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1 李代桃僵

白麪黑廝

  

..雖然計劃中,蘇聯遠東地區堅持要滲透,但是畢竟離蘇聯解體的日期也只有兩年時間了,就算繼續滲透下去,齊一鳴也難以實現自己的雄心。所以,他必須用一點更加激進的手段。這個激進的手段其實他已經用過很多次了,那就是偷樑換柱、李代桃僵。

他做這事兒的第一樁就是換掉了巴布亞紐幾內亞的總統,隨後控制了整個土著國家,使得西木公司獲得了自己的活動根據地。其後這樣的事情也有一些,不過因為具有完全易容能力的間諜不是量產型的,而是一定機率下獲得的,所以齊一鳴也不能大規模的搞類似李代桃僵之計。

不過,蘇聯解體如何操作上,無疑是決定了未來天朝走向的重要節點,所以齊一鳴不再小裡小氣,拿出自己能夠拿出的所有資源,務必要在蘇聯解體前,將佈局完成。

烏蘇里江畔的伯力,蘇聯官方的名稱為哈巴羅夫斯克,用以紀念19世紀侵佔中國領土的探險家葉羅費拍夫洛維奇o哈巴羅夫。歷史上這裡曾經長期是中國的領土,《186中俄北京條約》之後被割讓給沙皇俄國。

這裡同樣也是蘇聯遠東軍區的總部所在地,不過因為烏蘇里江和黑龍江一直都邊境上比較嚴密地地方,所以伯力到沒辦法跟對面的撫遠縣進行多麼密切地來往。江上劃界的問題還沒有定,自然不可能草率就隔著兩江開始搞邊貿。

伯力軍區駐地內部的一處隱祕的所在,兩個人影鬼鬼祟祟地閃現出來。

“你這個光頭,動作快一點,雖然我不在乎宰掉幾個蘇聯人,但是破壞了老闆的大事就糟了。”一身緊身黑色作戰服的傑奎琳皺著眉頭看著不緊不慢從地道里爬出來的光頭佬,一臉不爽的表情。

尤里一臉詭異的笑容,似乎若有所覺地道:“看來作為英雄之外還有一層其他身份果然更有工作動力麼?”

他指的自然就是傑奎琳是基地主控者齊一鳴的情人這件事,傑奎琳聽後頓時有些惱怒,她一把揪住尤里的衣領,徒手將他提到了半空中,低斥道:“識相一點就不要扯這些無聊的事情。”

尤里絲毫沒有擔憂的樣子,只等傑奎琳把他放下隨手拍了拍身上的塵土。

傑奎琳看他根本不鳥自己的樣子更加惱怒,可是她沒有什麼辦法。自己作為基地英雄,自然不吃尤里的心靈控制,可是尤里對於自己的男人齊一鳴的重要性她很清楚,如果把這個傢伙給弄死了,即便齊一鳴不會責怪她,也會對他的事業造成巨大打擊。

不過傑奎琳卻不願意給尤里好過,她一臉怒容地道:“光頭佬,你記住了,我雖然不會殺了你,但是我可以做一些讓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事情,我有17o種不傷害人但是能夠讓他受折磨的方式,你願意的話我可以拿你做實驗物件。”

誰知道尤里也寸步不讓,一臉如常表情地道:“我也很期待能夠感受一下譚雅女士你的厲害。”

傑奎琳攥了攥拳頭,很想揍他,但是他們兩人畢竟是來做任務的,耽誤了事情就不好了。

“廢話少說,跟我走”

兩個不同陣營紅警英雄在今天合作進行一項任務,實在是罕見,他們的目的很簡單,就是拿下遠東軍區的最高掌門人、軍區司令諾渥茲洛夫。任務的主要行使人是尤里,他需要將諾渥茲洛夫控制住,然後去到他們之前設定好的地方,將假的“諾渥茲洛夫”派出去,至於真的這個隨手就可以毀屍滅跡了。

他們進入遠東軍區駐地的地道是之前由鑽地採礦車越境偷礦挖出來的祕密通道,經過了一番隱祕的工程之後,修在了遠東軍區駐地的裡面,出口僅能容一人出入,不過也足夠使用。

傑奎琳簡單地辨認了一下方向,然後扯著尤里這個傢伙在夜色中,快接近了軍區司令諾渥茲洛夫的軍官宿舍。沿路上偶爾有衛兵巡邏經過,但是敏捷而高效的傑奎琳不會讓任何人現他們。不怎麼老實的尤里也沒有給傑奎琳添亂,兩人順利的抵達宿舍的外面。

司令官的住所自然要比普通軍官宿舍好得多,而且明顯這位司令員個人作風有問題,這間所謂的宿舍根本就是豪華住宅,在外面雖然看不出有多麼奢華,但是內裡的各種裝飾和陳列,都絕不是這個時代蘇聯能夠經常見到的。

當然,能夠將房屋弄成這樣,說明第一諾渥茲洛夫沒有少撈錢,第二他也從中國弄來了不少東西,甚至是家裝產品。

傑奎琳在窗戶邊往裡面偷窺,看到這位已經上了年歲的毛子將軍,居然擁著兩個年輕貌美的女兵在尋歡作樂。傑奎琳立即大生厭惡的情緒,回頭對尤里說道:“還等什麼,把這個老不死給控制住”

“如您所願,女士。”尤里微微一笑,也沒見什麼動作,只是站在那裡像一根木頭一樣。

心靈力量滲透進入到諾渥茲洛夫體內,瞬間他失去了對自己身體的控制能力,原本環繞著兩個奶大腰細的大洋馬的他似乎突然愣了一下。

一個毛子妞似乎察覺到了什麼不對勁,撒著嬌問道:“長,您怎麼了,是希望我和塔莎給您按摩一下嗎?”

已經接駁尤里思維的諾渥茲洛夫現在就是一具傀儡行屍,尤里沒有拒絕兩個毛子妞,臉上露出猥瑣和淫蕩的笑容,道:“還等什麼啊,快來吧”

傑奎琳雖然跟齊一鳴做過不少挺出格的愛情動作,但看別人做突然覺得十分噁心,她更是對尤里十分不滿,剛才要是直接叫那兩個女人離開就好了。不過傑奎琳也知道,那樣做肯定會讓別人起疑。

“要不我進屋去,找一找這個老色鬼有沒有什麼重要的情報可以偵知,也算是立個額外的功勞。”想著這一點,傑奎琳輕手輕腳地在另一個房間的窗戶中爬了進去。以她的力量破牆而入其實都不難,不過這樣技巧性地開啟窗戶上的鎖對她而言也不是什麼有難度的事情。

尤里自然不會跟她一起進去做間諜做的事情,他隱藏在房子外面花壇之中,也不虞什麼人會現。

傑奎琳不會進入到那一男兩女快活的臥室,而是開始在客廳、書房等地尋找有價值的東西,其實她完全沒必要這樣做,因為只要控制住了諾渥茲洛夫,以後什麼遠東軍區的情報他們都能夠得到。她選擇動手找情報,主要還是自己閒不住,而且不願意跟尤里這個光頭佬多呆。

只是多餘的舉動之所以會多餘,是因為可能引不必要的後果。

傑奎琳正在將軍的書房中翻得歡實,突然一個二十來歲的年輕軍官推門而入,看到一身黑衣的傑奎琳,本能警覺起來,用俄語問道:“你是誰?為什麼在這裡?”

年輕的軍官從腰間拔出了手槍,立即對準了看上去基本上就是一個女間諜的傑奎琳。傑奎琳也沒有想到老色鬼找人共度良宵,居然別墅裡還有別人的存在,直接就是一愣。

她倒是不怕年輕軍官手中的槍,不管是自己的度還是自己身體強勁的防禦力,m手槍不會使她受什麼傷,但是傑奎琳擔憂槍聲可能會暴露自己的行動,而且自己沒關係,尤里那個重要的光頭佬就麻煩了。他體質差得可以,要帶著他逃跑絕對不是什麼容易的事情。

正在傑奎琳考慮是反抗還是就這樣被拿捕,之後再想辦法逃生的時候,年輕軍官後面出現了幾個人,正是原本在尋歡作樂的諾渥茲洛夫和兩個漂亮女兵

“哦啊,帕柳金娜原來你在這裡啊,快過來快過來,我們一起來享受一個美妙的晚上。”被控制的諾渥茲洛夫哈哈笑道。

年輕軍官一愣,問道:“長同志,這個人是我們的人嗎?為什麼出現在您的書房,還好像在翻找東西的樣子?你確信她不是間諜?”

諾渥茲洛夫臉色一沉,罵道:“她是我們的人,我叫她來取東西的,她身上的衣服也是本人為了增加情趣而讓她穿上的。嗯,而且最重要的是,老子做什麼用得著你來管?你有什麼質疑的資本?”

年輕軍官臉色漲紅,但還是一副強項的樣子,指著傑奎琳道:“讓她報上自己的部隊番號和姓名,我們才能放心,長同志。”

諾渥茲洛夫作震怒狀:“居然敢挑戰我的權威?阿列克榭同志,我宣佈你即刻被解職了”

說著這老傢伙不由分說上去奪下了年輕軍官的配槍,還死掉了他肩膀上的肩章,讓年輕軍官臉色頓時蒼白。

“還呆在這裡於什麼,滾回去寫檢討”諾渥茲洛夫怒吼道。

年輕軍官再也不敢找麻煩了,立即灰溜溜地離開了他的別墅。

待這人走後,諾渥茲洛夫又指使開兩個毛子妞,走到傑奎琳的面前,用色色的笑容說道:“美人兒,那個不長眼的已經走了,現在我們可以做點別的了

傑奎琳頓時盛怒,叫道:“尤里,你想找死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