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1升級F-14的一階段計...

白麪黑廝

  

..先行被格魯門公司帶到沈飛的是f-14的一條大修線,為了這條大修線齊一鳴也是付出了不少的代價的。

12架雄貓到位沈飛之後,基本上都是維護欠佳,甚至個別幾架根本就沒法飛起來了,伊朗把那些基本上用做“器官捐獻者”的戰機先行送到了齊一鳴手中,不用說很大一部分都是缺胳膊少腿的殘障人士。

麥克羅夫是格魯門派來專門負責與中方合作的總技術總監,面對在美國幾乎是呼風喚雨了的齊一鳴,他還是表現出十分拘謹的恭敬的。

“先生,這一批飛機基本上都需要徹底的一次大修和維護了,我們經過初步的盤點,至少有七百多個零部件需要更換,在您的沈飛沒有掌握大修線之前,這批零件只能夠通過我們總公司那邊進入。”

齊一鳴點了點頭,扭頭問身旁的另一位中國工程師,此人是沈飛的新任的f-14專案負責人,也是一位紅警基地出身的高工,名叫夏高鴻,“夏工,你看沈飛現在有多少東西能夠復原出來?”

“不太多,我們公司還在進行整改當中,一些裝置還沒有完全利用起來,不過大修線安裝完成後,我們可以慢慢嘗試一些非關鍵部件的生產替換的能力。第一批的零部件肯定是要從美國進的,不過我們團隊認為,從這第一批的飛機上就應該開始升級驗證工作,優先選項是要提高戰機的動力系統和航電系統。”

麥克羅夫不禁皺了皺眉頭,他剛來沈飛沒多久,對於這個中國的航空製造公司觀感十分一般,許多工人的水平都不是特別夠,但是以這個夏高鴻為的一批人水平十分高,如果可能他都想慫恿這些人直接到美國去加入格魯門。

雖然他們能力不錯,可麥克羅夫沒想到這群人居然直接想要跳過先修復這些戰機的步驟,從改換重大元件,直接將戰機升級開始。他本心裡想要潑冷水說這是不可能的,可是畢竟他是客軍,被格魯門派過來幫著解決問題的,客戶就是上帝,既然中國人想要給自己找麻煩,那麼他們請便好了。

麥克羅夫其實心中覺得中國人打算的那種全面性的升級,就算是格魯門公司都不一定做得到。儘管中國人說自己改雄貓,氣動方面的內容不會大改,當然他們也沒法改,因為這些戰機都是現成的,總不能覺得哪裡主翼面積不夠,再焊上一塊,或者尾翼看著不舒服,削掉一塊什麼的。

但中國人想要把戰機的動力系統、航電系統、武器系統等,全部進行適當的升級和改換。這種工作量本身就大得驚人,麥克羅夫想想甚至都要頭皮麻,可是他難以想象自己的這些中國同行,以一種高昂的工作狀態投入到這項事業中,甚至他們也早就打算好了一些改進的專案,如他們已經把自制的動機拉過來,準備裝機試車了。

沒有麥克羅夫等直接參與設計建造f-14的格魯門技術人員,肯定是做不到的。麥克羅夫也十分好奇地想要看一看中國同行搞出來的航電和動力等部件都到了一個怎樣的水平上。

齊一鳴其實都沒有把最好的系統拿出來給格魯門公司看,實際上他也不認為大改f-14有什麼太大價值,八十年代的對手們還都弱爆了,不值得把齊一鳴倚為最高祕密的aesa雷達以及頭盔顯示器、級任務計算機等一系列的部件拿出來。他個人比較傾向於進一步提高ag-9雷達的水平,比如替換下老舊的電子管電晶體部件,使用更好的積體電路提高資料處理能力等。另外改裝一下玻璃化座艙,平板顯示器取代f-14那些老邁的儀表盤。同時三體式封擋的蚌式座艙蓋這種老掉牙的東西也需要被取代,雖然齊一鳴沒打算弄整體式座艙蓋,但是標準三代機使用的水泡式的座艙蓋最起碼要弄上去。

飛控系統可能是需要改變最大的東西,在f-14身上後世著名的1553b資料匯流排還沒有被利用,這種集中式的時分序列匯流排是從沒有外銷記錄的f-2o虎鯊開始使用的,具有雙向傳輸性、可靠性和即時性等特點,容錯的雙冗餘度也是從這裡開始的。

因為齊一鳴這個大bug的出現,實際為三代半的殲-1o猛龍戰機已經用上了四餘度,不過這條資料匯流排仍舊是基於mil-std-1553b弄出來的。

f-14的飛控改進之後,作戰效能另外一個大的需求點,就是武器系統方面。之前在美國時,齊一鳴就已經向格魯門提出了要使雄貓相容國產的武器,武器管理程式碼什麼的格魯門已經答應開放給沈飛。再者,為了提高作戰效率,盔顯齊一鳴不打算給了,但是mig-29都有的盔瞄應該配備上。

要完成這一系列複雜的任務,有一個高效的現代管理模式的企業是必須的,所以齊一鳴對於雖然還是國字頭但控制權已經歸自己的沈飛,進行了相當大幅度的整改

撇下技術宅夏高鴻和麥克羅夫等人,齊一鳴帶著主要的商業幫手周予同在沈飛的廠子裡轉悠,周予同捧著一個資料夾,邊走邊向齊一鳴彙報道:“製造亂七八糟的那些部門,我們用了一個多月的時間,已經基本上從我們的核心業務中處理掉了,現在還都掛在沈飛集團的名下,但是名字什麼的另起,管理上基本上不參與到航空業務了。航空這一片我們換掉了一半以上的領導,主要由我們達裡諾爾的一些工程師和挖來的一部分管理人才擔任。殲-8ii的專案在您叫停之前,我們派駐過來的工程師已經完成了。國家的訂單肯定是沒有了,不過我建議拿到國際市場上去叫賣一下,就算賺不了多少錢,可總歸企業在運轉就很好。”

齊一鳴點點頭,將非航業務剝離是他精兵簡政的一個重要舉措。這些軍工廠不是可以沒有民用業務,但是管生產電冰箱和摩托車的領導,不能下午又去管生產戰鬥機,這種事情太不靠譜了。

周予同又道:“我們已經把整個集團內最精幹的那部分技術人員和工人,完全集中在了航空業務上面,初步來看工作效率已經大大提高了。您所提倡的工作組和‘扁平化管理’,我們也認為不錯,由幾個工程師帶一批工人做一個小專案,然後靠高階工程師用並行工程將所有小專案彙總,形成一個完整的大專案。我們的雄貓升級計劃就是以類似的模式進行的。”

齊一鳴提出的這種企業組織的改革模式在這個時代還並不多,到了後世二三十年後才更多在高技術領域的企業出現。因為越大的企業越害怕官僚式的管理,而太過刻板的直接的上下垂直性管理,對於技術類企業的戕害是十分嚴重的。而且現在身份最大的問題也在於員工的幹勁並不是很足,齊一鳴直接用榮譽和獎懲兩**寶祭出來,現在已經可以看到公司在朝一個比較健康的方向展了。

搞這些事情是他比較擅長的,但具體操作是員工們的事情了。大部分原廠的員工現在主要還是在跟著幾個齊一鳴派駐的紅警工程師和原廠的大牛們熟悉流程,工作方式變得貌似輕鬆了一些,可是生產效率反而提高了。

大部分人現在最忙的東西就是研究自己被分配到的那一攤小事情上,比如動力組在研究如何把體積小一些的s-1oa安裝在大菊花的f-14上面,航電組在研究如何改進然後偷偷山寨雄貓內部的ag-9雷達,等等等等。

他們基本上缺乏搞這些三代戰機的經驗,不過領頭的那些紅警工程師可是有硬貨的,大家給這些主力們打一打下手,順便學習,也是一個良好的工作模式。

周予同又彙報了一些個情況,齊一鳴表示滿意,如何改進升級f-14,齊一鳴出了出錢出人要政策,也出不了什麼太大的力,索性他就回返了達裡諾爾基地。

回到天高風輕、雲淡草綠的高原之上,果然整個人的精神都會放鬆一些,達裡諾爾湖在後世是這一地區出名的風景區,只不過在這個位面恐怕再也沒有機會了。此時已是夏季,達裡諾爾湖中灰天鵝成群結隊與此嬉戲,也不知道是誰弄過來的馬屁和草原黃山羊就在基地不遠的地方悠悠地吃著青草。基地有專門的條例,禁止在基地方圓1oo公里之內獵殺任何的野生動物,所以才能讓如今這個金屬科幻的地方與自然生態完美的結合在一起。

雖然一切很美好,可齊一鳴明顯察覺自己的主要業務不可能再從這個荒僻但是美麗的地方進行了,他需要近一些處理京內的事務,向大佬們彙報工作,還要去瀋陽看飛機升級進度,另外他還希望現在開始建一座造船廠。於是現在齊一鳴認為,已經是開一個分基地的時間了。

齊一鳴最終選擇把次級分基地開到葫蘆島那邊去,雖然距離瀋陽還是有段距離,但總比達裡諾爾近一些,更何況葫蘆島還是一處北方良港,齊一鳴這些日子為6軍空軍提供了不少裝備了,海軍還在眼巴巴地瞧著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