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3從金融寡頭手中騙錢花

白麪黑廝

  

..來到堪稱真正美國最中心地帶的華爾街,齊一鳴在傑奎琳摩根的帶領下,與花旗銀行、摩根士丹利銀行、jp摩根銀行、貝爾斯登銀行、雷曼兄弟等一眾跺跺腳地球都要鎮幾下的銀行家們見面了。

主持見面會的仍舊是美國官方的一位代表,他先向齊一鳴表示:“經過國會和政府的審慎考量,美國將向中國提供一筆2ooo萬美元的低息貸款……”

齊一鳴是文明人,如果他此刻還有憤青氣質的話,早就一拳打在這個美國官員的臉上了,兩千萬美元當時打叫花子呢。比起美國財大氣粗時動輒數億美元的援助,兩千萬美元確實就是毛毛雨,更何況齊一鳴是帶著“掏心掏肺”的大禮包來的。

官員也知道有點丟臉,補救道:“這一筆貸款是以遠低於世界援助水平的低息長期性援助貸款,總體來說條件還是不錯的。同時我們鼓勵中國可以向我國的一些商業銀行進行一定量的正常貸款業務,利率方面都好說。”

低息長期貸款還帶有一定的援助性質,但是正常貸款的話,那就是純粹給美國銀行家們送錢了。別看現在這些銀行家們在這裡坐得一本正經顯得特別紳士,齊一鳴可很知道這些人實際上都是一群餓狼。

美國在七十年代到八十年代初是經歷了一次經濟衰退的,直到今年的九月份,美國、日本、西德、法國以及英國的財長和央行行長在紐約廣場飯店舉行會議,達成五國政府聯合干預外匯市場,誘導美元對國際幾大主要貨幣的匯率有序貶值,以解決美國鉅額貿易赤字問題的協議。這就是那份足以影響世界的廣場協議。

很多日本人說,日本失落二十年,廣場協議是罪魁禍,美國也靠著這個廣場協議穩定了自己的世界經濟霸主的地位,拖累了日本的展。齊一鳴作為學經濟和商業的人從來不這麼覺得,或者說不認為日本失落二十年、美國經濟復甦完全是得力於廣場協議提高了美國出口競爭力。

實際上7o年代美國經濟衰退主要原因是傳統經濟走向終點,美國在結束戰爭後沒有了擴張性的生產需求,使得經濟陷入滯脹。而解決這一問題的最根本途徑是第三次的科技革命,新興產業的高崛起,包括pc、微電子等產業直接給美國經濟注入了新的活力,從而進一步保護了自己的國際經濟地位。

而同時日本也因為日元升值而獲得了強大國際資源購買力,並且將自己的商品國際化,進行了新一輪的產業調整。若說失落其實也不能完全算得上失落,長期時間日本經濟穩居世界第二位,商品行銷全球,國民所得不斷提高。說失落也只不過是相比六七十年代那種瘋狂展,以及貌似有越美國的態勢而已。

有大腦的人就能想明白,美軍站在日本的土地上,日本再有本事能靠經濟強大把美國人趕走,然後坐上世界第一的寶座?

不管怎麼樣,在廣場協議和第三次技術革命的效應完全催化出來之前,美國財政赤字嚴重,有些自顧不暇的意味,怎麼可能白白便宜齊一鳴和中國。倒是在這種情況下也有別的好處,美國的典型作案手段,經濟危機就挑撥世界混亂,趁機大賣軍火。軍火出口成為美國一大支柱產業。兔家現在屁顛屁顛地找上門來了伸手討雄貓,這是一筆相當有油水的大單,美國人自然不能輕易放棄,所以通過的可能性也提高了。

齊一鳴也只能安慰一下自己,本來他來美國也是為了搞雄貓來的。

不過該爭取的東西,齊一鳴還是會爭取的,他對面前的這些吃人不吐骨頭的銀行家們道:“各位紳士,感謝你們能夠撥冗前來參與這次會面。我本人是帶著極高的誠意而來的,如各位所知,現在的共和國缺少展所需的資金,但是卻有著極大的展潛力,我希望能在各位普路託斯這裡取到一些重要的資金。”

來自雷曼兄弟銀行的一位高管言道:“我們也很有興趣幫助中國進行經濟建設,有效的融資模式和健全的銀行體系有利於快擴張經濟,美國本身就是一個很好的例證了,我覺得如果中國方面能夠開放金融業,允許我們這些美資銀行進入中國市場,對於更大限度活躍市場有著相當重要的意義。”

齊一鳴把這人的話全當放屁了,他說的好像是有模有樣的,但實際上讓這群食人魚進入國內帶來的危害遠比益處大得多,他怎麼能夠輕易鬆口,他只能假裝無奈地道:“對不起各位,我也很希望大家能夠進入中國市場,幫助我們搞融資,但是我本身並不在這方面有言權,更無決策權。但是好訊息是,我國正在努力加入關貿總協定之中,今後會對金融業有一個長期的展計劃,總有一天我們會對外資銀行開放的。嗯,這裡可以透露一些內幕情況,希望大家不要外傳。如果我們的入關程序順利的話,我們會先期嘗試開放一定數目的外資進入獲得一部分我們本地銀行的股份,當然這種股份不能太多,但我想對於各位來說也是很有價值的吧。”

這個倒是讓食人魚們眼前一亮,確實這種模式使他們不可能賺得那麼開心,但是有得賺總比沒得賺好得多。

摩根士丹利就問:“那開放的名額有多少呢?最多可以得到多少股權呢?”

齊一鳴微笑道:“這個還是需要後期運作的,我們還正在權衡中,能夠向各位保證的,只有這件事是真實存在的,但開放的程度不會太多,所以無法保證這裡的每一位都能夠進入其中。至於這個好處落在誰的頭上,呵呵,我們當然會優先選取資質較好,而且對華友好的朋友公司了。”

他這一句話就基本上把食人魚們的團結氣氛給完全破壞掉了,中國窮是窮,但天朝是傳統的高儲蓄率國,而高儲蓄率是銀行家們最喜歡的東西了,他們可以調動起大量的資本放貸或者做投資,然後像磁鐵一樣把錢都吸引過來。加上十億人口的數量,新興市場正在蓬勃,可以不客氣的說,也許接下來中國的銀行會比美國銀行賺錢賺的更多。

後世據《銀行家》雜誌報道,在2o11年世界銀行盈利的29。3%是中國的銀行盈利,工行、建行、中國銀行排名前三,摩根大通才排第四位。當然後世中國這些銀行可恨程度不亞於美國華爾街這批人,極高的盈利能力幾乎生生在實體經濟上扒了一層皮,在2o13年後這種情況開始集中整治,國家緊縮銀根加強治理,才有了一定起色。

此時雖然前景還不確定,可銀行家們卻都能大致猜測出中國這塊蛋糕有多麼的誘人,所以大家都想搶上去分,甚至越早出手越好。名額有限怎麼辦,那就好好公關中國方面的人啊!

果然緊接著花旗銀行就表示:“我們銀行一直致力於展國外客戶,特別是對於有潛力的客戶格外重視,我們會考慮向中國官方提供一筆低息援助貸款,但我們同時希望中方能夠允許我們銀行在中國設點,經營一部分業務。”

“我們極為歡迎花旗銀行的援助貸款,設點是可以的,不過經營太多業務是不太可能。我比較推薦以fdi的方式進行金融上的合作,我想一定程度上,直接投資要比普通的商業信貸更有價值,當然這也是有限的,我需要回去上報,由黨中央***進行進一步的論證研究。”

fdi這種東西不能說全好全壞,好的方面促進展,壞的方面威脅本國的國際收支平衡。但現在的中國一身癩痢皮,光棍窮漢一個,有什麼好挑的,現在搞fdi明顯是利大於弊的事情。

銀行家們談不上對這種模式多麼喜愛,但最起碼也是賺錢的東西,齊一鳴稍稍挑撥了一下,最終在離開華爾街的時候,除了從美國那裡敲來了2ooo萬美元,還從這群銀行家的口袋裡敲來了1。1億美元的低息貸款。

八十年代中期的時候,國家已經不把無內債無外債當作是可以自豪的事情了,大量向日本申請oda,以及再往後地向世界銀行等國際組織貸款,都是搞經濟建設的必須途徑。

回到下榻的莊園,幾個商業部的人得知這位不好伺候的大爺出了一趟門就捲回來1。3億,一個個都不得不驚為天人。

“管不得上面讓我們聽齊同志的指揮啊,人家在美國呆個幾天,把我們本來打算的東西不過是重新講了一遍,美國人都上杆子地給我們送錢。”商業部某甲嘆道。

某乙也道:“果然不同人不同命啊,不過我們跟齊同志出來這一趟,不僅功勞簿上能寫一筆,帶著點外匯還能給國內買點家電什麼的呢。”

某丙笑道:“等我們貿易放開,以後國內買家電就不那麼難了,也沒必要帶。”

突然齊一鳴不知道從哪裡伸出個腦袋來:“回頭我找我們下屬的家電廠給你們按低價算,要什麼家電有什麼,中央部委優先供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