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5 空襲伊拉克

白麪黑廝

  

..香格里拉號兩棲攻擊艦艦橋戰情指揮室,剛剛接任艦長一職沒有多久的張菊座躊躇滿志。他是香格里拉號的第二任艦長,任艦長是齊一鳴指派的一名紅警戰士,張菊座在之前一直服役於海南號兩棲艦,擔任航空管制官,對艦上大小事務已經非常熟悉,這一次也是掌舵香格里拉號這艘同樣是舊航母改來的兩棲艦,所以說也算是得心應手。

香格里拉號正位於波斯灣的洋麵上,pl遠征艦隊兩艘核心艦艇中的另一艘福建號則在更遠一些的阿曼灣外巡航,因為之前沒有料到伊拉克動手這麼迅,所以並未進入直接攻擊半徑內。

除了美海軍的六艘航空母艦,法軍也帶來了克萊蒙梭號航母,但是這艘航母滿載排水量才三萬多噸,是一艘輕型航母,能夠搭載的艦載機也比較有限,更重要的是隻能搭載類似brp十字軍這樣的老款艦載戰鬥機。而中國的兩艘兩棲攻擊艦噸位都不必克萊蒙梭號航母小,福建號還比克萊蒙梭號大一萬來噸。

這次香格里拉號基本上是當作航空母艦來用的,福建號既有塢艙可以派遣氣墊艇登6攻擊,也有更大的機庫,可以派遣更多直升機,所以顯然更適合在動登6作戰時作為平臺。香格里拉號共搭載了2架強隱形攻擊機、4架殲-v戰鬥機,另外還有兩架預警直升機和兩架反潛直升機。

多國部隊十分看重香格里拉號,因為她具備派遣隱形攻擊機隱身突防,攻擊敵人重要目標的能力。所以保持香格里拉號處於戰區前沿,可以隨時執行攻擊任務。

“艦長,聯合作戰指揮部來命令,向科威特到巴士拉一帶的目標進行戰術打擊。”通訊官嚴肅地說道。

張菊座摘下自己的軍帽,放在胸前,尋思道:“聯軍在哈夫阿巴廷吃了一個大虧,美軍調兵遣將打算將丟掉的地方奪回來,而且看來美軍這是不甘心吃虧,準備把戰火燒回敵人那一邊去啊,空襲開始之後,盟軍估計要動大規模的攻勢,報復伊軍的先動手了。拿回哈夫阿巴廷還不算完,恐怕要一直打進伊拉克境內,收復科威特。”

張菊座身旁的政委高源遲疑道:“不可能有這麼快的行動吧,雖然哈夫阿巴廷勢必要奪回來,但是沒有將伊軍的主要防禦能力癱瘓,就要推進那麼大的縱深,恐怕會有比較大的損失。”

張菊座笑道:“所以才要先空襲。”

高源推測道:“我覺得伊軍的準備比較充分了,想要在短期內用空襲破壞掉伊軍的反抗能力,有很大的困難,事實上盟軍將這件事情看得太簡單了,而如果要真的等到空襲目標實現再動地面戰鬥,恐怕已經是二十多天之後了。

張菊座點了點頭表示贊同,不過他又道:“如果讓美軍自己來,恐怕結果跟你說的差不多,但是現在有了我們,我們對於伊軍各處要地和重要設施的瞭解程度,要比美軍強得多,再加上我們需要做的其實是不斷地分割戰場,當我們的6軍想要攻擊哪裡,空中力量就要用炸彈將這一區域給分離出來,另外在伊軍後方不斷地轟炸,也會使得伊軍投鼠忌器,而無法全力進攻。這是戰爭節奏的問題,盟軍不可能就被動地等伊拉克人出招,勢必要讓伊拉克人跟著自己起舞。”

張菊座命令航空管制官道:“全體攻擊機進行最後一遍臨戰檢查,完成後升空進行作戰”

“是,艦長”

香格里拉號上立刻忙碌了起來,各式各樣的花背心將攻擊機從機庫中提出來,加油的加油,安裝彈翼的安裝彈翼。最先起飛戰鬥的是留在飛行甲板上的攻擊機,這些飛機都是預留出來為了緊急任務的,都處於最高的準備狀態,當命令被下達後,飛行員就位,強維護者的四臺向量引擎朝下,攻擊機就像一架直升機一樣緩緩升起,然後飛馳出去。

第一批次起飛的攻擊機的目標是伊拉克境內的防空預警雷達,由於伊拉克人刻板而陳舊的戰術,自從入侵科威特之後,這些雷達仍舊經常性保持開機狀態,被多國部隊的電子偵察機給截獲了相應的電磁頻譜和位置,這些雷達又不是先進的可機動的型別,都是巨大笨重的雷達站,根本不可能改變位置,所以在空襲開始後,這些雷達就成了最先被打擊的目標。

強巨大的彈倉中裝備了反輻射導彈,藉助自己的隱身能力,逃過伊拉克防空警戒雷達的偵察,數架強輕而易舉地進入到了反輻射導彈的射程之內。按下射按鈕後,彈倉開啟,反輻射導彈被投下,隨即就是幾聲爆炸和沖天的火光,中國航空兵空襲伊拉克的戰役正式打響。

這些雷達很多不僅僅提供防空的境界和偵察,甚至還有提供防空導彈的火控作用,所以當這些雷達被清除,相當數量的伊拉克防空導彈也陷入了無法工作的狀態。

直到強維護者隱形攻擊機投下導彈的剎那,伊拉克的防空部隊仍未確切地現強的真正位置,良好的隱身能力,加上多國部隊派出的電子戰機隊一定的於擾,使得地面雷達更難以現空中的隱形攻擊機。

“下一個目標,機場設施和空勤指管設施”張菊座在收到雷達目標被清除的訊息後,露出笑顏,指揮第二梯隊的攻擊機繼續動攻勢。

在這個地方就看出了伊拉克軍隊的實力不足來了,在遭到空襲之後,伊拉克空軍根本就沒有能力快派遣戰機升空迎敵,在美軍機隊的方向倒是有幾架米格2殲,不過很快就被b15給收拾掉了,而中國航空兵從海上來的這個方向,壓根就沒有遇到任何飛行器進行攔截。

“真是不給力啊,都打到家門口了,居然還沒有做出什麼反應。”駕駛著自己已經升級過的雄貓戰機,陳峰頗為不屑地撇了下嘴。不過這些年他所遇到的敵人,也大都是這個樣子的,沒有哪家勢力能在中國航空兵面前過上幾招的,要麼就是被一面倒地暴揍,要麼就是打都不敢打。

“要是跟美國人較量一下,估計會很有意思。”陳峰想著,不過也覺得不太可能,現在中國和美國還是盟友關係,最沒有可能走向戰爭了。而且陳峰也明白中美走向戰爭的必然結果就是世界大戰,雖然他渴望功勳,但還到不了為了功勳要拖著全世界一起經歷戰爭的地步。

因為香格里拉號上並沒有太多護航戰機,而且殲-v本身也並不是最優秀的制空戰機,所以海航方面還是從卡達的烏代德空軍基地起飛了b14戰機。b14機隊的主力留在瓜達爾,在烏代德並不多,這裡主要是空軍的殲影豹機隊。

空軍也同樣派遣了兩個中隊的影豹在空中進行護航,護航的物件也不侷限於中國自己的轟炸機和攻擊機,對美軍和其他多國部隊的軍機也同樣進行保護

陳峰進行過數不清次數的為攻擊機護航的訓練,臺島戰爭那會兒他也為轟炸機護航過,這個活兒他還是不怎麼待見的,雄貓必須為了遷就攻擊機而以較慢的度飛行,而且遇到敵人也沒法爽利地一戰,必須以保護攻擊機作為先決

由兩架雄貓保護的四架強飛臨了在科威特的軍用機場,這裡貌似之前已經被美軍的機群給掃蕩過了,跑道上冒著爆炸後的濃煙,一些設施也被毀壞了。不過這個活計做得不完整,還有一些有威脅的東西需要處理,比如說,陳峰現在就看到,在下面的跑道上,一架剛從機庫裡駛出的米格-2準備升空。

“還等什麼,動手”陳峰催促道。

只見一架怪模怪樣的攻擊機從天空中俯衝下來,然後機頭的3mm機炮一通掃射,直接將跑道上已經準備滑跑的那架米格26給打爆了。

“還有一架”陳峰看到了一架不知是殲還是米格21的飛機已經從跑道上爬升了起來,嘴角不由露出一絲邪惡的笑容。他駕駛著這架雄貓戰機,將可變後掠翼的角度開大,增強低空效能,掠過的雄貓如同一隻撲抓獵物的老鷹,同樣是使用機炮,陳峰用一串的航炮炮彈,將這一架已經離地幾十米的伊軍戰機給敲了下來。

剩餘的攻擊機們也不甘示弱,他們攜帶了大量的攻擊武器,在進入自由打擊時段後,每一架都從容地選擇自己的目標,然後將制導炸彈投擲下去,機庫、塔臺、油庫、跑道等一系列的設施都被整個摧毀,機場一時間變成了一片火海,滾滾騰起的濃煙甚至有些遮蔽了半空中飛行員們的視線。

“目標已全部摧毀,準備返航”

“返航許可,於得漂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