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0 幫忙

白麪黑廝

  

..齊一鳴來重慶是來拜見岳父岳母大人的,公事雖然碰上了,但不妨礙他上門求親。現代婚姻中傳統的納采體系自然崩潰了,媒人的角色也基本上侷限於相親了。自由戀愛之下的男女基本上是小年輕自己決定了,然後上報家裡,其實也就是通知一聲。尤其是這個年代工作在外地,而且受教育水平相對較高的家庭,父母親對於兒女的婚姻基本無掌控力。

像是齊一鳴的父母在另一個位面也是差不多這個時候結婚的,兩人都是鄉下農村出來的大學生,畢業後分配到不是家鄉的地方,家裡都是工農,覺得找個大學生算是門當戶對,見過面也就完事兒了。齊一鳴和江華燕的情況也是大致如此。

反而到後再以後的情況,家長們隨著社會的變化而要求變得更多了,經濟的展造成了貧富的不均,千萬、億萬富豪的子女很難去尋工薪家庭的孩子。父母們催著兒女們結婚,要麼找企事業單位的,要麼要求父母雙全,家庭背景如何,反而變得麻煩了許多。

江父江母之前見過齊一鳴一次,雖然不知道女兒的男朋友到底是什麼官員,但看樣子在京裡大小是那麼一號人物。再者齊一鳴怎麼著也算是長得體面的青年,身高體長,英挺俊朗,而且談吐修養俱佳。這樣的好女婿打著燈籠都找不著,江家父母也自然沒有什麼不願意的。江母更是笑得合不攏嘴,與其他中年婦女聊天時還喜歡提自己的女兒傍上的是京裡來的年輕大官。

這次齊一鳴上門求親,江家父母見這小子出入前呼後擁的都是保鏢,更覺得是了不起的人物。

江華燕滿臉喜悅,挽著齊一鳴到家裡拜見父母親,齊一鳴自不會空手上門,自然有手下人提一些見面禮之類的東西。家中坐下,齊一鳴給江父敬菸,雖然他自己不抽,但這時候這玩意兒就是個禮數。寒暄了一會兒後,齊一鳴也把話給亮出來,請求江家父母把寶貝女兒嫁給自己。

之前江華燕自然是打過電話回家裡,江父江母當然明白兩個年輕人為什麼百忙之中來重慶。齊一鳴求婚話說完,江父想都不想,連連點頭道:“好,好,你跟燕子好了已經兩三年啦,年紀也都差不多了,差不多也該快些辦事了。燕子家是我們家最大的孩子,我們還指望早些年抱上外孫呢。”

齊一鳴呵呵笑著,沒有答話,江華燕小臉通紅,她是絕對不敢把自己未婚先孕的事情告訴父母的,這會兒風氣沒有那麼開放,父母知道了那是沒臉見人的。

緊接著江家人置辦了一桌豐富的家宴,慶祝家裡大女兒的終身訂下。江家一共有三個孩子,江華燕最大,下面還有一個小兩歲的妹妹江華慧,一個小五歲的弟弟江華利。江父在縣裡地稅局上班,混到現在快五十了還沒有混上副科級,江母在縣裡一家國營工廠上班,也是個質檢員的職務。

說來也奇怪,江父長得雖然比較高大,但也不算俊朗,江母則也是中上之姿,到了四十來歲連個風韻都談不上。可是這兩個都不算是極佳相貌的父母卻生了三個好皮囊的子女,其中以江華燕最佳,骨肉勻稱,前凸後翹,又生一張嫵媚臉龐,二妹江華慧也是個美人胚子,雖然沒有姐姐那般禍國殃民,但也有小家碧玉之姿,三弟江華利更是高高大大,英武不凡,就是為人比較靦腆。

不過江家三個孩子長相都不錯,但上學都不怎麼得力,江華燕是中專學歷,然後考的空乘,算是混得最好。江華慧本來算是家裡學習最好的孩子,但高考考上個二類本科,被母親勸下來沒去上大學,也考了公務員。家裡唯一的男孩兒江華利更是一塌糊塗,勉強混上了個初中文憑,被家裡人託了關係在一家工廠上班,現在還沒轉正。

這一次,江華燕要結婚了,江母是大為滿意。她老早就跟女兒說學得好不如嫁得好,讓女兒多長眼神,傍個好女婿回來。江華燕這個女孩缺主見,稀裡糊塗聽了老媽的話,還真的傍了個金龜婿。

江母覺得女婿有背景,自家也能過得好一些。這兩年江華燕給家裡寄了不少錢,家裡生活條件也好得多了。可父母親總要為下一代考慮,家宴進行了差不多一半的時候,江母就對齊一鳴開了口:“我們家姑爺呢,是有本事的人,燕子能夠嫁給你,是好大的福氣。我們夫妻兩個不求跟著燕子上京師去享福,就希望兩個不爭氣的孩子能過得好一些。一鳴,你看你小姨子、小舅子還年輕,能多幫襯一把就幫襯一把。”

齊一鳴扒著飯,對這種事情也是頭疼,他最不擅長逢迎這些家裡人,只能悶悶地應了一聲。

江父見江母開口給兩個孩子求前程,微微皺眉,桌底下踢了老婆一腳,但老婆反而瞪回他一眼,江父又不說話了。而兩個孩子也是看著姐夫一陣熱切,他們正是年輕的時候,都想能再進一步。倒是江華燕深諳自己未婚夫的德性,看他尷尬自己也不太高興。

江母見齊一鳴不開竅,只能把話說明白些,道:“一鳴啊,你看能不能說說關係,讓機關裡的人看顧小慧一些,咱也不求太大的,該升得時候升上去,調位置的時候調個福利高一些的就好,不要像他爸一樣一輩子就是個副科了,沒有前途。”

江父見老婆在女婿面前揭短自己,立即不願意地反駁道:“副科怎麼了,我工作輕快,有事情就做,沒事情就歇著,壓力也小,你這個老婆子,怎麼不懂得知足。”

江母哼了一聲,似乎為江父的沒大志感到不屑,又道:“小利還不到二十,我看他在那個破地方是沒出路了,要是一鳴方便的話,把他帶去磨練磨練吧

江華利早在小縣城裡呆得膩了,總想上大地方走一走,雙眼雪亮地道:“姐夫,你放心好啦,我很聽話的,能吃苦,你有什麼差事讓我辦我一定辦好。

江父又數落道:“你個小兔崽子,高中都沒考上,你姐夫那是做大事業的,你能做什麼,蹬個三輪車都嫌你懶散。”

江母心疼兒子,回敬道:“你胡說什麼啊,咱們家小利上學差了點,但是還是很聰明的。我看小利就很會說話,又有眼神,說不定能做大生意”

江華燕在這個時候終於忍不住了,她以往都是逆來順受的性子,連大聲說話都不會,更不會說父母的不是。現在她已經有做齊家婦的自覺,當即說道:“爸媽,你們不要這個樣子。一鳴做工作很講原則的,你怎麼能讓他做這些走後門的事情呢?”

江母笑吟吟地看著自己的女兒,說道:“燕子,你混出頭了,也得看顧看顧弟妹啊。再說啦,這些有什麼原則不原則的,人人都這樣搞,不走關係那不就是浪費了。”她原本想說傻,但是不好再齊一鳴面前諷刺,就換了個詞。

齊一鳴還真的不願意做這樣的事情,人情往來這些他還能接受,但讓他“看顧”家裡人,他心裡難免有疙瘩。確實,人家都不守規矩,都走關係,他不走他不用,顯得自己很傻,可這種事就像染缸一樣,他有心澄清一切,卻自己都要被沾染,那就可笑了。

齊一鳴見未婚妻紅著臉幫自己說話,心中微微感動。相處幾年,這個小女生真的是很瞭解自己,他覺得找這個老婆倒是真沒錯。

“爸媽,機關上的事情呢,我還真沒法保證。這樣說吧,現在上面政風改造查得嚴,留下什麼把柄以後就是麻煩。倒是如果是家裡人想做點小生意,闖點事業的話,我倒是能夠幫幫忙。我看小慧、小利形象都不錯,也很聰明,我找個前輩教一教,去我家在南洋的公司磨練一下也好。”這基本上是齊一鳴能做的最好保證了,他這個人是個彆扭性子,你讓他舉手之勞幫人解決麻煩,樂意之至,你讓他舉手之勞讓人提拔自己家屬,那是讓他渾身不舒服。就算是安插到自己管理的勝華集團裡,齊一鳴都是不願意於預,畢竟帶著國有股份,江華燕掛名的燃氣公司更也是比較重要的公司,也有國有股份在。

反而是自己當初在南洋弄的那些大小企業,算是純個人所有的,雖然這樣送個人進去有些不好,但從底層於,於得好了升上去,也沒什麼太過分的。這種機會他可以給,因為性質完全不一樣。

“南洋?這麼遠啊。”江母頓時遲疑了,父母沒有不想孩子在身邊的。

反而江華利十分願意,他之前就聽說過很多人去闖南洋的事情,而且那裡通用中文,遍地商機,比呆在國內可能有意思得多,他連忙道:“南洋好,南洋好,不是之前一直喊支援南洋華人建設新家園嘛,我當時還想去來著,老媽攔著我,這回姐夫都說去南洋了,那就去南洋好啦。”

二妹江華慧跟江華燕性格有點像,都是那種很溫和的,她還年輕,覺得讓姐夫拉她一把很不好意思,她也不願意去搞生意,就道:“爸媽,小弟還年輕,應該出去闖一闖,家裡不能沒個人照顧,我覺得現在在機關上挺好的,就不要麻煩姐夫啦,我在家裡孝敬您二老。”

江父慈祥地點點頭,“還是我們家二閨女懂事。”

齊一鳴也不想還沒正式結婚,就給岳父岳母這裡留道裂縫,“小利那邊我找人帶他就好,家裡這邊我給二老留一百萬,您二老看想買些什麼買些什麼,把日子過得好一點,燕子在京師才會放心。”

江母雖然沒有達到自己的意思,但見女婿一伸手就給一百萬,登時眉開眼笑。反而是江華燕有些生悶氣的樣子,真是女生外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