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8 作秀

白麪黑廝

  

..阿拉伯聯軍收復海夫吉是沒有懸念的事情,在多國部隊強大的空軍和炮兵的支援下,阿拉伯聯軍以比較小的代價重新控制了這座邊境小城。而伊軍在經歷了連番多國部隊的打擊後,防守意志消沉,當沙特軍攻入海夫吉的時候並未遇到艱苦的巷戰,伊拉克人紛紛丟掉了他們僅剩的戰車,趁著夜色在沙漠中逃竄。

期間伊軍收拾了被中國戰機轟炸得不成樣子的殘兵,組成了一支大約一個裝甲旅規模的支援部隊,這支伊軍裝甲旅隨後在多國部隊空軍和沙特裝甲部隊的協同攻擊下被打退了,未能夠成功支援海夫吉的伊軍。

海夫吉戰鬥雖然最終取得了勝利,但是多國部隊總司令施瓦茨科夫認識到了一個問題,那就是如果放任伊軍隨意地這樣按照自己的想法進攻,多國部隊實在太大,終究是能夠找出弱點的,到時候就會給多國部隊造成很大的麻煩。不斷轟炸伊拉克境內的戰略目標的任務已經基本完成了,接下來為了贏得戰爭勢必應該跨出新的一步了。

聯合作戰指揮部隨即布了新的命令——全面摧毀伊拉克空軍。

沙漠風暴行動開始的時間內,雖然伊拉克空軍進行了抵抗,但是是很有限度的,在沙漠風暴行動的前期,伊拉克戰鬥機平均每天僅出動約3架次,儘管如此,他們仍遭到了多國部隊空中力量的沉重打擊。越是損失慘重,薩達姆越不想拼下去,反而更加嚴格命令戰機不要起飛,隱藏在伊拉克在戰前修建的各式掩體之中。

戰爭前伊拉克共建造了594個飛機掩體,其中一些掩體甚至採用了導彈射井加固技術,能夠承受戰術核武器空爆的衝擊波。為了徹底毀滅伊拉克空軍,多國部隊空軍,尤其是中美兩國空軍開始使用鐳射制導鑽地炸彈對這些機庫掩體進行打擊。

遂行這個任務時,多國部隊派出pa6b電殲等電子戰飛機對戰場的制電磁權進行了控制,然後又以6、a18、強7等飛機輔助。這些飛機成功地使用了“戰術空射誘餌”對伊拉克防空系統實施於擾和欺騙,並對開機搜尋的伊低頻預警雷達與較高頻率的目標搜尋與跟蹤雷達實施高反輻射導彈攻擊。戰場制電磁和破壞對方耳目的行動順利開展,多國部隊從開戰伊始就付諸實施的大規模壓制伊拉克防空配系的作戰作動取得顯著成效,大批伊軍雷達站被多國部隊的高反輻射導彈和硬殺傷武器所摧毀,6個截擊控制中心只有-個還能正常工作。

在徹底掌握看不見的戰場的優勢後,多國部隊動了對伊軍參與飛機的掃蕩作戰,先是派出了諸如b15、b14等重型戰機提供空中的掩護和支援,防備敵機的侵擾。在科威特戰區和伊拉克境內地空導彈的雷達系統遭到破壞後,多國部隊的空中力量可以在中、高空自由地機動作戰,從而避開了低空殺傷力很強的高炮火力和紅外製導地空導彈的威脅。多國部隊通過對伊拉克防空配系的壓制,嚴重削弱了伊軍的防空能力,切斷了其指揮通訊系統,阻止了伊拉克整個指揮體系的資訊傳輸。

掃蕩伊軍參與戰機行動的主體為,美b117a夜鷹隱形攻擊機重點襲擊拜萊德和其他一些機場周圍的加固掩體,美b111土豚式戰鬥轟炸機、英國皇家空軍的狂風戰鬥轟炸機、沙特空軍殲轟b飛雲豹戰鬥轟炸機則從中空攻擊其他機場的掩體。這些對地攻擊能力都比較強的軍機,能夠攜帶比較大量的鑽地炸彈,對於伊拉克藏在掩體中的飛機來說可謂是滅頂之災。

在多國部隊空中力量的打擊下,許多隱藏於掩體內的伊拉克飛機被摧毀。為避免空中力量被全殲,伊拉克政府決定將部分飛機轉移到伊朗境內藏匿。伊軍的動向也早已被多國部隊所偵知,聯合作戰指揮部做出了迅的反應,派遣美國的b15、b14和中國的殲、b14net等戰機開始在巴格達和伊朗邊界之間進行攔阻性空中巡邏。

攔阻性空中巡邏的當天,中美還上演了一出“兄弟同心,其利斷金”的大戲。

一架由美國海軍飛行員詹姆斯o霍頓上尉和中國海軍飛行員陳峰共同駕駛的b14net戰機從阿曼某機場起飛後,在伊拉克境內進行了一個多小時的巡航,然後這架雄貓戰機由美國飛行員操控著,穩穩地降落在了美國的羅斯福號航空母艦的飛行甲板上。

b14net戰機雖然由中國沈飛進行了諸多改進,比如使用了本國產的-1o動機,比如採用了更加先進直觀的玻璃化座艙,不過一些老b14的特性也都保留下來了,如艦載機的堅固起落架和尾鉤。所以中國版的b14net也都具備從航母上起降的能力。

中國海軍自己有航空母艦,但是並沒有公之於眾,其實已經有一批飛行員被培養起來,成為了航母艦載機飛行員了。

這次中國紅色雄貓降落羅斯福號核動力航空母艦,實際上是為了展現兩國的軍事互信和同盟關係。美國飛行員霍頓在執行這次表演意義大於實戰意義的任務之前,甚至專門被送到了中國,熟悉了一段時間中國的改版b14netbsp;齊一鳴認為,b14net本身就是從美國戰機的老底子裡改出來的,至於玻璃化座艙、二胴式座艙蓋之類也沒有什麼好遮掩的,所以不虞給美國人看一眼。不過沈飛開始被授權後自產的b14net戰機,那是不可能展示給美國人看的

陳峰也是第一次跟一個外國同行合作駕駛b14,兩人進行了一番熱絡的交流,因為都是b14的飛行員,所以話題比較多,陳峰也對這個叫霍頓的海軍飛行員觀感不錯。

“mcr,油料和武器已經補給完畢了,我們十分鐘之後起飛”霍頓拍了拍陳峰的肩膀道。美軍飛行員很喜歡使用代號,霍頓剛認識陳峰就給他起了一個mcr的代號,因為陳峰說他的名字是山峰的意思。

陳峰點頭道:“沒問題,我已經準備就緒了”

兩人相繼通過登機梯進入座艙的前後座,因為在航母上起落只有霍頓能做,所以陳峰這一次是作為武器官的後座駕駛員。陳峰對於這次的任務也是比較期待的,倒不是為了配合上面搞一場輿論和政治的作秀,而是因為他在這次戰爭結束後,就要被徵召成為一名航空母艦艦載機飛行員了。

海軍現在儘管只有兩艘62型核動力航空母艦,不過未來能夠遇見更多的航母會出現在人民海軍的戰鬥序列中,所以培養艦載機飛行員就是迫在眉睫的事情了。在真正成為艦載機飛行員之前,體驗一把在核航母上起飛降落,也是一段不錯的經歷。

霍頓本身就是羅斯福號上航空中隊的一員,所以跟艦上的花馬甲們配合很好,很快就完成了飛行檢查。隨後蒸汽彈射器的蓄壓罐注入來自艦船鍋爐的高壓氣體,蒸汽被蓄滿後,排氣閥將活塞筒中高溫高壓的蒸汽派出,為艦載機提供了足夠的動能。艦載機的前輪支架拖曳杆掛在滑塊上,彈射後直接由拖曳杆拉著前輪加,飛機在彈射軌上達到起飛度,從航母甲板上一躍而出,騰入空中。

霍頓哈哈笑著問陳峰道:“感覺怎麼樣,是不是特別爽?”

“啊,還有點不適應,不過我覺得以後我可能會喜歡上這種感覺”陳峰也頗為興奮。

隨後這架雄貓戰機再度進入戰區,並且成功擊落了一架伊拉克空軍的米格2b

世界上的媒體並不會在意霍頓和陳峰都說了什麼話,各大報刊的頭版頭條上都刊了這樣的一張圖片:一架尾翼上塗著八一紅星標誌的b14戰機,在美軍航母上起飛,畫面中還有一面飄洋的星條旗。

《華盛頓郵報》將這張照片命名為“pitt。”這張照片也成為海灣戰爭中最為標誌性的照片之一,並被選為九十年代世界上最重要的一百張照片之一。

美國白宮言人表示:“在這場戰爭中,美國和中國已經向世人充分展示了我們可以信賴並堅固的盟友關係,互相支援和互相依靠,並且揮了重大而積極的作用。我們堅信,美中關係的良好展是世界和平最重要的基石之一,也是維護世界和平與穩定、繁榮與展的最重要基石之一。”

相對來說,中國方面的反應則比較低調一些,說的話跟美國人也比較類似,不過更加強調中國是負責任的大國,願意為世界做出更多積極的貢獻之類。

這個小小的作秀插曲也沒有影響多國部隊在伊拉克對伊空軍完全淨空化的作戰,在兩天的空中攔截,並擊落了數架伊拉克戰鬥機之後,薩達姆終於叫停了這個將戰機藏匿於伊朗的計劃,而志得意滿地聯合作戰指揮部總司令施瓦茨科夫則公開向媒體和記者們表示:多國部隊已經順利地奪取了戰區的制空權。

多國部隊又離動大規模的6地攻勢近了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