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1 走俏的導彈

白麪黑廝

  

..相較於近乎一敗塗地的愛國者導彈,大出風頭的紅旗立即就得到了世界的普遍關注。一些西方媒體將紅旗形容為“不可逾越的銅牆鐵壁”、“最可信賴的忠誠衛士”,一時之間,紅旗聲名大噪。

雖然美軍很講究公關的將愛國者攔截飛毛腿的影像資料給公佈了出來,但是在人們聽聞中國導彈攔截成功率高達百分之九十多的時候,回過頭來再質問美國的愛國者導彈有怎樣的攔截成功率,美軍那邊立即就支支吾吾講不出個一二三來了。

一些比較激進的媒體人士稱,“愛國者的拙劣表現令人十分失望,我們不禁懷疑國防承包商們拿走了國會劃撥的大額研經費,最終搞出來的就是一個這樣的東西嗎?這毫無疑問是在揮霍與浪費納稅人的錢,更令人懷疑我們的國防採購和研究計劃是不是存在重大的漏洞和弊案。”

還有一些直白的媒體甚至聲道:“根據不願具名的知情人士表示,愛國者導彈在以色列的攔截成功率不足4o而且更荒謬的是,當中國的紅旗進入以色列之後,愛國者就成了作壁上觀的看客,往往在愛國者還沒完成射準備的時候,中國導彈已經將伊拉克的飛毛腿給擊落了。用這位知情人士的話說,他認為愛國者尚未具備完全的戰鬥要求,不能夠滿足日益嚴峻的空防需要。

於是,自然而然地,美國內部出現了一種聲音,採購一部分中國製造的紅旗導彈進行摸索和研究,然後在此基礎上完成進步和越。因為美國已經向中國採購了批量不小的a11維護者攻擊機,所以再向中國訂購一批武器,也不應該大驚小怪。

這一種聲音自然受到了雷神等一些美國國防承包商的抵制,他們動用了自己的政商關係,開始造勢,稱是美國國防部因為想要壓縮採購成本才致使愛國者的表現不盡如人意,如果能夠給他們更多的經費,一定能夠生產出更多的愛國者。

當然,不為人知的一面,包括美國官方和這些國防承包商不同勢力的商業間諜、技術間諜,都瞄準了獲取中國防空系統的機密,為了獲取紅旗近乎百百中的祕密,美國人可謂是不遺餘力。

美國會不會採購一小批中國防空導彈還不清楚,但是很多其他國家都看好了紅旗的表現,希望能夠買到紅旗極大增強本國的防空需求,增加國防精實程度。

其中對此最為熱切的就是以色列了,居住在群狼環繞的中東,到處都是自己的敵人,而且來自伊朗、伊拉克等國的導彈威脅十分嚴重,對以色列來說,防禦水平從來沒有太高一說。不過以色列和中國之間沒有什麼軍事合作,中國也一項與阿拉伯國家保持良好的關係,所以這件事情能不能成,以色列心裡也沒有譜。

沙特自然也希望更換更好用的防空系統,本次戰爭中沙特裝備的中國產荊棘2表現還算出色,至少比愛國者的表現令人滿意,但是中國防空導彈部隊自己裝備的紅旗的表現實在太亮眼,就如同群星比之皓月,不可與之爭輝。

沙特國王法赫德特別通知了相關人士,立即開始與中國進行接洽,希望獲得中國自用的紅旗型遠端防空系統。

對於齊一鳴來說,出售紅旗導彈也沒有什麼大不了的,因為現在國內主要使用的防空武器已經升級到了紅旗-19和紅旗26系統,紅旗已經逐步進入到後備力量中了,技術上確實有不少十分先進的東西,但是畢竟是第三代防空導彈,與中國自用的已經產生了代差。而且,他要出售這些玩意兒,肯定也是會做一些手腳的,比如進行一點降級,甚或是留下後門什麼的,總之不可能使其那麼完整。

他打算叫來紅警工程師,在戰爭結束後,就地處理了停在沙烏地阿拉伯的十套紅旗系統,以每套2億美元的價格出售給沙特方面,每套附贈枚導彈,如果需要更多備彈,那就要掏錢了。

第三個有采購念頭的是土耳其,這個國家在另一個位面曾經萌生過採購紅旗的想法,但是不知道是真心實意,還是故意這麼做向美國和北約壓價,不過最終這件事情沒有成。可是在本位面中,原本的一些障礙都不存在了。先中國和北約是名義上的盟友,一些重要的軍情和資訊都是共享的,戰爭之前還裝備能夠統一的敵我識別系統;再者,此時世界範圍內似乎真的沒有比中國紅旗更好的防空導彈了,3o不在考慮範圍內,愛國者的名聲都已經臭了,所以以最優選項出現的紅旗自然競爭力大增。

土耳其本身也有不小的防衛壓力,這個國家跟自己東部和南部的幾個阿拉伯國家關係並不好,土耳其人和阿拉伯人雖然都是穆斯林,但是人種不同,波斯人和阿拉伯人還不待見來著,所以土耳其人的地位也沒好到哪裡。另外,土耳其跟自己另一個歐洲鄰邦希臘的關係也不見得怎麼好,兩個國家都是大搞軍備競賽互相防著。

紅旗的外銷形式一片大好,齊一鳴也是摩拳擦掌,他專門派遣了勝華公司的營銷經理趙勁鬆前往這些有意購買紅旗的國家進行磋商洽談,臨走的時候趙勁鬆表示如果他簽單少於3億,今年的獎金全都不要了。

“這才是負責人和有上進心的銷售人員啊”齊一鳴不禁感慨。

躲在巴格達底下幾十公尺的指揮所中,薩達姆現在的心情可謂是十分的差。多國部隊雖然在一開始的時候吃了一些虧,但是很快就向伊拉克人展示了他們的戰力到底有多麼的頑強。在持續十幾天的轟炸中,多國部隊的航空兵對伊拉克的各種軍民用設施進行了徹底性的摧毀。現在全伊拉克的電量不足戰前的o,絕大多數製造化學武器的化學工廠都被夷為平地了,一些重要的交通要道基本上隔三差五就有戰機來偷襲。

薩達姆制定的防空策略是消極的,他想辦法要儲存實力,把很多戰機都轉移了,使得伊軍根本都沒有足夠的戰鬥機升空進行攔截任務。薩達姆消極的防禦策略,極有可能是他本人根本就沒有想打贏過,而是想快一些結束這場戰爭,而保留自己的實力,可以使他繼續在伊拉克進行統治,並對周邊的國家保持優勢或者威懾。

可是越是這樣消極,多國部隊對伊軍造成的損失也就越巨大。尤其是狡猾的中國人,他們的攻擊機和戰鬥機經常跑過來轟炸伊拉克的機場,原本機場的跑道對於歷經戰火的伊拉克工程兵並不算是難以修復,但是中國人無恥地使用了大量的子母彈,而且這種子母彈還別具特色,被扔下來的時候,很容易就把機場跑道給轟出一些難以修復的大洞,就著還不算,他們使用的戰鬥部很不穩定,居然有些彈頭在落下來之後沒有爆炸,而在工程部隊搶修跑道的時候卻爆炸了,給修復工作帶來了巨大的難度。到後來一度伊拉克的工程兵拒絕進行搶修任務,薩達姆聞之大怒,將那些拒絕執行命令的工程兵處決,才逼得其他工程兵冒著生命危險進行搶修。

“總統閣下,我國的一些重要防禦設施已經被摧毀的七七八八,多國部隊這兩天的調動異常密集,我們判斷他們有可能即將動大規模的6上攻擊了,目標極有可能是我們已經奪下來多日的哈夫阿巴廷。”艾哈邁德將軍頗為憂慮地向薩達姆彙報。

薩達姆眉頭緊鎖,戰況不容樂觀,這讓他也很惶急,可是他並沒有太多的手段扭轉戰局,雖然伊軍還佔領的哈夫阿巴廷,但是這座城已經是死城了,之前大量的居民已經被多國部隊撤出,駐守在這裡的伊軍裝甲部隊也遭到了多國部隊的打擊,損失慘重,而後方的補給也遲遲不能運抵,這裡已經成了一片孤城,就像是一隻貓爪子下的老鼠,丟掉只是早晚的事。

“艾哈邁德將軍,你有什麼好辦法嗎?”

艾哈邁德苦笑一聲,道:“我們相比多國部隊,雖然規模更大,但是裝備水平和戰術上差距還是很明顯,所以我們的牌不多,這個時候只能是儘可能地拖延多國部隊,直到他們無法再承擔繼續戰爭的損失,才會退出戰爭,我們取得勝利。所以,現在我們最好的防守應該是進攻,不斷地開闢戰場,在各個戰場上打擊多國部隊的士氣和軍心,使其疲敝,利用我們的規模優勢,用鮮血和犧牲還來勝利。”

薩達姆眼前一亮,如果憑死人就可以獲勝,他是一萬個願意,他問:“那我們下一個目標應該是哪裡?”

艾哈邁德手指在一副海灣地區軍用地圖上點了點,正好在沙特和科威特的東部邊境,他沉聲道:“海夫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