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3 立威

白麪黑廝

  

..在巴布亞紐幾內亞的生活除了沒有心愛的男人,傑奎琳倒是覺得還不錯。這裡有幾乎沒有遭到人類破壞和改變的生態環境,茂盛的植被讓人重溫原生態大自然的美麗,到處都是熱帶生物,不由讓人感嘆,只有沒有人類的地方才算得上是天堂。

熱帶天堂自然不是真的那麼安全的,叢林之中危機四伏,毒蟲猛獸之類堅守著自然的法則,會對任何離開人類社會而顯得孱弱的人類動致命的攻擊。但傑奎琳卻很喜歡這樣的感覺,她喜歡刺激,喜歡心跳,以前的她不過是一個有錢的富家小姐,但現在的她是一個人類的格鬥大師。即便是迅掌握了一些本領,她也需要通過不斷地摸索和時間,讓這些本領融會貫通,以達到自己最強的戰力。

於是傑奎琳在巴布亞紐幾內亞找到了一項新的運動——獵殺鱷魚。河流中棲息著數量龐大的鱷魚,種類也不少,因此巴新也常常被人們稱作為鱷魚之國。這裡的人們經常獵殺這些凶猛的大型食肉生物,它們身上的皮被剝下來,往往能夠賣個好價錢。這也是貧困的巴新人少有的好生意。

不過傑奎琳獵殺鱷魚不是為了錢,方法跟別人也不太一樣。別人獵殺鱷魚基本上都是用套索和誘餌,引鱷魚上鉤後,用獵槍打死。這位女奇人近乎不使用任何專業工具,而是像是一條美人魚一樣一躍跳進水中,就在水裡跟這些可怕的生物搏鬥。她所有的武器,不過是一把鋒利的匕。

力量和靈巧同時具備的美麗女人在水中能夠躲避鱷魚的攻擊,然後翻身到鱷魚的肚腹下面,用鋒利的尖刀,猛地一刀劃過,將鱷魚開膛破肚。而鱷魚的鮮血和內臟很快就會吸引過來其他的鱷魚,傑奎琳膽大包天地繼續跟這些鱷魚搏鬥,即便這些鱷魚中有體長數米的巨大咸水鱷,她也分毫不懼。

今天又是傑奎琳出來獵殺鱷魚的日子,不過剛走出西木公司的營地不久,傑奎琳就柳眉微蹙,感覺到今天似乎並不孤單。她出門獵殺鱷魚的事情並不為營地裡的那群傭兵所知道,大家只清楚這個女人每隔一段時間就要道叢林中游玩,至於玩什麼卻不曉得。

“是幾個找死的傢伙嗎?”傑奎琳不屑地冷笑了一聲,她知道自己對那些臭男人的誘惑力有多麼的大。姣好的面容加上火爆的身材,她本來就是絕代的妖嬈,而被困在巴新的熱帶雨林中的那些傭兵好多都是數月不知肉味,要不然也不會做出侵犯土著女子的事情了。

其實就連傑奎琳一個女人都很是思春,她特異的體質在經過改造之後,對於情愛的需求度直線上升了,還在京師的時候幾乎向那個傢伙日日求歡。乍一離開了自己的男人來到這個不毛之地,確實有些不太適應,無論身心都空虛的要命。但傑奎琳雖然是歐美人,也大膽開放,但卻不是輕賤和沒有底限的女人。她平日裡對所有男人都是不假辭色,看到別人對她不懷好意的眼神,不僅不會心中驕傲自己的美麗,反而會格外厭煩。

這樣的情緒在她被改造後愈明顯,原因就在於她已然是基地生物,絕對忠實於基地的主人,也就是齊一鳴,以前的她絕對不會把自己當成一件屬於任何人的東西,但現在即便是被人家視覺侵略都會覺得厭惡,是對基地主人的無

傑奎琳仍舊優哉遊哉地穿行在叢林中,暗忖道:“我來到這裡有段時間了,雖然一些人已經認同了我的存在,但是那些下級的普通傭兵仍舊是對我缺乏恭敬啊。也許這一次是個非常好的機會殺雞儆猴。”

她想罷,來到一條小河邊上,扶著一棵大樹,好似正要休息一會兒。也就是在這個時候,她後面的林子中一片悉悉索索,三個大漢從中冒了出來。他們有黑有白,形象都不是怎麼令人賞心悅目,而且肌肉結實、身材高大,等閒人見了這樣的傢伙肯定都要打哆嗦的。

“哈哈,終於有了這個機會了,譚雅領隊,你讓我們等得好辛苦啊。”

傑奎琳在西木公司不用自己的名字,僅用譚雅的代號,她譏誚地乜了那紅大漢一眼,“你們擅自離開營地,這是將公司的規矩視若無物嗎?”

一個好像是白種和亞裔混血的高瘦男子臉上帶著一種狂熱的激動,“誰還管得上公司的規矩?你知道嗎,從你來的第一天,我就想狠狠地……”

他還沒講完,但傑奎琳知道他接下來的話絕對是不堪入耳的,隨手一丟靴子裡的匕,飛出去的暗器直接插在了這個傢伙的喉嚨上,切斷的動脈中鮮血以噴射狀流出,眼睛瞪得大大的高瘦男子無法呼吸,捂著自己的脖子想要自救

“臭婊子”一個如獵豹般身材的黑人從懷中摸出一把刀,以迅捷的度衝向傑奎琳。營地之中有著非常強的武器管制,除非進行訓練,所有的傭兵都拿不到熱武器,所以他們也只能用私藏的刀具搏鬥。

傑奎琳屈膝一躍,居然直接跳上了她身後的那顆大樹,這如女暴龍一樣的人物將這顆大樹的一根碗口粗的樹枝給生生擰了下來。她從樹上跳下,也不看幾個意欲不軌者驚恐的表情,猛地揮動這跟長達數米的樹枝,將幾個傢伙全部放倒。

營地的小操場上,作為西木公司的執行董事、武裝團隊的領隊,傑奎琳一臉冰霜地站在人前。她穿了一條迷彩的軍裝長褲,雖說並不是緊身的,但也將她一雙健美豐腴的長腿顯得曲線誘惑。上身則是一件淡軍綠色背心,一對**幾乎束縛不住,露出一道深不見底的乳溝。她的波浪金色長就隨意地披散在肩上,這樣一個美人,讓今天來集會的傭兵們就差吹口哨了。

傑奎琳心中惱恨這些傭兵的不老實,知道自己表現給他們的,只有絕色美女的那一面,所以男人們對她除了**沒有其他的東西。而傑奎琳是向自己的男人誇了海口會將西木拉扯起來的,如果底下的傭兵都是這副德行,很顯然不可能對於指揮體系和命令有多麼的忠誠。

所以,傑奎琳要藉著今天的機會立威

眾人眼前是被兩個“人事部”的大兵押著跪倒在地上的傭兵,他們正是之前想要再營地外對傑奎琳出手的傢伙。除了高瘦男子被傑奎琳射穿了脖子,流血過多身亡,剩下兩人只是被傑奎琳打暈。

可營地中這些無所事事的傭兵卻不知道,他們只以為是幾個傢伙犯事兒了,被“人事部”那些討厭鬼現了,然後傑奎琳要當眾懲戒他們。“人事部”並不是真的管人事的,他們實際上是一群紅警精英戰士,也就是海豹和菁英,他們的忠誠是毫無保留的,而且戰鬥力也讓傭兵們有些畏懼。

傑奎琳自然不會說這些傢伙是因為想要對自己性侵犯而要被處理的,不過相信在場所有人都知道他們為什麼會被處理。

傑奎琳掃視了一圈眾人,現他們居然還敢交頭接耳地竊竊私語,恚怒之心更勝,她一甩頭螓,壓著一個罪犯的幾個人事部大兵就閃開了,那人早已醒來,還不知道為什麼別人不押著他了,眼見傑奎琳就在咫尺之處,如果能成功挾持她,說不定就能有一條活路。

傭兵營之中,犯了錯只有一個下場,死

可他忘了自己究竟是怎麼被抓起來的了,滿以為能夠成功控制住傑奎琳這個大美妞,他彎曲的膝蓋剛剛伸直,就見傑奎琳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快拔出了腰間的一把大號銀色手槍,對準了那個想要做什麼事情的傢伙,砰的一聲。

槍聲讓所有人一愣,但他們眼前的一幕更讓人不寒而慄。

“這……這到底是什麼槍?”

那倒黴鬼根本不像是被一把。44或。5o口徑的手槍打中的,而像是被一門至少2mm的炮彈打中的,他的上半身直接被打爆,屍體的碎塊、內臟和有一點點肉香的血肉爆炸開來,就算是刀頭舔血的這些傭兵都是被嚇得冷汗直冒

這把槍自然就是譚雅專用的武器,威力絕不是普通槍支能比的,就算是用來反載具都不成問題。

傑奎琳臉上閃過一絲詭異的笑容,既是嫵媚,又是令人恐懼,她又一甩頭,幾個人事部的大兵又放開了一個罪犯,那個罪犯這會兒連反抗的勇氣都沒有了,大聲喊道:“不要殺我,不要殺我,我還有孩子……”

傑奎琳微笑道:“是麼?那我給你一個機會好啦。”她隨手將剛才射殺之前那人的銀色手槍丟在了那名罪犯的前面,說道:“你如果能夠用這槍打中我,你就能獲得自由。”

罪犯的眼中閃過一絲厲色,而在場的所有傭兵都是一頭霧水,有人還暗罵傑奎琳真是張狂而愚蠢的女人。

那罪犯立即抓起槍來,對著傑奎琳砰的一槍。

“啊——我的手”傑奎琳只是輕輕地如跳舞一樣轉了個身,子彈擦肩而過,打在了她身後的一棟平房的牆上,將一整面牆都轟塌了。而開槍的那名罪犯整隻握槍的胳膊居然爆裂開來,肌肉、血管和骨頭什麼的都從手臂裡脫出了

巨大的威力自然帶來巨大的後坐力,譚雅身體強度遠勝常人才能操控“手炮”,而這個傢伙只是尋常人,自然抵受不住這種後坐力,結果把整條手臂給廢了。

傑奎琳嘲諷地搖搖頭,走上前去,挑起了那把手炮,插回到了自己的腰間

“我來幫你結束痛苦吧。”她一臉如常地走上前,修長完美的玉手搭在了這人的頭頂,然後也沒見她用什麼力氣,居然將這人的頭顱從肩膀上面扯了下來。

身異處,這人的腦袋還有最後一絲意識,他一臉恐懼地盯著傑奎琳,便成永恆的表情。

連殺兩人,傑奎琳彷彿感覺到了如與心愛男人**的快感,她臉上全都是舒爽和奇詭的笑容,她面向所有已經嚇破膽的傭兵們,說道:“你們這群渣滓,真的以為作為你們的領隊,只是一個漂亮的花瓶嗎?好啦,我不想多說什麼,榜樣已經出現了,說實話我很享受這樣的遊戲。你們這樣的渣滓弄死幾個,還會有大把的人因為豐厚的報酬加入進來。我需要的只是聽話、能於的傢伙們,而腦殘的貨色,只能成為我的娛樂工具了。只是我的娛樂方式跟你們那些跟生殖器相關的娛樂,大相徑庭呢,呵呵。”

此時,副隊肯特站在隊伍的右手邊,看著那驚豔的女人,心裡全都是一個念頭:“她就是我的女神啊我願意為你付出一切”

變態年年有,今年特別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