呢?我畢竟是帶著滿滿的誠意來邀請美國朋友們到中國去財的啊。不過,摩根小姐,聽到你的名字我都準備好了一大通關於銀行業的說辭了,沒想到您在跟我談時尚產業,就像是一拳打在了棉花上啊,哈哈。”

傑奎琳微微笑道:“我畢竟還是姓摩根的,如果齊先生希望與一些華爾街的先生聊天,我很高興為您介紹。”

“嗯啊,美國政府已經許諾我要聯絡一批銀行家向我國放一筆低息貸款,我或許很快就要跟這些銀行家們打交道了。”齊一鳴是想從美國這裡弄點錢出來,以這個時代中國各產業的盈利率,就算是高利貸甚至都能還得上,但是利潤就成了外國人的了。齊一鳴當初在跟體改委和中央大佬們合計的時候,認為貸款可以搞,但是全盤開放金融市場這種事情還是不行。話說其實美國本身對金融市場的管制也很厲害,外資的銀行要進入美國也是千難萬難的。反而只有像香港、新加坡這樣的地方,才會比較歡迎外資銀行。

“銀行家們的事情可以扔在一邊,齊先生,我很期待關於時裝的合作,不知道什麼時間我們能夠約談一下呢?”傑奎琳微笑著道。

看著這絕色的白妞齊一鳴竟然可恥地心臟劇烈跳動了幾下,緩緩勁才道:“我雖然是這企業的老闆,但設計師和工廠還都在國內,也許摩根小姐會樂意到中國去,我們可以深入地討論一下這些事情。”

傑奎琳同意道:“去中國?也許是個好選擇,我很早就想去看看‘偉大的牆’和‘禁止進入的城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