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0 紛亂的年底

白麪黑廝

  

..年底世界都不平靜,除了羅馬尼亞的革命,在中美洲的咽喉要道巴拿馬也出現了戰爭。美國再度高舉於涉主義的大旗,入侵巴拿馬,實際是確保自己在該地區的利益。

巴拿馬的風風雨雨,歸根到底就是美國的杜魯門主義影響下的產物。2世紀初,美國慫恿巴拿馬從哥倫比亞獨立,隨後又取得了開造巴拿馬運河的資格,並堂而皇之地在運河區派駐美國總督。

巴拿馬運河的地位不言自明,美國在這裡有著巨大的戰略利益,也是美國控制美洲影響力的重要籌碼之一,巴拿馬的政局一直不穩,而美國一直不遺餘力地於涉巴拿馬的局勢。在1978年,當時的巴拿馬軍事獨裁者托爾霍斯,與時任美國總統卡特簽訂了一個協議,也就是人們通稱的“民主換運河協議”——要求美國在1999年2月-1日之前從巴拿馬運河區完全撤軍,作為交換,巴拿馬將進行完全民主的選舉。

不過托爾霍斯總統19b1年在一場直升機事故中遇難,擬訂的選舉活動也就沒有如期舉行。隨後巴拿馬又持續重複軍事強人政變奪權的故事,五個派系輪番登場執政又被趕下臺,一如普通的南美國家一樣。

這時候有個人物嶄露頭角,他就是時任巴拿馬國防衛隊副司令的諾列加上校,此人在六十年代中期就已經與美國中央情報局有了一些聯絡,但這位先生不怎麼聽美國人的招呼,反而喜歡從事一些出格的活動,其中包括毒品走私、洗黑錢、將美國的軍事情報賣給古巴等等。另外還有報道稱他與哥倫比亞的m19游擊隊也有一些關係。

本年6月巴拿馬總統大選,反對黨聯合推舉的總統候選人吉列爾莫o恩達拉獲得選舉勝利,但諾列加宣佈選舉無效,繼續擔任巴拿馬總統。美國隨即宣佈對巴拿馬進行制裁,然後又策劃了針對諾列加的一次兵變奪權,但是最終失敗。兩天後,也就是2月15日,這位似乎有腦殘症狀的軍事獨裁者居然宣佈跟美國開戰……2月6日,幾個身著便服的美軍在巴拿馬城趕路的途中遭到巴軍的襲擊,造成一名年輕的美軍軍官死亡。老布什總統宣佈開始“正義事業”行動。

美國在2月2日凌晨起了對巴拿馬的“正義事業”行動,美軍第一次使用b117夜鷹隱形攻擊機,向里奧哈託的司令部前投放了2枚ghh鐳射制導炸彈,正式開啟了隱身時代。不過兩架夜鷹攻擊機的打擊效果一般,實際上美軍也更多打的是驗證性的主意。幾顆鐳射制導炸彈沒有給巴拿馬人造成多大的傷亡,反而使得巴拿馬軍警覺起來。

隨後,美國的數架13o在抵達里奧哈託機場時,遭到了巴軍使用蘇制14m防空重機槍的攻擊,一架13o被擊中損壞了一臺動機,但所幸巴軍的防空能力也盡限於高射機槍了,所以並未給美軍造成什麼實質性的損失。美軍一見不好,立即增派數架a13o空中炮艇對地面進行火力壓制和增援。隨後這那架受傷運輸機總算在2o米這樣的低空將突擊隊員們投放了下去。因為許多揹負大量裝備的突擊隊員降落在了堅硬的飛機跑道上,其中有3名士兵受了傷。

經過一番爭奪,美軍還是順利佔領了里奧哈託機場,並以此為支點,開始向這一地區輸送更多的力量。

更為激烈的戰鬥生在美軍攻擊巴拿馬“26營”的戰場上,美軍6軍特遣隊在數架a13o空中炮艇的支援下,將巴軍的26營一個縱隊消滅,擊毀了大量的裝甲車,這也是巴軍在戰爭中組織起來的唯一一次對美軍有所威脅的戰鬥。

為了阻攔諾列加出逃,美軍派海豹部隊第四小隊,攻佔普恩塔o派提拉機場。可是因為情報失誤,美軍不知道這裡已經派駐了大量的巴軍,被人們認為無所不能的海豹最終沒有三頭六臂,被巴軍圍攻得相當悽慘,關鍵時刻美軍的增援部隊抵達,才最終解救了他們。

美軍攻擊巴拿馬司令部的時候,也遇到了比較堅強的抵抗,美軍也損失了幾輛裝甲車和一些人員,不過美軍仗著優勢的空中火力,a13e刂直升機單位的出色表現,還是迅完成了攻佔行動,不過在交火中出現了嚴重的連帶損傷事件,造成2o名普通巴拿馬平民死亡。

美軍在小時內就佔領了絕大多數重要據點,隨後幾天只剩下一點零星的交火出現。巴拿馬人還非常富有帶路黨性質的幫助美軍推翻諾列加政權。諾列加在平安夜逃入梵蒂岡使館避難,美軍現後極為無厘頭的用大分貝的播放裝置在梵蒂岡使館門口大方一ms的樂曲《無路可逃》。

最終徹底絕望的諾列加在19uu年1月-日向駐巴美軍司令瑟曼上將投降。

巴拿馬的那灘渾水齊一鳴還沒到攙和的地步,畢竟美洲太遠,中國的力量還不夠輻射到白頭鷹家的後院裡,初時他還打算讓西木到巴拿馬給美國添堵來著,不過後來還是覺得西木的後臺太容易看到了,容易讓美國對中國產生不滿,提前破壞齊一鳴營造的中美和諧氛圍。

所以,齊一鳴也只能看著美國以一個強壯的大漢的形象欺負巴拿馬一個三歲小朋友,暗道:“看你們的於涉主義還能進行幾年”

冷戰走到這個時候已經逐漸靠近了其尾聲,捌玖年下半年實在生了太多的事情,東歐國家一個接一個地倒下,或者更加強硬地修正主義cp掌權。波蘭在年中第一次議會大選,年底又將國名改為了波蘭共和國。1o月份,匈牙利人民共和國也變成了匈牙利共和國,執政的社工黨更名社會黨,號稱要展“民主社會主義”,決定取消作為集體國家元的共和國主席團,實行總統制;確立多黨制和議會民主的法治國家;取消馬列主義政黨在國家機構中的領導作用的規定。11月份,保加利亞當權幾十年的領導人日爾科夫被趕下寶座,面臨了長期的軟禁,不出意外的話,明年保加利亞也會給自己改個名字。

齊一鳴耗費了大量精力和資源,終於穩定住了三個他認為還有希望的國家,南斯拉夫、捷克斯洛伐克和羅馬尼亞。這三個國家仍舊保持了cp的領導地位,雖然不同程度上宣佈了要放寬政策,積極保護人權和民主之類,但是能夠預見的是,他們的路線會在今後更接近遠東地區的中國,而不是那些已經西方政黨輪替的所謂社會主義國家。

以美國為的西方國家,自然不怎麼歡迎南捷羅三國以這樣的方式完成劇變,不過這三個國家都做了同樣一件事,那就是大規模緝捕西方間諜,而且不知道怎地,還抓得特別準確,使得西方情報人員和特工們一時風聲鶴唳,美國雖然大力譴責三國的抓捕行動,但是並沒有什麼太多的解決辦法。抓捕西方特工是釜底抽薪的一招,沒有了這些作亂的人,加強了對社會的控制,還有中國在背後的支援,三國的局勢最終在不同程度上緩和了下來。

有西方學者認為,不能簡單地將這一年的一系列事件定性為這些國家贊同資本主義,而是人們對“真理”被獨家統治的厭倦和對一個封閉世界的厭倦。沒有專家學者能夠準確預知這些事情,確切地說這些革命不是生在**政權大肆鎮壓的時候,而是生在這些國家尋求改革的時候。由於一些不謹慎的動作和西方的推波助瀾,革命最終將改革吞噬。

這一年的年底各種事情走馬觀花一樣地讓人們驚奇和詫異,11月9日,新東德政府開始計劃放鬆對東德人民的旅遊限制,而統一社會黨中央政治局委員君特o沙博夫斯基誤解上級命令,錯誤地宣佈柏林牆即刻開放,當晚大量的東德人先是小心翼翼地嘗試穿越,到最後邊防軍甚至不檢查他們證件地允許他們過境。

在第二天早上,穿越柏林牆的活動達到了最**。西柏林人聞知了柏林牆的開放,開始在柏林牆的另一端熱情地歡迎著東柏林的來客,一些被迫分開幾十年的親友含著淚水相見,認識和不認識的人們互相在牆的另一面擁抱和問候,很多附近的酒吧向人們免費提供啤酒。

從這一天起,雖然柏林牆已經被開放,但是還未拆除,一些人開始在柏林牆上鑿下牆體,當作紀念品,後來這些人被稱為“圍牆啄木鳥”。強大的壓力使得東德政府開放了更多的出口,推土機將牆壁推倒,人們歡呼著、雀躍著。起初邊防軍還仍舊在柏林牆上駐守,還嘗試修復那些被圍牆啄木鳥們破壞的牆體,最終他們放棄了嘗試,開始無視東西柏林人的自由穿越。直到第二年的夏天,東德下令拆除柏林牆,一段歷史最終畫上了句點。

年底的2月2日,東、西柏林的勃蘭登堡門重新開放,東德總理莫德羅及西德總理科爾在此處帶著友好氣氛地相互迎接,兩德統一已經從人們的幻想逐漸向著事實高前進。

同樣在2月,美國總統老布什和戈爾巴喬夫在馬耳他舉行高峰會,地圖腦袋在這次高峰會上宣佈:“我們再也不把你們看作為敵人了。”這句話和這次高峰會,也被認為是冷戰結束的象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