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9 沙子裏的坦克

白麪黑廝

  

..自施瓦茨科夫宣佈掌握戰區制空權開始,多國部隊的空中打擊進入第三階段,即進行戰場準備,為多國部隊大規模的地面進攻奠定先決基礎。在這段時間內,駐海灣地區多國部隊的空中力量開始集中攻擊共和國衛隊和科威特戰區的伊軍,打擊的重點從伊拉克境內的戰略目標,轉向了科威特戰區的戰術目標,與此同時,駐土耳其因契爾利克基地的美聯合特遣部隊精銳部隊繼續保持對伊拉克北部和中部的壓力。

空襲的一個重點目標是破壞伊拉克境內的重要橋樑。巴格達和科威特戰區之間交通線上的某些橋樑有兩方面的重要作用,一方面軍用於伊軍向前線運輸補給品,另一方面,也是伊拉克通訊電纜的載體。

因此,轟炸這些橋樑不僅能切斷伊軍支援戰區的補給線,而且還能破壞連線科威特戰區的伊軍通訊網。有鑑於此,多國部隊聯合作戰指揮部的戰役計劃參謀們,將橫跨底格里斯河和幼拉底河上的54座橋樑中的約4o座,列入主要打擊目標。此外,鐵路排程場、燃油庫和再補給集結地也成了多國部隊空軍突擊的目標。

多國部隊空中力量切斷從巴士拉向南、經祖拜爾到科威特戰區的鐵路線以及底格里斯河和幻拉底河上橋樑的行動取得了顯著效果。這種遮斷攻擊大大減少了從巴格達到科威特戰區的補給運輸,使科威特戰區內的伊軍後勤供應變得極為困難和緩慢。作戰開始僅半個周,抵達科威特戰區的補給數量不足維持作戰所需要的水平。由於食品和其他物資的短缺,科威特戰區內伊6軍大多數人員身體虛弱,更重要的是士氣低落,鬥志也在慢慢渙散。

同時,多國部隊轟炸橋樑和伊軍的6指揮、控制與通訊)系統對科威特戰區內伊軍的通訊指揮網造成了嚴重破壞。沿科沙邊界部署的軍和師的指揮部之間以及師與其下屬部隊之間的通訊聯絡時斷時續,許多情況下,伊軍指揮官不得不用派遣通訊兵,用乘坐汽車或者步行這樣的原始方法,與其他部隊或上下級進行聯絡。甚至有些部隊在這段時間內有兩個星期沒有與上級指揮進行過聯絡。

除對伊拉克的交通線、通訊指揮網路進行打擊外,多國部隊的另一個重要目標是摧毀伊軍的地面裝甲力量。尤其是伊軍裝備的數百輛nht1o6犀牛1型主戰坦克,甚至美軍對其也頗為畏懼。甚至聯軍總司令施瓦茨科夫還不冷不熱地批評了中國的軍售立場不夠堅定,門檻過低、審查不嚴,現在給多國部隊造成了大麻煩。

中**人對這種事情也就是聽聽算了,全當施瓦茨科夫老爺子放了個屁。美國確實謹慎啦,但是全他丫是政治附加條件,而且美國人不負責任的時候也多了去,要不然伊朗的那些美式裝備是怎麼來的。

美軍在本次戰爭中派出的主要坦克是n1艾布拉姆斯,其中n1ai這一標準三代版的主戰坦克比例並不大,主要還是n1的早期型號,沒有裝備萊茵金屬的m3火炮,沒有nr2貧鈾穿甲彈,沒有貧鈾裝甲,也沒有集體式防護核生化系統。

n1初期型號面對犀牛1型一點優勢都沒有,特別是在主炮方面,伊拉克nht1o6的2炮在26米內能夠洞穿n1主戰坦克的正面裝甲,而艾布拉姆斯初期版的1omn6ai火炮打穿犀牛1型的正面裝甲卻要看運氣了,不能做到絕對穿徹。

n1都這樣了,別說美軍裝備的nuo坦克和英法的自制坦克了。

所以,消滅掉可能威脅多國部隊地面力量的伊軍裝甲集團,尤其是犀牛1型主戰坦克,是多國部隊沙漠風暴最後一階段行動的當務之急。

共和國衛隊的軍官薩義德o卡里姆乘坐著吉普車巡視著那片“墳場”,作為一名裝甲兵出身的軍官,薩義德現在心情並不好,因為他認為伊拉克的領袖薩達姆o侯賽因做了一件相當愚蠢的事情,那就是將伊軍的坦克全部埋在沙子下面了。

伊軍的裝甲部隊不僅支撐著在科威特的伊軍陣地,而且也可以對海灣國家造成了巨大的威脅。薩達姆對這些撐起伊拉克在中東地區強勢存在的裝甲部隊,格外寶貝。為了躲避多國部隊的空襲打擊,伊軍對裝甲車輛進行了精心的偽裝。甚至不僅僅是用簡單的偽裝色,而在很多情況下,伊軍將坦克和火炮分散配置,並掩蔽在塹壕裡,僅露出炮塔,周圍壘起沙袋,圍以沙堤。這樣一來,這些坦克都變成了固定的炮塔,隱蔽在沙子中,策略是犧牲機動能力,來換取自存能力。

這些“固定式坦克”往往藏在伊軍搭起的一道沙壘後面,當多國部隊的坦克和裝甲車需要越障翻過沙壘的時候,他們脆弱的地盤就會暴露出來,薩達姆自以為聰明地認為,這時候固定下來的坦克就可以將他們直接摧毀,再加上隱藏在沙子之中,多國部隊通過空中偵察很難現,所以幾乎沒有任何風險。

對於一個真正的坦克軍官來說,這種做法簡直就是取死之道,薩義德難以想象讓這些本來都具有機動能力的坦克變成固定的炮塔,即便是坦克有著堅固的防禦,可是他仍舊憂慮多國部隊會找到方法毀掉伊拉克的裝甲力量。

有鑑於此,他時常帶著自己的衛兵跑出來觀察,想要提前現不妥的地方,避免這些坦克遭受重大損失。

這一次是他第四次出來巡邏了,戰區已經不再安全,雖然伊拉克人仍舊控制著這裡,但多國部隊動的空襲讓每一個伊拉克佔領軍都覺得冷汗直冒、後背涼。

這道固定式坦克炮塔的防線中,都有伊拉克士兵的鎮守,炮塔要正常工作自然需要士兵的操作,伊拉克的裝甲兵經歷過兩伊戰爭的洗禮,算是比較有戰力的裝甲兵了,他們也都認為“坦克一直是伊拉克士兵的朋友,在沙漠冰冷的夜裡,它可保護士兵不受敵方火力的傷害。”

只是他們從來沒有想到,從今天開始這個觀念就要被扭轉了,而薩義德就是目睹這一切生的見證人。

一箇中隊的強維護者隱形攻擊機不知道從什麼地方飛了出來,它們在夜空中並不明顯,也故意沒有開飛航指示燈,因為它們的隱身特性以及伊軍雷達大部分被摧毀,所以伊拉克人也根本沒有現他們。

別人看不到它們,可不代表它們也看不到別人。

“夜梟,這裡是雲城,開啟下視紅外熱成像顯示,開始定位敵方目標。”

“夜梟明白,紅外熱成像開啟。”

雖然伊軍的坦克埋藏在沙子中,又進行了不錯的偽裝,僅憑肉眼和其他一些偵察手段相當難以捕捉,但是多國部隊空軍卻有一個能夠定位並打擊他們的方法。坦克的金屬跟沙漠中的沙質的比熱容不同,所以在進入黑夜後,兩者失去溫度的度也不同,通過紅外熱成像,天空中的戰機能夠清楚地看到地面上一條明顯不同於周遭環境的坦克防線,為空中打擊指明瞭目標。

“pt2,射”隱形攻擊機們開始釋放鐳射制導炸彈,這些無法自如移動的坦克,徹底成為了天空中這些飛機的標靶,也不用使用什麼複雜的反裝甲導彈,只要用鐳射制導炸彈這樣比較簡易而廉價的武器,就能夠輕易將這些坦克摧毀。

強維護者不斷地拋下炸彈,在夜幕中炸出了一個個火光。遠遠接近這邊的薩義德整個人都驚呆了,他雖然對將坦克埋在沙子裡這個方案不爽,但是也沒有想到多國部隊這麼快就找到了打擊的方法。

“快,讓那些坦克裡的士兵離開坦克,躲藏到後面的塹壕中”薩義德知道他已經救不了那些坦克了,唯一的選擇只有保留一點裝甲兵的種子。

在另一個位面中,這個戰術原本是由一名傍晚返航的b111土豚飛行員現的,而本位面是中**方提出的這一戰術構想,這一次的攻擊本意上也是讓強過來驗證這一模式。滿載b噸彈藥的攻擊機一次出擊,至少能夠消滅十幾二十輛坦克,戰果被核實後,極大地震驚了聯合作戰指揮部的成員們。

施瓦茨科夫這個時候立即跳出來,下令美軍戰機大量升空起飛,按照這種方法在夜間掃蕩戰區內的各個角落,就像是探寶一樣地找尋埋在沙子裡的伊拉克坦克。a1o、b15bb16、av-b和a18等多型戰機都帶著各種制導武器進入戰區,開始對伊拉克坦克進行了毀滅性的打擊。

此事被齊一鳴得知後,只能對施瓦茨科夫的人品表示高度鄙視,沒有機動能力和反擊能力的伊拉克坦克,簡直就是給多國部隊刷戰功的絕好靶子,這種事情施瓦茨科夫不可能讓中國人獨佔鰲頭,於是抽調了大量美**機參與到攻擊中來。相對地,中國航空兵力量也不甘示弱,也派出了數十架戰機投入到消滅伊軍坦克的行動中。

在這場奇怪的獵殺不會動的坦克行動中,伊軍最少損失了五百輛各式坦克,其中甚至還包括近百輛最為精銳的nht1o6犀牛1型坦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