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1 文化產業

白麪黑廝

  

..雖然中國最重要的一個展機遇時間點就要來臨,但是齊一鳴並不是特別焦躁,他把該做的事情已經做得差不多了,該佈局也都布了,最後就是等春雷一聲,展開自己的全盤計劃。除此之外,他還是該做的事情照做,該展的東西繼續展。

早些時候他所關注的國內產業,要麼是關係到人民生活感受度的民用產業,要麼就是重工業之類,第三產業的部分他並沒有特別的關注。因為第三產業的展十分需要一二產業的茁壯,為社會和消費者提供足夠的物質基礎,而推動人們具有第三產業商品的消費**。

在第三產業當中,齊一鳴又比較看重文化產業的展,尤其是這兩年經濟上來了,普通居民口袋裡有了點錢,對於精神生活和文化需求有了提高,更多人會去花錢買幾份雜誌週刊去看,也有更多人願意一個月去一兩次電影院,更多人會消費那些文化產業的周邊產品,更多人會想要讓孩子學習藝術作為業餘愛好。

這一切不僅僅是重大的商機,也是一個國家從普通二三流國家展成全面均衡的人文大國的關鍵一步。國家社會僅僅是富裕還不行,造就了一群暴戶始終是一件礙眼的事情,文化的力量是潤物細無聲的,漸漸地美化著人們的面貌,並推動著真正文明的展。

經濟的展造就了一大批盈利可觀的公司,這些公司在接受了齊一鳴傳播的諸多前理念之後,在營銷上更下功夫,於是大量的廣告宣傳資金湧入到了平面媒體、電視臺等機構。有了充足經費的電視臺們,可以花更大的成本去製作更加精良的節目,而齊一鳴提供的硬體和技術上的支援,也幫助了電視產業的興盛和展。

雖然改革開放已經十年時間,但畢竟沒有到後世那種為了迎合觀眾無下限的程度,神奇的廣電總局尚未成立,但對於文化作品的審查齊一鳴攬到了戰略安全域性下屬的一個次級單位。此時的電視人們的道德底線還是有的,節操什麼的也沒有掉光,能夠做出叫好又叫座的電視節目,始終是一件榮耀的事情。逆宣傳這玩意兒還沒有深入人心,再者齊一鳴也不會容忍那些可能產生負能量的東西進入公眾視野。

有從後世過來的優勢,齊一鳴也提前將一些不錯的綜藝類節目、電視劇帶到了當代。他也不用多做什麼,就是給一個概念,做一些策劃,自然就有職業的電視工作者去完成一個個在後世家喻戶曉而讓人喜聞樂見的作品。

益智類、科普類、訪談類、相親類、求職類、美食類等一系列的綜藝節目6續出爐,開始在央視和各地方衛視為豐富國民生活服務著。齊一鳴倒是有意識地按住了選秀類和八卦類的綜藝節目,因為這個時候天朝還沒有底子折騰這些玩意兒,一定程度上這些還會對社會產生一定負面影響。

所以,普通人有一夜之間,電視裡的節目變得有意思得多了的錯覺,而且人們的選擇也變得愈多樣化,很多電視節目對於本時代獲取知識能力還比較低下的人們來說是非常有益的,比如科教頻道有不少深入淺出介紹生活常識、解除誤區的科普節目,甚至也有固定時段教授外語的節目,對於此時很多難以接觸到更多教育的人,電視成了新的老師。

短時間內,人們還不會很習慣網際網路時代,戰略局有關專家估計,至少在五到八年之內,電視仍舊會佔據相當重要的傳媒位置,而網際網路和pc的普及仍需要一段時間。

齊一鳴出力比較多的是電視劇和電影的方面。他誤打誤撞地就變成了中國最大的財主,手中的閒錢握著的自己都覺得心慌,這些錢除了不斷投資建設之外,他還希望利及更多的方面。這段日子,齊一鳴就用1o億人民幣的資本成立了勵華文化公司,專門從事影視創作和拍攝的工作。

一面是齊一鳴對外國電影之類的文化產品進入中國戒意重重,後世美國大片、日本動漫進入中國後造成的文化入侵,直接性導致了大批的帶路黨和節操滿地黨的出現,他能夠容許一小部分優秀的外國作品進入,但是與此同時他也決心用國產文化產品佔據整個市場的主流。

為了完成這一項絲毫不遜於建設百萬大軍重要性的任務,齊一鳴還專門利用了大量基地招募的文化人員,從事這些工作,這些基地文化人員實際上都是間諜出身,只不過有文化專精,就被齊一鳴培養成了編劇、導演、製片人之類的角色。

僅僅使用基地人士還不夠,這個年代還是有非常多很有才華的導演、演員的,基本上齊一鳴按圖索驥就能招募來一大批這個時代還沒什麼名氣的演職員來為勵華公司做事。為了形成產業化,齊一鳴還提前投資建設了橫店影視城。

就這樣如《亮劍》、《士兵突擊》等一系列新世紀後膾炙人口的電視劇提前進入到人們的視線中,並開始在社會上引起了廣泛反響。齊一鳴從來不怕主旋律影視作品太多,怕的是沒有其他型別以及主旋律作品粗製濫造,反而搞得人們期望降低。

這些電視劇中的角色不再是人們所習慣的那種“高大全”的英雄人物,變成了有血有肉、有優點也有缺點的平凡人,李雲龍、許三多們仍舊是英雄,但是換了一種演繹方式,讓觀眾們更加喜愛和著迷。

軍方甚至還特設了一個“優秀軍旅文化作品獎”,每年頒一次,獎金高達2萬人民幣,專門獎勵那些宣傳軍旅文化、促進國防教育、加強愛國教育的作品。

不僅僅在主旋律電視劇方面,勵華公司搬出來了許多後世經典的作品,在普通的家長裡短的生活類肥皂劇、情景喜劇,也帶出了一些令人喜聞樂見的作品。因為廣電這尊大神尚未誕生,齊一鳴的審查也明顯沒有那麼變態,只是針對那些戕害觀眾的東西,不針對特定的型別,所以後世熒屏上不常見的刑偵劇、科幻劇都係數登場,極大豐富了不同口味觀眾們的需要。

在觀眾們還對武俠劇火熱的時候,齊一鳴剽竊後世美國一部影響力巨大的科幻劇集《螢火蟲》,將其進行了中國化,然後送上了各大衛視的黃金時段。得益於基地高新技術而成的出色視覺特效,細膩而富有人文精神的劇情,加上細心遴選的演員和編導,《螢火蟲》一經上映,讓從來沒見過這種作品的國人震驚。

老實說《螢火蟲》是一部科幻西部片,片中人物多放蕩不羈而不修邊幅,不能算是很正能量,但是也不能否認在觀眾享受劇集並思考的時候,能夠帶給人更深刻的感觸。這也是齊一鳴在文化作品稽核時與前世迥然的地方,不刻板地卡一些外在的東西,而更寬容和靈活地對待文化作品,確保任何一部優秀的作品能夠面向觀眾。

取得巨大成功的《螢火蟲》,甚至在國內引了一小陣的科幻熱,很多小學生在作文裡描繪自己未來的夢想時,希望成為一名宇宙飛船的船員,探索壯麗雄奇的外太空。很多人也開始更加註重航天領域,一些學子也投身到這一行業中。《螢火蟲》的大受好評也推動了它對外的輸出,南洋國自然不必說,相同文化圈和相同立場,使得南洋國基本上全盤接受來自本土的各種文化作品。甚至,很多其他國家也6續來洽談購買《螢火蟲》在國外的播放版權,日本、韓國、菲律賓、美國、法國等都相繼在本國播放中國科幻劇集《螢火蟲》。

這無疑對外國人認知中國和中國軟實力、中國文化是一個很好的視窗。《螢火蟲》的劇本進行了大量的中國化,自然除了原本的一些更偏向西方人文精神的東西,加入了許多富有東方色彩的文化元素,比如中國人對仁的解釋,道家對宇宙的樸素哲學觀,還有中國人求同存異的寬容精神。

這種做法跟後世的美國大片和日本動漫沒有任何區別,都是藉助一個優秀的載體然後走私自己的文化理念,另一位面中日本屢屢做出天怒人怨的事情,但是仍舊在世界範圍內排在最受歡迎的國家前十位,與其不遺餘力地文化輸出有著巨大的關係。

《螢火蟲》的輸出是中國文化影響世界的有益嘗試,接下來齊一鳴野心勃勃醞釀著更多影視或其他文化類作品的出口。特別是在電影上,齊一鳴也希望能夠取得更多的建樹。短時間內,齊一鳴還是徵集大量的文藝類、小成本的電影,開始對整個電影行業進行革故鼎新,使中國電影行業從之前凋敝的狀況中恢復過來。商業片、大製作他也投拍,但是不會佔據特別重要的位置,主要還是用於敲開外國市場的大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