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2 沙漠軍刀(上)

白麪黑廝

  

..沙漠軍刀行動正式展開,多國部隊苦心經營了許久的大規模地面戰鬥正式打響。在沙漠軍刀行動中,中國6軍分配在了不同的攻擊方向,原本在第二東方戰區的-1o師聯合美軍海軍6戰隊第一遠征軍和阿拉伯聯軍走東路,2刂步師在中線與美軍第七軍及英國第一裝甲師協同作戰,西路則是113機步師與法國第六輕裝甲師和美軍第18空降軍。

戰鬥一開始是在凌晨4時爆的,中線按兵不動,而東線和西線幾乎同時進兵。

在東線戰場,美軍6戰隊第一師從科威特南部邊境以西的“肘部”陣地,向科威特境內的伊軍起突擊。整個東線其實是施瓦茨科夫計劃中牽扯伊軍吸引力的重要一環,伊軍會理所當然地認為多國部隊希望奪回科威特的領土,所以最近便的東線戰場才是重心。但實際上施瓦茨科夫還是相當有戰場戰略見地的,他玩的是相當老套但有效的聲東擊西戰法,東線雖然確實有突進任務,但實際上他在西線和中線準備的更大規模的部隊,才是會要了伊拉克軍隊老命的殺手鐗。

根據作戰計劃,美第18空降軍的任務是突入伊境內約2o公里,到達幼拉底河,切斷伊拉克沿b號公路至巴格達的交通線,孤立伊拉克在科威特戰區的部隊,協同其他部隊殲滅伊軍戰略預備隊,共和國衛隊。美第7軍擔任戰區的主攻任務,其主要目標是殲滅以裝甲部隊為主的伊拉克共和國衛隊。根據計劃,該軍的進攻方向與第18空降軍平行向北,直插伊拉克縱深,然後揮師東進,與第18空降軍協同包圍並殲滅伊共和國衛隊各師。

在地圖上,西線和中線就像是兩記平行且保險的左勾拳,直接打在伊拉克防禦比較薄弱的肋部,然後一個有力的回收,就將伊軍最大數量的科威特駐軍給完全封死。

東線戰場上,美海軍6戰隊第一師完成從西的突擊後,正面主攻最為艱險、集中且堅固的防線的是協同美海軍6戰隊第一遠征軍行動的中國6軍-1o藍軍機步師。考慮到-1o師相對第一遠征軍裝備還是重型化很多,而且之前的海夫吉戰鬥中也證實了-1o師雖然成立不久,但也是能打硬仗的隊伍。

伊軍在科沙邊境上構築了嚴密且複雜的防禦陣線,是由各種防禦工事、塹壕、鐵絲網和雷區組成的,對於多國部隊來說是相當大的一個麻煩,更不用說伊軍在此殘留未被空襲完全擊潰的部隊,還在頑強抵抗著進攻的多國部隊。

幾乎是-1o師剛開始突擊的時候,就遭到了伊軍第一道防線上的頑強抵抗。當然這種頑強也是要分場合的,如果放在一戰時期,絕對是令人頭皮麻的防禦戰對抗攻堅戰,但是面對重灌化的-1o師,這種頑抗其實並不太難以化解

沙漠風暴持續一個月的空襲使得伊軍的重武器損失嚴重,即便是保留下幾門火炮,也很難湊齊他們所需的彈藥和其他補給,所以在-1o師正面攻擊的時候,那些工事雖然在不斷地反擊,可是基本上使用的武器都是輕武器,偶爾有一些迫擊炮和火箭筒之類,連一門中大口徑的火炮都不見。

“石中劍62瞄準目標,射擊”-1o師衝在最前面的是一條坦克組成的裝甲線,它們的炮口對準了那一個個噴吐火舌的防禦工事,然後用自己強悍的直射火力將其直接摧毀。

這些防禦工事其實已經是破破爛爛的了,早前多國部隊空軍曾經對戰區的伊拉克防禦設施和部隊進行過多次打擊,像是這些明顯的邊境防禦工事,都被戰機們使用鑽地炸彈之類給洗禮過一次了,所以在-1o師進攻的時候,一些士兵通過觀瞄現,有的伊拉克士兵是在一片斷壁殘垣中露著上半截身子,倚在半邊沒有塌掉的牆上向自己開火的。

這樣的防禦手段明顯無法滿足要求,當犀牛11型坦克的直射火力席捲時,伊軍被打得七零八落。當越來越多的工事被摧毀,防線中的火力點也越來越稀薄,這邊境上的第一道防線也就算是告破了。

緊接著,-1o師調集炮兵,對於縱深方向另一撥在下一道防線前沿的伊軍進行了炮擊,這一次不僅動用了15mr口-炮,而且還動用了2o管龍牙火箭炮。炮兵的火力覆蓋這一撥伊軍甚至沒有撐到-1o師的坦克抵達,就不得不從防線上撤退以儘量減少可怕的損失了。

伊軍的抵抗絕對不能算是不夠堅決,但是實在是力量差距太多,往往他們在-1o師德面前撐不了過15分鐘,就難免要潰散投降了。而同樣在東線戰場的美海軍6戰隊第一師打起仗來也不含糊,表現卻不比-1o師的摧城拔寨要差。他們的突擊模式有一些類似蛙跳戰術,而且並不主動全殲敵人,也不可以去攻打如艾哈邁德傑拜爾機場等堅固設防目標,他們將肅清樓房和工事中伊軍的任務交給後續部隊。整個東線戰場多國部隊投入過十萬人馬,所以他們絲毫不用擔心這樣的事情會沒有人做,6戰隊第二師會跟上來幫助他們掃掉這個尾巴,6軍的機械化第二師也在附近可以依靠-

1o師在突進的過程中,遇到的最主要麻煩並不是伊軍的抵抗,而是遍地地雷的雷區,-1o師不僅有突進縱深,佔據穆特拉山口和從科威特市通往北約7o公里的道路的任務,而且他們還需為後續部隊的開進開啟通行的道路,這就意味著他們必須在雷區趟出幾條路來。

齊一鳴為pl提供了幾種相當不錯的排雷技術,無論是準確性和安全性都是此時世界上數一數二的,但是唯一一個問題沒法保證,那就是時間。對於多國部隊來說,趕著通過這一區域的盟軍士兵過十萬,他們可沒有幾個月的時間能讓-1o師慢慢地去排雷。

這個時候,-1o師的參謀部想了一個說笨不笨說聰明也不聰明的辦法。先派遣無人機將一些工兵引向伊軍防線的最薄弱點,接著這些工兵用直列裝藥或長的多節爆破筒在伊軍雷場中開闢出連貫且足夠長的通路。後續的裝甲部隊則順著被用炸藥爆過的這條無雷通路,在無線電靜默之下通過這一區域。

自然,齊一鳴是不甘於僅僅使用這樣的方式讓部隊通過的,過雷區這事情他早已有計劃,所以他特地派出了一位光頭在6軍龍息特種小隊的保護下進入戰區。

李鷹懷裡抱著一把3式自動步槍,這種步槍實際上就是另一個位面的8arl,北方工業直接剽竊過來,並在這一年正式布,稱為3式自動步槍。這一款自動步槍的綜合評測要在95-11式6611式)之上,不過軍方認為沒有必要因為一些並不太大的優點而大規模換裝,畢竟95系列已經裝備了pl百萬支,再換數百萬支3式,真不是什麼聰明事。

李鷹轉頭對身旁的白馬阿甲道:“那個我們護送的光頭佬,看著一陣兒的邪門,我在飛機上的時候跟他打了個對眼,覺得魂兒都要被他看出來似的。”

白馬阿甲貧嘴道:“想不到你還好這一口,以後洗澡不要帶肥皂了”

李鷹怒道:“你才是同性戀呢,我不是那個意思。我就是說,這個傢伙看上去絕對不簡單。”

白馬阿甲嘆息道:“你以為我沒看出來,這個傢伙絕對有出常人的本事,我小的時候在廟裡修行過一段時間,那裡有位很厲害的仁波切,從他身上就能感覺到威壓和難以言喻的力量。這個光頭佬,給我的感覺…要比那位仁波切厲害十倍。”

小隊長蘇天帶著一個拉風的墨鏡走了過來,交代道:“你們把保護目標送到gpb上顯示的地點,多餘的不要問了。就一小段路,不要出任何問題,哦還有,保護目標的安全重於一切,包括任務,和你們本身,明白了嗎?”

李鷹很少見到隊長說出這樣重的話,也感覺到了嚴峻性,臉也板起來道:“保證完成任務”

雖然如此,李鷹和白馬阿甲對於他們身後這個光頭佬的好奇更加厲害了,但是兩人都是比較有紀律的,沒有人跟這個光頭佬搭訕,光頭佬也優哉遊哉地坐在這輛東風猛士的後座上,用一個軍用水壺喝著好像是茶的東西。

十幾分鍾車程後,李鷹和白馬阿甲將光頭佬送到了一處關押戰俘的地點,是由紅警快反旅的一個連看守的,其中一個看上去像特工的傢伙將這個光頭佬引去了一個密室,至於去做什麼,李鷹和白馬阿甲沒有被告知,也不會多嘴去問。

他們的工作到這裡就結束了,開上那輛吉普車再度返回與小隊其他成員匯合。而僅僅十幾分鍾後,聯合作戰指揮部就收到了一份情報圖,標註著整個東線所有雷區的佈雷地點,這樣一來,多國部隊清理道路的工作變得更加輕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