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4 南聯邦代表訪華

白麪黑廝

  

..為了迴應中國方面提出的經濟援助,南斯拉夫派出了一個規模不小的考察團來到中國,主要目的是見證中國的工業能力,評估是否中國具有協助南斯拉夫恢復經濟的能力。

參與中南談判的經濟官員諾瓦科維奇是代表團的主要成員之一,在南聯邦中央拍板定案之後,他就立即組織了人員,乘坐中國為他們提供的包機,前往中國。

坐在略顯豪華精緻的飛機內艙中,諾瓦科維奇和很多南斯拉夫官員都是嘖嘖稱奇,他問道旁邊的一箇中方的協辦人員,道:“這架飛機是貴國自己生產製造的嗎?”

中方辦事員年紀不小了,大約四十來歲,可能這些年見證的奇蹟太多,所以對此頗為有些見怪不怪,但心底裡仍有一絲比較隱晦的自豪感,他道:“沒錯,這架62大型寬體客機是中國商用飛機有限責任公司在去年推出的新款客機,標準三級客艙佈局3o座,載貨量為7o噸,最大起飛重量36噸,呵呵,已經成功越波音747成為世界上最大的客運飛機。”

有個南斯拉夫人還猶自不信,問道:“真的比美國飛機還厲害?”

諾瓦科維奇有些不滿地看了那人一眼,意思是不要惹人家不快。

中方辦事員倒是不以為意,道:“這是自然的,我們這款客機比波音747尚要先進一些,而且價格上只有波音747的85%左右,所以一經推出,就收到了很多航空公司的詢問,不過我們本國的航空公司訂單排在前面,所以至少三四年內,外國航空公司還沒可能拿到我們這款飛機。”

諾瓦科維奇讚一聲道:“中國同志在航空工業上取得的成就真是令人欽佩啊,我知道貴國商飛集團還有幾款其他的商用飛機,一型就是619窄體客機,之前我國的航空公司還考慮過購入。嗯,貴國在軍用飛機制造商的功力也是很深厚,聽說貴國跟美國人簽了一個關於生產攻擊機的大訂單,是嗎?”

中方辦事員對此也略有耳聞,但是細節不可能披露太多,他道:“是的,我國會跟美國合作生產我國的強攻擊機。”

諾瓦科維奇見他不願意多說下去,知道這些都是軍方的機密話題,也不宜多問,隨即他又試探性地詢問道:“我國航空工業起步較晚,而且技術水平不足,這一次的合作中,不知道能不能加入貴國援建我們一個飛機制造廠?”

這個問法目的性就太強了,以往聽說別國的經濟援助,少有援建如航空工業這樣的高技術類工業,中方辦事員也是一奇,也腹誹南斯拉夫人想要多佔便宜的心理,他面上不變,只是道:“這件事情我們可以到國內的時候在進行商討,嗯,整機的生產線投建恐怕做不到,但是分包一些航空零件加工和生產給南聯邦,也未嘗不可。”

實際上中方辦事員卻覺得是十分不可,雖然南斯拉夫不西歐和美國、日本,但包括員工薪資、物料價格在內的生產成本相較中國那是高得多,中國明明自己有能力吃下全套,為什麼還要多花錢讓南斯拉夫人生產附屬零件?

諾瓦科維奇也沒有寄望太多,畢竟他這個想法有些現實了,很少有國家樂意這麼“掏心掏肺”幫助別人的。就算是能夠獲得一個飛機零件生產廠,那也是大禮包了。

大型客機62從貝爾格萊德起飛,根本不需要中途降落加油,直接就能夠飛到京師。南斯拉夫代表團到達中國後,受到了中方盛大的歡迎,這也讓很多南斯拉夫人臉上有光,頗覺得之前沒怎麼招待中方代表團有些不好意思。

不過南斯拉夫代表團很快就有些微微失望了,他們中大部分人是沒有來過中國的,對於中國近乎沒有概念,不過之前賴振平甩出那麼多的大禮包,也覺得中國不會太弱。但到了中國之後卻覺得心裡有些涼涼的。京師作為天朝的都,沒有他們想象中那種高度工業化和現代化的模樣,甚至寬闊的馬路上都沒有太多的汽車賓士。

城市內確實有一些現代建築,但更多是古色古香的小衚衕巷子。看街上行人的穿著打扮,遠不如正在遭災的貝爾格萊德居民新潮體面。

已經有幾個南斯拉夫官員開始暗自嘀咕:“被騙了啊,中國太窮了。”

這時候諾瓦科維奇卻望著車窗外,輕輕搖頭,道:“也許中國人均的生活水平還達不到我們南聯邦的水準,但是你們有沒有注意到這裡的居民跟我們南斯拉夫人的不同?”

一官員笑道:“自然不同,他們都是黃面板的亞洲人,我們是白面板的歐洲人啊。”

諾瓦科維奇再搖搖頭道:“我說的是精神面貌上的不同,從貝爾格萊德出來,那裡的人們被一股壓抑的情緒所籠罩,人人都在苦悶自己的生計和未來,而且有些人變得慵懶而且斤斤計較;而京師的中國人,無論是從事什麼工作的,能夠感受到他們身上那種淳樸的無產階級勞動者的精神,他們可能比我們巴爾於人更瘦弱,但面對生活的態度卻是比我們火熱十倍,他們不怎麼笑,但是笑出來的時候看上去很滿足。用迷信一點的說法,他們的臉上都帶著紅光。”

有人問:“諾瓦科維奇同志你的意思是?”

“中國正處在上升期,一個飛的上升期,而且很難斷定這個上升期會持續多久。我們之前都看過中國公佈的經濟資料,連續幾年經濟增在2上,而且這個增居然還在加快。中國跟我們南聯邦不同,是一個面積僅次於蘇聯、加拿大,人口有十億人的巨大國家,恐怕再展幾十年,平均水平仍舊比較低,但是作為一個社會主義國家,只要他們有決心做一件事,一定能夠迸出驚人的力量。”

眾人聽了諾瓦科維奇的話,點點頭表示認同。這裡的人大都是比較務實的官員,他們也不會用只有兩千多萬人的南斯拉夫的情況比中國。再者說中國現時的國際影響力也不是南斯拉夫可以同日而語的。這幾年中國“東征西討、南征北戰”,已經在國際上打出了威名。甚至人人都知道所謂的南洋共和國一個面積上百萬平方公里的國家,其實就是中國以一種匪夷所思的方式開闢的殖民地。中國也是與西方世界大致交好,而且本身保留社會主義制度和人民民主專政的國家,這一點南斯拉夫跟中國也有親近感。

如果中國沒有幾把刷子,也不可能近年來做出那麼多大事的。再者說,就算中國窮怎麼了,人家窮也願意拿錢,有便宜不佔是傻蛋。

齊一鳴當初敲定南斯拉夫戰略的時候,其實也是引起了一些人的不滿。自己的國家還要展,扔出那麼多錢給南斯拉夫實在是有些不划算。齊一鳴當然不會正面反駁這些老頭腦,畢竟他生活在一個真實的世界中,而不是網路裡。很多似懂非懂的yy大師們認為只出不進就是最好的財富累積方式,經濟學出身的齊一鳴對此當然嗤之以鼻。

這種思維是地理大現時期的重商主義的殘留,能夠被現代人所接受,本身就是知識不足的體現。合理的經濟展和國際收支,必然是有出有進的。日本沒事為什麼喜歡給別國貸款,還不是以一種特殊的方式平衡自己的國際收支。這幾年中國斂財的度比日本都來的驚豔,單算那大量的軍火貿易收入就是驚人數字了,更別說普通民用產品的出口。

大量的資金當然可以投入本國建設中,畢竟國家現在各方面都比較弱,但齊一鳴勾畫了一系列的工程和專案,錢還是有剩下的,而且他自己賬戶裡還有大量的現金。工程建設不是說缺什麼一下子都可以上馬,都有個前後次序和展路線。羅馬不是一天建成的,絕對不是假話。

他拿出大筆資金做貸款援助和投資,絕不是當初太祖時代的那種國際主義援助,這些錢和投資最終都會收穫更多的利益回來。中國的觸手能夠深入南斯拉夫,獲取一個撬動歐洲的節點,而且還是在“歐洲最柔軟的下腹部”,單單是地緣政治投入就很值得了。而且投資是有收益的,所有的錢不可能都讓中國人賺去,這是不現實的,豐富門路本身也是提高收益的方法,再者說就是貸款未來也是有利息的。

中國雖然不至於像美國那樣苛刻,附加太多政治性的條件,不過中國有著美國無法調動的起的國家資源,大量的中國勞工、技術人員、管理者都能夠進入南斯拉夫,以中國模式框住南聯邦,最終只可能有一個結果,那就是南聯邦越來越接近中國,直到有一天完全嵌入到中國的經濟體系之中,作為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成為半傀儡一樣的存在。

這步棋,齊一鳴不指望人人都能明白,以他現下的地位他做事情也不需要跟誰解釋什麼。是非曲直,自有後人可以評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