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2我給海軍造軍艦

白麪黑廝

  

..齊一鳴從後世來看,真正中國海軍開始闊起來是2oo5年之後的事情了,特別在2o1o年之後,基本上每年海軍的新服役艦艇總噸位都是十幾萬噸。這樣的趨勢只要走個十年時間,很快就能夠與號稱全球解放軍的美帝一拼高下了。

齊一鳴迴歸1985年,當然從來沒有忘記海軍這回事,話說他作為軍迷在級大本營上的註冊軍銜還是海軍銜呢,但海軍這種事急不得,急了也沒有用。現在全國上下四百萬軍隊,如果加上武警叔叔們,光這筆人員開銷就夠嚇人的了。現在還是經濟建設的時期,不僅僅是軍方沒有那麼多錢去購買升級新裝備,就是舊裝備的維護都因為經費缺乏而顯得戰備鬆弛。

這個時候海軍艦艇還不少,但是主要以小噸位的護衛艦、獵潛艇一類的裝備為主。海軍是個大吞金獸,齊一鳴就算倚仗基地的船塢能給海軍造上個數十艘先進戰艦,光是維護、演訓這些事就夠窮困的海軍把荷包也給掏破。

另外在戰略上,齊一鳴希望鞏固pla的大6軍優勢,並進一步提高空軍的國土防空能力,海軍一時半會兒是跑不到遠洋去的,再說他穿越也沒多久,現在開始也不是很晚。

分基地確定開在葫蘆島,挑選了一塊沒有人使用的灘塗,直接開始在這種不穩定的地貌上建構自己隱蔽的地下基地。分基地mcv具備地下化的能力,這也為保障其安全提供了便利條件,這個分基地齊一鳴並不能把所有的建築開一遍,因為每種建築都有其建構上限,他最終選定在此建立兩個電廠,一個採礦廠,一個6基雷達站,一個兵營、兩個船塢和一個維修工廠。另外考慮到製造能力的需求,齊一鳴不得不把主基地裡的一個戰車工廠給賣掉,然後重新在新的分基地開設,以給各行業公司提供所需的裝置和一定的產品零部件。

葫蘆島分基地除了提供裝置和零件這樣的作用,另外一項就是造船了。雖然基地建築在水深很淺的灘塗上,但得益於建造船塢時那種強大而無從解釋的力量,這一片原本無法停靠任何中型以上船舶的海域,居然變成了平均水深十五米左右的良港。

“有這本事的話,以後隨便找個地方安上一個mcv,鋪下一個船塢,之後mcv走人,船塢賣掉,留下深水良港,全當搞疏浚工程了。”頭腦靈活的齊一鳴立即想到了這樣的一個好主意,北方地區多灘塗,而且地質不好,所以沒有多少能夠供大型船舶停靠的深水良港,所以北方知名的港口也就是大連、天津、青島、日照、連雲港等。而不像是長江以南的沿海地區,良港密集,極利於展對外經貿和物流。

他現在倒是沒工夫做這樣的事情,運轉造船廠為海軍造艦提上日程,開始成為他現在僅次於搞定f-14國產化的重大業務。

海軍需要什麼樣的艦艇,當然要去問一下海軍。齊一鳴特地又從葫蘆島去到了京師,專程拜見在後世海軍歷史上有著重大地位的一位將軍,也是被稱為“中國航母之父”的劉華青將軍。

顯然劉華青這樣高階的將領,海軍的總司令員,對於齊一鳴這個傢伙到底是什麼的幹活一清二楚,拉著齊一鳴進入他的辦公室,一臉殷切和熱情,笑著道:“我這段日子最大的一個疑問呢,就是小齊同志你這個散財童子什麼時候也能來我們海軍這邊。哈哈,王海那小子從你們手中接了一百多架戰鬥機之後,那樣子,簡直是拽上天了啊,我們海航好不容易在他手裡摳出來了一個團的飛豹戰機,他還老不願意了一陣,我一直都想找你談談,只是你之後又去了美國,現在把f-14也給帶回來了,呵呵,總算把你盼回來了。”

齊一鳴頗為靦腆尷尬,道:“事情有些忙,海軍的事情我一直掛在心中,就是沒有跟您取得什麼聯絡,抱歉啊。”

劉華青爽朗地拍了拍他的肩膀,力道還不小,直白地道:“你不用抱歉,你只要把我們海軍的裝備水平也給提上去,我跟你抱歉都行啊。”

兩人笑作一團,分賓主坐在了辦公室的沙上。齊一鳴與劉華青短暫地寒暄了片刻,從自己的公文包中取出了一份也就只有數頁的檔案,遞給了劉華青將軍。

海軍司令大人接過之後現,這其實就是一份介紹各種艦艇的廣告宣傳單。艦種從驅逐艦、護衛艦、柴電潛艇、核潛艇,一直到輔助類的掃佈雷艦,小型的導彈快艇,都具備了。而且這些艦種資料還都配了照片圖片,看上去相當直觀,劉華青不由呼吸就粗重了起來,如同一位初哥碰上了裸著的絕世美女一樣。

齊一鳴這時解釋道:“我預備要在葫蘆島建成兩座海軍船廠,每一座年產艦艇噸位24萬噸,現階段能夠建造的比較靠譜的艦種我也都標註清楚了,倒是海軍到底是怎樣一個展戰略,我們這邊搞清楚之後,海軍下訂艦艇,我們就能開始為海軍提供作戰武器。”

“每一座船廠24萬噸?這麼說你們一年就能造出將近五十萬噸的戰船?天啊,這種造艦能力太可怕了。呵呵,這也不奇怪,王海跟我說,你們開足了馬力為空軍造戰鬥機,一年就是兩千架以上,果然厲害啊。”劉華青感嘆道。

他旋即又仔細地瀏覽了一遍手中的材料,一些不是描述得特別明白的問題他又集中提出詢問齊一鳴,好在齊一鳴本身也是做了大量功課的,所以對答如流,如同一個行內人士一樣。

“小齊同志,依你所見,你覺得我們海軍在一定時期內應該展什麼樣的海軍艦隊?”劉華青詢問道。

齊一鳴看他垂詢自己,雖然不一定說得對,但仍舊大膽表達自己的意見:“劉司令,我們海軍底子薄,傳統差,更是缺錢缺裝備,海軍跟空軍6軍不一樣,非得花大精力、耗長時間,才能有所建樹,百年海軍這種事情絲毫不假的。況且在國家經濟還沒有趕上來的時候,而且我國海外利益不明顯的時候,展一支強大的遠洋藍水海軍,其實並沒有多大意義。當然以我國之後迅猛的展度,也許十年不到的時間,我們就需要這樣一支海軍保護我們國家利益和人民權益了。但現階段的當務之急,是如何讓我們的海軍在黃水地區,也就是近海的幾個邊緣海,特別是黃海、東海和臺灣海峽、南海地區,建立起足夠的軍事存在和海上威懾力。

釣魚島我們暫時跟日本放下了,但是後世的經驗就是日本還會跳出來說事,不可放鬆。南海地區對我三沙島礁侵奪的東南亞國家行徑觸目驚心,所以我們必須有能力保護國家不可侵犯的主權和領土完整。打造這樣一支艦隊,無需特別強大的大型水面艦艇,因為我們面對的主要對手水平也都有限,一款四五千噸的通用型主力護衛艦,輔以一千多噸的近海多用途輕型護衛艦,建立一支數量足夠的、神出鬼沒的常規潛艇部隊,就足以讓我們的海軍在邊緣海,實際也就是第一島鏈以內,建立我們的最大控制能力。

同時呢,因為臺灣問題尚未解決,所以我們在建立起一定的近海防禦能力之後,應該著力打造一支兩棲艦隊,主要以兩棲船塢登6艦、兩棲攻擊艦、大型氣墊登6艇為主的兩棲艦隊,隨時能夠在岸基航空兵的掩護下,將大量的戰鬥力量投放向出事地區。”

劉華青不禁擊節叫好道:“說得不錯,說得真不錯啊,小齊同志!你的戰略眼光是厲害的,分析得有道理,我們的海軍確實應該以你說的這種模式,循序漸進地展黃水防禦型艦隊以及兩棲艦隊,等到積澱足夠後,我們再打造遠洋海軍!”

說著他的臉上罩上了一層憧憬的光,他的手指也按在那疊資料上,後世中國第一艘航母遼寧艦的圖片上,似乎希望將其從圖片中拿出來,擺在眼前好好地看她。

齊一鳴看著他這激動的樣子,不由心中感佩,這位將軍真的是供職於落魄之中,卻始終懷有凌雲之志,後續的海軍兔們都是隨著這位將軍的指引,最終一步步建立起了強大的海軍。而中國海軍身上從那時起,就帶有極強的劉氏烙印。

當劉華青微微回過神來,又舉起了他手中的這份資料,指著幾個船艦道:“你說的四五千噸級的通用型護衛艦,是不是就是這個o54a,嗯,樣子相當漂亮,防空反潛反艦的本事也比較均衡,對付我們在這一地區的對手不成問題。輕護艦就是這個o56了吧,唉,這火力配置,別看個頭小,咱們海軍裡恐怕現役的艦艇沒有幾艘比得過她。柴電潛艇使用這種o39a型的絕氣推進麼?哦,不錯不錯,能在水下不上浮兩個周時間,基本上可以當核潛艇用了啊。”

齊一鳴微微一笑道:“是啊,劉司令還是跟大家商議一下,定一個章程,咱們先把今年的造艦產能給確定下來,都造些什麼艦,造多少,給我一個計劃,我立馬就能實施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