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7 酒會鬧劇

白麪黑廝

  

..西木公司的給力讓斯里蘭卡政府大喜過望,短短一個多月的功夫,西木公司的戰術大隊從東部省一路打到北方省,前後殲滅了近萬名各路叛軍,並且在198年年初攻入賈夫納半島,搗毀了猛虎組織的老巢。猛虎組織的頭目普拉巴卡蘭在穆萊蒂武被傑奎琳擊斃,因為目標價值比較高,傑奎琳還特意沒用自己的手炮,給普拉巴卡蘭留了一個全屍。

徹底剿滅了國內反抗勢力的斯里蘭卡自然無比滿意,再度向西木公司繳納了三千萬美元的費用,後續因為囊中羞澀,不得不繼續分期付款。

整件事情中除了猛虎組織之外最不開心的只有印度人了,他們自八七年進入斯里蘭卡卻一直沒有取得什麼建樹,反而在斯里蘭卡北部被猛虎組織打得極為狼狽。如今西木公司不過是來了一個多月的時間,就雷厲風行地將猛虎組織消滅了,而且他們滿打滿算出擊的只有三百餘人。至今只有六名傭兵陣亡,二十多人負傷而已。

什麼事情都不能比較,這樣一比較,就顯得印度軍隊連一支國際僱傭兵都不如。別人才不會管這支僱傭兵到底是怎樣的裝備水平和訓練水準,他們只知道印度以堂堂地區大國的身份竟然連一支僱傭兵都不如,實在丟臉。

斯里蘭卡方面自然沒有考慮到印度人的心理活動,他們在北部地區舉行了一場較為盛大的慶祝酒會,邀請印度方面的軍人和西木公司的高層與傭兵代表出席。

斯里蘭卡作為英國的殖民地,還是保留了不少英式的禮儀社交風格,雖然餐會是露天舉行的,但是準備的食物除了一些本地特產和適應印度人的咖哩外,基本上還是西式的自助風格,這也能讓主要是西方人的西木公司成員能夠適應。

傑奎琳作為公司高層自然列席其中,因為這是有軍方參加的活動,所以她並沒有像她當女商人一樣穿晚禮服,而是隨性的穿了一套西木公司的制服。西木公司的制服自然也是軍裝樣式,傑奎琳一個大美人穿上也有別樣誘惑。她還注意沒有暴露自己太多,一件軍綠色的夾克,一對尺寸驚人的胸部掩藏其中,軍裝褲也比較寬鬆,曲線並不十分明顯。而且她還帶著一頂八角帽,將姣好的容顏擋住。

西木公司雖然傑奎琳最大,但傑奎琳除了訓練與戰鬥的時候下命令,平時並沒有顯得格外領導。反而公司中如肯特一些次於傑奎琳的管理人員,在如此的場合中顯得更加如魚得水。他們與斯里蘭卡軍方和政府的人員暢談,聊關於自己的家庭、工作的事情,讚許這一次偉大的合作,以及對斯里蘭卡的衷心祝願等等,一時間賓主盡歡。

反而傑奎琳原本當女強人時八年玲瓏的妖姬,在這種場合內卻不怎麼言語。只是她不願意跟別人說話,不代表別人也不想跟她講話。作為一個標緻的美人,就算是怎樣遮掩自己的麗色,還是會被有心人士現的。

一個印度6軍上校故作紳士地走了上來,微微欠身,道:“你好,這位小姐。”

這阿三長得實在是對不起觀眾,而且還自覺十分有風度,人長得精瘦嶙峋,而且眼睛還外突,嘴巴上那一撮鬍子更是邋遢,傑奎琳更受不了的是,他身上還是一股咖哩味。

要是以前的傑奎琳,就算是再不喜歡一個人,也會帶著笑容地去迴應。因為做生意講究的就是和氣生財,一個不經意地機會可能產生巨大的財富。但現在的傑奎琳已經不是處於當初的那個環境中了,她現在是無所不能的戰場女武神譚雅,而她的性格似乎也有點返璞歸真的意思,更加純粹,喜歡就是喜歡,不喜歡就是不喜歡。

她哼都沒哼一聲,就當沒看見這人,轉過身去取用別的食物。

原本如果這個阿三上校真的是紳士的話,就算女性這樣的迴應有些失禮,但表達的意思也應該明顯了。如果是齊一鳴他最多聳聳肩表示可惜和無奈,然後轉身離去,可是這個阿三卻沒有這麼好的涵養,而是伸手去抓傑奎琳的肩膀,似乎打算把她扳向自己繼續他們並未真正生的對話。

傑奎琳是何等樣的人物,她只是微微移動腳步,那個阿三上校就沒有碰到她。誰知這個傢伙還不死心,又上前一步想要去抓傑奎琳的手臂,“喂,小姐

傑奎琳眼中閃過一絲冷光,想要教訓丨一下這個不開眼的傢伙。但是這時候旁邊不遠處一直關注著她的副官肯特卻先是怒了,他大步流星衝了過來,然後擋在了兩人的中間,對那阿三上校怒目而視,道:“你想要做什麼,尿布頭?

這個阿三軍官正巧就是錫克人,而錫克人都是大包頭的,在英語中尿布頭就是對印度人的一個廣泛蔑稱,是非常不友好而具有挑釁性的說法,就跟對黑人說n開頭的那個詞一樣。肯特是美國人,雖然美國號稱種族歧視被嚴格禁止,但如果沒有種族歧視,也不會有那麼細緻的規定了。所以很多美國佬人前人後顯得很和善好像不在意你是哪一種族的人,但私下裡都對你比較看不起。

印度人當然大部分都懂英語,更別提這些高階軍官了。當聽到有人說自己是尿布頭,這個阿三軍官和後面一群的咖哩大軍都怒了,有人指著肯特和傑奎琳道:“f*你說什麼?”

此時已經無論是誰對誰錯了,另一撥西木公司的人也不是什麼善茬,都是刀頭舔血的傭兵,殺人不眨眼的,怎麼受到了這群阿三對自己人不恭。軍隊型別的組織都有這樣的特性,那就是抱團,私下裡可能自己都不對付,但是面對外來的侵犯時卻顯得格外團結。

登時就有一個身高兩米多的北歐大漢捧起一盆還火燙的咖哩鍋,澆在了一個阿三的頭上。其他的西木傭兵有的抄起板凳狠敲阿三的腦袋,有的奪過侍應生手裡乘酒杯的盤子扣在阿三的腦袋上,霎時間整個就會變成了兩撥人對於的戰場。

傑奎琳這時候反而露了個俏皮地笑容,打仗殺人她已經做了不少,但是這樣打群架她確實第一次。以她的身體素質和戰技,這一群人也不夠她收拾的,所以她也就是在人群中稍微幫點忙,看誰要打中自己人了,飛起一腳將那個阿三絆倒。或者,趁人不備的時候狠狠地捶在別人的後心,將他直接打暈。

主辦方斯里蘭卡人也沒有想到事情居然會展到這樣的地步,他們想要勸架,可是西木的人動作的度比勸架的人到的度更快,群架進行了大約十分鐘,全場的阿三都被放倒,其中裡面還不缺那些肩膀上帶星星的將領。

傑奎琳哈哈嬌笑了一聲,一揮手道:“好了,今天的這場餐會真是別看生面,我看你們也吃得差不多了,那麼我們走吧,收拾一下行裝,我們明天就離開這裡吧。”

斯里蘭卡的官員只能苦笑了,很明顯西木的人是不打算留下來用什麼正當途徑去處理跟印度人的衝突了,當然如果雙方真的怒到一定程度生火併,那麼斯里蘭卡更無法接受了,現在讓西木趕快走人反而讓他們更鬆了一口氣。

傑奎琳也不是完全粗枝大葉的,她帶著西木的人返回自己的駐地後,立即下達了警戒的命令。誰也不知道印度人會不會要找回場子,他們人數是西木戰術大隊的數倍,當然戰力遠遠不如,可傑奎琳從來不願意讓不謹慎給自己造成什麼損失。

酒會上那些阿三軍官基本上都是印度駐軍中的核心人士,他們被打得鼻青臉腫甚至進了醫院,也根本沒人去指揮部隊了。這時候斯里蘭卡人有意放西木趕快離開,所以印度人等回過頭來想要報復,西木公司的命令與征服號已經開到馬六甲海峽了。

其實傑奎琳也高估了印度人的膽子,西木與印度軍方的一場群架就打得讓印度人有些心有餘悸,而且印度人也不瞎,他們就是帶著一些輕武器,最多幾門大炮來到斯里蘭卡的,而西木不僅有步戰車、坦克,連戰鬥機和兩棲艦都有。印度舉國之力確實比西木強,但是讓一個國家傾舉國之力對付一個私人安保公司,那以後印度的臉要往哪裡擺?

離開斯里蘭卡,傑奎琳也是有些歸心似箭,這場任務結束之後,全公司上下都會有一個兩個月的假期,所有的士兵和人員都可以選擇離開巴布亞紐幾內亞的公司營地,如果有家人的話去跟家人團聚。至於那些犧牲的傭兵,公司也會負責對他們的親屬進行一筆賠償,不過有些傭兵是孑然一身的,或者是沒有填寫自己的家庭背景的,那樣也沒有辦法撫卹了。

傑奎琳很想直接駕駛飛機從命令與征服號上起飛,直接飛到中國去找自己的男人,只不過她畢竟是西木的頭頭,做事情需要有始有終,不安排完下面的工作,她也無法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