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 平反杜布切克

白麪黑廝

  

..作為一個軍工業還算達的國家,突然要向中國求購武器裝備,實在是令人匪夷所思的事情,而且就算是捷克斯洛伐克想要購買武器裝備,選擇的物件也應該是蘇聯才對。捷克斯洛伐克的戰鬥機、坦克等一系列高科技武器都來自於蘇聯,此時沒有什麼徵兆地就倒向中國武器,有些讓人看不懂。

不過評論界一直都是屬於牽強附會和各種亂猜的地方,有人將事情聯絡到了196年,雅克什訪華的上面,認為早在去年的時候,雅克什就已經跟中國達成了某些方面的共識和協議。明顯此時在世界範圍內,中國要混得比蘇聯好得多,至少能夠得到西方世界的接受。

人人都能感受到東歐國家現在承受的巨大壓力,波蘭的劇變已經完成,多米諾骨牌的第一張已經倒下,可以預見到的是,東歐的其他社會主義國家都會隨之而倒下。剛剛上演的中國國慶盛典,很明顯地展示了一個事情,那就是同為社會主義國家,中國的體制得到了人民的擁戴和維護,並且國家正在保持迅猛的展度,和擁有足夠強大的國力支援一切想要進行的活動,享受著頗為尊崇的國際地位。

現在正處於執政位置上的捷斯共,絕對不願意跟波蘭的同志一樣,最終被掃入故紙堆,而是想跟中國的同志一樣,能夠繼續保持執政地位。所以,向中國取經,並獲取幫助,是再正常不過的選擇和邏輯了。

不過這些人也沒有完全猜錯,確實一切的變化,是始於雅克什訪問中國時,因為那時候他被齊一鳴用紅警易容間諜給掉了包,真正的雅克什早就被人道毀滅了。

捷克斯洛伐克向中國求購武器的這件事既保密也公開,之所以有這樣矛盾的說法,是因為整件事其實就是齊一鳴為了給紅警基地造出的紅警戰士和武器找一個合適的藉口,所以武器具體採購了什麼、量有多大不會公佈,但事情會傳出來,說明捷克斯洛伐克接觸到了中國武器。

齊一鳴提供給“雅克什”的人員和武器主要是6萬捷克和斯洛伐克族裔的紅警戰士,組成一個機械化師,使用武器為中國外銷貨,如vt-ia主戰坦克、vn步戰車、pl45自行火炮、e2自走火箭炮等,單兵裝備則也統一成了中國製式,步槍為rmmr勺cp26h6o自動步槍,單兵防空導彈也裝備的是前衛-1

當然對普通不懂軍械的人來說,他們與普通捷克斯洛伐克士兵的最顯著不同就是,身著一身數碼迷彩,自然與plar勺不同,多少有些類似於另一個位面中捷克的軍裝,不過更先進些。

這支部隊自然直屬雅克什指揮,代號“雙尾獅部隊”。

雙尾獅是齊一鳴為了防止捷克斯洛伐克局勢徹底崩壞化而打造的一層屏障,不過他也不希望直接讓雙尾獅部隊出現在對付那些示威遊行群眾的活動中。不過一旦需要動手,雙尾獅部隊可不會像其他的捷克斯洛伐克軍隊一樣對人容情,他們會毫不留情地碾碎一切擋在自己面前的人,因為他們的眼中擋路者只有一種人,那就是敵人。

局勢越朝著美國等西方國家希望的方向進行了,齊一鳴覺得這鋼絲上的舞蹈已經進行的差不多了,就在更大規模的示威活動正在醞釀之際,11月1日,雅克什代表捷斯共在布拉格表公開演講。

“……今天,我,米洛什o雅克什,捷克斯洛伐克cp總書記,代表全黨和國家正式宣佈,對於我國196年杜布切克同志領導的改革進行全面的重新定位和平反,杜布切克同志所作出的選擇是大勢所趨且富有預見性的,審視了人民的需求和基本的人民權利,並高瞻遠矚地為捷克斯洛伐克甚至未來其他社會主義國家的展開闢了新的道路。同時我們對於當時蘇聯粗暴地踐踏捷克斯洛伐克的霸權主義軍事行動定義為侵略行為,並保留一切對蘇聯採取迴應的權力

來自全世界的媒體都沒有想到,雅克什居然在這個時候為布拉格之春和杜布切克平反了,在前總書記胡薩克時期和雅克什的執政初期,這都是諱莫如深的話題,因為這兩人都是蘇聯入侵之後被扶植上臺的,可謂是蘇聯的馬前卒。可是也不知道雅克什是哪一根筋搭錯了,此時跳出來數落蘇聯之前的行動是入侵,並全面平反杜布切克的改革,給予他明顯都有些過高了的歷史定位。

在雅克什起身的掌聲中,一個人從後面走了出來,所有人倒抽一口涼氣,舉起照相機猛拍一通,因為這個人就是被開除黨籍的前捷克斯洛伐克領導人杜布切克。

包括齊一鳴在內的很多世界紅色歷史研究人員都認為,杜布切克實際上是一位很有眼光和能力的cp人,雖然他很多措施和觀點都來自於前人,但是他的一些政策和觀念都有獨到性和國情適應性。不過杜布切克的改革唯一沒有適應的就是蘇聯,他低估了勃列日涅夫的霸權思想以及對東歐的獨霸心理,最終導致蘇聯帶著華約各國大舉入侵捷克斯洛伐克,直接將他打下馬。

他懂得審時度勢,又不懂的審時度勢,也算是一個爭議人物了。無疑,杜布切克在捷克斯洛伐克國內具有十分大的影響力,而且在另一個位面捷克斯洛伐克cp倒臺之後他又出任聯邦議會的議長。不過他最終死於一次離奇的車禍,若說這裡面沒有陰謀,恐怕沒人會相信。杜布切克本人的影響力以及對於紅色主義的傾向,都是他值得被剷除的原因。

失勢之後的杜布切克任布拉迪斯拉國家森林保護局的總機械師和總工藝師,跟之前羅馬尼亞的揚o伊利埃斯庫倒是異曲同工之妙。這個時候雅克什有膽子將杜布切克推出來,自然是跟杜布切克進行了大量的溝通和拉攏。

雅克什當場宣佈:“恢復亞歷山大o杜布切克同志捷斯共中央委員身份。

原本的歷史中,雅克什在這一年還屢次說不會平反杜布切克以及相關問題,而這個雅克什並不是真的雅克什,對於什麼自己臉面的問題看得絕沒有齊一鳴關注的事情重要。所以他本來應該說出來不利於杜布切克的話,一句沒有說,不過也沒有透露出要平反杜布切克的口風,所以當這個訊息放出之後,才讓人格外驚愕。

杜布切克在媒體面前倒是顯得不怎麼興奮了,也許是因為這個結果肯定是經過捷斯共高層跟他多次談判和溝通之後的結果,他也早就知道自己會重新進入到權力圈之中,所以他此刻表現出了良好的涵養和寵辱不驚。

“感謝雅克什同志,感謝全黨的同志,感謝捷克斯洛伐克人民對我的關懷和認可,對於我個人的榮辱和得失,我早已看淡,不過當我還有一分精力的時候,我願意跟其他好同志一樣,團結在以雅克什同志為核心的捷斯共領導集體周圍,為了捷克斯洛伐克的繁榮和進步不懈努力。我對於能夠重新定位196年改革的興奮溢於言表,認為即便是在今天,當時的一些措施也是同樣有救國利民的作用的。在這個關鍵的時刻,我希望全體捷克斯洛伐克同胞們能夠放下分歧,集思廣益、共渡難關,一起開拓出一條適合捷克斯洛伐克的社會主義道路,實現國家的富強和人民的富足”

杜布切克簡短的講話引起了很多捷克斯洛伐克記者的歡呼和掌聲,而不遠處身上隱藏著美國cia身份的美聯社記者則眼皮子直跳,“雅克什這一招太狠了把杜布切克都祭出來了,一下子就把國內的不滿給宣洩出來了一大部分,再想要匯聚起成規模的反抗和示威活動,能夠對捷克斯洛伐克cp造成的壓力就小太多了,失算”

就連美國中情局從事顛覆活動的這些“民主鬥士們”也沒有想到,雅克什居然有這般破釜沉舟的勇氣,平反杜布切克和196年改革,基本上是否決自己執政合法性的基礎,可是沒想到雅克什居然有這樣的本事搞這種和解戲碼,扯出被冷藏許久的杜布切克作為擋箭牌,一下子就把西方推演好的棋局掃掉了大半。

西方不是不想從杜布切克這裡入手,他們也有打算,一旦奪權成功,就把杜布切克弄出來給一個名義上的地位,然後慢慢再擺脫這個老傢伙。初期他們接觸杜布切克,希望讓他出來登高一呼,破除掉捷斯共的權威性,直接走上西方路線。可是杜布切克雖然對蘇聯和捷斯共現任權力人士有些仇恨,但是對於社會主義制度是擁護的,他不可能為了擠粉刺選擇把整張臉都切下來,這就意味著他跟西方之間其實沒有那麼多的合作空間。

誰都沒想到,捷克斯洛伐克的這場風暴,並沒有刮完,在雅克什扔出杜布切克化解掉國內很大的矛盾之後,再度使出了組合拳的第二招——清算勾連外國的反黨反革命分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