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9 應對之策

白麪黑廝

  

..科威特城,聯合作戰指揮部。

一名美軍參謀臉色灰黑而且十分頹喪地對施瓦茨科夫說道:“我們已經在第三裝甲師的營地外圍設定了防線,並安插了防禦人員,迄今為止,那邊已經打退了兩次第三裝甲師那些人的進攻,局勢已經被基本控制住了。”

施瓦茨科夫點了點頭,沒有再跟這個參謀講話,而是環顧四周在場的多國部隊最高指揮人員,道:“我們還不明白生了什麼,不過這種事情絕對不能傳出去,一旦訊息走漏,我們之前取得的勝利可能片刻被推翻,薩達姆o侯賽因也可能重燃野心,到那個時候我們的處境將會變得更加糟糕。”

多國部隊的副司令,中國少將張宛念搖搖頭道:“不可能的,就算是能夠掩蓋住一時,一整個師的叛變,最終還是要給個交代的,不可能就這樣過去了

另一位美國籍將領聽到了“叛變”二字,大為憤怒,辯駁道:“我們還不清楚那裡到底生了什麼,所以任何武斷地下定論都是錯誤的。”

張宛念還比較有風度,點點頭道:“我的失誤。”

施瓦茨科夫又轉向另一位看上去不怎麼像軍人的中年人,問道:“克萊恩醫生,你們醫療團隊是否已經確定了到底生了什麼?”

作為多國部隊醫療方面的顧問,克萊恩醫生還是比較有言權的人,他道:“我們現在能夠確定的,這是一種很像是狂犬病的病毒,但是比狂犬病的潛伏期短、危險性大、傳染性強,這種病毒已經出了我們通常醫學和生物學領域對於病毒的認知,它是極端危險的。”

施瓦茨科夫接著道:“我知道它很危險,那麼告訴我吧,這種病毒是怎麼傳播的?”

“我們採訪了目擊者和親歷者,據他們敘述,我們推測這種病毒應該是靠體液傳播的,患有這種病毒的人會失去自己的理智,然後襲擊任何沒有病毒的人,並將自己的體液送入到對方的人體系統中。”

聽到這段話,幾個在座將領都露出了一副噁心的表情。

克萊恩醫生又道:“我們尚無法確定病毒這種簡單的生命體,只有核酸分子和蛋白質構成的生物,是如何能夠控制人類這樣複雜的一個生命體的,如果能夠了解其中的奧祕,我想會對生命科學的展有一個重大的促進作用。”

施瓦茨科夫臉拉下來,說道:“我不管它有多麼革命性,但是現在這種病毒禍害了我們近乎一個師數千名為美利堅效忠的戰士,將他們變成了惡魔的傀儡,為了保護其他人,我們甚至不得不對這些優秀的小夥子們開槍,這種感覺讓我很痛苦到難以復加,你明白麼?”

克萊恩醫生馬上收起那副技術狂人的嘴臉,連連點頭道:“是的,我明白,司令先生,這是一個十足的悲劇,不過我堅信你做的是正確的,如果不阻攔他們的話,病毒會被他們帶到整個營區,乃至擴充套件到整個中東,最後是全世界,人類現在對於這種病毒沒有任何抵抗力,我們面對的很可能是不亞於黑死病、西班牙大流感的那種危機,哦不,幾乎可以確定如果這種病毒擴散至全世界,人類面對的不僅僅是一場大瘟疫,甚至有可能是滅絕。”

黑死病和西班牙大流感都是歷史上殺傷最強的瘟疫事件,前者縱橫中世紀,估計約有756萬人死於黑死病,而西班牙大流感則有26萬的死難者,比起一些國家的人口數還要多。這樣的一個橫向對比,使得在場的人更加心中緊張。

克萊因目光灼灼地看著施瓦茨科夫,道:“司令先生,現在儘管您非常不情願,但是在我們研製出能夠有效治療這種疾病的疫苗前,被我們封閉起來的人,同樣也是病毒的傳播媒介,是毀滅世界的潛在凶手,不管動用怎樣的手段,都是必須的。”

施瓦茨科夫可不傻,他不能把這樣的罪責攬在自己身上,他模稜兩可的道:“這種事態已經不是我們一群軍人的事情了,我要將其上報給白宮,必須由總統先生來做決斷。”

多國部隊當然不僅美國一家,施瓦茨科夫又對張宛念道:“也勞煩張你將這個重要的資訊傳遞迴你的祖國,我想一個強大國家在這一方面的支援,多國精誠合作,是我們渡過這次危機的最好機會。”

張宛念笑著道:“我不能同意你更多”

很快訊息傳回了國內,不同於美國大小事情都是由白宮決定,在天朝任何不太正常和奇葩事務其實都歸齊一鳴管,高層在得知出了這樣嚴重的事情後,先就是批上幾個大字“轉齊靖仁同志閱”,倒是高度類似後世的微博轉。

齊一鳴在香山戰略局基地的辦公室中得到了這個訊息,幾乎是剎那間就聯想到了很多東西。

“這沒頭沒腦的瘟疫爆,絕對是有預謀的,而且是有針對性的,應該是一種特殊的生化武器。”齊一鳴當場斷定道。

原本打算來跟齊一鳴溫存一下的傑奎琳一看男人沒了興致,頗為不開心,不過也順著他的話道:“生化武器?那麼是伊拉克人做的?”

“進行這次行動的應該是伊拉克人,但是我不覺得這麼高階的生化武器會是伊拉克自己生產的,這個可不是沙林毒氣或者芥子氣,其意義可能是劃時代的。如果我沒推測錯,這些病毒雖然很簡單,但是從某種程度上產生了集體意識,而與我們之前認知的所有生物都不相同。”

傑奎琳好奇地問:“那你覺得這病毒是從哪裡來的,不是自然變異的產物

齊一鳴笑道:“自然變異?菌藻植物用了幾十億年才從低階的生命進化成了人類,如果沒有人類的外部於預,這種幾乎獲得了全新生命形式的東西,怎麼可能就這麼容易自然變異出來。”

“那是誰弄出來的?”

齊一鳴冷笑道:“我們的情報機關很早就瞭解到了,伊拉克的很大一部分化武技術和資源,都來自蘇聯的,而蘇聯在這方面浸淫最深的,自然就是神祕宮的那些怪人們,之前我們審訊萊寧斯,他供述神祕宮中有一種高傳染性和危險的喪屍病毒,現在這個新病毒雖然不會把人變成喪屍,但同樣危險性十足,所以如果這事情後面沒有格里戈裡o柯克的影子,我才會覺得奇怪。”

傑奎琳更是不解,問道:“如果真的是柯克,那麼他這樣做有什麼好處?

齊一鳴道:“柯克做事,難道還要能用普通人的想法衡量?不過有他出現的地方,自然就是很麻煩,就拿這件事說吧,如果沒有控制住病毒的傳播,沒有獲得能夠預防病毒的疫苗,我們的整個人類文明世界都可能遭到毀滅。只是,我們的基地在這方面的力量還是稍稍薄弱了些,恐怕我們需要求助,黑科技中心這方面比較有建樹,趙院士也通過研究外星科技而搞出了級植物,我覺得如果他老人家再出馬的話,用外星科技抑制住這場瘟疫也不是不可期待。”

傑奎琳點頭道:“那我通知葉瑤子,讓她跟黑科技研究中心那邊接觸一下吧。”

她想了想然後又道:“不過我們還有十萬將士留在中東,是不是應該把他們撤回來?”

齊一鳴搖頭,“越是在這個時候多國部隊越不可能將把任何一個部隊給抽調回來,誰也不知道病毒有多大的傳染能力,潛伏期是多長,所以在那裡的部隊都可能是潛在傳染源,如果貿然讓他們回國,可能造成更嚴重的病毒傳播,沒有人擔得起這個責任。

現在還是隻能將他們留在那裡,但各種的防護措施一定要做好,我們需要啟動一批應急的生化防護服和其他類似資源的投送,確保我們的士兵在戰區中,能夠保證絕對的安全,直到事情過去。”

傑奎琳倒是還是很是心憂,道:“這樣可怕的一場瘟疫,到底會不會過去呢,如果過不去,那麼這可能是人類的最後時光了。”

齊一鳴站起身來,微微擁著這惹火的美人,聞著她金的芬芳,輕柔安慰她道:“放心好了,不管是怎樣的困難,我們都能夠渡過去的。而且,柯克既然敢把這東西給放出來,說明他已經掌握了治癒這種病毒的方法。柯克是個瘋狂的傢伙,但是他的瘋狂也是有邏輯可循的,並且他絕對不會做完全沒有迴旋餘地的事情。”

傑奎琳笑道:“你從來沒見過這個變態,但卻聽上去好了解他的樣子。”

齊一鳴嘆口氣,道:“反社會人格和高智商犯罪這種東西,其實多少都有類似的地方的,甚至我自己的人格中也存在一些瘋狂的部分,但是沒有像柯克這樣明顯而已。”

傑奎琳狡黠地道:“所以你心裡也住著一個大變態了?”

齊一鳴嘿笑著:“你很快就知道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