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8 新婚

白麪黑廝

  

..齊一鳴的和江華燕的婚禮其實並沒有進行多麼細緻的準備,甚至操辦的規模也並不是很大。齊一鳴習慣了扮豬吃虎躲在幕後,突然搞那麼熱鬧的活動自己也不適應,而江華燕則是屬於那種靦腆性格,葉瑤子跟她聊天時討論請那些大佬出席搞得江華燕十分緊張,最終這場婚禮一共就擺了二十桌,而且是在齊一鳴自己家的四合院辦的。

即便規模並不是很大,但是除了江華燕請了自己的父母和兄弟姐妹,其他看齊一鳴面子來的賓客,真正是往來無白丁。

浦芳崢是作為齊一鳴的家長出席婚禮的,雖然齊一鳴認親時間並不長,但有機會總是會帶江華燕去看一看這位義父。今天婚禮上,浦芳崢反而比齊一鳴顯得更加紅光滿面一些。除了浦芳崢,大長老也在百忙之中抽空來到了齊一鳴家。大長老以來,其他幾位健在的大佬肯定就不能缺了。然後那些七拐八拐能跟齊一鳴攀上一點關係的人,顯然就不怎麼夠格了,反而剩下的要麼是齊一鳴的屬下,要麼是真的特別有地位也認識齊一鳴的大佬。就連現任的七國公中的一位也帶來了整個常委的祝福。

做到齊一鳴這種地位,也真是前無古人了。

因為賓客地位都比較高,很多年紀也比較大,灌酒這樣沒有檔次的事情都不可能生。齊一鳴雖然要在各桌敬酒,但基本上眾人都是抿一口意思意思,讓新郎新娘說說好話,自己也說說好話,就算過去了。

可是即便如此,也搞得齊一鳴相當疲憊,他不由感謝起江華燕當初十分牴觸辦大型婚宴的決定了,要是真的辦了什麼上百桌上千桌,他還真的要被累死了。江華燕一直都是俏臉上掛著溫柔的甜笑,說話也不多,大多都是齊一鳴去應付,不過金童玉女站在一處,直讓別人誇獎這是一對璧人。

倒是葉瑤子坐在那裡一直撅著小嘴,她是看看齊一鳴又看看江華燕,覺得哪個似乎都挺好,一時不能決定時應該恨齊一鳴多一點還是恨江華燕多一點。所謂糾結的雙性戀,也莫過於此了。

不過葉瑤子很快也就不糾結了,她看著那一對新人不由想道:“嗯,要是把他們夫婦一網打盡,那不就結了”

她臉上立即有了笑容,似乎為自己的“英明”而驕傲。

婚宴辦到結束,浦芳崢笑眯眯地拉著齊一鳴,小聲地道:“一鳴啊,你得加把勁,早些生個大胖小子,咱們家就有第四代了”他是把齊一鳴真的當自家的孩子,他弟弟前些年才剛生了一個兒子,算是跟齊一鳴同輩,齊一鳴如果有了孩子,可能比這個孩子小不了幾歲但也得叫叔叔。

浦芳崢認了齊一鳴當於兒子,但畢竟是後來認的,如果齊一鳴生養一個孩子,那他從小就能看護著,長大了肯定就跟他更親,算是真正的自己的孫子。

齊一鳴倒是不好告訴這位義父,自己就是因為要當爹了才不得不跟女友結婚的,這話在此時並不好說,他也只能紅著臉道:“我多多努力。”逗得大家哈哈大笑。

出席婚宴的賓客年紀和地位自然與普通人家的婚宴賓客不同,一群頭頂上頂著一堆職銜的中年老大叔大爺爺們不可能腆著臉鬧齊一鳴這個不到3歲的小朋友的洞房,於是大家秩序井然地丟下紅包,喝幾杯喜酒,聯絡一下感情,就由司機警衛員之類送回去了,尤其是幾位年紀較大的,基本上露了個面就走。齊一鳴當然不會不滿,像這些大佬們露個面就是極大榮耀了。

折騰完了前半夜,齊一鳴牽著居然還有些害羞的小女友,哦,現在是老婆大人了回到臥室。話說兩人都不知道在這裡滾過多少次床單了,江華燕穿著一身比較傳統的紅色婚服,就那樣俏生生地坐在床邊。儘管早就被齊一鳴拿下,但還有一些傳統觀念的江華燕覺得直到現在自己才算是規規矩矩可以跟齊一鳴做一些小朋友做不了的事情。

只是現在,江華燕已經懷孕了,齊一鳴知道妊娠期頭三個月和後三個月都應該絕對避免同房性生活,為了自己還未出世的寶寶考慮,就算是齊一鳴屬於精力過剩的,也不會這個時候選擇跟老婆來一場盤腸大戰。

他帶著笑容摸了摸江華燕嬌嫩絕麗的小臉,說道:“好啦,雖然剛結婚但咱倆算老夫老妻啦,哈哈,今天估計也折騰得你夠嗆,洗一洗睡吧。”

江華燕看著齊一鳴的笑容,儘管相好很久,還是會心臟砰砰地跳,她咬著嘴脣,臉色紅紅地道:“傑奎琳也走了很久了,我又有了寶寶,你會不舒服地麼?要不然我幫你弄一下吧。”

她不知道鼓了怎樣的勇氣才說出這種話,也許是因為成為正式夫妻了,對於這種事情已經升格為夫妻義務,所以才變化了。她也深知齊一鳴跟另一個女人傑奎琳之間的情事,雖然多少有些疙瘩,但也無心制止。

齊一鳴登時眉開眼笑,怎麼會拒絕如花美眷的服侍。江華燕也被他開得基本上算得上是輕車熟路了,佳人含羞帶怯顫巍巍地解開男人的褲腰,請出了那不知道什麼時候奮勇而起的怪獸,檀口輕啟,將其納入。

自得的傢伙眯著眼睛享受著妻子的服務,一會兒又覺得不足,把美麗的女人解成一隻赤條條的大白羊,置在膝上,雙手自覺而自然地來到自己經常流連的部位,渾圓挺實的美乳上面。這對大寶貝是齊一鳴的最愛之一,每每兩人相處總會演變成齊一鳴與她們的親密接觸。江華燕任由丈夫把玩著自己一對椒乳,仍舊賣力地希望解除齊一鳴的燥熱。

一對新人的蜜月選擇在西沙群島過,那裡景色宜人,而且人跡罕至,齊一鳴已有計劃將其開成類似斐濟、馬爾地夫、塞席爾等熱帶島嶼的旅行勝地,並不打算再讓西沙變成另一位面中主要履行軍事價值的地方。西沙群島雖然地方小了點,但同樣有比較大的旅遊價值。而且齊一鳴準備將西沙群島打造成豪奢的熱帶旅遊勝地,也就是說主要接待物件將是能夠租的起天價旅館、遊艇和消費巨大的那些上流人士。現代國人是沒有這個消費力,所以主要還是吸引國外遊客。

在真正的外來遊客觀光之前,齊一鳴和江華燕倒是成為了第一對來西沙群島旅遊蜜月的遊客。這裡各項設施已經基本建造完成,也有了服務人員開始工作,約莫在齊一鳴和江華燕結束他們二人的蜜月後,將會正式向外界開放,不過此時,整個群島只為齊江兩人服務。

永興島上建成了一座豪華的五星級渡假酒店,不過齊一鳴並未選擇居住在這裡,因為其餘幾個規模稍小的島嶼上還建構有一些專門為富豪服務的別墅群。這些別墅租一天的價格絕對是令人咋舌,但因為風景秀麗而且建在孤零零地遠海離島之上,也別有情趣,齊一鳴相信會有人願意花大價錢住在一出門走不了幾步就邁進海水中的房子。

唯一不好處,潮汐如果太大,甚或是爆了海嘯,海水可能衝進房子裡,甚至直接將別墅沖毀。為了避免這樣的情況,設計人員當然設計了一些類似攔潮堤一類的東西,防止投資打水漂。

為了解決土地不足的情況,施工團隊還在幾個環礁之上將大量的泥土砂石傾倒下去填海,將如晉卿島等幾個常年露在海平面上面積不大的島嶼給弄成足以建造更多設施的島嶼。甚至為了顯得更加自然,齊一鳴還令人移植了棕櫚、椰子等熱帶植物過來,估計只要這樣自然生態下去幾年,填海的這些6地也會看上去與原本就露出海面的6地沒有不同。

自然因為西沙的地理位置,這裡不可能一點軍事設施都沒有,經過填海造6之後,永興島的面積大增,不僅有一條三千米長的軍民兩用跑道,而且港口條件改善後可以停靠萬噸級以下的軍民船舶。海軍與海警均在永興島有設點,海軍輪換於此部署一條o56型輕護艦,海警則在此有輪換數艘1o6噸到36噸不等的海警船。另外海軍6戰隊在此也駐紮有一個連規模的部隊,有用一定量的兩棲裝甲車。

齊一鳴的蜜月相當的短,實際上他能夠抽出空來專門陪新婚妻子度蜜月已經是很困難的事情了。大約一個周的蜜月齊一鳴過得也是十分愜意,跟心愛的女孩一起泛舟大海,釣鯊魚,在沙灘上點燃篝火然後數星星,一切都是那麼的美好。甚至一度他都產生了一種不再過問那些複雜的事情,就這樣做一個太平安樂的年輕人,用自己的財富讓自己過得開心一些。

但這種念頭只是在他腦子裡一過就洩掉了,他知道自己不是能安定的住的人,而且他所從事的事業也僅僅是開了一個頭,他絕不可以半途而廢。

一週的甜蜜蜜月結束,齊一鳴帶著江華燕返回京師,這個時候他又聽聞了一個意外之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