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1 暗潮

白麪黑廝

  

..揚o伊利埃斯庫驚訝地看到餐桌地位置上坐著一個看上去其貌不揚的黑高加索裔男子,個頭並不是很高,甚至有些瘦弱,與街頭的普通羅馬尼亞人似乎並沒有什麼兩樣。

第一反應這是一個羅馬尼亞的祕密警察,伊利埃斯庫已經習慣了被跟蹤監視,甚至突擊審問的情況,如果是這些保密部門的人,就算出現在他的房子裡也並沒有什麼好奇怪的。

不過就算是祕密警察,也不應該擺出這樣的做派,更可能的是將他直接扣押起來,然後進行各種他們想要的逼供甚至行刑。而這面前的傢伙似乎一臉慵懶倦怠的樣子,但是那不大的藍色眼睛中卻透著一種讓伊利埃斯庫覺得印象深刻的精光。伊利埃斯庫反應過來,這個人絕對不可能是祕密警察。

似乎明白伊利埃斯庫在想些什麼,面前的藍眼睛男子道:“你家中的竊聽器已經被我給遮蔽掉了,那幫大禍臨頭的蠢豬不會知道我們的談話,甚至不會知道我曾經來過這裡。而且,現在這個時候,他們更應該擔憂的是齊奧塞斯庫的政權和他的性命。”

伊利埃斯庫驚道:“你在說什麼瘋話”即便是對於齊奧塞斯庫頗為不滿,但齊奧塞斯庫的影響簡直深入羅馬尼亞的每一個角落,伊利埃斯庫認為羅馬尼亞可能終會變化,但齊奧塞斯庫絕不可能就這樣退出人們的視線,甚至死亡。對他來說,齊奧塞斯庫就是一座不倒的青松,他的幾次浮沉都因為這個權力滔天的男人。

藍眼睛男人笑著道:“我有沒有說瘋話,時間自然會驗證。”

伊利埃斯庫目光灼灼地看著這個男人,良久才問:“你到底是誰,到底想要做些什麼?”

藍眼睛男人站起來向伊利埃斯庫微微欠身,說道:“抱歉沒有自我介紹,我的名字叫尼科萊,呵呵,至於我想做什麼並不怎麼重要,重要的是你想做什麼,揚o伊利埃斯庫先生。”

尼科萊緩緩走上前,從看上去十分新潮的夾克口袋中掏出一張被摺疊過的紙展開來,在伊利埃斯庫眼前晃了晃道:“這張名單上還有數十個跟您一樣,對現政權不滿,被齊奧塞斯庫父子打壓過的羅共黨內人士,甚至很多人現在還掌握著不少權力。而下到各種基層組織和地方上,對於齊奧塞斯庫的不滿和抱怨聲就更加強烈了。齊奧塞斯庫還沒有看到他們的處境,仍不自覺自己已經窮途末路,反而變本加厲變著法地想把自己往地獄裡面推,也許現在正是時候讓羅馬尼亞出現一些變化了。”

伊利埃斯庫只是一掃那張小心折疊過的名單,幾個熟悉的名字就像大錘一樣狠狠地砸了他一下,因為他不僅看到了很多與自己年齡經歷相似的同志,甚至連在羅共黨內具有重大影響力的六君子也在其中。

他不清楚這張名單的可信性,但是他也清楚在春天的時候,羅共元老六君子上書批評齊奧塞斯庫的現行政策,在國內外引起了巨大的反響,若說他們不滿齊奧塞斯庫也說的過去。伊利埃斯庫就是不能想象,原本平湖一般安定的局面之下,居然隱藏著如此的暗流,連羅共六君子都被囊括其中,誰知道這些人到底還掌握了怎樣的資源,有著怎樣的計劃。

伊利埃斯庫看了一眼尼科萊,說道:“你們是打算密謀推翻齊奧塞斯庫政府麼?為什麼我一點都沒有聽到過,你就指望一張沒有證明效力的白紙,就打算讓我相信麼?”

尼科萊呵呵一笑,將名單疊好又放回了口袋,他從口袋中又掏出了一盒香菸,伊利埃斯庫不認識香菸外包裝上的文字,不過猜測應該是中國字。尼科萊取出一顆煙遞給伊利埃斯庫,物資短缺之下,伊利埃斯庫很久沒有抽過香菸了,他不由接過在鼻子前嗅了嗅,頓時有心曠神怡之感。

給伊利埃斯庫點著香菸,尼科萊這才道:“先,如果連您這樣被密切關注的人都能知道我們的運作,那麼我們的保密工作實在是值得檢討了。而且我也沒打算讓您僅僅通過一張名單就相信我們的存在。如果您有意加入到這份事業中來,我會安排更多的方式讓您和您的同志們展開工作,而且請相信我,這件事已經無限接近成功了,此時加入,對於您個人未來的政治前途,也十分有好處。”

伊利埃斯庫吸著煙,道:“恐怕,你們現在也用得上我這個不安分的異見分子的影響力吧,只不過你們已經有了六君子這樣的人物,不應該再看得上我這樣的角色。”

尼科萊笑道:“這不一樣,六君子已經垂垂老矣,雖然有些影響力,但不可能指望未來的羅馬尼亞靠著他們的智慧管理國家,而先生您年富力強,而且具有很強的能力,這個有目共睹。”

伊利埃斯庫將煙吸到了一半,有一點想把煙掐滅,然後省下來下次再抽一點。尼科萊似乎看破了他的想法,把口袋中的那盒香菸倒在了伊利埃斯庫的桌子上,香菸盒有可能引起祕密警察的注意,而菸頭就好處理得多。

“告訴我,尼科萊同志,你看上去並不像是一個cp人,而且你似乎也很有路子,這煙也應該是從外國來的,說說吧,你到底是為誰服務?”伊利埃斯庫老謀深算,警覺心也十分得高,他不相信隨便什麼人都能夠串聯起來羅共內部的不滿人士,如果沒有足夠的力量和經費,根本沒辦法把這些人捏合起來。特別是在齊奧塞斯庫的黨羽還監視著國家的時候,能夠完成這些地下活動本身就是很了不起的事情。羅馬尼亞內部很難獨立完成。

尼科萊又笑了笑,道:“我為誰服務並不重要,關鍵的是,我們想要的東西都是一致的,那就是齊奧塞斯庫從他的寶座上下來,然後羅馬尼亞獲得一次新生。”

伊利埃斯庫說:“讓我對於資訊和背景完全保持盲目,還想我為你們這份‘事業,出力,恐怕我是做不到的。”說出這話來伊利埃斯庫也微微有些擔心,因為尼科萊說的東西都是掉腦袋的,如果他真的拒絕了尼科萊,說不定尼科萊就會翻臉殺人。

“就算我不說,先生您其實也有了自己的猜測不是嗎?”

伊利埃斯庫點了點頭,尼科萊雖然就是個羅馬尼亞人,羅馬尼亞語也說得非常本地化,但是他卻有著十分強大的路子,手裡的香菸居然還是十分少見的中國煙,如果說他跟中國方面沒有聯絡,反而才令人懷疑。

不過這一點更讓伊利埃斯庫沒法理解,他也多少知道一些關於中國的事情,一個亞洲的社會主義國家,有著世界上最多的人口,以前似乎十分貧窮落後,而近些年展現出了驚人的軍事實力和國際影響力,似乎他最近還聽一些訊息靈通的傢伙談論,中國似乎正在大舉支援南斯拉夫進行經濟改革,幫助他們走出困境。有些同事還嘲笑南斯拉夫人疾病亂投醫,中國自己都顧不好,怎麼可能顧得上南斯拉夫。

不過伊利埃斯庫卻不這麼看,固然西方和美國都提供了一些經濟援助,但都伴隨著巨大而難以實現的附加條件,這些條件讓伊利埃斯庫看上去覺得非但不會幫助一個國家走出困境,反而會將他們狠狠地踩在地上。指望西方有什麼好心思,基本上就是黃鼠狼給雞拜年。

伊利埃斯庫問出了他百思不得其解的問題,“你背後的勢力,為什麼這麼熱衷於幫助東歐的社會主義國家,當初我記得他們跟東歐諸國的關係並不是很好,而且東歐離東亞那麼遠,能夠對他們自己有什麼樣的幫助呢?”

“問題不在於單純的地緣政治和國家利益上,現在是國際共運的最低潮,如果不能保持住社會主義在一些國家的繼續執行和不斷展,那麼未來世界社會主義制度的建設和展必然會面臨更大的困境。我們希望我們的朋友能夠自由選擇社會制度,但我們同樣希望能夠儘可能地親近我們。另外西方的誠意到底能不能相信還是另外一碼事,我們也比較擔憂西方會趁著這個機會禍患整個東歐,並破壞這些國家幾十年的展基礎,最終將他們無害化,變成他們的馬前卒和傀儡。”

伊利埃斯庫道:“那怎麼能保證羅馬尼亞不成為你們的傀儡呢?”

尼科萊攤攤手,道:“操作這件事的人都是羅共內部人士和一些社會人士,未來你們建立的國家當然是由你們自己做主,我們雖然樂意幫忙,但是卻不會對羅馬尼亞的未來指手畫腳,我們唯一希望收穫的,只有羅馬尼亞人民的友誼。”

伊利埃斯庫點點頭道:“但願你說的是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