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3 大閱兵的餘波效應(下)

白麪黑廝

  

..街道上開始出現pl徵兵辦公室的宣傳站,又是一年一度的徵兵季,在另一個位面齊一鳴穿越前,為了適應大學生畢業入伍的問題,徵兵季已經前移到了夏秋季節而不是冬季,這個時候大學生還是社會的稀缺資源,pla不可能跟普通用人單位爭搶大學生人力,所以徵兵也就沒有必要提前到夏秋季。

不過今年的徵兵活動,卻出人意料地格外火爆。很多地方的徵兵辦公室忙得連軸轉,大量的適齡男女青年踴躍參與,希望加入pl這個光榮集體。

應筱紫心情忐忑地望著正在進行徵兵工作的宣傳站,有些裹足不前,她是應屆畢業的大專學生,原本已經分配到了一所縣高中任教,但不知道怎地,以往習慣於聽從別人安排、沒有什麼主見的應筱紫在國慶時看了大閱兵之後,萌生了成為一名pla女戰士的想法。

弱勢的應筱紫甚至都沒敢告訴自己的家裡人,而悄悄地來到這處徵兵站,不過真的走到這裡的時候,她卻又勇氣不足無法邁出一步。

正在她猶豫和躊躇的時候,聽到背後有人叫她:“你好。”

應筱紫回頭看去,現是一個長相甜美、身材高挑纖細的女孩子,她暗想這樣漂亮的姑娘走到哪裡一定都會有很多小夥子追求。這個女孩子留著齊耳短,看樣子應該是剛剪的,她自己都有些不太適應。

女孩伸出手,自我介紹道:“我叫劉夢,你叫什麼,你也是來參軍的嗎

應筱紫有些怯怯和聲音低微地回答道:“我叫應筱紫,嗯,我也想參軍。

劉夢笑著道:“我看你在這裡站了一會兒,怎麼不過去報名,又打退堂鼓了嗎?”

應筱紫輕輕搖搖頭:“我不知道……”

劉夢自來熟地親熱拉著她,說道:“你也是看了大閱兵之後想當兵的嗎?呵呵,反正我是這樣的,我在電視上看到,那些女兵們英姿颯爽的模樣,真的好威風,我們從小的教育就是pla最光榮,可是讓我去參軍,我真的沒有想過,可從那一天之後,心裡想要船上那身漂亮瀟灑的軍服,抱起鋼槍成為一名女pla戰士的想法就怎麼也揮不掉了。”

應筱紫連連點頭,道:“我也是這樣的。嗯,而且我一直都是很柔弱的性格,我其實很不喜歡這樣的自己,我想,如果進到軍隊裡面去,一定能鍛鍊到我自己吧,成為一個不怕困難、足夠勇敢的人。”

劉夢嘻嘻一笑,拍了一下應筱紫的小肩膀,道:“我們肯定要比那些男生幸運的,聽說今年因為應徵入伍的人太多,所以遴選特別嚴格,很多人都被刷下來了,我弟弟高中畢業之後也向參軍入伍,結果體檢那一關沒過,這小子難過了一整天,還說明年要繼續報名呢。呵呵,不過我們是女生,本身女生的報名者就少,相信我們要比那些男生們容易成功得多。”

應筱紫是天生的顧慮性格,聽到刷下來了很多人,立即緊張起來,“那麼多人都下來了,我們能行嗎?”

“相信自己,絕對沒問題的”

兩個女生互相打氣,來到了徵兵站前,討到了兩張表格去填寫。徵兵站的工作人員看到兩個如花似玉的姑娘,也是不由錯愕,忍不住道:“你們兩個女孩子,確定不是去文工團?”

劉夢雖然樣子甜美,但是人卻聽大大咧咧而又潑辣,她直接回道:“如果要去文工團,我就不把頭剪掉了,我們要當真正基層的女兵,扛槍吃苦,要上前線的那種”

另一個工作人員笑了,道:“現在我們國家可沒在打仗啊,你想上什麼前線啊。”

劉夢顯然是做過準備的,她說道:“現在沒打仗,不代表以後沒有野心的侵略者來攻擊我們的國家,而且我們國家是負責任的大國,我們不是還在聯合國的號召下進入柬埔寨和其他國家進行維和行動嗎?好戰必亡、忘戰必危,打造精實強大的戰力是保衛我國改革開放成果和人民幸福的最堅實後盾”

這會兒工作人員都笑了,有一個年紀大一些的軍官不由道:“說得真好,我都想拉你去我們部隊上的宣傳部門了”

看劉夢面色不愉,軍官又笑道:“不過我們也尊重你們的個人意願,願意到部隊裡去摸爬滾打、鍛鍊自己自然是好的,能夠磨練自己的毅力和能力,為你們以後的人生際遇創造更好的基礎,你們兩個把表格填一下,然後跟著去體檢吧。”

兩個女孩子興奮地帶著表格去了後面,工作人員又搖頭笑笑:“不知道上面怎麼想的,今年居然強制要求女兵比例要到百分之五,女兵能打什麼仗?”

另一人道:“也不能這麼說,也許在地面戰場上女兵體力和戰技什麼會先天性的比男性弱勢,但是你看到沒有,就像剛才那兩個女孩子,她們都有比較高的文化教育背景,能夠充任更多的對文化水平有要求的崗位。咱們國家講究男女平等,不可能軍隊裡女兵就是養起來的金絲雀,她們也必須成為有戰鬥力的雌鷹。”

兩個年紀不大的女孩如願通過了體檢,相對於挑男兵那種嚴苛至極的模式,果然女兵的要求少一些,身高要求在15b公分以上,體重要求在45千克以上,一些先天性疾病排除等等,視力4b以上,再就是身上不能有紋身和穿刺裝飾卩鼻環、舌環)。應筱紫的身體多少有些弱,但是大體健康,並沒有不合格的地方,也順利通過了。

劉夢手持著一本小冊子來回地翻,她參軍其實很有衝動的成分,對於軍隊中的一切其實都不是那麼熟悉,她皺著眉頭對旁邊的應筱紫道:“原來很多崗位是不開放給女兵的啊,這是看不起我們女人嗎?”

應筱紫搖頭道:“我覺得是確實不適合我們女兵吧,選擇性開放崗位必然之後有深層的考慮。”

“哼,我覺得就是看不起我們。”

應筱紫溫和地笑笑:“我覺得你很像豫劇裡花木蘭唱的誰說女子不如男,的段子啊。”

劉夢嘻嘻笑了聲,拉著她道:“今天起,我們都是花木蘭”

她又念念叨叨地道:“什麼通訊兵、電子對抗兵、防化兵之類的,看上去都不夠給力啊,還是衝鋒陷陣的步兵跟符合我的口味麼?”

應筱紫明顯比劉夢知道得多一些,道:“防化兵、通訊兵什麼的,通常要求更好的知識背景吧,所以對我們來說更加容易一些,你想象中的那種像抗戰時期用腳底板跑,聽衝鋒號衝的步兵,現在應該沒有了吧。”

劉夢咦道:“那現在怎麼打仗?”

應筱紫說道:“好像是坐在裝甲車裡,跟著坦克一起衝,等到了地方,然後步兵從裝甲車裡跳出來,然後掩護坦克作戰什麼的吧。”

劉夢拍著手笑道:“這個我也聽過,好像希特勒的閃電戰就是這麼打的吧。”

兩個對軍事基本上七竅通了六竅——一竅不通的女孩子,站在這裡興致勃勃地討論著有關打仗和軍事的問題,實在是有些違和,不過相信在未來,這樣的場景會越來越多的出現,隨著時代的進步,女性已經獲得了權利的解放,在軍隊中也逐漸獲得了一席之地。男人們喜愛的東西,女人們也漸漸可以迷戀上,就像齊一鳴穿越之前,就在網上認識了一些女軍迷。

鐵槍大炮、戰艦戰機,顯露著絕世的張狂和控制力,不僅讓熱血和崇尚武力的男性喜愛,也讓很多女性著迷。

逐漸增加女兵在部隊內的比例,也是齊一鳴一力推動的。這種想法還是遭到了不少人的反對的,特別是比較老派的軍旅人,都認為“戰爭應讓女人走開”,或者覺得如果要讓女人上戰場打仗,是對男人尊嚴的侮辱。這毫無疑問是一種大男子主義,最起碼齊一鳴就認為,無論男女都是天朝公民,有自己的義務和責任去捍衛自己的國家和同胞。

抱持一種更開放的態度去接納女兵在軍隊中撐起一片天,讓pla形成一種更為現代化和文明化的形象,而女兵確實有更加細心細緻等特徵,在一些特定崗位上,如防化兵、雷達通訊、後勤管理等,能夠達到更好的效果。老話都說,男女搭配,於活不累,本質上齊一鳴認為這也是一種妥善優化資源利用的方針。

再者說,真正出入生死,打艱苦困難的硬仗的,齊一鳴覺得紅警軍團更加適宜,現在天朝的武力開始兩分化,齊一鳴掌握的紅警軍團,已經被提升到一種不可忽視的地位了。

國慶大閱兵不僅僅在軍售、徵兵等多方面產生了影響,甚至有戰略局智庫還指出,在國慶之後,全民的工作效率有1的提高,而這個提高比率已經能夠達到一次小規模技術革新和管理進步的程度了。

所謂精神和意識形態對於促進物質基礎的進步和展,確實是有不可磨滅的功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