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6 消費的力量

白麪黑廝

  

..中國戰略與安全域性局長辦公室,原本這樣高級別的單位理應有一棟大樓之類的東西,但齊一鳴考慮到機構的隱祕性和重要性,所以將戰略與安全域性蓋在了香山底下。實際上他自從結婚以後,也不再住自己城內的那套三合院了,反而是搬到了香山的一處僻靜的別墅。這棟別墅也是他選址建起的,外表上看上去與普通別墅沒什麼區別,但是內裡暗藏玄機。不僅材料結構可以抵擋坦克炮的轟擊,而且還有直通戰略局地下設施的通道,甚至內部還構建了小型基地控制的哨戒炮作為武器。就連江華燕也不知道自己的愛心小巢其實可以化身為一座可怕的武器堡壘。

齊一鳴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染上喜歡打洞的毛病的,但是他有時候自嘲,男人沒有哪個不喜歡“打洞”的。戰略局作為一個機密單位,一應的辦公設施都在山體中和地下,但是裡面的各項設施一應俱全,而且顯得格外科幻和高階,在此工作的人也不會產生特別不適。

他的辦公室中,葉瑤子大模大樣地坐在那裡,作為副局長級別的存在,葉瑤子參與了齊一鳴大多數的重大謀劃,連阿富汗、緬甸等事務都有參與。她一面翹著蘭花指修著指甲,一面看似漫不經心地問:“看你新婚生活很快意啊,燕子那麼快就挺起大肚子來了。”

齊一鳴微微臉紅,雖然他沒有告訴任何人自己夫婦倆是未婚先孕,但葉瑤子觀察能力不俗,自然看得出江華燕肚子大起來得太快了。葉瑤子本身是個糾結擰巴的姑娘,她至今為止還沒搞懂自己的性取向,但是不妨礙她開齊一鳴夫婦的玩笑。

齊一鳴趕忙用工作的話題搪塞她,道:“那幫南斯拉夫人蔘觀到哪裡了?

葉瑤子隨手拿過一個平板電腦,滑了幾下,回答道:“上午這會兒應該看完了一個私營的食品加工廠,嗯,按照你之前的設想,南斯拉夫提供普通生活消費品的能力不足,應該注重多展一些如食品工業類的輕工業,嗯,仍舊是以我們的品牌他們的工人和工廠這樣的外包模式做。”

齊一鳴笑道:“咱們一邊還在給別人做代工,現在卻要讓生活水平比咱們還高的歐洲人替咱們做代工啦。”他這話調侃的語氣更多,如輕工業類的很多生活消費品,都具有在地生產消費地生產的特性,基本上沒有哪個比較大的國家用洗露還要去別國進口,也不會喝可樂進口別國生產的。就算是朝鮮本國都有可口可樂的生產廠,可口可樂也不可能在中國或韓國生產,然後大費周章地運到朝鮮去。光是關稅一項就容易讓這種價格不貴的產品失去任何競爭力

以此可見,就算是齊一鳴有通吃天下的野心,他也不至於搞個印刷、日化或者食品加工之類,也要在中國製造然後送到世界各地,這也根本就不是正常的玩法。輕工業裡,也只有紡織品比較耐運輸,而且有比較大的勞動成本的因素影響。所以很多國家都有自己的紡織工業,但所佔市場比例比較小,如另一個位面中,淘遍北美市場能見到的織物大部分都是中國、孟加拉、印度和巴基斯坦等國出產的,但是美國和加拿大還真的有那麼幾家紡織廠,至於他們的產品在哪,這就值得深思了。

生活日用品消費對於居民生活水平和幸福度有著直接性的關聯,而以往很多紅色國家都比較忽視這一點,他們多少都受到了蘇聯的影響,大上快上重工業,雖然都搞出了一些成果,但是經濟危機到來的時候,因為抵受不過生活水平的降低,民眾產生的不滿同樣是可怕的。

中國情況特殊,國家太大,人口太多,不管輕重工業一律都是處於不足狀態的,也沒有說應該多上重工還是輕工的**,有的話就能賣出去。

為了挽救南斯拉夫的危局,齊一鳴希望依靠國內輕工業已經積攢出的澎湃實力,扶植南斯拉夫當地的民用工業的展,這些企業零零碎碎,也都不怎麼大,但是與人們生活息息相關,是人們對於生活水平最直接的感受。

葉瑤子又道:“下午他們的行程是前往申城市的一座嘉華市,感受一下連鎖零售業的能力。”

嘉華連鎖市是齊一鳴當初在南洋的時候折騰出來的零售企業,股權上為一個實際不存在的法人全權擁有,而實際上就是齊一鳴手中完全自有的一家公司。這家市從誕生之日起,就有相當多來自後世的先進管理理念,如零存貨、貨架設定、促銷管理等多種令人眼花繚亂的東西。一年時間,嘉華在南洋共和國開起了二十多家分店,而且營業額大得驚人。八七年以後嘉華又進軍國內市場,短短兩年時間也開起了幾十家分店,是齊一鳴手裡生財度最快的企業之一。

而且齊一鳴利用嘉華這樣的銷售終端負責了他當初搞興農貸款、創業貸款的大面積包銷,完整了全產業鏈條,順手拉動消費經濟,一舉多得。專業人士評估,僅靠經營中國和南洋市場,嘉華連鎖市完全有能力打入世界百強企業以內,與沃爾瑪、家樂福等國外連鎖市一拼高下。

下午的時候,諾瓦科維奇等南斯拉夫官員來到了申城的這處嘉華市中。此時是工作日,市裡的人並不是很多,正好也方便了諾瓦科維奇等人蔘觀。一進入這個巨大的市,南斯拉夫人們感覺到一種完全不同的氣息撲面而來。玲琅滿目的商品擺滿了貨架,各種用花體字標註的價格牌以及各種各樣的促銷面板。不同的區域內不同的商品似乎像是扯開嗓子在叫著人們去買走它一樣。

每一個南斯拉夫人被了一百塊錢人民幣,一共也沒多少錢,組織方認為參觀市沒有什麼意義,購物才能給一個人最直觀的感受,於是一群西裝革履的金碧眼中年人們,提著或者推著小貨籃,開始以一種完全不同的狀態體驗

因為語言和文字不通,所以他們身邊都有翻譯在,不過一個翻譯一般要顧一大堆人,而即便是一群老男人,他們被激的購物**也是可怕的,翻譯們忙得四腳朝天,滿頭大汗。

“…這裡是洗化用品專賣區域,有來自我國和其他國家的數十種品牌,誒,你說那個嗎?那個好像是護素,這兩年才興起來,很多女士喜歡使用,洗過頭在用一遍這東西,能夠保護頭,讓頭更加光澤溼潤。啊啊啊,那個是男士洗面奶,對的,專門給男士清潔面孔用的,哦,你問跟肥皂有什麼不同?導購小姐說能夠緩解油性面板,使面板更加光滑……”

一群老外又來到一個熟食專櫃處,這裡不僅售賣包子、饅頭、蝦餃、肉粽一類傳統中國傳統點心食物,也賣一些西點,像吐司、蛋糕、布丁之類都有。習慣於西方飲食的一些老外笑呵呵地取用一些食物,甚至還不顧市規定地在付賬之前就開吃了。

“哈哈,這個蛋糕味道真好”

畢竟是外交場合,又不會有保安去拿下這些忘形的傢伙們,所以也就由著他們吃喝了。

諾瓦科維奇被這“巨集偉”的市震撼著,幾乎他能夠想到的任何人們生活中用得上的東西都能夠在這間市中買得到。他拿了一個保溫杯,買了一副修指甲的特質指甲鉗,甚至想起自己穿得襪子破了一個洞,給自己又買了幾雙襪子。這些東西他心中計算了一下,便宜到讓他覺得令人指。也許在南斯拉夫買兩三雙襪子的價格,就是他現在買的東西全部的價格了。

當然,現在南斯拉夫國內的第納爾幣值也不好說究竟如何,他只不過是用相對物價比較的。以第納爾紙幣最高面值的變化就能知道南斯拉夫現在的通脹到底有多麼可怕了:八十年代初第納爾最大面值為一千,現在是五百萬……

就在諾瓦科維奇失神之際,他聽到自己的一位同事誇張地驚叫道:“好多電器……好便宜”

在八十年代即便是西方國家,家用電器雖然比不上中國金貴,但仍舊是一項比較大的家用支出費用。特別是在東歐國家,對於日用家電的消費更是如此。他們缺少家電工業,本國多是機械、化工、石油、冶金一類的重工業,而且進口家電價格也十分昂貴,所以,當他們看到大批家電擺在貨櫃上,而且價格如此便宜的時候,直接性淡定不能了。

甚至諾瓦科維奇還無奈地看到了這一幕,一個同事拉過幾個好友說道:“喂,夥計們把你們手中的人民幣借我好嗎,我覺得這臺彩色電視機不錯,哦,那臺冰箱也很好,我想要買下來帶回國。”

一人立即道:“不行,我兒子一直想要學照相,那臺海鷗牌的照相機我要買下來,不能借給你錢。”

另一人感嘆道:“也許回國後我可以活動一下,來擔任駐中國的使館人員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