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2 整治

白麪黑廝

  

..一場可能引嚴重後果的風波在還沒開始的時候就落下了帷幕,禍李燈灰、藤田勝平等人被逮捕,各參與這一活動的高校組織者一類的人物要麼同樣被逮捕,要麼被約談,因為事情被壓制在相當低調的程度中,所以並未引起什麼太大的反響,這些組織者們還沒來得及煽動同學們,認知度也並不高,而且學生們流傳著,一些人拿了日本人的錢打算煽動暴亂。

這個動機一不單純,而且利益一旦涉入,就怎麼也不會得到人們的認可了。在自己沒有參與的情況下,很多人都會嘲笑這些人,甚至很多不喜歡日本人的學生也會痛罵漢奸什麼的。

在臺灣的高校界,也開展了更多的活動,以使得原本對於政治過度關注和曲解的同學們分心,並多做對社會有意義的事情。其中比較有影響力的是“一年支教”計劃,大學生們可以休學一年,離開校園進入到內地貧困地區擔任義務教師,改善當地的教育條件。這無疑是一件很有意義的事情,而且這樣做的學生會在學業上得到一定的加分,履歷上也會漂亮得多。

自然也不可能讓這個年紀的學生完全不關心政治,齊一鳴和很多領導都希望看到臺灣大學生參與政治生活,但是以一種有益的方式,而不是以破壞性抗爭為手段的。兩年後臺灣就將舉行人代會的大選,臺灣將會以一種嶄新的方式加入到政治生活中來,高校灌輸學生們,一次選舉並不能夠形成多麼大的意義,真正的意義在於進入直選普選的民主社會後,如何執行才能使得民主的真義得到揮,人民的權益得到保障,並促進社會和國家的展。

以此,很多高校都開辦瞭如辯論會、討論大論壇之類的活動,讓學生們暢所欲言,揮自己的想象,表達自己的見解,追求一個對臺灣最好的體制。不可避免的,這些場合中會有一些聲音表達對的不滿,但極少有白痴敢公開提臺灣獨立的事情。大學生們也不傻,很明顯這樣的提法是無法實現的,所以很多人想的是如何從中央手裡爭取更多的臺灣自治權利。

齊一鳴也不會像把聲音全都留給“自由派”的勢力,左派的力量在pl主臺灣之後也展壯大起來。更加嚴密的黨組織已經培養起了一批在高校內的青年於部,雖然其中有很多事投機分子,看準了入黨後未來會大有可為,但也同樣有不少是經過宣傳和教育,開始認同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之路以及**道路的年輕人。

兩蔣時期,gc主義在島內是個大禁忌,雖然很多人提起來都覺得是洪水猛獸一樣的東西,但同樣有很多人因為這個而感到好奇,不少人都是在戒嚴時期偷偷地去看有關紅色主義的書籍和資料,在光復之後因為沒再有忌諱,而且處於對日益強大的祖國的好奇,很多臺灣學子專門去借閱了有關這方面的書籍。

不得不說,gc主義本身就有很大的煽動力和感染力,特別是著名社會主義理論家齊靖仁同志順應新時期、新思潮而寫成的大量著述,邏輯縝密、說理清晰、深入淺出而無所不包地將社會主義的理論提升到了一個極高的水準。很多沒怎麼接觸過政治的愣頭青們,在讀了這些著述後,頗有深以為然、豁然開朗的感覺。

其實不止是臺灣,著名的紅色理論家齊靖仁同志的選集在很多社會主義國家都有翻譯和刊行。南洋國、羅馬尼亞、捷克斯洛伐克、南斯拉夫,甚至義大利、德國、美國、加拿大等國都有各自版本的《齊選》,也引導了很多對此感興趣的人。

理論也是需要現實做腳註的,這些先進的社會主義理論如果要被更多的人認可和讚賞,那必須是建立在中國的綜合國力越來越強大,國際地位越來越高的基礎上的。

最終齊一鳴的目標是再度掀起原本沉寂下來的國際共運,在思想陣地上擊敗腐朽的東西,從而佔領人心。

這一次能夠提前抓住李燈灰等陰謀家,其實依靠了齊一鳴打造的嚴密地國安系統。該系統硬體上由全國境內無數的攝像頭和感知器組成,經由強大的級計算機的檢索和對比、計算,最終提前確定潛在威脅性目標,並指導工作人員將威脅清除。

聽起來好像很智慧,但實際上還有很多不盡如人意的地方。能成功抓捕李燈灰,是因為本身齊一鳴對這個二五仔、東洋私生子就很不信任,所以在他身邊埋伏了大量的眼線,他的往來電話都是進行監聽的。而所有通訊手段中,一些關鍵性字眼都是要被國安系統所檢查的,比如有人在電話裡提到了“起義”兩個字,不過他們實際討論的話題是什麼,都會引起安保系統的注意,如果是“假警報”,就自動過濾掉。

李燈灰等人籌劃的東西,又是祕密會面,又是經常提及“靜坐”、“遊行示威”、“**”之類的字眼,那是一定會被國安系統給摸到的,當有關人員得到了系統所收集的情報後,他們會用人類的智商判斷到底是不是實質性的威脅。

同樣的系統,對於防禦恐怖襲擊活動,也有重大的幫助作用。簡而言之,這就是一個加強版的稜鏡專案,只不過擁有更強的偵測能力和判斷力。

能夠打造出這樣一套驚人而有效的系統,自然歸功於基地的一些強科技,比如計算能力遠這一時代同類產品的級計算機、雲端計算科技、大規模的監控系統和居民身份資訊系統構建等等,打造這樣一套系統,需要花費財政數百億人民幣之多,但是不論是齊一鳴還是上面的人都認為這幾百億是花得值得,因為出一次911一樣的事件,到時候經濟損失絕對不僅僅是數百億的問題了

這次抓捕行動還逮到了一個日本人,令齊一鳴對於自己一項習慣性忽略的日本產生了更多的不滿情緒。

“當配角的就應該有當配角的覺悟才對啊”齊一鳴念念叨叨,心裡卻是在想有沒有什麼其他方法能夠好好地拾掇一下日本,讓他們長長記性,不要再來招惹天朝了。

不過他覺得這也不太可能,他是從另一個位面來的,那一個位面中日本人對中國人的敵視和鄙夷到了一種讓他無法理解的地步,同時他還看到了很多難以理解和可笑的橋段。比如在214年上半年,中日之間鬧戰機抵近威脅的事情,日本控訴中國戰機異常接近日本軍機,而沒想到轉過頭來中國國防部就公佈了日本戰機攜武器近距離跟蹤中國戰機的視訊。被打了臉的日本人絲毫沒有廉恥,居然說日本飛行員遵守了飛行規則,沒有做危險動作,而中國飛行員極不專業,且可能不聽上面的命令,自己亂飛,進行了對日本軍機的威脅。

這些邏輯都沒法通的事情,在那個位面中不斷地上演,日本人的奇葩思維方式著實讓中國人大漲見識,同時日本人還固執地認為自己永遠是區域最強且為了保護自己,軍力必須要比中國強。即便自己各種資源和能力都無法與中國比擬,他們仍舊還能放出這樣的厥詞。一方面日本人自尊且看不起中國,而另一方面卻又害怕,所以非要強調美日安保條約之類的東西,真是相當糾結。

本位面中,明面上中日關係還是大致友好的,甚至雙方還有軍品貿易,中國向日本出售了六艘aip潛艇,而且日本如果打算繼續造,還需要在中國購買斯特林動機等必要部件。民間交流也不少,特別是經濟上的往來,很多日本企業在中國投資,而中國生產的大量優質低價產品也進入了日本。倒是齊一鳴深惡痛絕日本的文化入侵,每年進入中國的日本文化產品最多保持在兩位數以下。

可實際上不管是中國和日本,都是私底下“包藏禍心”的。這次逮到的人雖然是非官方的黑道人士,但齊一鳴很清楚明面上的壞事日本政客於,暗地裡的壞事日本黑幫於,這些人分明就是穿一條褲子的。他無法追究日本官方,但是卻不代表就會聽之任之,或放日本人一馬。

齊一鳴也沒有操之過急的意思,要使其滅亡必先使其瘋狂,日本天生的瘋狂性格其實比較容易激,如他後世所見,當全體日本人頭腦熱右翼化的時候,日本的國家智商降到了相當低的程度。

“看來應該把整治日本、佈局日本的情況給提到臺前來啊,雖然日本就是個開胃菜性質,但放在眼前也是礙眼。嗯,奧姆真理教神馬的可以祕密支援一下,生在日本恐怖襲擊不可以嫌多,激進派反美情結也需要培養,最好搞出什麼衝突來,也能離間一下美日關係。還有,那些右翼勢力現在太弱了啊,根本不如我那個位面囂張,請你們快快長大,好讓我盡情地凌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