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0 生化疑雲

白麪黑廝

  

..神祕宮的生化實驗室。

自從蘇聯不再向神祕宮投入預算,神祕宮的大部分科研專案都已陷入停滯,政客們忙於內鬥,尤其是某個叫葉利欽的傢伙開始向一些蘇共內部保守派的勢力不斷地難,而蘇聯最為神祕和可怕的所在,似乎在這個時候被人們所遺忘了。

儘管大部分的研究工作已經暫停,但仍有少數的專案是柯克特別關照的,扔在有條不紊地進行當中,其中就包括生化實驗室的這一項工作。

“所長,我們的專案已經有了最終成果,請您過目。”一個腆著臉看上去極為阿諛的胖子,一張油光緻緻的肥臉上充滿尊敬,但其中有包含著恐懼。

全密封的實驗室中沒有任何的裝置和桌椅,從地板到牆壁和天花板,全都是一種特異材料製成,通體都是白色。現在實驗室中只有一個人,這個人渾身上下只穿了一件短褲,不過身材卻是很好,一身肌肉結實而賁起,不過絕對不是好看——因為他的面板上到處都是一片片的血管,看上去十分恐怖,而且一些部位還出現了皰疹、癰、面板潰爛等噁心的症狀。他渾身像出過一次臭汗一樣,**的。雙眼顯得格外不同,他的虹膜色澤變得與瞳孔相同,是完全的黑色,眼白的部分則充滿了血絲。舉止上,這個人十分不安定,不斷地出低低地吼聲,而且揮舞著肢體,狀若瘋狂。

無論從什麼角度去看,這個傢伙絕對不是個正常的傢伙。

“我們將原本的e21病毒進行了基因再造,將其中數段bna進行了重新編輯,最終誕生了這種新的比較可控的生化武器。我們打算將其命名為人病毒,,這種病毒的潛伏期跟e21病毒一樣,都非常的短,通常在一個小時之內就能夠病。症狀就如您現在所見到的這樣,全身脂肪都被快消耗,並且受體的肌細胞會得到增強,但也造成了皮下組織變薄,毛細血管的一些其他病變。區域性會出現類似炭疽癰的面板潰爛,有一定機率會蔓延到全身最終造成受體死亡。不過,最為關鍵的是我們保留了e21的‘侵略性主動傳染,效果,人體成為狂人病毒的宿主之後,將會大量使得病毒繁殖,宿主會被病毒嚴重影響判斷和思維,變成病毒的傀儡。病毒控制下的宿主將會極富有攻擊性,襲擊任何看到的人類,並且通過嘴對嘴的接觸,強行將帶有病毒的體液送入物件體內,從而將病毒傳播出去。不同於b21病毒會使宿主變成行屍,狂人病毒的宿主不會吃掉受害者,他們仍多少保留一些人類的智商,並且需要進食和保持水分,同時可以完成如開門、使用簡單工具等工作,這也從某種程度上讓他們更加危險了。”

柯克捏著自己的下巴微微一笑,問了一個很猥瑣的問題:“通過體液傳播嗎?那不僅僅有嘴對嘴一種模式吧,這些宿主還可以用其他方法傳播病毒嗎?

胖子也跟著猥瑣地笑了笑,說道:“所長您果然睿智英明,沒錯,我們試驗中一些病毒宿主會用生性關係的方式傳播病毒,我們暫時還沒有搞清楚其中區別,也許是跟宿主本身有關係?”

柯克點點頭,又問:“那這個病毒現在有什麼缺陷嗎?”

胖子下意識緊張了起來,病毒當然是有缺陷的,大部分病毒都這樣,但是他不確定這個狂人病毒的缺陷是否是柯克能夠容忍的,如果柯克不滿,很有可能自己就會遭殃。

他也不能不會說出來,只能結結巴巴地答道:“只有一個毛病……那就是病毒會加快宿主的新陳代謝和一些生理機制,造成如果不盡快補充能量,這些宿主會很快地消耗於淨自己身體內的能量而最終死亡,但是隻要能夠保證食物充足,這些宿主就能夠一直生存下去。”

柯克瞥了胖子一眼,似乎並沒有在這個問題上糾纏,也讓胖子鬆了一口氣

胖子立即繼續讚美自己和自己團隊的傑作,“最讓我們稱奇的是,狂人病毒的宿主們,在數量達到一定地步的時候,會自地出現社會性行為,一般高代的宿主和力量較強的宿主會成為一小群宿主的頭目,甚至進行一些比較簡單的戰術安排,這也被我們認為是比較危險的一種事情,因為跟行屍不一樣,狂人還是人,他們雖然不如行屍凶猛,但是還有一些基本智慧,有時候會變得十分令人頭疼。”

柯克終於點了點頭,說了一個單詞:“不錯。”

這也讓胖子如釋重負,得到了柯克的肯就等於自己的工作通過,小命也保住了。

“疫苗和治療藥劑開出來了沒有。”

胖子趕忙道:“是的,我們已經開出來了,就像您所說的,只有病毒沒有解藥,那麼這種生化武器就是廢品。”

柯克沒有興趣跟胖子繼續這段談話了,他揮揮手然後轉身離去,還邊走邊說道:“準備一份病毒和解藥,我隨時可能要用。”

“是的,所長”

柯克一路走一路臉上帶著洋洋自得的笑容,“那個來自異世界的朋友,聽說你就要跟著美國佬一起去教訓丨伊拉克的那個大鬍子了,這麼好的機會怎麼能不給你製造一點麻煩呢?話說我也快要離開這個鬼地方了,就讓我離開之前,再為蘇聯做一點事情吧。”

走廊前方不遠處是一個穿著軍裝的金中年大漢,恭敬地低著頭,等候著柯克。

“米沙,生化實驗室準備了一份厚禮,送給我們在巴比倫的那位朋友,另外順手弄一些蘇軍的生化武器做搭頭一併拿過去吧。”

“是的,所長”叫做米沙的軍裝大漢鞠躬領命。

柯克又想了想,再道:“蘇維埃在伊拉克有好幾千軍事顧問,看戈爾巴喬夫那個白痴,估計是要跟美國狼狽為奸了,運用一下我們的力量,我要讓伊拉克軍隊更強一些,最少能夠拖住那群聯軍,給薩達姆有機會使用我們這個非常有意思的東西。”

“我記得我們手中還有那麼一批改進的軍械,蘇軍看樣子一時半會兒用不上了,拿去給伊拉克人吧,做得隱祕一些,雖然現在那群只懂得政治的蠢驢正在互相攻訐,但我也不希望在我們離開之前,鬧出什麼不愉快的禍端來。”

“明白了,所長”米沙得到了柯克的命令,轉身去佈置他的要求了。

柯克懷有濃烈興致站在窗前,眺望著已經被寒冰包裹的大地,“生育我的故土,就要離去,居然還會出現一絲傷感,哈哈,不過我是誰?我是偉大的格里戈裡o柯克,一個註定無法被羈絆,一個註定將不斷實現偉大事情的存在,這裡怎麼能讓我多留戀呢?”

自從瞭解了曾經讓自己折戟沉沙的對手之後,柯克並沒有魯莽地立即採取行動。其實這一點特徵與齊一鳴很像,都是謀定而後動,直到確定下是十面埋伏之局面,才會施展雷霆重擊,將敵人直接擊倒。

用生化武器武裝薩達姆政權,雖然說不上雷霆重擊,但也足夠震撼了。柯克打算用這樣的小手段考驗一下自己的中國朋友,看看他們有沒有能力應對這種突的生化變局。至於會不會造成大規模的人類災難,柯克雖說本意上不在乎,但是也有完全之策,在沒人能夠控制住情勢的時候,再出手將這場鬧劇終

可以說,柯克本來就是很不計後果的人,他也絲毫不會顧及自己為了試探齊一鳴和紅警基地,會造成多少的連帶損傷,或者說世界上所有人都只是他和對手棋局中的一顆棋子,需要捨棄得時候,沒有任何可惜的必要。

齊一鳴並不清楚神祕宮中的那一隻大b已經將十字準星瞄準了自己,此時他自己已經是忙得四腳朝天,雖然他不直接隸屬軍中,但軍方的兵力投送大小細節他都有份,很多事情都需要自己跟著參與決策。甚至,軍方還要跟沙特、阿聯酋等國討論開放軍事設施和其他必要設施的事情,也有他要忙的部分

針對伊拉克手中握有大量的飛毛腿導彈,沙特感覺十分不安全,雖然之前就曾中國購買了一批荊棘-1防空導彈,但真正大戰來臨之前,沙特還是希望本國的油田等重要的生命線設施能夠得到保全,沙特兵力不多,也損失不起,所以良好的空防無疑對沙特更加重要。

這一次沙特看中了中國的紅旗防空導彈系統,因為在國慶大閱的時候出現了,沙特人認為紅旗-9就是中國最厲害的防空反導武器了。此時沙特方面也沒明說是不是要買“紅酒”,但還是很誠懇地提出,希望中國能夠幫助沙特,在沙特境內多部署一些紅旗系統,以對付伊拉克威脅最大的飛毛腿導彈。

紅旗此時已經淪落成了plar勺第二等的防空武器,讓位給了紅旗-19和紅旗26現在經過一定的降級,出售給別國也不是不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