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7 順手推舟的陰謀

白麪黑廝

  

..中國之行讓南斯拉夫人更好地看清了中國的面貌和實力,尤其是經濟實力,雖然普遍認為如果中國在安全領域的影響力更加大一些,屬於在亞太地區僅次於美國,甚至可以壓蘇聯一頭的存在,但鞭長莫及,南斯拉夫在東歐,而且此時也沒有什麼太過緊要的安全防務隱患,反而是經濟如果不救,估計南聯邦就完了。

中國的改革開放比南斯拉夫要晚的多,但是開放程度在南斯拉夫人看來還是很有借鑑價值的。先中國的金融體系有了顯著性的革新,採用了更為靈活的市場機制,但是國家和央行仍舊保留著最後的調控手段。行政化管理金融的局面已經完全被遏制,而且完成了兩次重大的價格並軌,即生產資料價格雙軌制和人民幣外匯牌價雙軌制。除此之外,一些有心官員還看到了,中國採取了十分嚴厲而嚴格的法律和紀律手段,打擊類似官倒這樣破壞正常市場秩序的行為,從而保障了一系列的改革能在合理可控的範圍內徐徐推進,並取得進步。

在諾瓦科維奇等一眾專門搞經濟的南斯拉夫官員來看,中國的改革簡直就是奇蹟在如此短的時間內又穩健又迅地找到能夠使得經濟迅猛展的模式,而且幾乎沒有出什麼亂子,能夠遇見的,只要再給中國十年時間,估計趕上美國有些懸,但趕英日應當不在話下。

很多南斯拉夫官員在中國之行的過程中,記錄了大量的筆記,並且虛心求教了不少中國同行,中國人也不吝嗇地向他們解釋和闡述中國改革開放的心得和體會,使得南斯拉夫人大呼受益。不少人認為,即便是美國能夠拿出比中國更多的籌碼,南斯拉夫也不應該全盤接受美國的經濟改革條件,顯而易見地,同為社會主義國家,國情類似,中國的模式更適合南斯拉夫借鑑。

“南斯拉夫的底子遠比中國厚的多,而且人口少、壓力也小,找到正確的路線方針再奮鬥個七八年,一定就是一個全新的國家面貌了。”諾瓦科維奇等南斯拉夫官員都是這樣想,一時躊躇滿志。

可是幾家歡樂幾家愁,南斯拉夫人認準了中國模式可以拯救自己困頓的經濟,那麼美國人玩殘南斯拉夫的邪惡計劃就不能夠順利實施了。美國實際上援助力度遠沒有中國全面而務實,更多地就是號稱讓“看不見的手”來調控經濟使其健康,而另一方面卻用休克療法,如凍結物價和薪資、貨幣貶值等手段使得看不見的手本身就羸弱得調控能力變成推入深淵的魔手。

剛剛登上美國大統領寶座的喬治o布什上演了在美國政治史上較為罕見的“轉正”,里根因為醜聞纏身,現在自顧不暇,倒是這位副總統卻在去年的大選中以比較大的優勢登臨大位。

不同於他那個智商只有八十的大兒子,老布什本人性格較為溫和儒雅,也不是特別好鬥,雖然他的任上也爆了幾次戰爭,但此人有著十分傳統的美國大資本家和上流社會的政治狡猾性,他制訂了後冷戰時代的對俄策略和制霸世界的方針,即予以俄羅斯體面收場的尊嚴,並逐步接納俄羅斯,改善與其關係,從而使俄羅斯成為認同美國的盟友一份子。

可以說有葉利欽這樣的腦殘貨,加上美國一獨霸的格局,如果老布什的這種策略能夠確實地繼承下來,那麼另一個位面中,美國大概也不會在214年前後面對中俄的隱性聯盟挑戰,可以有更多的精力投入到維持自己的格局和反恐之中。只是可惜,老布什的策略在克林頓時期就被徹底拋棄,擠壓俄羅斯的生存空間,不斷地在俄羅斯頭上找優越感,北約東擴、反導網圍追堵截,美國人的表現就像是一箇中二少年得到了能力後,然後哈哈哈地大叫著準備統治世界。但此消彼長之後面對的巨大危機,使得中二少年知道,這世界終究是現實的。

齊一鳴也認為,雖然後世共和黨人腦殘化和民粹化趨勢越來越明顯,但是真正富有戰略眼光的老道政治家,基本上都是出身於共和黨的。如資本主義國家傾向帝國主義和霸權主義的做法,只有一以貫之地保持保守主義,才是能夠維持相對較久的不二法門。

白宮中,轉正的老布什皺著眉頭看著幕僚長遞上來的報告書,看完後抬起頭來對新人國務卿詹姆斯o貝克道:“中國人這是想做什麼?他們自己的經濟都算不上太先進,居然要援助南斯拉夫,這是挖我們的牆角嗎?”

貝克深沉地回答道:“總統先生,中國方面這樣的舉動實在讓人難以理解。不過這幾年,中國讓人難以理解而出乎意料地舉動還做得少嗎?”

老布什沉吟片刻,道:“不知道能不能夠讓中國從東歐局勢中退後,作為一個東亞國家,他們不嫌手伸得太遠了一些嗎?”

貝克回答說:“很明顯,中國也是有老辣的戰略學家的,蘇聯的傾頹之勢愈加明顯,而東歐社會主義陣營看似也搖搖欲墜,同樣作為紅色國家,中國必定是存在憂慮的。我們諮詢過蘭德智庫的一些學者專家,他們認為,有可能是中國已經開始為蘇聯衰落或沒有蘇聯的未來做打算了,即是鞏固住為數不多的社會主義國家的統治。”

“看來我們這位盟友也不安分啊”老布什嘆道。

對於中國的戒心,美國人一直沒有鬆懈過,至此蘇聯走下坡路的度越來越明顯,已經有一些激進者認為應該立即拋棄中國,用對付東歐和蘇聯的手段對付中國,從而徹底把中國也打下去,享受為了世界上的唯一霸主地位。當然也有一些人認為沒有必要,因為中國實在太弱,跟蘇聯的威脅也不成正比。還有人認為中國現在的表現尚算恭敬,雖然是紅色國家,但還聽招呼,沒有必要把一個基本友好的國家推到對立面上去。

老布什本人也是後一種看法的支持者,他雖然不知道“國雖大好戰必亡”的中國古訓丨但也精明地認識到,美國打掉蘇聯之後絕不能那麼快再找中國的麻煩。那樣對美國來說可能是滅頂之災,即便美國塊頭大力量強。

貝克緊接著道:“巴爾於的地緣戰略重要性太大,恐怕我們不能任由中國人胡來,但就這樣讓他們退後,恐怕也會影響我們的雙邊關係。我們也不需要一個完整的南斯拉夫、一個完整的巴爾於,這不符合我們的利益。”

南斯拉夫如果不能接近歐洲和美國,不加入北約,始終以她的國力,對於周邊的國家都是一個巨大威脅。美國總是傳統的零和思維考慮事情,如果爆新的大戰,那麼南斯拉夫能夠提供的武力也不容小覷,即便是比不過德國、義大利,但至少能比得上這些傳統強國的一半。

老布什低著眼皮想了半晌,然後露出了一個笑容,道:“讓中國人去忙他們的好了,南斯拉夫這步棋我覺得會是他們的一步臭棋,即便是不從經濟上搞垮南斯拉夫,我們還有其他的手段讓南斯拉夫變成一個動盪不安的地方,最終那些各民族的小共和國,都會選擇獨立,況且這個勢頭已經顯現出來了,不是嗎?”

貝克眼睛一亮,拍馬屁道:“總統先生真是英明,不錯,米洛舍維奇這樣的人上臺後,一直都在推銷他的大塞族主義,而引起了馬其頓、科索沃等地方少數民族的不滿。只要引導得當,一樣能夠引其國內劇烈的民族衝突,而那時候我們可以打著人道主義危機的旗號介入其中局勢,哈哈,而中國顯然沒有能力管到地中海那邊去。”

老布什讚許地點了點頭,然後繼續道:“醞釀南斯拉夫國內的分離主義情緒,恐怕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所以另外一手準備也要做好,我們需要加大對南斯拉夫國內的滲透,自由民主的價值觀一定要取代他們的紅色價值觀,殘暴的**和集權獨裁必將被終結,雖然南斯拉夫情況比其他東歐國家好一點,但是對言論自由的鉗制、新聞自由的管制什麼的還是比較厲害的,此間也大有可為。”

幕僚長蘇努努也插嘴道:“沒錯,ci卩些傢伙可以把是非黑白都完全顛倒,而民眾的熱情是最不需要事實和理性的,我想我們能夠成功。”

老布什又笑道:“讓中國人拿出一大筆錢和精力去幫助南斯拉夫,最終打了水漂,這無疑是最好拖累他們變強大的手段了,如果他們一心經營國內,像以前一樣躲在烏龜殼裡面,我們還比較難動手,但如果他們多搞幾次這樣的事情,我們能夠輕而易舉地讓中國血本無歸,最終在國力國勢競爭中一敗塗地。

橢圓辦公室內的幾個老男人一時笑得跟花兒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