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5 先進汽車工業

白麪黑廝

  

..諾瓦科維奇等一眾人來中國主要的行程是來考察中國的工業成就和評估中國是否有能力援助南斯拉夫的經濟困局。所以南斯拉夫代表團沒有跟中國官方開太多的官樣會議,而是更多在中國辦事人員的陪同下,下到各地方的企業進行參觀。

他們先參觀的一些工廠和公司,基本上都是由齊一鳴安排的,大部分是跟南聯邦傳統工業有關聯的行業,如汽車、機械、造船、化工等,這也是社會主義國家非常流行的一些重工業。此外也有一些輕工業,不過安排在比較靠後的行程中。

南斯拉夫代表團參觀的第一站是榮威汽車公司,齊一鳴的勝華集團自然也有幾家汽車公司,如汗血、江淮等,但汗血主打的是豪華車,這個沒必要給南斯拉夫人看,而江淮這幾年展並不是很好,定位出現了一點點偏差,銷售成績也不比一汽二汽廣汽他們的旗下品牌,雖然也是盈利不少,但齊一鳴認為不可能日後成為國際影響力較大的品牌了,所以⊥南斯拉夫人來看這些年在國內外大行其道的中高檔轎車品牌榮威。

經過多年展,國產自主品牌已經逐漸拉開了差距和顯示出了不同的定位。其中有幾大品牌明顯走在前面,並且逐漸打向國際市場,行銷美國、東南亞等地。如吉列、奇瑞、海馬、夏利等,很多觀念比較開放的普通民眾已經知道這是比較可以消費得起的車,基本上都在三萬塊以下,皮實耐用。低檔車中還有一些影響力稍遜四大低端品牌的江淮、長城、比亞迪、力帆等等,屬於混不上大場面,但是過得也比較舒坦的公司。

如一汽奔騰、東風風神、上海斯柯達、華晨中華四大品牌,基本上在人們的認知中屬於商務車、公務車,比尋常家用車貴一些,基本上都處於十萬到二十萬的區間內。

再往上就是長安和榮威了,當初齊一鳴在為國產汽車行業定位的時候,就留下了這麼兩家,走的是高檔路線,即便是在國內賣,都是四十萬以上的價格。甚至即便是後世幣值大跌,這兩個牌子都很沒有四十萬的車,可見齊一鳴為這兩大品牌注水有多麼的多。一些來自基地的先進技術和考究工藝被引入兩大高檔車品牌製造中,齊一鳴是一心想把這兩個牌子打造成中國的寶馬和賓士。

現時來看,齊一鳴的策略還是比較成功的,長安和榮威在國內基本上銷量慘不忍睹,也就是那些低端車品牌的一個零頭,畢竟現在人們消費心理尚比較謹慎。但長安和榮威都先後在韓國、東南亞、美國和歐洲市場取得了一定成績。價格比如寶馬、凱迪拉克等豪華品牌稍低,但是效能和外形都比同時代汽車前,甚至連環保排放都比較注意。

此時日產車三大豪華品牌要麼是剛起步要麼是還沒建立,要麼是還方興未艾,所以國產豪華車登6美國市場之後,立即颳起一陣風暴。齊一鳴還有心剽竊了當年雷克薩斯打入美國市場的廣告,在林蔭大道上飛馳的榮威前車蓋上擺著一個高腳杯,不管穿梭進入怎樣的環境,裡面的紅酒始終沒有灑出。正是這樣有著諸多後世精彩元素的營銷和炒作,使得還沒有經受過資訊轟炸的美國人趨之若鶩。

新潮的外形,酣暢的駕駛體驗,十足的馬力以及環保的噱頭,僅196年一年時間,榮威在美國市場銷售成績為41593輛,向傳統的美國和德國豪華車市場起了衝擊,稍稍遜色一些的長安也拿下了兩萬多輛銷售額的優秀成績,對於兩個沒有什麼太大名氣,基本上純靠自己的品質和營銷取得如斯成績的品牌,已經是十分惹眼了。

長安和榮威的出現,擠壓了未來日產三大豪華品牌的生存空間,也是齊一鳴相當滿意的事情。

不過在較為保守而歐洲系豪車更為有影響力的歐洲市場,長安和榮威的表現就沒有在美國那麼亮眼了。儘管如此,諾瓦科維奇等人也做過功課,知道榮威是中國重要的汽車品牌之一。

“……我國的汽車工業幾乎涵蓋所有型別和功用的汽車,而且每一個零件都能夠做到自產。我國也有一汽、二汽、廣汽、上汽等一系列大型汽車集團,這兩年也開放給民營資本,有如奇瑞、吉利等混合所有制的企業也嶄露頭角。各位先生所看到的榮威生產基地呢,是我國汽車工業中比較少有的高度自動化的生產線,除了內飾等一些部件需要純手工加工,基本上從車架到輪轂,每一個已完成的部件我們將其放進生產線,汽車能夠自動組裝起來。”榮威公司的嚮導一臉傲氣地說著。

也不怪他傲氣,這樣的自動化生產線技術難度在現在十分高,如福特、大眾等汽車巨頭都用不起這種生產線,或者說這種生產線還沒有成熟到如斯地步。榮威的生產線自然是齊一鳴白給的,整個生產車間佔地面積巨大,但是卻沒有多少工人在裡面,能夠看到的都是工業機器人手臂將一件件零部件抓起,然後組裝在車體上。

包括切削、拋光打磨、焊接等一系列的工序,基本上沒有什麼人手的操作,真的到後世二三十年以後,這樣生產的汽車工廠都沒幾家,無不是因為人工過貴而不可靠,所以倚仗這些精密的先進機器。

其實在中國也完全不必要使用這樣高階的生產線,所以齊一鳴也沒有把每一家企業的生產線搞成這樣子。說白了,這條榮威的生產線,主要還是拿來炫耀用的。

看著簡直如未來一樣的工業生產場景,這幅畫面極大挑戰了南斯拉夫代表團的所有官員們對於工業生產的認知。一身整潔於淨的淡藍色工作服,身上還掛著不知道是什麼的電子裝置,鼻樑上駕著護目鏡。在南斯拉夫官員們看來,這些工人完全不像是藍領,而像是工程師或者科學傢什麼的。

諾瓦科維奇等人沒辦法想象,為什麼看上去最多是溫飽到小康狀態的中國,能夠擁有如斯的工業製造能力,一孔而窺全豹,那麼中國在更精密的機械生產、航空製造、軍工業上面有怎樣的建樹,可想而知了。

“這位同志,你們打算在我們國家投資建設這樣的工廠嗎?”諾瓦科維奇不太敢相信地道。

隨行人員解釋道:“實際上這套生產線成本太高,我們放在榮威基本上是屬於半試驗狀態的,我們榮威打算打入歐洲市場,而南斯拉夫是一個不錯的突破口,而且南斯拉夫也有一些基礎的汽車生產工業,我們希望整合南斯拉夫的汽車工業,建立一個歐洲化的榮威生產基地,向全歐洲出售我們幾款高檔的豪華轎車。”

諾瓦科維奇鬆口氣,其實他自己也不相信中國人會把這麼牛逼的東西扔在南斯拉夫,但是一個汽車生產基地,至少能夠帶動十萬就業機會,他知道榮威在美國市場賣的不錯,歐洲人不買賬估計有一些非商業性的因素在裡面。南斯拉夫如果能夠獲得製造這麼高階的汽車的工廠,可以賣到本國,鄰近的東歐國家,甚至他們與法國、義大利、西班牙、瑞士等國的關係也都還不錯,如果努力一下,進入這些歐洲國家的市場也不成問題。

諾瓦科維奇跟自己的同事們低聲地竊竊私語一陣,他說道:“如我們所見,中國人在管理企業、經營品牌和技術上都有值得稱許的地方,而且這些直接的投資,是美國人不可能給我們的。沒有什麼有力的美國企業想要到我們國家來,幫我們振興經濟,我們都清楚,美國人的興趣是讓我們私有化更多的國有企業,然後通過in控制我國的金融。

我們與美國的談判還在僵持著,總理估計很難從美國人那裡取到什麼更優惠的條件了。而中國可能是我們之前意想不到,但真的可以改善大局的辦法。如同榮威汽車這樣的生產基地,我們能夠爭取到一些來到南斯拉夫,讓中國人幫著我們搞國企改革,我認為應該能在比較短的時間內改善我們的經濟情況。

有人附和道:“嗯,確實如此。我們和中國都是社會主義國家,都有著大量的公有制經濟,明顯中國在他們改革開放的過程中,摸索出了一套行之有效的路線。我們體制和國情有很多類似之處,如果能夠成功引進和借鑑,必然是有好處的。”

諾瓦科維奇環視了眾人一眼,道:“那麼大家都是基本贊同接受中國的援助了。”

“嗯,本來就是白送錢的事情,不拿白不拿。”

諾瓦科維奇點點頭道:“那看來我們需要整理一些可以引入國內的企業和行業的資料了。另外,我國商品市場和金融上的問題仍舊比較嚴重,這方面我們也應該再跟中國同志溝通一下,看看有沒有什麼解決辦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