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7 化學阿里的孤注一擲

白麪黑廝

  

..1oo個小時的地面戰爭,消滅了戰區內伊軍43個師過五十萬人的大部隊,不僅讓世界上所有人大跌眼鏡,也讓多國部隊,特別是美國人感到志得意滿

薩達姆知道,繼續戰下去自己的統治就會不保,所以在戰事嚴重不利的情況下,宣佈接受聯合國安理會的決議,無條件接受安理會關於海灣危機所有的2項決議,並答應向科威特支付戰爭賠款,釋放人質和戰俘等條件。

可是並不是所有的人都對此滿意的。

阿里o哈桑o馬吉德,薩達姆o侯賽因的表弟,在八十年代之前還是默默無聞的一個小角色,在被薩達姆委任調查一次暗殺事件中表現出色,從此被委以重任。海灣戰爭中,他被委任為科威特省的省長,與盟軍作鬥爭,可是沒有他怎麼揮的空間,多國部隊已經解放了科威特。

這個人稱化學阿里的傢伙,具有比較嚴重的反人類傾向,而且性格暴虐。在他任職北部地區時,曾經動用化學武器鎮壓庫爾德人,共有26座庫爾德人村莊被摧毀,1o萬庫爾德人死亡或失蹤。196年-月,他再次下令使用直升機噴灑芥子氣等化學毒氣,襲擊庫爾德人聚居點哈萊卜傑,至少導致了66名平民身亡,更多的人受感染,數百萬庫爾德人因無法居住在被化學武器汙染的土地上而背井離鄉。

就在海灣戰爭之前,馬吉德還曾建議過自己的表哥薩達姆,使用化學武器對付多國部隊,不過薩達姆並不瘋狂,他很清楚如果動用了化武,那麼多國部隊對他的打擊將會是不死不休的。

以馬吉德的智商自然也多少了解這一點,不過他的瘋狂程度卻不是常人能夠想象的,特別是前一段時間,他通過特殊的途徑,從蘇聯搞到了一批極為特殊的生化武器。

“這是足以⊥我統治世界的級武器啊,伊拉克可以沒有核彈,但照樣能夠領導全球,阿拉伯人才是世界的真正主人,阿拉的寵兒,異教徒和那些骯髒的民族,都可以去死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馬吉德一手抓著一個試管,另一手則是一個針劑。他手中的正是神祕宮那個胖子科學家研究出的“狂人病毒”及其解藥。

注射疫苗的人將不會被受感染的狂人攻擊,被誤認為是同種,正是有了解救的方法,馬吉德才會如此的篤定,這就是他手中最終極的神器。

另外,馬吉德還堅信,是已經搖搖欲墜的蘇聯某科學家將唯一的樣本給了自己,因為自己出了天價的買價,賣這個狂人病毒給他的蘇聯人再三保證,世界上沒有其他的樣本和解毒劑了。如果是三十年前的蘇聯,馬吉德不會相信,但是現在的蘇聯都無力組織多國部隊在伊拉克的摧枯拉朽,也肯定注意不到這些珍貴的生化武器的外流。

權力腐蝕人心,而力量同樣也有這個效果。掌握狂人病毒的馬吉德開始變得目空一切,他甚至在戰爭中對於薩達姆的權威進行了藐視,認為自己曾經英明神武的表哥已經不具備繼續領導伊拉克和阿拉伯的能力了,他瞻前顧後,昏招迭出,而且在最後關頭竟然要向多國部隊和美國佬服軟,這讓一向剛強的馬吉德無法接受。

多年主政地方和進行各種重大任務,馬吉德早已經培植出了自己的一套班子,因為戰爭,他手中也有一部分部隊。他在戰爭中駐巴士拉,現在盟軍拿下了科威特,一部美軍和法軍就在他的眼皮子底下,而多國部隊也宣佈了停火,似乎他並不會受到什麼威脅了。

美國人不來找他的麻煩,不代表馬吉德不想找美國人的麻煩。他手中還有一些特種部隊,雖然比起英美中的特種部隊相去甚遠,但也是能做不少事情。馬吉德特地找來了幾個伊拉克特種兵,取出裝著病毒的試管,囑咐道:“你們偽裝成平民,祕密接近敵軍的駐地,我不管你們是往他們的飲水中下毒,還是裝成迎王師送吃的,反正你們一定要把這個東西送到美國大兵的肚子裡。”

一個特種兵問道:“任何一個美國兵都成麼?”

馬吉德露出了一個詭異且自得的笑容,道:“任意一個美國兵都成,只要一滴就足夠了,雖然這樣病的度會慢一些,但是仍舊管用。你們可以多弄一些送進不同的美國兵肚子裡,對了,還有美國人的幫凶,那些阿拉伯世界的叛徒,英國人、法國人、中國人……只要你們逮到了一個人,就給他們下毒

另一個特種兵不解道:“就算是下毒了十幾個人、幾十個人,但對於整個多國部隊來說也僅僅是杯水車薪啊,必然不可能造成他們的恐慌……”

馬吉德武斷地一揮手,斥道:“你們只需要完成任務就好,至於為什麼這麼做,你們不需要知道。”

特種兵的頭領只能點頭領命:“是,閣下。”

特種兵走後,馬吉德的心腹幕僚頗為憂慮地跟他道:“先生,這種狂人病毒實在是太可怕了,一個不小心就有可能造成世界的毀滅,全世界幾十億人都變成這種可怕的東西。就算不到那一步,在我們的南部邊界使用這種生化武器,極有可能造成我們本國居民的損傷啊。”

馬吉德瞥了一眼幕僚,不屑地道:“南部這裡到處都是該死的什葉派,他們跟異教徒也沒什麼分別了,這種時候死了也就死了,這是真主阿拉選擇信人的最好試驗,不該繼續存活的,徹底死了就好。而且,我們已經得到了數量足夠給上千萬人使用的疫苗,如果有必要,我們還可以得到更多,伊拉克是絕對安全的”

馬吉德雖然狀若瘋狂,而且用如此極端的手段,打算用狂人病毒毀滅多國部隊,甚至除伊拉克以外的全世界,但實際他還有其他的一些佈置,能夠使得這場生化危機能夠以最有利於他的方向展。比如,多國部隊在科威特戰區內屯駐了大軍,有不知道多少先進武器,正是這些先進武器使得伊軍在戰場上吃了大虧,馬吉德打算將這一群士兵、科威特人變成那些狂人,而他將派遣注射了疫苗的伊拉克軍隊進入,不會遭到狂人們的攻擊,順手他就會接受過那些先進的武器,從而成為伊拉克再度崛起的倚仗。

至於那幾十萬的多國部隊狂人化士兵,馬吉德可以直接命令伊軍將他們人道毀滅。這些東西不會攻擊注射了疫苗的人,所以各種偷襲屠殺都不成問題,用這樣的方式,馬吉德甚至認為席捲中東乃至全世界都不成問題。

“疫苗在我的手上,哈哈,只有我才能幫助保護那些人不被狂人的侵犯,什麼薩達姆o侯賽因,這已經是過去式了,新世界的主人應該是我阿里o哈桑o馬吉德”

他的這番偉大計劃中到底要死多少人,製造多少的慘劇,他絲毫不在乎,就像當年他在庫爾德人聚居區搞大屠殺一樣,他將所有的男人抓捕起來,然後統統殺掉,只剩下庫爾德女人,未來她們只是阿拉伯人的玩物,最終下一代不再有庫爾德人,這就是所謂的性別屠殺。在使用化學武器屠殺庫爾德人的問題上,他絲毫沒有同情心,也不會對自己造成了過十萬的死傷有任何動容,對於他而言,殺人只是一個再普通不過的選擇了。或者說,他其實都不會把那些人當成是與自己同等的生命,之前的庫爾德人是這樣,現在多國部隊的人也是這樣。

戰爭結束了,伊軍被多國部隊包了餃子,而留在伊軍本土的部隊也因為多國部隊控制了交通線,再加上本身兵力捉襟見肘,無法支援前方。這時候沒有人相信薩達姆還會瘋狂地進行頑抗,因為如果再打下去,他的統治基礎就會被動搖了。正是基於這樣的想法,所以前線不管是鎮守交通線還是補給點的盟軍部隊,都顯得比較懈怠,已經傳出用不了多長日子他們就會進行“沙漠告別”行動,返回自己的故土,所以當歷經戰火後的士兵們有了回家的期盼時,沒有人多麼正經和認真地進行本職工作。

可就是在這樣的時候,馬吉德這種計劃外的存在派出了特種兵,滲透進了多國部隊的防區。

這路伊軍特種兵也不是吃素的,而且他們任務的靈活性比較大,所以制訂了多套方案以完成這個交託。多國部隊還是比較謹慎的,他們基本上不從當地獲得飲水和食物,哪怕附近就是幼拉底河。他們的一應飲食都是從沙特運過來的,而且對於這些方面的監管也格外嚴厲,伊軍特種兵小隊認為靠在飲水食物裡下毒是絕不靠譜的,畢竟這時候已經不是古代了。

很快他們找到了一個新的方法,擄劫私自行動的那些多國部隊士兵,然後將病毒注入他們的體內。戰爭結束後,有不少的美軍士兵開始到處亂晃。而且還有不間斷地一些偵察兵在周圍活動,相對於固若金湯的營地,這些人反而是最好下手的目標,而且病毒有1-日的潛伏期,他們早晚會回到自己的營地中。那個時候,就是大爆的機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