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5 愛國陣線的計議

白麪黑廝

  

..“我們藉著西方的手中傷齊奧塞斯庫,然後我們在動盪中現出身來,進行一場迅地撥亂反正,將齊氏和他的保密部隊統統消滅,重新確立我們羅共正確的路線。”揚o伊利埃斯庫揮著拳頭道。

珀爾伏列斯庫皺眉道:“這樣就是一場政變啊”

伊利埃斯庫辯駁道:“政變也能引導我們到正確的結果。”

維爾德茨說道:“即便是能將齊奧塞斯庫推翻,我們掌握政權,但已經被西方蠱惑的民眾仍舊會對我們的羅共不滿,而西方的顛覆活動不會停止,他們必然想要扶植那些所謂自由派的力量走上臺前,他們要的不是齊奧塞斯庫夫婦的腦袋,而是我們羅共的命”

眾人都是點頭認同,不過伊利埃斯庫仍舊從容自若,他道:“沒錯,齊奧塞斯庫倒了,但羅共還留下西方一定不會滿意,但我的方法還沒有說完。我們的宣傳行動一定要到位,教導群眾們區分齊奧塞斯庫和我們羅共主體之間的區別,同時我們必須立即推出改革措施,能夠讓被還國際貸款而搞得疲敝的民眾們滿意,我們也需要能夠獲得大量的援助物資,爭取到民眾的支援和民心,這方面……”

坐在一旁的中國戰略局代表尼科萊點頭道:“各位長同志放心好了,只要有需求,戰略局一定會給予愛國陣線最充實的支援,我們先期打算抽調五千噸民用物資到羅馬尼亞,低價甚至無償放給民眾,改善大家的物質生活,這個工作的準備工作已經將基本完成了,只要提前十五天下達指令,我們必然不會延誤一分一秒,將這些援助物資送到羅馬尼亞”

所有愛國陣線高層頗為鬆了一口氣,自古“開倉放糧”就是神技級的大招,一旦釋放多是無往不利,特別是羅馬尼亞的經濟困頓如此,很容易想象當民眾們突然現政府大量無償或低價放蛋奶、麵包、肉類等食品,能夠買到衣物、電器等一系列日用品,他們必然就會投入更大熱情在爭搶物資和籌劃自己的生活上面,而不會再去注意什麼政治不政治的問題。有奶就是娘,西方可不一定會願意一口氣給出門類如此齊全、規模如此巨大、運輸如此迅的援助。

伊利埃斯庫點了點桌面又道:“我們既然已經掌握了西方打算用輿論作為導火索顛覆羅馬尼亞的情報,那麼在我們不希望這件事繼續讓羅馬尼亞流血的時候,就應該能丟擲證據,告訴全民這都是西方敵對勢力的陰謀,從而將視線外引,使得全民同仇敵愾,並且團結在一起,如此一來,我們就能夠相對鞏固我們新成立的政權。”

維爾德茨又道:“可是這樣不是就跟西方站在對裡面了嗎?他們絕對不會就此罷休的。”

“當然,所以我們桌面下面要跟西方進行溝通和談判,比如有一些東西我們可以適當開放,比如外資市場,比如宣佈我們可以有限度確保西方那套人權模式,甚至我們可以虛與委蛇,假意承諾西方我們有意在未來多少多少年內引入多黨制等等,降低西方對我們的戒心。”

維爾德茨苦笑道:“不可能的,只要坐天下的還是羅共,西方就不可能把戒心真的收起來。”

珀爾伏列斯庫則大拍桌子道:“只要我們羅共還有一位同志,就不能容許西方那些齷齪骯髒的東西進來,將我們的革命成果侵蝕,西方不放過我們,我們何嘗能放過西方?”

毛雷爾點頭道:“所以就是虛與委蛇和虛情假意,我們的目標就是平安地讀過這一次的劇變。”

揚o伊利埃斯庫看到他的意見得到了大多數人的認可,心中頗為自得,道:“沒錯,我們只要渡過了這段危險期,就有大把的時間摸索符合國情的模式,可以更好的建設我們的國家和社會主義事業。不過為今之計,還是要推翻齊奧塞斯庫,確保我們羅共穩定住我們的政權”

米齊爾仍有些憂慮道:“我擔憂的是,我們最終還是控制不住被西方那群混蛋煽動起來的民意啊,當無知和愚昧的人們被掀起民粹,我們打也不是不打也不是,將會極為尷尬。”

伊利埃斯庫還是鼓勵道:“我們以援助物資作為籌碼,應該能夠疏解掉一部分民怨。另外,相信在推翻齊奧塞斯庫的過程中,一番動亂也會出現,那麼人們自然希望儘快平息動盪的局勢,恢復到正軌,而我相信只有我們愛國陣線能夠完成這一點。”

維爾德茨倒是贊成伊利埃斯庫的看法,他補充道:“關鍵在於我們不能讓西方扶植其他們的小內閣,更不能讓這個走狗政權掌握軍事力量,最終還是誰的拳頭大誰說話算數的。”

伊利埃斯庫點頭道:“對的,所以我們下一階段關鍵的任務就是像部隊內部滲透,展主要軍官進入我們愛國陣線,另外在基層官兵中宣傳我們愛國陣線的思想,已經有幾位軍方人士我們已經基本能夠確定跟我們走了,再加上愛國衛隊,十拿九穩”

愛國衛隊是戰略局協助愛國陣線招募並訓練,抽調了大批紅警戰士加入,甚至還有少部分西木公司的僱傭軍組成的一支兩千多人的戰鬥隊伍,他們中有一個戰力強勁的紅警機械化營,可以勝任大部分的攻堅和防守任務。愛國衛隊也是愛國陣線手中最大的一張底牌了,現在愛國衛隊小心隱祕地潛藏在戰略局興建的設施中,一旦有事能夠迅反應並出動,控制交通要道和據點。

另一方面,尼科萊不會告訴這群羅馬尼亞人,紅警基地正在羅馬尼亞建造一座心靈信標塔,完成之後心靈力量將會安撫羅馬尼亞人以更平和的態度看待事情,並改變羅共的形象,產生更為正面的效果。雖然一階心靈信標塔改變人思維的能力很弱,只能將憎惡減弱到不喜,將中立改變為認同,但只要人們的思維不那麼極端,就應該不會出現太大的問題。

心靈信標塔在南洋共和國的使用才算是最為有效而顯著的,因為南洋共和國建立在大量掠奪馬來西亞和印度尼西亞的土地的基礎上,那裡有數百上千的大小土著,如果他們今天不爽就要鬧一鬧,明天不開心就要起義,那真是大麻煩。心靈信標塔搭配利益籠絡和有效的談判溝通,最終使得南洋共和國建立以來,除了一些比較小的反抗**件,並沒有爆大規模的騷亂和暴動,這也是很多西方國家和組織最終選擇承認南洋國的主要原因,因為南洋國展現出了能夠維護當地和平和穩定的能力。

不僅僅在羅馬尼亞齊一鳴修建心靈信標塔,在另外兩個國家,南斯拉夫和捷克斯洛伐克,他也開始修建心靈信標塔以穩定局勢。南斯拉夫的局勢已經緩慢出現好轉的跡象,中國的大舉經濟援助雖說不能算立竿見影,但用盡了各種手段使得南斯拉夫第納爾跟人民幣匯率掛鉤,然後又用大量中國製造和中國投資打入南斯拉夫,還是挽救了南斯拉夫的通貨膨脹和金融危機,從十月份開始,南斯拉夫的通貨膨脹率已經降至bo,比起之前動輒百分之幾百的可怕水平已經理智得多了,而且幾個比較有規模的公共工程的建設也吸納了大量的勞動力,只要一個國家開始有序運轉,那麼雜七雜八的事情就會好很多,不出什麼大意外,南斯拉夫的局面應該在一兩年內好轉過來。

當然為了治南斯拉夫的痼疾,齊一鳴還不止用了這一招,那個宣揚大塞族主義的米洛舍維奇現在已經是一具屍了。而一個與他一模一樣的紅警易容間諜頂替了他的位置,南斯拉夫聯邦的民族問題很嚴重,但是不要太刻意去攪和,大家也基本相安無事。心靈信標塔不間斷送“民族團結、社會和諧”之類的東西給每一個人,相信也能起到一定效果。

相對來說,捷克斯洛伐克的情況就稍稍特殊了。雅克什一個急轉彎式的改革宣佈,並搬出了極具象徵性的杜布切克這杆大旗,並以勾結外國顛覆勢力的罪名法辦了哈維爾等人,一系列或輕或重但都恰到好處的動作化解了捷克斯洛伐克的遊行示威活動。杜布切克重新擔任改革的設計師,捷斯共宣佈將解除黨禁,並有計劃地推動有其他黨派真正參與的多黨制選舉。

不過這個日期就比較有講究了,因為捷克斯洛伐克的聯邦議會初步通過法案,將於新世紀之前進行這樣的一場公開公平公正的全國普選,但到新世紀還有十二年的時間,誰知道最終會生什麼事情呢?

雖說捷克斯洛伐克人不喜cp這種模式,但現在眼見鬥爭是有成效的,最起碼有一個新世紀之前的大選可以指望,而且被人們愛戴的杜布切克也復出了,劇變在還沒醞釀完成的時候就已經平息了。

一些不明真假的西方國家甚至還祝賀捷克斯洛伐克取得的可喜進步,並期待捷斯共能夠履行承諾,樂見新世紀之前的捷克斯洛伐克大選。

東歐三支點已定其二,羅馬尼亞成為了補足齊一鳴佈局的最後一張拼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