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1 緬甸大選

白麪黑廝

  

..於曼德勒市郊、伊洛瓦底江畔,聳立起了一座高49米的巨大銅質佛像。沒有人知道緬共是怎樣於這麼短的時間內,搞來了這個上百噸的巨大佛像的。在緬甸這個欠達國家,耗費如此巨資打製這樣的一座巨佛,明顯是鋪張浪費,但是作為一個佛教國家,這樣的舉動不會帶來什麼負面影響,就算是那些喊要各種各樣權利的運動家們,都要心懷虔誠地去拜這尊大佛。

緬共請來了全緬甸最為德高望重的僧侶大能,為這座巨佛開光,巨佛開光儀式之際,有上百萬信徒從各地趕來,瞻仰巨佛容顏。千名僧侶齊聲誦經之時,巨佛如陡然一震,洪鐘大呂之聲四野遍傳,剎那間好似銅佛身上鍍上一層金色。

眾信徒以為佛陀顯靈,盡皆俯跪拜巨佛。著名比庫開示,佛祖保佑緬甸,新國度為佛法加持,萬事順遂。

其實這事情在外人看來是很荒謬的,明明是無神論者的緬共在奪取政權後慌慌忙忙地宣稱政黨內信仰自由,然後還鑄造了這麼大一座佛像,有國外分析評論人士指出,這是緬共在向本國宗教界人士賣好,佛教比庫的所謂開示,不過是投桃報李,用自身影響力為緬共在之後大選鋪路。

緬甸一國大多數人信仰上座部佛教,也就是通常所說的南傳佛教或小乘佛教,佛教和僧人在國內享有巨大的影響力。今日比庫說新國家受佛祖保佑,讚揚緬共尊佛,那自然虔誠的佛教徒在之後的競選中就會傾向被比庫們點名的緬共政治集團。

魚神機遠遠地望著這座形態與中原佛像迥異的大佛,不僅臉色有些怪怪的。他不清楚戰略局為什麼要交代做這樣的事情,在他看來要收買人心方式很多,造一尊大佛擺在這裡實在過於匪夷所思。不過他身旁的緬共主席德欽巴登頂卻滿面笑容,他是紅警間諜,自然清楚這一座巨大的佛像到底有怎樣的作用。

此物是被紅警分基地生產出來的,然後運送到曼德勒進行組裝。本來每一部分佛像單獨並沒有什麼意義和價值,但是組裝在一起,這尊佛像就是一臺經過變形的心靈信標塔,不斷地向周圍擴散著心靈力量。由於第一次借用宗教物作為寄託,心靈信標塔產生了一些特殊的異變,巨佛對於佛教徒的心靈影響力提升到了準第二級的心靈控制水準,大大增強對植入概念的認同程度。而相對地,非佛教徒的人因為壓根不會關注這座佛像,所以反而不會受心靈控制的影響。

好在緬甸百分之九十的居民是佛教徒,其他基督徒、穆斯林大都是緬共控制力較強的少數民族自治邦,所以實際上並沒有太壞。

魚神機看了一眼身旁的德欽巴登頂,問道:“主席同志,即將到來的大選您有信心嗎?”其實這個問題魚神機多少能夠猜到答案,緬共在緬甸的迅展出人意料。宣佈舉行全國大選已經給了緬共一個民意基礎,兵鋒強盛掌控臨時政府,又讓一部分投機者加入其中,最近緬共還雷厲風行地審判了軍政府下令鎮壓aa運動的罪魁禍,更是贏得了人心。所以,在缺乏有力競爭對手的當下,緬共有最大的機會贏得大選。

緬共即將舉行的全國大選是選舉國家元,也就是聯邦總統。根據制憲會議日前公佈的新憲法,緬甸的總統大選將比較類似於美國的選舉人團制度。兩國都一樣有著各種各樣的利益糾纏,只不過緬甸是民族問題,美國是移民問題

根據新憲法規定的行政區劃,緬甸取消省、邦劃分,所有次一級行政單位劃為邦。曼德勒省升格為曼德勒都特區,又新增添了果敢邦、佤邦兩個邦,組成15個邦和一個都特區。每個邦在參議員都擁有6名選舉人,然後眾議院的選舉人根據人口數進行選出,兩者相加共37張選舉人票。

所謂選舉人團是一種贏者通吃的間接選舉模式,當然也有民主鬥士們認為是直接選舉。進行總統大選時,選舉人雖然是按參眾兩院而定的,但實際上選舉人不是真正的人,而是隻計數量的“虛擬人。”舉例說明,曼德勒特區共有6名參議員,由於人口眾多所以有18名眾議員,所以都特區共有2張選舉人票,這些選舉人票跟特區的實際參眾議員沒有直接關係,參眾議員投的票跟這個選舉人票無關。

在曼德勒都特區進行大選,取得全部選票中相對多數者,贏者通吃,獲得本特區的全部2張選舉人票。在全部邦的選舉結果彙總後,取得所有選舉人票過半數的候選人當選總統,若沒有一個候選人過半數選票,則有眾議院所有眾議院進行一輪投票在前四名候選者中選擇一名作為總統。

其實以緬甸的情況,搞這麼直接的普選,其實非常容易出差錯。比如說“買票”的行為很難被阻斷,或者惡意用暴力、經濟利益等手段脅迫選民投票。因為緬甸人文盲率比較高,所以要怎麼讓不識字的選民投票也是個較為麻煩的事情。再者,少數民族聚居邦如果有單一民族政黨,那麼很可能獲得本邦的所有選舉人票,而這種情況多了,就很容易造成票數高度接近的情況。自然,解決辦法就是一個大黨向這個小黨許諾,邀請聯合執政,加入內閣之類,然後換取該小黨候選人退出選舉,並加入對方選舉陣容。

再有一樁麻煩就是,人口相對少數的少數民族很難獲得總統寶座,但在本邦內基本可以鎖定最高長官的職位,然後每個邦根據聯邦制又是高度自治,甚至擁有管理國民衛隊這地方軍隊的軍權,很可能造成十分嚴重的聯邦政府和邦政府之間的衝突。

很多角度上來評價,緬甸照抄美國的選舉制度和民主制度,絕對不是聰明的選擇,未來必然會造成非常多的麻煩,但很多有志之士認為,解決民族問題的關鍵不僅僅在於設立一套公平的制度,因為利益糾纏,制度上很難做到真正的平衡,那麼民族和解和經濟融會就能夠在制度有些許漏洞的時候幫助弭平大患。

至少,現在緬甸人比較滿足於自己的國家建立起的新制度,以後有了什麼問題可以以後再說。

邦最高長官選舉和國會選舉則並不於最近展開,每個邦根據自己邦的情況訂立最高長官選舉的時間表,而國會選舉將於兩年後進行第一屆半數國會議員的改選,再兩年後進行另外半數國會議員的改選。制憲會議將在總統大選之後轉變為國會,分出參眾兩院,而邦長官也是由現任臨時聯邦政府指派委任的,所以基本上由緬共說的算。這本身就是一個較大的優勢了。

緬共改天換日之後,因為宣佈了要進行全國大選,而且積極邀請聯合國、西方國家派遣選舉觀察團,所以已經得到了不少國家的承認。

美國白宮言人稱:“我們樂見於緬甸正在進行的民主程序,並願意為這件為大的變革提供力所能及的幫助。”

中國外交部新聞言人在被問及緬甸總統大選的問題上時回答:“我們一貫秉持和平共處五項原則,積極推進睦鄰友好的外交關係。我們尊重緬甸人民自主選擇國家制度和國家道路的權利,並對緬甸人民推翻暴政、謀求人民當家作主的革命事業極為讚賞。中國願意與緬甸一道,展更具建設性的雙邊外交關係,為兩國人民的友好交往和共同展做出積極努力。”

自然還有刁鑽的記者詢問,緬共突然的力量暴增是否與中國有聯絡,言人又於巴巴地迴應說:“我國官方並無對緬共進行任何直接或間接的支援與幫助,更無於預緬甸的內政,在此特別澄清。”

其實這話也不算說謊,因為戰略局屬於有層級但是編制外的機構,說是國家機關也成,說不是也沒太多問題。

在年底2月份的大選中,緬共候選人巴登頂以壓倒性的優勢戰勝了唯一一個還算樣子的緬甸民主黨候選人昂基,成功當選緬甸第一屆的民選總統,各國在第一時間對緬甸表示了祝賀,以美國和中國為的政治同盟集團,還積極拉攏緬甸,並願意為緬甸提供大筆的經濟援助和軍事援助。

美國第一時間就宣佈了向緬甸提供26萬美元的軍援計劃,對此齊一鳴自然授意巴登頂和魚神機該拿就拿。不過美國的軍援是很有指向性的,這錢只能拿來買美國裝備。齊一鳴不可能讓緬甸的武器美國製式化,未來緬甸肯定要擺明車馬加入中國一方的,所以他授意緬甸軍方拿這筆錢採購美國的如悍馬、7o直升機一類對於制式要求沒那麼嚴格的裝備。

很快,中國宣佈了更大規模的軍援緬甸的計劃,總價值高達6億美元。包括1oo輛nht1o6型二代主戰坦克,1oo輛vn-型x4裝甲車,各口徑牽引式火炮若於、反裝甲導彈和單兵防空導彈若於;架殲m截擊機,4架運-中型運輸機,架kb教練機;1o艘1型2o噸級導彈快艇、搜救船和快艇若於。

世界再度為中國的大手筆感到驚歎,就連美國都覺得有些酸酸,可能是攀比心理作祟,之後又公佈了第二階段2億美元的對緬甸的軍事援助。

最終佔便宜,還是緬甸軍方和齊一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