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8 大爆發

白麪黑廝

  

..羅莎莉是一名美軍的女性上等兵,從屬於第-裝甲師,這一次也不遠萬里來到中東參加海灣戰爭,她長得並不好看,但是卻有著火爆的身材,而這樣的女性在軍營裡是大受歡迎的。

這一天,羅莎莉開著一輛悍馬車從軍營裡私自出來了,她並不是私自開小差,而是為了讓自己能夠得點清閒。美軍中女性除了參加戰鬥之外還有另外一個非常重要的用處,那就是“慰安”,後世統計中,過百分之九十的海灣戰爭女性軍人曾經遭受過性騷擾甚至是強姦。而羅莎莉本人就不是一個多麼貞潔烈女的,相反她還十分風騷,在軍營中與各種男人生關係,並以此為榮。

即便是再有那方面的本事,但女性在軍營中還是少數,羅莎莉也頗有應付不來的架勢,最終羅莎莉沒辦法,開上悍馬車跑出來呆一天,來緩解自己已經麻痺的神經和器官。

不過今天羅莎莉的運氣並不好,她剛離開營地不遠,打算在沙漠中兜風一下,就遇上了流沙。當上噸重的悍馬車將要陷入沙子中,羅莎莉近乎崩潰,她大聲呼救著,並想從車內爬出來,可是無濟於事。

就在緊要關頭,一輛豐田皮卡出現了,一個阿拉伯男人掛著繩索,然後帶著另外一根繩索,跳到了流沙之中,將繩索的另一端系在了悍馬車上。

“救我,救救我”羅莎莉也根本不管這個阿拉伯男人會不會英語,大聲地呼救,並且想要車內出來爬到他的身上。

大馬力的兩輛豐田皮卡開足動力,將這輛已經快要陷入沙中的悍馬車給提了出來,羅莎莉不斷地在胸口畫著十字,口中念道:“感謝上帝,感謝上帝

有一個看上去頗為溫文的阿拉伯男子走過來,熱情地用半生不熟的英語問道:“小姐,你還好嗎?”

羅莎莉激動地握著他的大手,說道:“太感謝你們了,要是沒有你們我可能就要喪身在沙漠中了。”

阿拉伯男人哈哈一笑道:“是真主不希望你死,我們只是被真主派遣過來的使者。”

在羅莎莉沒有看到的當下,這個男人從兜裡拿出了一瓶水,這個瓶子不是透明的,看不清裡面的液體,但聞起來是水無疑。

“這個時候你肯定需要補充水分,壓一壓驚。”男人繼續熱情地說道。

羅莎莉的車裡自然是有水,不過她不忍拒絕救命恩人的好意,就接過他遞過來的水,放到嘴邊咕嘟咕嘟地喝了幾口。

“這裡一帶到處都是危險的流沙,而且變化性特別強,留地形圖也不太管用,不熟悉的人不要到這裡來冒險,小姐您還是多注意些好。”他饒有深意地說道。

阿拉伯男人看到羅莎莉將這瓶水喝了大半,與自己的同伴對視一眼,然後各自都有喜意。羅莎莉絲毫不知道自己落入了這些人的圈套,她開口問道:“你們是伊拉克人麼,為什麼在這個地方。”

幾個阿拉伯男人對視一眼,打個哈哈笑著道:“我們是科威特人,有一些事情要在附近做,這一陣子兵荒馬亂的,現在終於停火了,我們希望把家人接回科威特去,正巧在這個地方碰到你,一定是真主安拉的旨意。”

羅莎莉輕易地信任了他們,而且絲毫沒有察覺出這些人身上的軍旅氣息,甚至她也沒有感覺到自己身上的任何不適。她與這群阿拉伯男人進行了一番交談後,最終話別,這群男人貌似心憂自己的家人,不能繼續停留下去了,羅莎莉也對這些“戀家”的男人格外有好感,揮手與他們告別。

為的阿拉伯男人看著悍馬車的遠去,然後露出了一個自得的笑容:“看來這個任務也不難實現啊。”

這幾個傢伙,正是化學阿里派到美軍陣地附近的伊拉克特種兵,他們想了很多辦法傳播病毒,但是沒想到今天居然遇到了這麼一份兒大禮。一個從營地裡偷跑出來的女兵,而且早晚還會回到營地中,她被幾人搭救,沒有一點戒心。於是為的特種兵就把摻雜了病毒的水瓶遞給了她。而羅莎莉也壓根不知道自己是飲下了致命之泉,並有可能導致無比嚴重的後果。

“看來今天跑出來,真是一個糟糕的選擇,就算是被那些臭男人輪上,也比死在這鳥不拉屎的荒漠裡好得多,我還是快些返回營地吧,不然被當值軍官現,又要被免費上好多次了。”羅莎莉並不是完全隨意讓戰友們享用自己,她都會或多或少向戰友們要一些小禮物、紀念品什麼的,這種行為也與營妓無異,但是上面的人自己也是受益者,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了。

驅車快返回到美第-裝甲師的駐地,並沒有人對於羅莎莉的進出有什麼懷疑,羅莎莉也絲毫不以為意。只是當她再度進入營地後,被幾個黑人大兵給攔住了去路。

“嘿,寶貝兒,你去哪兒了,我們可想死你了”一個像一隻黑熊一樣的大漢猥瑣地說道。

羅莎莉知道自己肯定逃不過了,就算是拒絕也八成要被他們抓去搶上,她索性一翻白眼,說道:“我要的東西有麼,沒有不要在我的眼前瞎晃悠。”她倒是也有心情來一場火熱的u來疏解一下今天被嚴重驚嚇的心情。

那個黑人大漢和他幾個同袍各自拿出瞭如絲襪、小軍刀之類的玩意兒,塞到羅莎莉的手上,有人道:“美人兒,等我們回到本土,一定送你幾瓶最好的朗姆酒。”

羅莎莉啐道:“我才不會把你說的當真呢,跟臭狗屁一樣,有本事現在就送我”

又一個身材比較矮的傢伙掏出一個金屬酒瓶,笑道:“這裡是伊斯蘭國家,搞到酒可不是容易的事情,我這裡裝的是上次剩下的,那些中國人從遠東帶來的佳釀,與威士忌、伏特加之類完全不一樣的風味,口感不錯,特別適合女人喝,你試一試麼?”

中**隊和美軍進行過幾次聯誼,也互相送過一些禮物,中國pla是完全禁酒的,而美軍在分場合,所以中**隊送給美**隊的禮物就包括一部分中國白酒。這個矮子負責的是後勤相關的內容,就能夠接觸到這些東西,所以順出來了一些。

羅莎莉接過那個金屬酒壺,然後開啟瓶蓋,往自己的喉嚨裡灌了幾口,然後整個臉都變紅了,她面若桃花地笑道:“滋味確實不太一樣,但挺有意思,畢竟有口酒喝酒很讓人快樂了。”

那矮子提了提自己的褲腰帶,有些著急地道:“那我總有機會了吧。”

羅莎莉風騷地哈哈一笑道:“你先來”

矮子完全沒有意識到,與羅莎莉的一次負距離**接觸,會使得他喪失自己的生命,事實上所有圍在羅莎莉周圍的美國大兵都將這當成一次美妙的豔遇,而沒有當成危險的事情。

期間有幾個傢伙用了避孕套,但是他們還是都多少接觸到了羅莎莉的一些體液,包括汗液、口水、**等,而這些帶著病毒的體液進入了他們的人體系統中,立即造成了病毒的擴散。

第二天晚上,羅莎莉又在如常“接客”,在她身上的是一位上尉,正在賣力地耕耘著,只是他並未現身下原本熱情似火的羅莎莉居然不怎麼動彈了,而且她的面板變得不那麼光潔白皙,而是出現了一些暴跳的青筋,面板看上去油膩膩的,讓人噁心,更令人恐懼的是,原本羅莎莉巨大的**上,開始增生了一些炭疽癰似的東西,異常的讓人反胃。

上尉低頭一看,現自己耕耘的“美女”已經變成了這副模樣,連弟弟也都嚇軟了,直接癱倒在了軍旅床上。

不過此時的羅莎莉卻不會放過他,這位上尉也是用了避孕套,避免了下體的體液接觸,所以羅莎莉猛地撲倒這個上尉把口中粘稠得不似普通唾液的液體直接度到了這個上尉的最終。上尉想要掙扎,但是碰到這一幕已經完全驚呆,因為羅莎莉原本深藍色的眼睛突然變成了黑色的眼瞳,而且眼瞳的面積還大得嚇人,幾乎遮住了所有眼白。

濃稠的液體進入到了上尉的嘴巴,上尉在驚恐之下居然被這灘液體堵住了呼吸道,連續喘不上氣來,而已經狂人化的羅莎莉很明顯不懂緊急醫護,結果這位上尉在沒有被感染的情況下,居然被嗆死了。

與此同時,營中其他地方也出現了類似的狂人,他們無一例外是與羅莎莉在近期有一腿的傢伙,而其中一人的潛伏期比較快,所以當日下午的時候就作了,不過他也被控制住了,認為是戰爭中的精神疾病,並未引起什麼關注,但是在晚間已經完全狂人化的狂人開始傳播病毒的時候,真正的恐慌出現了。

而且狂人化傳播的那種粘稠液體,能夠使得受體作變得更加快。而爆出現在晚上,很多士兵在睡眠中不清楚有人來到他們床邊,將病毒傳染給了自己。

終於在大爆的一個小時時間內,槍聲在第-裝甲師的營地中傳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