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3 百夫長

白麪黑廝

  

..百夫長攻城機甲並不是紅警原版中的單位,而是非常有影響力的m6《心靈終結》中由中國製造的可怕武器。比起三代中的巨大鬼王機甲,百夫長雖然略有不如,但在齊一鳴看來,爆出這麼個玩意兒來,已經是黑到無法再黑了。

單就現有6軍裝備來評價,沒有任何一種武器在近戰中能夠比得上百夫長。這種兵器簡直已經越了6戰之王坦克的戰術地位,雖然其戰鬥重量過了一百噸,行動起來有一些不方便,遠比不上收割者機甲、恐怖機器人這樣的足式行動武器迅,但基地版百夫長具有非常強的地形適應性。

每一臺量產型百夫長就如同一輛簡易版變形金剛一樣,他們不僅僅可以使用三條機械足,在液壓懸掛系統之下行動,而且三條機械足還可以進行回收摺疊,之後轉化為使用四個強化越野胎在公路或野地上機動。步行狀態最大時僅為每小時2公里,輪式狀態最大時可達每小時6公里。百夫長還具有一定的無準備浮渡的能力,可以過江越河。甚至因為本身強大的動力和穿透力驚人的機械足,百夫長能夠順利地攀援巖壁,翻山越嶺。

作為一款6戰兵器,強大的火力和壓制性能也十分重要,一如現在pl推崇和改進的模組化,百夫長本身也具有模組化的武器站,可以在2個小時候進行臨時裝配並改動。它最主要的戰鬥武器為2減後坐力線膛炮,因為身材所限,倍徑並不很大,所以射程並不是很遠,但要是被這東西轟中,決無幸理

百夫長2加農炮能夠射多彈種,有壓制步兵的高爆破片彈、有增強效果的高爆彈,也有對抗裝甲單位和加固工事的穿甲彈和破甲彈,甚至還能夠射專門適用於百夫長的炮射導彈。反裝甲模式的時候,側翼還可以加掛最多八枚紅箭系列反裝甲導彈,如果不使用重炮的話,可以攜帶多大6枚紅箭反坦克導彈。

除重炮型之外,百夫長還有步兵壓制/戰場防空型,武器站換為四具2mm全形度高炮或者一具6o近防炮,能夠攻擊天空中的飛行器目標,也能夠在面對步兵的時候造成一片血火地獄。

另外因為百夫長體型夠大,所以也能夠更換武器站為b枚飛弩-6防空導彈,對於空中目標的遏制能力更加顯著。甚至由於百夫長出色的攀爬能力,它還可以加裝戰場雷達然後機動到地勢比較高的山地,為整個部隊進行偵察和監視工作。

自然而然地,比坦克的威力更強,百夫長的日產能就比99坦還要少,99式主戰坦克每日每個戰車工廠就能製造48輛,而百夫長每日每個戰車工廠僅能製造臺,直接就是99坦的一半。

齊一鳴為pla製造的99式主戰坦克不下兩萬輛了,這還不算齊一鳴為紅警軍團打造的99坦和天啟的裝甲部隊數量。而最新一批入役的99式也已經是基地的第四次改版,也就是99坦克,正式稱謂是2,主要在火炮穿甲能力、自身防護力以及機動效能和數字化程度上進行了一定的改進。

99可以說是當今世界上最強悍的主戰坦克,而顯然一輛99面對百夫長這樣怪模怪樣但又強大到讓人目眩的東西,仍舊不是對手。不考慮軍團作戰的情況,百夫長自帶索敵雷達,就能夠對99實現先敵現,並且射自己的反裝甲炮射導彈直接將99摧毀,即便是99的裝甲防護能力已經接近26mm均質裝甲,但對於百夫長霸道的穿甲攻擊能力,仍舊不能抵擋。經過測試知道,也就是天啟這種同為怪胎的東西,在面對百夫長的攻擊時,還有百分之三十多的生存機率,包括99坦在內的世界各國主戰坦克,生存機率不到百分之三。

防護效能上,百夫長的複合裝甲其實不比99式的裝甲強多少,但是作為有足類機甲,它與收割者和鐮刀最大的不同在於,強悍的預警能力和防禦性彈道計算,可以使百夫長在千鈞一之際具備躲避炮彈的能力,這屬於被動技能,是系統自主進行的,駕駛員無需操作。很難說這樣的能力具有多大的效力,畢竟如果再極近的位置上,就算計算得再快,也不太可能躲得了過音的炮彈

考慮到99式在這個年代已經傲視群雄甚遠,如果再讓pla裝備百夫長,那基本上就類似於火繩槍對n1加蘭德了,齊一鳴計劃開始給他自己的紅警軍團列裝一部分百夫長攻城機甲,倒不是偏心的問題,而是紅警軍團本來就是祕密性的,比較容易掩飾,所以不虞什麼其他洩密出現。

兒子降生給自己送了這麼一份大禮,也讓齊一鳴頗為興奮。齊一鳴打電話四處報喜,可不是打算在滿月酒上多些紅包,純粹就是想把這份激動的心情分享給眾人。

“呵呵,小齊啊,你這兒子生得好時候啊,正是建軍節,將來往軍隊展最適宜了。”軍委副主席劉華青笑著對齊一鳴道。

齊一鳴嘿嘿迴應道:“剛從他娘肚子裡出來,誰知道以後成什麼樣呢,希望不要是惹禍的就好了,做點什麼其實我真的不在乎。”

劉華青笑道:“他爹是這麼有本事的老子,兒子也不會差的,虎父無犬子嘛。”

劉華青又繼續道:“不過你得了小子也估計不能得閒啊,這國情大閱就在眼前了,恐怕你還得多上心一下,特別是李敬那個混蛋,三天兩頭地給我遞話,讓我催你抓緊把海軍參閱的事情確定下來。”

齊一鳴則回答道:“劉老您不用擔心我這邊都已經籌劃完成了,硬體裝置也都準備就緒,接下來就是先試驗一下有沒有什麼問題,大約這個月中旬就可以⊥海軍司令部那邊來人驗收了。”

“哈哈,你辦事我放心,既然你說沒問題了,那就一定沒問題。呵呵,等過幾天我可要好好看看你小齊的兒子,這是我們革命接班人啊,哈哈”

掛了劉華青的電話,齊一鳴自己跑去江華燕喜歡的餐館叫了外賣,還專門拿手機查了網上孕婦不適宜吃、忌口的東西。作為基地主控者他的生活方式跟後世其實沒啥兩樣,2時代還沒開啟,他這邊都使用46的資訊科技了,而且他是能夠接入到另一個位面至215年的網路資料庫,各種包括生活小貼士類的東西都可以查得到。

帶了吃的,齊一鳴自己開著紅旗又趕回了醫院,不知道為什麼,他從來沒有對自己的家庭如此熱忱過,現在就算想想妻子、想想兒子,都覺得心裡既是沉甸甸又是歡喜地,也許這就是一個男人的成熟和長大吧。

剛要進入特護產房,就看到葉瑤子一臉依依不捨地要出門。

“於嗎去?一塊吃點東西唄。”齊一鳴問她道。

葉瑤子頗為幽怨地瞥了他一眼道:“你們一家其樂融融的,我進來當什麼電燈泡啊,而且你不上班了,我可不能再不上班啊,局裡大大小小那麼多事情,總得有人盯著。”

齊一鳴有些感動,道:“麻煩你了。”

葉瑤子伸手去看齊一鳴提的餐包上的選單,然後抬眼更加幽怨:“買的全是燕子喜歡吃的,怎麼都沒我喜歡吃的,還說要一塊吃,根本心不誠”

齊一鳴這會兒就尷尬了,他買外賣的時候滿腦子都想的是老婆兒子,哪裡可能顧得上葉瑤子。再說了,江華燕喜歡吃不代表葉瑤子不能吃,要是願意留下一起吃,菜什麼的不重要。葉瑤子就是爭寵似的表達不滿,她自己可能都沒意識到,江華燕是齊一鳴的老婆,自己最多隻能算是他工作上的助手和手下,私人感情上定位更不準確了。

也不知道怎麼安慰葉瑤子,只能看著這個靚麗的女孩嘟著粉紅的小嘴甩著手從醫院離開了。齊一鳴也不能多顧及她,走進房間去照顧自己的老婆孩子。

江華燕見到齊一鳴回來,露出甜美的笑容,似乎這會兒她已經沒那麼虛弱了,她道:“我媽剛才來了電話,說她過兩天就能過來照顧我,你也就不用那麼麻煩了。”江母原本打算提前一個月來助產來著,結果日子算錯了,因為根本齊江二人的孩子就是結婚前懷下的,江母又不知道珠胎暗結這事兒,所以日子自然算不準確。

齊一鳴和江華燕都是新晉父母,這種事也沒有什麼經驗,所以就沒有叫江母提前過來,才讓齊一鳴這會兒手忙腳亂一陣。好在齊一鳴能夠使喚的人也不少,總能夠把需要解決的問題解決了。

“嗯,不過就算媽過來了,我也不想離了你啊。”齊一鳴坐在妻子床邊,輕輕碰了碰熟睡兒子的小臉,道:“現在感覺我們這個小家才算完整起來啊。

江華燕也享受著這靜謐的時刻,不願意出聲說話,只是把螓枕在齊一鳴的肩膀上,看著丈夫安撫睡夢中的小寶寶,覺得無比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