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5 整合緬共

白麪黑廝

  

..為了準備進軍緬甸,齊一鳴把自己第五個也是最後一個分基地安在了雲南。其實他認為這一地區的基地密度已經夠大了,馬來亞一個、海南一個、雲南又來一個,佈局並不怎麼科學。但如果有需要,他可以打包將基地m化,然後轉戰其他地區,馬來亞的那個分基地就是從葫蘆島過去的。

魚神機當日對彭家聲等人誇下海口說一個電話叫來一千部隊,其實這個口還是誇小了,五號基地此時已經有6萬名全副武裝的紅警戰士整裝待,隨時準備冒充緬共人民軍,開赴緬甸討伐軍政府了。

有些遺憾的是,跟阿富汗那邊一樣,這些部隊不可能拿什麼太好的裝備,基本上都是現役plar勺退役裝備,比奧馬爾略強,他們裝備的不是五六式而是八一槓,另外就是6迫炮、8迫炮和2o迫炮、1o箭炮、4o火箭筒之類的重武器他們有的更多。再者就是,因為緬甸的叢林山地地形,這些部隊也跟當時的南洋山地師一樣,養了許多的紅警軍犬,用以出奇制勝。

緬甸是聯合國列入的世界上最不達的國家和地區之一,跟馬來西亞不一樣,其道路交通條件十分差,就算齊一鳴怕讓五號基地這些戰士機械化太過惹眼只能摩步化,那些軍用大卡車照樣沒法在密林河汊中行進,所以到頭來還是要靠戰士的腳板和騾子、滇馬之類的牲畜。

這些士兵齊一鳴沒有選擇漢人族裔,而是選擇了緬族,五號基地建築的位置能夠輻射到緬甸境內,所以可以選擇緬族士兵,他想要的就是假裝當地士兵,而不是讓人一下子就看出來是國際介入,所以自然選擇緬族士兵為佳。只是普通的紅警大兵跟間諜不一樣,選定了族裔後就會說一門語言,這些紅警大兵雖然聽從基地的指示,但居然都不會講漢語,真是令人頭疼。

自然這樣一來,別人也懷疑不到中國頭上了。中國再怎麼厲害養出上萬緬族士兵都聽著玄幻,最多懷疑是中國為他們提供了武器。

尚未等這批部隊跨境進入緬北緬共的控制區,魚神機和彭家聲等人就策劃了一次密謀的兵變,推翻了緬共的一群不願意跟戰略局妥協的領導於部,其中大部分上層包括德欽巴登頂本人都被抓捕起來,然後禮送出緬甸,被扔到中國去了。

第二天,當彭家兄弟、趙尼來、丁英等領導團體準備找魚神機商量誰來擔任新緬共的最高領袖時,他們卻駭然現魚神機的身旁居然站著應該已經被送走的德欽巴登頂。

彭家富急聲問道:“魚同志,這是怎麼一回事?”

還沒等魚神機說話,旁邊的那個“德欽巴登頂”擺擺手,笑道:“諸位,我既是德欽巴登頂,又不是德欽巴登頂,你們明白嗎?”

聽了他的話,這些人都是一愣,趙尼來狐疑地道:“這聲音不像是主席同志的聲音啊……”

魚神機微微一笑道:“此德欽非彼德欽,這是我們戰略局的一位同志,負責統籌緬甸這邊的工作,他精通緬語和緬甸文化,尋常人只能以為他是緬族人,而他的長相也被我們用先進醫學給整容了,所以他從此就是巴登頂了。”

彭家富還是一臉不信:“連相貌都可以改變麼?如果我想要長得更英俊一點,豈不是也可以。”

“德欽巴登頂”笑道:“自然是可以的啦。”

趙尼來道:“聲音完全不同,除非真的很熟悉的人,要不然看不出破綻,不過真的巴登頂的親信已經被送走了,此時也沒人認得出來。”

已經成為正牌的德欽巴登頂的紅警間諜卻真的不是整容整出來的,而是齊一鳴用了一個高階間諜的名額從基地裡調製出來的。這種具備易容能力的高階間諜很難獲得,齊一鳴都是小心地攢著,留待大用的。

新任的領導已經代入了自己的角色,他對眾人親和地笑道:“我剛剛來到此地,對於很多情況尚不完全瞭解,需要大夥兒群策群力,大家雖然來自不同民族,但有著共同的目標,就是尋求緬甸各族人民能夠過上有尊嚴而幸福的日子,我們都是為了這樣一個目標而奮鬥的。”

眾人見他雖然被委以主席之位,但比起原本的那個巴登頂曉事的多,而且不像是太過武斷獨裁的人,也是鬆了口氣,他們此時也沒有反抗的餘地,因為巴登頂此時說道:“緬共需要重新整編,因為大家還心懷疑慮,所以各自的部隊統屬暫時不會變,我們會提供新的番號和裝備給你們,派駐軍事教官和政委指導你們的工作。從雲南那邊過來的6個旅大約這一兩日也就要到了,單單這五個旅就有156o加上各位同志的其他部隊,可戰之兵湊出2萬來,不在話下,到時候我們就有了跟緬甸政府軍的一拼之力了。”

此次兵變,緬共的力量受到了削弱,那些忠於原中央的人,自然不可能被釋放,要麼被押送到中國,要麼正看押在這裡。販毒和有惡行的緬共軍人,自然要以軍法處置,而這些人還真的不少。加上此時緬共人民軍早已沒有當年那麼雄壯,可戰之兵滿打滿算也就是不太到66人。

按照巴登頂的安排,紅警緬族五個旅被依此編為人民軍61o旅、611旅、62旅、613旅、614旅,主要由果敢族和佤族混編而成的b15旅,主要由克欽族組成的1o1旅。b15旅和1o1旅分別出自於緬共人民軍的b15軍區和1o1軍區,所以在軍區撤編後,以軍區的稱號作為旅的番號。每個旅大約36名戰士,7個旅使得緬共人民軍再度達到了鼎盛狀態,有了21ouu名士兵。

巴登頂帶來的還不僅僅是大量的士兵,還有基地生產的各種物資。全體緬共人民軍脫下了破舊的補丁衫,換上了叢林迷彩服,這些迷彩服自然齊一鳴不可能給他們用數碼迷彩,因為印染工藝複雜,明顯不是一個欠達國家的軍隊能裝備的起的,而且誰給提供的又足夠引人深思。所以這些迷彩服都是那種最大路貨的叢林迷彩,倒是一副的質量和做工都不錯。

雜七雜八的游擊戰武器也都同意換裝了基地新造出來的一批八一槓,雖然這東西很容易被聯想到中國身上,但這批槍外觀跟當年中國列裝的八一槓微有不同,一時也難判斷是誰的產品。其他武器基本上是為了適應叢林作戰地形而準備的一兩個人就能扛著跑的東西,比如4o火、6迫之類,雖然威力不夠強,但對付緬甸政府軍也不差了。再就是1om火箭炮這種不用炮架一樣能的神器級武器,自然大量裝備,至少能夠取得密集火力上的優勢。此時緬甸全國都沒有幾輛坦克、飛機,政府軍的裝備還真的不見得比緬共人民軍要好。

能算得上比較先進的武器則是齊一鳴為人民軍弄得一些紅箭-反坦克導彈和前衛-11防空導彈了,雖然覺得這類武器派上用場的可能性不大,但有備無患。

軍事上的提高是一方面,齊一鳴並不僅僅是想禍害鄰國,他想的是安定緬甸,培養一個忠實小弟,並讓一個安定和諧的緬甸為中國的展也提供一些便利。所以他不僅派遣了大量的士兵進入緬共的根據地,隨之而來的還有五號基地招募出的上萬民兵。

這些民兵大都選擇了本地人的族裔,主要是漢族、傣族、佤族、克欽族等,他們能夠跟當地人沒有障礙的交流,雖然並無多麼先進的科學技術,但基本上都有高中以上的文化水平,擁有一定的工作能力。

巴登頂安排這些人進入根據地後,組織生產,修建公路,開辦學校,利用齊一鳴五號基地提供的諸多物資,開緬共控制的地區。在緬共控制了當地數十年的時間裡,從來都沒有出現過這樣的局面,這令當地人覺得迷茫又欣喜。

自然販毒的生意不能再搞下去了,罌粟田被剷平,加工廠被搗毀,雖然當地人覺得有些可惜,但他們也得到了一定的糧食之類的物資賠償。由民兵帶頭,他們在當地先是開辦種植園,提高當地的糧食生產能力以及其他能夠產生效益的經濟作物,再就是當地也有一些比較有價值的礦產資源,如金、銀、雲母、寶石、鉛礦等,在基地提供採掘裝置之後,礦業公司僱傭當地人進行採掘。另外就是豐富的木材資源也是一筆財富,通過南定河逆流而上可以把這些木材運送到中國。

在整個大變動過程中,當地並未生什麼過激的舉動,主要是這些必然對當地的展有幫助,還有就是雲南邊境上立起的心靈信標塔也在洗刷著當地人的心靈,使得他們對於緬共、中國等名詞認同感大增,而減少了可能的反對行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