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0 重聚

白麪黑廝

  

..通過冷凍空間的基地轉移,齊一鳴再度返回到了主基地。他原本還想再視察一下其他的幾個分基地的,或者到緬甸、阿富汗觀光一下,不過自己的隨身資訊提示,傑奎琳已經返回到了主基地,所以他怎麼的也得趕快去見見她。

好久不見的兩人剛一見面沒有說話,像是一隻母獅一樣的傑奎琳立即靠著自己強大的身體素質逆推了已經快要淪落成小受的齊一鳴。齊一鳴只能無奈並快樂的紓解傑奎琳長久的相思之苦,在這之後兩人才能好好地說點話。

“任務怎麼樣,還順利嗎?”

傑奎琳縮在齊一鳴的懷裡,沒有了之前那凶悍的樣子,反而像一隻慵懶的小貓咪舔著爪子眯著眼,她回答道:“一些個人渣而已,能夠掀起什麼波瀾?很好收拾,就是廢了一點點手段。至於斯里蘭卡那邊,那些猛虎組織只不過沒遇到真正組織化的軍隊,現在已經被打滅了。不過我覺得斯里蘭卡那邊的真正矛盾根源不解決,猛虎沒有了還可以有猛熊、猛象什麼的。”

齊一鳴點點頭,深以為然,他佈局斯里蘭卡不過是順手為之,辦得好算是錦上添花,辦不好也沒有什麼太大問題。整個印度洋沿岸他都是在真的遂行另一個位面被一些戰略學者稱為“南亞珍珠鏈”的戰略,也就是於巴基斯坦、斯里蘭卡、孟加拉、緬甸、塞席爾等地形成一個海軍基地控制鎖鏈,在整個印度洋的範圍內形成比較強的軍事壓力。這個珍珠鏈戰略倒不會像第一島鏈那樣那麼針對中國和蘇聯,主要目的也不是鎮壓阿三,而是保護自己在南亞印度洋地區的能源生命線。

在齊一鳴的設想中,國家經濟的快展是建立在足夠的能源資源之上的,特別是外來的能源進口一定要比另一位面更加穩妥。在他能開始採集頁岩氣之前,對外的能源通道主要分幾大塊。百分之三十的能源從南海來,主要是西沙、馬來半島沿海、汶萊沿岸等近海石油的石油採掘,這些基本上可以等同國內供應,因為控制力比較強,所以最為安全。

再有就是從中東來的油氣資源,這些油氣資源從波斯灣或者北非而來,就相當依賴中國在印度洋的軍事存在和威懾力,齊一鳴穿越前老聽人說,中國是國際秩序的受益者,跟在美國後面吃香喝辣,這固然有往美帝臉上貼金和一廂情願的說法,不過如果南亞真的不平靜,靠中國自己肯定是維持不了安全地。自然,另一個世界中也沒有什麼太大的波峰冷雨。

從中東來的石油可經三條路來到中國,一是從瓜達爾上岸的西北石油管線,二是緬甸馬德、皎漂至雲南的西南油氣管線,第三條是正常地油輪經馬六甲海峽和南海來到中國沿海。這三條管線在現在看來意義尚不明顯,但中國經濟總量再翻三倍,那時候對於資源的需求量大增,那麼對於這幾條通路的寄望就大了。另一個位面基本上是現有需求再定方針,相當一段時間內,中國的能源通道是被卡脖子的,而此際齊一鳴謀算在先,勢必要打造更安全和多元化的能源通路。

然後就是西方油氣線和北方油氣線。西方主要是來自中亞地區哈薩克和亞塞拜然等國的油氣,北方自然是來自俄羅斯的油氣。此時自然這些地方都有一個共同的名字,蘇聯,而蘇聯仍舊沒有完全瓦解。八六年邊界戰爭使得中蘇關係的復甦比美蘇關係要慢得多,直到此時兩國領導人的會面都沒有怎麼詳細安排,壞事大王戈爾巴喬夫似乎還對兔家揍了毛熊但沒付出什麼耿耿於懷。

然則,只要按照正常歷史程序,蘇聯解體,按照齊一鳴那一番巨集偉的未來計劃,將來他能夠不遜於控制南海石油一樣控制西方和北方的石油供應,所以此類活動已經開始由戰略局的專家緊鑼密鼓地進行籌備,等到時機成熟就能夠執行。

現在國內的主要石油供應基本上是來自技改增產的幾大油田,對於這幾口油田,齊一鳴知道現在是喂不飽,但是也挺可觀,國內未開的油氣資源也有不少,他不打算那麼著急上馬。瞧人家美帝都是買了油自己輸進天然巖洞裡當儲備。不過已經開採了這麼多年的油田,其實到後世二三十年後基本上還有出油,只不過出得比較少了。齊一鳴心想索性繼續開採,畢竟這些油田能夠培養不少行業工人,未來中國工業能力輸出世界,還是靠這些人的。

諸多油氣輸入通路中,瓜達爾的西北線建設比較快,之前因為軍援和其他經濟投資,已經上馬專案,從瓜達爾到喀什的中巴鐵路以及並行的油氣管線按照預期,最快能在三到四年內開始利用。其中自然有齊一鳴和基地的大力推動,西北線的開啟有利於盤活西北地區的經濟,帶動內地共同富裕,齊一鳴自然也拿來當重要事情去做。

“斯里蘭卡的事情你做得不錯,我聽說你們還跟印度阿三生了一些衝突,印度之後宣佈西木為非法組織,並且限制了你們在印度的活動啊。”齊一鳴笑著問道。

傑奎琳撇撇嘴,螓枕在一隻玉臂上,一隻玉手捏著一縷金在齊一鳴的胸膛上輕輕搔著,道:“本來我們也沒打算跟印度有什麼深交,一群自視過高的白痴而已。”

齊一鳴抓著她的柔荑笑道:“那我聽說你們還惹了事後接著跑路了。”

傑奎琳辯解稱:“我是不願意惹麻煩,要是可以的話,我們西木的人分分鐘就把駐紮在斯里蘭卡的印度阿三給滅了。”

這倒不是假話,齊一鳴對西木的扶植可謂不遺餘力,而印度此時的軍事實力也比不上後世的程度,西木的精兵強將一波攻擊說不定就能把印度人打散。

“對了,公司現在微微有了一些名頭了,有些人也通過一些渠道向我們申請服務,不過大都是去什麼非洲、拉美等地做要人保鏢,我覺得雖然很零碎,但是對於提高那些人渣的能力還是有點幫助的,再者說,西木不可能頻繁參與大戰規模的衝突,會引起一些勢力的關注的。”

齊一鳴點點頭,卻揶揄道:“你們已經晒出來一艘兩棲艦了,還不夠關注嗎?美國ci卩幫人到處刺探你們的訊息,要不是我在後面給你們擦屁股,你們哪能過得這麼舒坦。”

傑奎琳輕輕敲了他的胸膛一下,有些嗔怪,想了想又道:“倒是我們隊伍裡有人反應,兩棲艦的垂直登6能力還是比較有限,我們缺乏一種比較大型的專門從事吊裝運輸的直升機,你看看有什麼好推薦的?”

從艦上吊裝車輛、大炮等裝備,美軍用的是ch——海上種馬,一款二十噸級(h6k升到3噸)的重型直升機,能夠吊起兩輛悍馬或1omr勺牽引火炮。其實6軍也需要差不多的吊裝能力的,所以之前pla1藉著機會向美國要來了ch47支奴於的生產許可證,這會兒中國已經山寨了快一百架了。

若說重型直升機,6軍還有直22雙刃,但是這玩意兒太大,機長有米,最大起飛重量過五十噸,等閒的艦上升降機都裝不了這玩意兒。就算是-o米長得ch4也是稍嫌長了一些。

海軍為此專門劃撥了一筆經費研製專門為海軍6戰隊登6進行吊運的重型直升機,專案進展順利,此時已經準備進入驗收階段了。此直升機名為直-6“混江龍”,機長3米,旋翼直徑2米,機高b6米,最大起飛重量3噸。之所以這款直升機能夠這麼快研試製,主要還是基地掌握了不少資料,這款混江龍也是基於歐洲的hth(rtra1h11netta)計劃的,所以加加減減修修改改之後,成型和試飛都很快。

這款直升機是勝華集團旗下的昌飛研製生產的,海軍第一期下了6架的訂單,包含研製經費該直升機單價達到了66萬人民幣,比一些戰鬥機還要貴,不過隨著量產增多,相對成本會降低一些。

紅警基地並未參與到製造工程中,不過技術確實有,製造也沒有問題。齊一鳴想了想西木公司的情況,說道:“直-16給你們回頭送過去4架吧,你們也利用利用,看看有什麼小毛病沒,反饋給昌飛進行進一步修改。”

反正也是免費拿貨,齊一鳴也不介意讓西木的人做試驗品,於是點了點頭,表示認同。兩人又說了一些有的沒的,卻迴避齊一鳴已經是有婦之夫這個問題,談了半晌又說到了針對蘇聯解體的佈局上面。距離蘇聯解體還有兩年,而東歐劇變已是迫在眉睫,齊一鳴準備了相當多的手段來應對和乘上這股大浪。自然他也相當警惕劇變之風吹到國內來,不過看現在大約心靈信標塔和一系列改革讓全民獲益,所以政通人和之態顯現,cp受的威脅也並不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