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9 洗劫

白麪黑廝

  

..金邊政府之所以比較爽利地同意聯合國介入調解,主要還是跟中越之間的國力對比出現巨大懸殊有關係。早些年的時候中越打兩山戰場,越南人被打了一個體無完膚,無論是6軍還是空軍,俱是損失慘重,甚至越南軍隊都無法接近兩山邊境上四十公里以內,一旦越南增援部隊進入這一“緩衝區”,不知道如何中國人就現了,然後猛烈的炮火就會襲來,將越南人生生打潰。

南海上也是類似的情況,之前中兔家無比腹黑地使用了困島戰術,越南在南海上佔據的離島的補給,統統被中國海軍所切斷,島上士兵不是渴死餓死,就是自殺或者投降,而越南一點辦法都沒有。

中國又出兵馬來西亞、收復臺灣,種種軍事行動都證明了一件事,那就是中國的軍事實力絕對不是越南能夠對抗的了得,如果中國決心在柬埔寨問題上下力氣,那麼金邊政府絕對沒有好下場。對外面對困境的越南這時候也不能很好地顧及到金邊政府,所以就不怪金邊政府開始自謀出路了。

再有就是,中國雖然直接沒有對民柬三派進行支援,但卻藉助南洋國之手向西哈努克等民柬武裝輸送了不少的武器,甚至還有一些軍事顧問團在民柬武裝中對他們進行指導,這已然給了金邊政府相當大的壓力,金邊政府沒有信心能夠完全靠武力解決反叛勢力,所以不得不尋求政治解決。

以中國為的聯合國維和部隊抵達磅遜之後,先做的是安撫難民的工作,不少人因為戰亂流離失所,柬埔寨的內戰也給這個國家帶來了巨大的創傷。兔子家本著人道主義的精神,向世界各國呼籲對柬埔寨的難民進行援助,向他們必要的物資救助。

不過借這個機會兔家也小小的了一筆財,有些國家捐的就是現金,兔家拿過來在國內換成帳篷、藥品等物資,然後再運往柬埔寨,雖然量沒有特別大,但是也算是惠及到本國的工商行業了。

維和部隊的主要使命其實是外交性質的任務,而不是主要為了作戰而存在,所以聯合國維和部隊的第一準則就是不主動交戰,不捲入衝突中的任意一方,武力僅用於自衛。抵達磅遜之後,包括觀察團和藍帽子的主要官員開始向民柬三方以及金邊政府、越南駐軍出邀請,讓他們來磅遜進行局勢討論。

畢竟聯合國這杆大旗還是比較好用的,即便是越南人桀驁不馴丨也最終還是派來了一個相對高階的軍官黎珍參與會晤。不過這次見面建設性並不大,維和部隊的司令官,中國上校龍信直截了當地傳達了聯合國大會的決議:“我們要求,越南方面無條件從柬埔寨撤軍,以尊重柬埔寨的國家主權和領土完整,並放棄於涉柬埔寨內政的不當想法的,切實而且有效地維護區域的和平與穩定

這種官腔龍信自然打得好,出國之前他們這些人都受過外交上的培訓丨說起話來一套一套一點都不比真正的外交官差。而越南軍官黎珍卻是缺少這樣外交辭令上的爭端培訓丨想要說出什麼反駁的話來,但是居然理屈詞窮,哼哼唧唧地沒有說出幾句邏輯完整的話語來搪塞龍信,這樣顯得他們就更加不正義了

越南人沒有在磅遜多停留,也談不上灰溜溜,也沒有放什麼狠話,就這麼詭異地離開了。越南人的離開也使得柬埔寨和解的機會變得稍稍渺茫了一些,不過龍信上校在隨後接受西方記者採訪時表示:“……必須給越南劃出一道紅線,有些東西是絕對沒辦法談判和交易的,比如柬埔寨的主權和領土完整。我們維和部隊秉持聯合國安理會和聯大做出的決議,那就是越南無論如何都必須無條件從柬埔寨撤出,柬埔寨的問題必須由柬埔寨人自己解決。”

有不怎麼喜歡中國的西方記者刁難道:“本次事件中,中國藉著自己的軍事實力和政治影響力主動於預插手柬埔寨的事務,請問是否是於涉別國內政的一種表現?”

龍信回答得滴水不漏,而且連消帶打,道:“先我需要表達對這位記者朋友的不專業的不滿,我國確實不於涉別國內政,但是這次維和行動並不是以中國的名義單獨進行的,我們在這裡的維和士兵不僅僅有中國人,還有加拿大人、巴西人、巴基斯坦人等等,我們是遵從聯合國安理會的指示,為維護東南亞的和平和解決爭端而進入柬埔寨的,而不是中國違反原則插手他國內政。沒有搞清楚這一點,恐怕這位記者朋友並不是一位稱職的政治記者。”

一群西方記者沒有在龍信這裡挑到什麼骨頭,只是有些心懷怨恨的傢伙倒是寫了一些說中國涉外軍事人員缺乏禮貌和素質之類的報道,沒有引起什麼太大的波瀾。

真正使得柬埔寨情勢出現變化的事件生在7月份。

維和部隊不僅僅帶來了兩千多士兵,而且還護送來了大量的救濟物資,這些救濟物資用來安置柬埔寨的難民。人道主義救援物資門類很多,從基本的帳篷、毛毯、衣物,到如藥品、、飲用水、食物,十分齊全,量也不小。

本來這些物資的好好的,給柬埔寨的難民的生活帶來了很多幫助,不過柬埔寨當下可不僅僅只有難民缺醫少藥、營養不良的。不知道是不是吃了熊心豹子膽,在一個車隊人道主義救援物資運送至偏遠地帶時,金邊政府的武裝部隊夥同一群越南士兵洗劫了這個運輸車隊,由於維和部隊兵力捉襟見肘,需要做工程、救助、掃雷、維持秩序等眾多工作,這個車隊並未有藍帽子跟隨押運。所以越南兵成功劫下了這個運輸車隊,奪取了大量的食品和藥品,甚至還打死了車隊中的三名柬埔寨義工和一個希臘志願者。

這件事被曝光之後,在國際上引起了軒然大波。主流西方國家媒體開始對金邊政府和河內政府大肆攻擊,甚至有些比較激進的媒體用“強盜行徑”這樣侮辱國格的詞彙形容這個事件,並且認為這是血腥而殘暴的,必須受到懲罰。

聯合國祕書長德奎利亞爾強烈譴責金邊軍隊和越南軍隊搶劫人道主義救援物資並殺人的暴力行徑,並且聲稱如果局勢往更加惡劣的方向展,不排除採用更激烈但適宜地手段保護柬埔寨人的生命和財產安全。

中國外交部言人則在例行記者會上表示道:“……我們強烈譴責肇事者的暴力行為,這種冷血且不義的行為只能導致事態惡化,從而將柬埔寨人民推向深淵。我國將於隨後向聯合國安理會提出草案,向柬埔寨緊急派出更多維和部隊,並呼籲國際社會持續對柬埔寨局勢關注,並提供力所能及的幫助。”

美國方面基本上也表達了對越南和柬埔寨的譴責,不過針對中國打算派出更多維和部隊的做法,白宮言人表示,不希望看到以暴制暴的事情生,用武力永遠不能最終解決問題,希望各方可以冷靜下來,迴歸到談判解決問題。

還沒有完全掌握國際政治和世界輿論玩法的越南迴應顯得十分不成熟,先河內當局否認越南軍隊參與了洗劫和屠殺的事件,並且抱怨有人想要陷害越南,聲稱越南是正義且光明磊落的國家,越南人民不要被敵人的陰謀手段所迷惑。

這樣的態度自然不可能解決問題,於是乎,民柬和金邊政府軍再度爆了一些衝突,甚至這些衝突還殃及到了聯合國維和部隊。

不知道是有怎樣的心思,越南人在事件生後才一週的晚上,再度襲擊了磅遜郊外不遠的一處人道主義救援物資集散營地,可能是上次搶了不少他們緊缺的物資,這一次想要獲得更多。特別是越南人偵察到,維和部隊帶來了不少好裝備,對於缺少精銳武器的越南來說,奪到手裡就是重大勝利。

就是這種完全與現實脫節的神奇思想,越南軍隊竟然主動攻擊維和部隊,也許是他們內部對於“帝國主義”、“侵略者”之類的東西灌輸得太厲害,以至於居然對於聯合國都沒有什麼敬畏感存在。

不過這一次越南人打得可不是缺少護衛的運輸車隊,而是維和部隊重兵把守之下的物資營地,這裡有一箇中國藍帽子的營,雖然只有三百多人,但有著遠勝越南方面的裝備。

越南人趁夜偷襲,卻絲毫不清楚,原來營地的哨塔上居然還有夜視裝備,在現越南打算夜襲之後,營地的哨兵拉響警報,枕戈待旦的士兵們立即進入作戰狀態,向正在偷偷摸過來的越南人動攻擊。

維和部隊攜帶有大量的6迫擊炮和輕重機槍,而越南攻擊營地的部隊基本上都是拿著步槍,連像樣的重火力都沒有。漆黑的夜裡很容易打出交叉火力,越南人還沒反應過來,就看到幾顆照明彈被打上了天,然後就是壓得讓人抬不起頭來的掃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