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6 美國求戰

白麪黑廝

  

..伊拉克軍正面展開了兩個師的部隊,而且裝備的全都是來自中國的nht1o6型主戰坦克,前幾年中國還維持著跟伊拉克的軍火生意,向伊拉克出口了大量的這種坦克,這些坦克也在兩伊戰爭中揮了重大作用,伊朗對此頗為不滿,也提出了向中國購買的要求,不過那時候中國是分頭向兩伊出售不同領域內的裝備,為的當然就是自己的經濟效應。

其實科威特也是中國6軍武器的使用者,不久之前他們剛從中國訂購了一批vt-ia坦克,論戰力自然比nht1o6強大,但是現在科威特的裝甲兵還在中國接受培訓丨根本沒有形成戰鬥力。拖延交付科威特這些武器,自然是齊一鳴有意為之,他不希望搞著搞著,薩達姆把這些更加先進的武器收羅走,回頭給中國的軍事於預造成麻煩。

科威特本身國土面積狹小、縱深不夠,人口少、軍力不足,反應倉促、準備不足,當這樣的科威特軍遇上已經打了多年戰爭,戰爭經驗充足,而且有備而來的伊拉克軍隊,根本沒有辦法抵抗。伊軍突破邊境防線之後,沿著公路直接攻擊科威特都科威特城,海軍6戰隊也從海上登6,配合6軍攻佔科威特城內政府機關、電視臺、電臺等重要設施,關閉國際機場之後,又拿下了埃米爾王宮。

在王宮保衛戰之中,亞奧理事會主席法赫德親王和一些王室成員陣亡,。在數小時的王宮保衛戰中,亞奧理事會主席法赫德親王及一些王室成員陣亡。埃米爾國王乘飛機逃到停泊在波斯灣的美**艦上,後又轉移到沙烏地阿拉伯。薩阿德王儲兼相及大部分閣員也被迫撤到科沙邊境地區。

在伊拉克入侵科威特沒多久,美國總統老布什在白宮舉行了緊急會議,商討決策。可以說,美國在最早也沒有預料到薩達姆會這麼快地就抽瘋,派遣十萬大軍入侵科威特,這顯然對美國和美國維護的國際秩序是一種挑戰。

老布什總統的國家安全顧問布倫特考克羅夫特說道:“一個軍事獨裁狂人的野心可以的無止境的,當薩達姆看到自己就這樣吞併了科威特而沒有激起任何強烈反應和付出任何代價的時候,他又會向沙特、阿聯酋等國出手,最終伊拉克可能控制這些地區,更重要的是控制住世界石油產能的百分之四十,這對於我們其他國家的打擊和隱患是巨大的,是堅決不能夠容許生的情況。

財政部長尼克拉斯o布雷迪則道:“對伊拉克進行反應和制裁肯定是必須的,但是我們沒必要將之付諸武力,我們的國會很可能不會同意這樣的一份出兵草案,人們還受越戰的影響,不希望美利堅再度捲入什麼戰爭。所以,封鎖伊拉克的經濟和貿易,對其進行經濟制裁應該更加現實和可靠。”

副總統丹o奎爾雖然一直被媒體醜化,但實際上能夠坐的上這個位置的,沒有一個是真的沒有本事的,他說道:“單純用經濟制裁對於伊拉克的傷害和牽制力太小了,伊拉克手裡的石油就是硬通貨,只要他們有石油,就有辦法規避經濟制裁,到最後我們的制裁就是一紙空文,反而徒惹笑料。對待狂妄的人,只有用拳頭讓他們冷靜下來。”

老布什對副總統的話頗為贊同,點點頭不過沒有直接表態。

國防部副部長保羅o沃爾福維茨提道:“既然石油就是伊拉克的一切,我們就可以在這上面做一做文章,也許我們可以轟炸伊拉克的石油管道和其他設施,切斷他們賴以維繫的生命線。”

白宮幕僚長蘇努努則連連搖頭,說道:“這恐怕不行,如果真的讓伊拉克或者臨近產油國的石油管道受損,將會使得國際油價進入一輪瘋長,打擊的是美國和所有盟友的利益,七十年代的石油危機帶來的經濟增長疲敝一直影響到今天,我們不希望這樣的舊事再度上演。”

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科林o鮑威爾也附和道:“從軍事角度來看,轟炸線裝目標是不可取的,而且就算我們成功地截斷了這些管線,對當地造成的石油汙染可能破壞嚴重,更影響美軍形象。另外,伊拉克方面如果有足夠的耐性和決心,還是能夠重新修復的,難道我們到了那個時候還要再炸一遍?”

斯考克羅夫特說道:“如果採用軍事行動的話,我們有以下兩種選擇,第一種是進行報復性的空襲行動。不過由於我們在中東地區沒有空軍和6軍的駐紮,有的只有海軍的艦載機,所以如何利用上就是問題。打擊的目標包括科威特境內的伊拉克地面部隊、伊拉克本土的軍事和戰略目標、伊拉克通往土耳其和沙烏地阿拉伯的石油管道以及伊拉克的油船等經濟目標。”

分管中東戰區的美國中央總部司令赫伯特o諾曼o施瓦茨科普夫將軍說道:“以打擊伊拉克軍事和經濟的目標看,單純報復性的空襲恐怕很難達到效果,伊拉克總會在空襲中恢復的。”

斯考克羅夫特又道:“沒錯,報復性空襲的意義確實不大,所以我們真正可取的只有一條路,那就是執行保衛沙特的軍事行動。該計劃需要從諸軍兵種中調集1o到2萬軍事人員到海灣地區,準備時間可能需要幾個月時間,而且要完成這一計劃,有賴於沙特或其他某個海灣國家提供一系列的軍事基地,如果沒有這種密切配合,美軍出動地面部隊則無從談起。”

因為國務卿詹姆斯o貝克正在蘇聯與謝瓦爾德納澤進行會晤,所以由其助手羅伯特o金米特代表他出席會議。金米特表示:“沙特曾經多次拒絕過我們使用他們軍事基地的要求,這一次就能夠答應我們的要求嗎?”

老布什捏著下巴,考慮道:“今非昔比,現在伊拉克的威脅對於沙特來說是芒刺在背,雖然這兩年沙特從中國和其他國家購進了大量的武器裝備,但是面對真正的經歷過血腥戰爭而且軍容鼎盛的伊拉克,恐怕還是不能抵擋的,要想要保全自己,恐怕必須由美國牽頭,帶領盟友們平定中東的局勢了。”

雖然緊急會議沒有達成太多共識和確定美國接下來的行動,但一個確定的事情是,美國絕對不可能再對伊拉克的行動聽之任之了。當天下午老布什在接見記者時換了一個口吻,道:“我們尚未確定任何方案,但我們也沒有排除任何可能的方案。”這比起最早宣告不會使用武力於預,已經是天差地別了。從他的口氣中,有人能夠讀出,美國是有動手的心思了。

隨後,老布什又與阿拉伯國家的領導人進行了通話,也瞭解了一下美國的傳統盟友的意思,不過最為激勵老布什的是,聯合國安理會在當天又通過了66號決議,譴責伊拉克入侵科威特,並要求伊拉克無條件撤軍,伊科兩國進入談判以解決爭執。

主戰的總統國家安全顧問斯考克羅夫特之後又在安全會議上向老布什建言:“如果這次入侵和佔領科威特成為既成事實,我們就要認真考慮美國和中東的長遠利益所在了。實際上我們不能坐視不理,我們必須從這一點出來考慮問題。是的,我們有些無能為力,有許多原因使們無能為力,但是有所作為才是我們的職責。我主張雙管齊下:先美國必須願意動用武力制止薩達姆,並且要對全世界申明這一點;其次必須推翻薩達姆。”

斯考克羅夫特還建議採用“隱蔽行動”以達到這個目的:“中央情報局在這方面有專長,也曾經操作過許多類似的事情,雖然在伊拉克的難度可能高一些,但是一旦成功,付出的成本幾乎可以忽略不計。這要求各方全力以赴地扼殺伊拉克經濟,支援伊拉克國內外的反薩達姆抵抗組織,在伊拉克軍界或社會其他各界尋找能取代他的領導人。”

老布什雖然覺得這種事情成功的機率相當低,但確如斯考克羅夫特所說,一旦成功了那就是巨大的收穫,所以批准了cia採取這種“隱蔽行動”,以推翻薩達姆的政權。

世界上傳統意義上最大的戰爭機器正在緩慢地開動,不過這一個位面中的一切已經不再相同。在科威特被攻佔的第二天,科威特皇儲兼相薩阿德立即跑到了中國駐沙特大使館,向聯合國常任理事國之一、擁有地球上規模最龐大的軍事力量的中國請求幫助。

“科威特和中國有著良好的友誼和關係,在多個領域開展了有益的合作。科威特也堅信中國是愛好和平且富有正義感的國家,在科威特遭受嚴重打擊且有亡國危機的時刻,我希望中國能夠站出來,幫助科威特趕走侵略者,恢復海灣地區的和平和穩定。”薩阿德相如是對中國大使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