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0 建功以色列

白麪黑廝

  

..戴春樓和高旭光擠在導彈射車中,有一搭沒一搭地聊著天。

“同人不同命啊,大長來了以色列,又是軍樂歡迎、小朋友獻花的,到了晚上還被請去參加什麼晚宴冷餐會,說是增加兩軍交流,咱們這些大頭兵就不得不困在這戈壁裡餐風飲露,哦不對,這裡是沙漠,哪裡來的露水。”高旭光頗為不忿地說道。

戴春樓揶揄道:“等你當了大長,你也有這待遇。咱們是來打仗的,不是來參加冷餐會的,想要歡迎和榮譽,等著打贏了回國,我想一定會有的。”

高旭光嘿嘿傻笑幾聲道:“咱都二十六了,轉眼就是生中士都一年了,這次打完怎麼也升上士了,我老孃催我結婚跟催魂兒一樣,帶著幾個徽章回去,說不定還能找到個姑娘談戀愛,我家小妹說,這段日子學校裡的姑娘們特別崇拜咱們pl”

戴春樓也是嘻嘻道:“老百姓都知道,咱們是最可愛的人,哈哈,什麼年代裡革命軍人都是受歡迎的,咱們還是職業軍人,不是嗎?”

兩個年輕的士兵在軍營裡打混日子不短了,因為比較努力刻苦,各自都學了一身本領,到了退役年限的時候上級考慮放走這樣的士兵對部隊是一種損失,所以將他們轉了士官,成為了專業軍人。部隊裡越來越多的士兵走了這樣的路線,不可否認有一批人就是天生適合軍營的,部隊花了時間將他們培養成才,如果隨便放走十分不負責任,所以每年退役的時候,部隊中都有一定的名額留下精英士兵,提拔他們成為士官。pl加武警未來目標打造一個近百萬人規模的士官隊伍。

“聽說有些兄弟單位在搞集體相親,專門給咱們這些大頭兵找物件的,不如回去咱們跟指導員同志說一說,咱們也搞一搞這樣的活動吧。”

高旭光拍手道:“這個硬是要得不過就擔心到時候軍官們一窩蜂地來了,姑娘們看到肩膀上有槓槓有星星的,就走不動道了。”

戴春樓拍拍他的肩膀安慰道:“找物件這事兒,關鍵要看人品長相,就算是軍官怎麼了,不合眼照樣不過關。”

兩人就這樣聊天打屁,此時已經是半夜時分了,他們多少有點睏意,但是卻都不敢把眼皮闔上,這畢竟是任務時間,他們雖然算是老兵油子了,但也不敢拿這種事情開玩笑。

就在這時,射車中突然響起警報,車中的紅色警示燈開始旋轉閃耀,戴春樓叫道:“有情況”

高旭光趕忙爬到了裝置之前,雙目灼灼地盯著螢幕,“是預警衛星提前現了情況,伊拉克西部地區射了四枚戰區彈道導彈,判斷應該是侯賽因導彈,彈道目標指向以色列境內,看來不是特拉維夫就是海法之類的地方了。”

為了打造中國的反彈道武器防衛網,齊一鳴打造了一套完善的預警衛星體系,有十幾顆專門偵測彈道導彈的衛星全天候監視著地球。這次參加海灣戰爭,軍方特意將兩個預警衛星放在了海灣的頭頂,專門用於偵測預防伊拉克的導彈威脅。

戴春樓哈哈大笑,“不巧啊,伊拉克的導彈部隊碰上了咱們”

兩人剛才還說說笑笑,這會兒已經迅進入了戰鬥狀態,臉上不僅是軍人的嚴肅,還有一種強大的自信和遊刃有餘的興奮感。預警衛星現敵情主要是為了給導彈部隊一個反應時間,這會兒導彈尚未出現在紅旗系統的相控陣雷達之上。

“目標進入雷達偵測範圍,鎖定成功”他們所操控的這套紅旗遠端地空導彈系統實際為基地在進入lv2之後的升級版,最主要的變化是增強了該系統的電子水準,其相控陣雷達採用全相參脈衝間頻率捷變技術排除瞄準式於擾,針對主波束和旁瓣對消天線具有極佳的空間選擇能力;具有抗雜波於擾、欺騙式於擾、消除消極於擾、誘騙反輻射導彈能能力;另外由於射機功率異常強大,具有十分有效的的“燒穿能力”,能夠完全壓制一些中小功率電子於擾機,綜合電子反反制(netbsp;另外,相控陣雷達的偵測和跟蹤能力也大大提高,具跟蹤3o公里以內,馬赫7以下的18o個目標的強大能力。

在導彈本身上面的改進,主要是增強了導彈對彈道目標的攔截能力,使得紅旗從一款簡易擁有反彈道導彈能力的防空武器,成為了可以靈活對抗有翼飛行器和彈道目標的通用型防空導彈。

導彈營的指揮車中,防空指揮官立即手動分配攻擊目標,他不必拿起通訊器來用嘴巴講,而是可以直接在觸屏式的屏顯上,將幾個不同的目標,拖到代表著不同射車的小框框之中。

高旭光叫道:“攻擊目標已獲取,等待進入射程。”

本身紅旗系統的雷達探測和跟蹤距離要大於導彈的射程,所以在目標被鎖定後,他們還要等待目標進入射程以內。整個導彈部隊都是處於高度戒備狀態的,射筒都已經是處於豎直狀態,電纜架設、油機之類早已準備就緒,所以只要進入射程之內,防空系統就能夠做出攔截反應。

“目標乙,攔截彈數:4射”戴春樓用力地按在了面前操作介面上的紅色按鈕。

其實伊拉克的這一輪導彈襲擊並不是多麼容易防住,他們極為狡猾地近乎在同一時段射了四枚侯賽因導彈,戰場上的真理就是永遠是守勢的一方更麻煩。伊拉克只需要同時射四枚導彈就好,而防空導彈營為了攔截這四枚導彈,卻要花更大的心思。

射車的套筒中一枚導彈冷射被彈起,然後空中點火飛入高空,僅僅是一個短暫地停歇,第二枚導彈、第三枚、第四枚相繼升空而起,戴春樓和高旭光的這臺射車瞬間將整臺車所有的導彈都射一空。一般對付彈道目標,射四枚導彈對付是常理,彈道目標比有翼飛行器一般飛得更快,更難攔截,所以攔截導彈射數量通常是對付有翼飛行器目標的一倍。

飛馳的防空導彈以慣性制導進行前期的攻擊,在末端開啟主動雷達,對敵方目標進行索敵。

其實伊拉克的侯賽因導彈雖然較蘇聯的飛毛腿威力減小了不少,但是伊拉克對飛毛腿導彈的重新設計也影響了防空導彈的準確度。伊拉克把蘇聯設計的飛毛腿導彈重新設計使之飛得更快,結果這些改動弱化導彈彈體,令導彈更有可能在重返大氣層時碎裂。破碎的彈體使得防空導彈無疑要辨認更多的目標,這對於美國的愛國者來說就是個大麻煩,不過對於紅旗來說還並不那麼致命。紅旗可以通過多種方式正確判斷哪一個是真正的導彈。

戴春樓和高旭光射的四枚防空導彈,其中第一枚飛過了頭,沒有擊中目標,不過第二枚正中這枚侯賽因導彈的彈頭部分,使得這顆彈道導彈凌空爆炸,成功的摧毀了一顆威脅以色列的地對地導彈。

導彈營中的其他射車也紛紛建功,全部摧毀了伊拉克射的侯賽因導彈

戴春樓和高旭光兄弟倆拍手慶賀,一股成就感油然而生,高旭光還嘮嘮叨叨地說道:“打下一顆導彈,咱的上士是要板上釘釘了”

戴春樓哈哈笑道:“說不定你的媳婦也要板上釘釘了,約會的時候跟姑娘一說你勇射伊拉克導彈的事蹟,人家一定崇拜死你了。”

兩人正開開心心地享受勝利喜悅的時候,射車上的又傳來了蜂鳴的警報

“什麼,還來?”預警衛星再度探測到了伊拉克方面射導彈的跡象,這一次還是四枚,攻擊目標略有便宜,但應該還是以色列的居民區和其他民用設施。

“導彈打空了,怎麼辦?”高旭光驚叫道,雖然他們保護的並不是自己的祖國和人民,但是既然被分配了這樣的任務,他們就要為這裡的人們考慮,而且如果被伊拉克導彈部隊破了自己的金身,那真是一件著惱的事情。

戴春樓還算鎮定,說道:“咱們營還有兩臺車,海法南部那裡還有咱們的一個營,實在不行還有老美的愛國者,他們可在這裡堆了不少。”

高旭光連連搖頭:“老美能信得過?之前就一共攔下了一枚導彈,剛才到現在都沒有射什麼導彈。”

戴春樓道:“也許上面協調好了,讓咱們來。反正不管怎麼樣,現在不是咱們愁的時候啦,相信自己的戰友吧,就算是不信老美,9營的同志們可是同樣靠得住的。”

高旭光摸了摸鼻子,笑道:“也是,9營兩次比武都贏了咱們了,這次如果在戰場上輸了咱們,以後回去都沒法抬起頭來做人了。”其實9營是齊一鳴直接送到空軍的紅警戰士部隊,所以一直保持比較高的戰備水平。

兩人都保持了沉默,心中都在祈禱戰友們要給力。他們的戰友確實也沒有讓他們失望,9營同樣將四枚來自伊拉克西部的導彈直接擊落,pla空軍導彈部隊完成了八八中的良好戰績,算上之前在沙特完成的戰果,攔截成功率高達百分之九十四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