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1 劇變之始

白麪黑廝

  

..中國安靜得如一泊平湖,不代表世界其他地方也是如此安詳淡定。

這一年的夏天,兩件開始推倒整個東歐社會主義陣營的多米諾骨牌的大事生了,即波蘭大選和“歐洲野餐計劃”。

波蘭是第一個生劇變的國家,八十年代初,電工瓦文薩組建了“團結工會”,這也是東歐國家第一個獨立於體系外的工會組織,其建立本身就帶有很強烈的政治目的。整個八十年代,波蘭跟著蘇聯齊齊右轉,尋求所謂的社會主義革新,對於瓦文薩等反對派勢力並未採取什麼有效措施,一味縱容。藉著這個有利機會,瓦文薩組織團結工會動了多次全國性的、影響力巨大的罷工活動,並通過這類似的罷工活動向當權的統一工人黨展現自己的政治影響力。

柔弱的執政黨沒有針對這樣的情況做任何的反思,或者說反思也都是失敗性的。他們也錯誤認為,能夠組織起大規模罷工行動的團結工會有著比較大的民意基礎,而完成新的改革必須獲得廣泛的民意認同,所以糹統一工人黨不僅不繼續維持取締團結工會的行動,也不加以限制,反而頻頻與之進行溝通對話。

先是拉科夫斯基時期要吸取建設性的反對派上臺,要分三名部長的名額給團結工會,瓦文薩仍舊無意於此。緊接著,執政黨再度退卻,要與團結工會進行“建設性而平等”的圓桌會議,商討如何進行改革。

可以說,團結工會的地位自然有自己努力的結果,但更多是腦筋不清楚的波蘭當權者們一味退卻,並且主動拉捧造出來的。很多波蘭人一看,啊原來團結工會這麼厲害,那麼我們也支援一下吧,結果造成團結工會影響力越來越大

藉著圓桌會議的機會,團結工會完成了近乎自己所有的政治訴求,先是團結工會政治地位的合法化,然後達成了將一院制變為兩院制的代議體制,執政當局在眾議院有6%勺名額,參議院全部自由普選。

在齊一鳴等中國同志看來,波蘭統一工人黨的所作所為簡直不能夠相信,齊一鳴也覺得,先是波蘭執政黨失去了對自己的自信。他們缺乏對紅色事業的信仰和堅持,對於未來也是迷茫而無助,同樣缺少對制度的自信,也缺少對於自己能夠力挽狂瀾將國家變得更好能力的自信。於是他們就習慣性地妥協、讓步、繼續妥協、繼續讓步,最終他們的軟弱和無能栽培起了團結工會,和平演變之下的輿論也全部倒向了瓦文薩那一邊。

六月份的全國大選之中,團結工會奪取眾議院3%勺議席,參議院99%勺議席,到該年9月份,第一位非紅色派系的民選總理誕生,由法學家塔德烏什o馬佐維耶茨基擔任。

八十年代初,以雅魯澤爾斯基為的統一工人黨曾經昏庸地使用“戰時狀態”來控制國內此起彼伏的反對之聲,更把人民推向了反對派,當時蘇聯還沒有由地圖腦袋執政,對於“反革命分子”是深惡痛絕,給了雅魯澤爾斯基十分大的壓力。當時雅魯澤爾斯基一面在國內喊著諒解,一面害怕自己隨時可能被蒙著眼睛送去莫斯科,蘇聯的鋼鐵洪流會像布拉格之春一樣開入華沙。

而進入戈氏的時代,不僅蘇聯自戕,還要帶著其他社會主義國家自戕,所以對於蘇聯國內的“大和解”,戈爾巴喬夫是持認同和預設的。這也直接導致了,本來當慣了軟骨頭的雅魯澤爾斯基和統一工人黨不斷退步,直接導致“黨的領導”名存實亡。

波蘭生的一切,齊一鳴和戰略局早有預知,但是因為波蘭這個國家並不在齊一鳴的大版圖中,所以只能棄之不顧。波蘭對於西方來說具有指標性的意義,不折騰垮他們,西方是絕對不會善罷甘休的,而他們也不會容忍在蘇聯影響力消退之後由中國的力量去取代。再者說,大部分東歐國家因為中蘇交惡,與中國的關係都不是很好,所以相互之間的交往有限,就算齊一鳴想要做點什麼都十分困難。

對亞洲一些國家,齊一鳴怎麼揉搓都信手拈來,因為中國在區域內確實有影響力,而對東歐國家,先是太遠,再者人家就算經濟困頓,其實絕對量上比還是比中國人過得好得多。

作為能夠看到未來展脈絡的人,齊一鳴也深知很多如波蘭一樣的東歐國家,瓦文薩這一類人到底是什麼貨色。此人八三年就拿到了諾貝爾和平獎,類似獲得的獎項和榮譽更多。他面見過美國總統、教皇一類的人物,並以此自矜,說自己獲得了他們的支援。不過真正意義上,這個夜校電工出身的角色,其實就是普通國營廠裡那些不安分的害群之馬,沒有真正的治國能力,擅長攪和事情,並組織群眾活動,但真到了實事上,沒有屁用。

另一個位面中,瓦文薩在193年拉起一堆人篡奪了雅魯澤爾斯基的總統之位,不過在1995年的再度競選中,反而輸給了前紅色政黨的候選人。千禧年此人不甘寂寞再度參選,卻僅僅獲得了o的選票。波蘭曾有兩諷刺瓦文薩的歌曲風靡全國,一是《永遠不要相信電工》,另一是《瓦文薩,我的一億元錢到哪兒去了》

世界知名女記者奧莉亞娜o法拉奇曾經採訪過瓦文薩,並認為他“傲慢、無知且充滿攻擊性,也不能尊重她”,不過出於政治立場的問題,仍舊將其塑造成了反暴政和**的民主自由旗手形象。

除了經濟恢復建設上的無能,瓦文薩還有一點頗為人詬病,那就是將世俗和宗教混在一起,使得很多波蘭人不滿。有人甚至認為瓦文薩是教會的傀儡和走狗,在他任內將整個國家逆時代潮流地進行了大量的宗教影響。

同樣在夏天,另一件同樣是在蘇聯預設下生的大事,莫過於“歐洲野餐計劃”。身為社會主義陣營國家的匈牙利開始拆除與奧地利的邊界上的鐵絲隔離網,並且容許上千名東德難民跨界進入奧地利,或再輾轉進入西德。這個口子一開,直接衝擊了兩德的現行體制,越來越多的紅色國家的居民打算逃到西邊去,享受他們夢寐以求的“民主和自由”,當然更多人是為了能夠過上更好的生活。

早些時候,東德方面也放寬了對出入境的限制,此後的一年時間共形成了三次比較大規模的移民潮,約有1o萬名東德人逃亡到了西德。這個時候,無論東德當局想要用怎樣的方式補救,都無法撲滅這場大火了。先執政當局就有著搖擺不定的政策走向,一會兒放寬,一會兒又加強,而且當越來越多的人被煽動走上街頭,抗議現有體制,並希望更加開放和民主的時候,不管這股共識是煽動起來的,還是人們早已有之,反正都形成了十分龐大的民意壓力。

而中國這樣的國家本身凝聚十億人的共識就很困難,大量的農村人口和較低的展程度,本身就是無產階級專政的土壤,知識分子和中上層階級藉著外國的力量鼓動,比較難以打動這些更關注現實生活於所謂意識形態的問題,並且對於cp有信任感和眷戀的人們。

針對本國的問題,齊一鳴也打了很多預防針。比如越來越細密的各種法條和推動法制化的展,早一步把紅線畫出來,什麼可以做,什麼不可以做。一些新原則的訂立,確實助長了一部分右派分子的氣焰,比如國家憲法中已寫明私人財產同樣神聖不可侵犯,比如人民基本權利得到保障等。他們自然也想跟一切的革命者一樣打算得寸進尺,不過並不如東歐國家那麼成功。

先國家開始宣傳新的社會主義義利觀,糅合了當初早些年的很多理念和新展出的東西,也夾雜了一些傳統文化的觀點。基本上就是“君子愛財取之有道”,另外還有強調個人與社會的對立和統一問題。一個商人能夠財很好,但是前提是財的途徑是合法的。同時,經營者應該考慮財的目的到底是什麼。一個人不應該單純以賺錢財為目的,齊一鳴撰寫的理論著述中認為,私人經營者財是在實現個人更好生活條件的同時創造社會財富並推動社會進步的表現。一個正直而且值得尊重的經營者,合法經營致富值得欽佩,但致富的終極目標還是為了社會的前進和展。

當個人利益和社會利益出現衝突時,需具備利他主義精神,為了更多人的福祉和未來人的利益,應該有“重義輕利”的觀念。而在同時能夠造福社會和自己的情況下,進行個人財富的累積是值得肯定的。

所以資本主義那一套利潤是一切的源動力被共產化和本地化了,齊氏哲學也提到,人類文明的展需要排除簡單的自私自利而更多依靠人們的覺悟。由此,社會主義真正脫離資本主義血腥和蠻橫的窠臼,上升到真正進步而有展前途的社會制度。

齊一鳴覺得,一套意識形態下的社會制度不僅僅是如何進行政治管理的問題,人民的思想、生產力水平、外部環境等條件都有一定的作用。完善本國的社會主義事業,絕不是學蘇聯那樣架起一個框架就完成的,需要完善得地方還相當的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