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5 生長

白麪黑廝

  

..伊娃緊張地握著方向盤,在蒼茫的草原上極行駛。她現在腦子裡只有一個念頭,那就是儘快地離開中國的領土範圍,精擅於匿蹤和逃亡的伊娃沒有想到自己用了那麼多的手段,中國的同行還是找到了蛛絲馬跡追蹤自己,而且他們不惜動基層群眾,讓伊娃寢食不安,生怕自己任何一個不小心地舉動就會引起普通人的懷疑,進而報警,使得中國官方對自己窮追猛打。

越是這樣,伊娃越肯定手中那顆種子的重要性,頑固地要將其帶回神祕宮。這也不僅僅是她的職業生涯的問題了,而是她的性命的問題,一旦伊娃被中國方面給抓到,那麼絕對不會有好下場的。

伊娃從一開始設計的逃跑路線就是向北,經蒙古國返回蘇聯,只是她沒想到剛出京師不久,對手立即就覺了整件事,然後開始緊急緝捕她。無論是長途汽車站、火車站還是飛機場,都出現了嚴格的排查行動。伊娃是祕密進入中國的,根本沒有合法身份證件,她也曾經通過接頭人獲得了一套身份,但在之前試驗的時候,就現中國交通系統的身份識別能力強得有些令人匪夷所思,任何假的東西都無法逃過他們的法眼,伊娃不想冒這個風險,所以她的計劃是乘坐長途汽車到達內蒙古,然後再騎劫一輛車,一路開到蒙古去。

這絕對算不上是一個美好的計劃,伊娃也想獲得更周密的方案,但是不久前她的接頭人被中國保安部門給抓捕了,她現在是孤軍奮戰。原本她應該撤出任務,返回蘇聯,但她不甘心就這樣退出,咬著牙完成了任務,獲得了她想要得到的資料和東西。

伊娃十分緊張,她身上並沒有什麼武器,中國人不知道怎麼想的,長途汽車站入口處還有x光透視儀檢查乘客的行李。伊娃想了一些辦法,比如將武器藏在汽車站服務的攤販的貨車中,但是她現就連這些攤販也不好下手,因為交通警察也會仔細排查。在中國做事真的是很不順手有沒有。

不得已,伊娃空著手逃亡,揹包裡只有一些間諜物品和那個玻璃罐子。她現在最大的心願就是不要在出國界的時候碰到邊防士兵,那樣就倒黴了。不過即便如此伊娃也不會太過擔心,作為一隻矯健而聰明的燕子,除非她倒黴到碰上的是一隊女兵,不然總會有轉寰的餘地的。她手上佩戴的那枚尾戒,與萊寧斯的那一支不太一樣,但同樣是蘊含著匪夷所思的力量的。伊娃可以在面對異性時,變得格外地有說服力,別人會不由自主地聽從她的意見和指示,不過很可惜,她只能對異性使用,不能對同性使用,而且還有使用時間的限制,不然跟尤里也沒有什麼區別了。

“還有不到一百公里就能夠離開中國國境了”伊娃暗暗鬆了一口氣,但緊張的情緒還沒有散掉,她不想在最後一段路程的時候被現。

可是越不想要什麼,什麼就越來。這時候天空中飛來了兩架9直升機,伊娃臉色煞白,這兩架直升機的塗裝是中國pl6軍的數碼迷彩,說明這兩架直升機必然是中國的6軍航空兵。雖然看起來這兩架直升機是通用直升機,並沒有掛載什麼武器,但機艙中肯定有一門火神炮,對於伊娃搶來的這輛越野車的打擊也是毀滅性的。

伊娃以為,這兩架直升機會用揚聲器喝令自己把車停下,可是她駭然現,一架直升機的機艙門被拉開,然後從中跳下來了一位金女郎,最可怕的是這金女郎沒有在身上綁任何的吊索,就這樣從二三十米的空中一躍而下,分毫未損。

“這到底是什麼怪物?”伊娃猛踩油門想要擺脫那金女郎,可是金女郎絲毫不在乎地狂奔起來,度居然比起她開車也不慢。

飛奔的金女郎用了不到一分鐘的時間就接近了伊娃駕駛的越野車,然後伸出一手搭在了這輛越野車上,只見她猛地一揮動,居然將整輛車給凌空甩起

伊娃就感覺到一陣天旋地轉,然後是劇烈的衝撞,要不是安全氣囊及時彈出,她必然就被撞死了。不過此時沒死不代表她的運氣真的那麼好,那金女郎如此暴力的舉動直接將她揹包中的玻璃罐給打碎了。

那小小的種子舒展著幼嫩的新芽,蹦躂了幾下,落在了伊娃被劃開的傷口之上。還沒等伊娃反應什麼這顆級植物的種子居然將枝芽深入了伊娃的身體之內,原本昏厥過去的伊娃痛呼一聲,驚恐地看著那級植物的種子居然已自己為土壤,快生根芽。

傑奎琳站在車外還猶嫌不夠解氣,這個女間諜殺死了一個黑科技中心的重要研究員,而且還有可能將基地的祕密給探聽去了,傑奎琳想要殺死她一萬次都不覺得太多。她自覺剛才那一下雖然過激了一些,但是還是有餘地的,應該不至於一下子把這個女間諜殺死。

可是她根本沒有考慮到別的因素,正當她走近翻倒的越野車時,突然看到車子的形狀正在迅改變,危險的感覺襲上心頭,傑奎琳猛地向後退去。就見到一顆她從來沒有見到過的樹木一樣的植物從車子之中以肉眼能夠觀察的度,急劇長大。

還沒等傑奎琳多反應,這棵樹已經生長到四五米高,並且出現了茂密的樹冠和枝葉。

“不好,太魯莽了,居然讓級植物開始芽了”傑奎琳意識到自己可能闖了大禍,她眼睜睜地看著那輛還算堅固的越野車最終被大樹撐爆,而且大約十幾分鍾後,地面上開始6續破土而出新的樹木,它們同樣以肉眼可見地度,像是紀錄片快進一樣飛地成長著,直到長成四米到八米植株才算停下。

之前傑奎琳看過介紹,級植物的繁衍是通過根系自動斷裂然後生長為一個獨立個體的。而且除非是其自動產生的帶有生殖能力的斷裂根系,其他根系是不具備繁衍成新植株的能力的。但是一棵樹每進行一次繁殖就能分植出幾棵到十幾棵不等的新植株,這樣下去那就是指數級地增長。

“這要變成大麻煩了”傑奎琳不敢耽擱,立即拿出隨身的通訊器,趕忙按下自動撥打鍵,聯絡上了坐鎮香山總部的齊一鳴。

“親愛的,不好了,那個間諜我們追到了,但是級植物見土開始生長了

齊一鳴聽了她的話,先是一呆,然後馬上道:“先不要管這些鬼樹了,你趕快回來,這些級植物具有類似動物一樣的一些特徵,雖然它不是主動攻擊人,但是它能夠利用動物的軀體作為養分生長……”

“呃,你不用給我形容了,我已經看到了,那個女間諜貌似此刻已經成了樹肥了。”

“好吧,不管怎麼樣,立即撤走,我不希望你有事。”

聽到齊一鳴的叮囑,面對危險的傑奎琳反而沒那麼擔心和害怕了,她哈哈一笑道:“沒問題,就是幾棵鬼樹而已。”

雖然這樣說,不過傑奎琳還是立即給遠處的直升機打了個訊號,然後順著放下的繩索回到了直升機之中,等著一切都做完,傑奎琳再俯視地面的時候,至少一個足球場大小的空間裡已經生長滿了級植物。

“難道人類真的要面臨滅亡了嗎。”傑奎琳晃了晃腦袋把這危險的念頭搖走,不過看到那下面越來越茂密的森林,她沒有感覺到任何的生機,而是一片死亡。

遠在京師的齊一鳴雖然沒有身臨其境,但是對於事態的嚴重性卻有著充分認知。他立即打電話給黑科技研究中心,接起電話來的是老熟人孫靜女。

“孫博士,很遺憾地通知你,我們這邊出現了一個程式碼6的狀況。”戰略局跟黑科技研究中心有一套“黑話”,所謂程式碼6狀況就是最危急,並且有可能危及整個人類社會。

孫靜女不用猜也知道到底是什麼事情出了岔子,她向來對齊一鳴沒有什麼好臉色,電話裡道:“這麼一件事情也能讓你們辦成世界末日的前奏,看來你還真是個大災星,上哪兒去哪有罪要受了。”

齊一鳴無奈,他知道孫靜女就是習慣性地刀子嘴,用後來的話來說就是熱衷吐槽,但齊一鳴也知道她也沒什麼惡意,就是管不住嘴巴。

他覺察到孫靜女的口氣中雖然並沒有特別多的惶急,不由有些希望地道:“那中心那邊有手段遏制這些東西嗎?以這個度,估計一週後就能夠蔓延到京師了,而且考慮到這東西的侵略性,對於生態的破壞也應該是極為嚴重的。

孫靜女洋洋得意地道:“關鍵時刻還是要靠我的老師和我不是?在東西丟了之後,老師立刻加快了研究遏制手段的試驗,因為前期已經做了大量的準備工作,所以進展十分順利,大約在2個小時之後,你就能夠拿到殺滅這些級植物的反制武器了。”

齊一鳴這才鬆了口氣,道:“那真是太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