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6 真相大白

白麪黑廝

  

..龍息小隊抓捕的幾個阿拉伯人,實際上就是馬吉德手下那群散播病毒的特種兵,他們在完成散佈病毒之後,同樣還承擔著收集病毒傳播情況的資訊,所以就在疫區內活動,不過為了避免被多國部隊現,所以相當小心。為了更好的執行任務,他們都被注射了疫苗,所以不會被狂人攻擊,即使出了亂子,也不會有什麼隱患。可這也造成了其他的隱患,甚至是對馬吉德更嚴重的隱患。

蘇天等人現了他們不會被狂人攻擊的事實,立即意識到了其中的重要性,雖然他們並不懂什麼生物化學、基因工程之類的東西,但是也很清楚這是絕對有價值的東西。抓捕這幾名伊拉克特種兵後,龍息小隊立即返回了後方基地,並在安排下,押送這幾個伊拉克特種兵乘坐直升機,來到了波斯灣洋麵上的福建號兩棲攻擊艦上。

無權進入福建號兩棲攻擊艦醫療研究工作站的克萊恩醫生等其他國家的醫學專家,在得知中國人抓到了不受狂人攻擊的正常人類後,也認識到了其重大價值,施瓦茨科夫甚至還主動出面,要求在這個關鍵時刻大家放棄什麼國家級醫療技術機密和門戶的成見,為了人類的未來而共同協作。

然而,孫靜女卻並不吃這一套,她壓根沒有想法跟那些外國醫學專家們合作,第一這群人都不會說中文,放在一起工作溝通都成問題;第二,來自黑科技中心和紅警基地的醫療技術遠本時代,所以就算拿大義來壓孫靜女,孫靜女都不會同意攜手。

為了應付這群人,孫靜女特意把抓捕到的五個“試驗物件”中那一個因為翻車而傷勢比較重的傢伙分給了克萊恩那邊那一組,而剩下四人則獨吞掉了,克萊恩雖然對此恨得咬牙切齒,但是也沒有辦法,只能是聊勝於無。

福建號的研究試驗艙室內,孫靜女指使著各個研究員進行著工作,“提取那四個傢伙的血清,先進行一輪對比,看看是否存在差異性,然後直接拿來做動物實驗,看看注射了他們血清的實驗室動物會不會產生抗病性。然後送一份兒去化驗室,我要看看這四個傢伙的身體都有什麼。”

“有了這四個人,就一定可以開出對付病毒的藥劑麼?”她的身後傳來了一個比較嘶啞的男人的聲音,讓孫靜女的眉頭一皺,表情十分不喜。

孫靜女回頭一看,果然看到了一個長相很讓人不爽的光頭佬,她見過尤里幾次,知道這人是齊一鳴手中一個奇人,雖然她並不知道尤里是一個心靈控制大師,但是她卻知道尤里這人相當邪門,有一些精神或者意識上的手法,也頗為被齊一鳴看重。

可尤里每次出現都不怎麼討好,先是他典型大反派的長相,然後又是那副平淡中隱藏著究極瘋狂的野心感,都讓孫靜女對這個男人十分的討厭。

“是誰讓你上到我的艦上來的?”霹靂性子的孫靜女喜惡都寫在臉上,絲毫不掩飾對尤里的討厭。

尤里卻猶自不覺,說道:“這艘船是屬於海軍的,就算是現在你也不是這艘船的領導者,說是你的艦,恐怕有點吹牛了。”

孫靜女聽來更怒,但是不跟他吵這種事,而是道:“你來這兒有什麼事情嗎,沒有的話直接滾下去好了。”

尤里手指朝天指了指,道:“上面派我來,讓我拷問一下你那四個珍貴的小白鼠。”

孫靜女很想直接拒絕他,不過她猜測出這個命令應該是來自齊一鳴的,而且如果能夠問出這四個傢伙到底什麼來歷,對於他們研製疫苗有極大的幫助。在這樣重要的原則性問題上,孫靜女還是很識大體的,她哼了一聲不再搭理尤里,算是默認了尤里的任務。

尤里出手自然手到擒來,他不需要懂得阿拉伯語,精神力量是越語言的,很快他就掌握到了這四個傢伙的來歷,並且找到了整件事情的罪魁禍。光頭佬直接向齊一鳴負責,其餘人等就算是天朝一號長他也不點,更別提在身側的聯合作戰指揮部裡的施瓦茨科夫等人了。

於是齊一鳴先得到了有關的資訊。

“居然是化學阿里麼?”齊一鳴有些訝異但也不覺得意料之外,在美軍搞的那個撲克牌通緝令上,馬吉德是僅次於薩達姆的二號要犯,這個薩達姆的表弟長相跟表哥很像,兩人站在一起不仔細辨認有的時候還真的辨認不出來。

齊一鳴對於化學阿里也算是多有了解,對他印象深刻的就是進行了慘無人道、毫無人性地化學武器種族屠殺。所以,現在當他知道病毒爆後面的最大責任者是化學阿里馬吉德,覺得一切都是那麼理所當然,也就是馬吉德這樣的瘋子才會不考慮太多後果的問題,並對於屠殺和大面積的死亡無動於衷。

同時,齊一鳴還鬆口氣,幾個“活疫苗”被抓住,基本上就能夠保證了他掌握這種病毒的攻克方式。齊一鳴並不覺得神祕宮會比基地和黑科技研究中心更強大多少,神祕宮能夠搞出來的玩意兒,只要基地和黑科技中心也投入精力和資源,也一定可以搞出來。

掌握到這一關鍵情報之後,齊一鳴立即建議在疫區的中國將領張宛念指揮部隊進行對馬吉德與其心腹力量的打擊,徹底將這個危險的、不安定因素給抹掉。可是張宛念還沒開始進行任何部署,一個石破天驚的訊息直接讓齊一鳴掌握的這個重大情報也沒那麼重大了。

“馬吉德謀朝篡位,已殺害薩達姆,動政變登上伊拉克總統之位。”

“幕後真凶浮出水面:化學阿里”

“馬吉德表講話——不遵從我的意志,就等著被狂人消滅吧。”

“政變將軍坐實是動生化攻擊的元凶。”

世界上各大報刊媒體紛紛進行各種報導,最先得到訊息的是駐巴格達的蘇聯記者,因為當地已經沒有什麼西方記者了。隨後各大通訊社都從蘇聯記者那裡得到了更多的情況,並且從馬吉德露骨而直白地語句中,推斷出了他就是生化危機的直接締造者。

世界上立即掀起了一片對馬吉德的聲討之聲,多國部隊總司令施瓦茨科夫在晚些時候表示:“馬吉德必須要為自己無知而且愚蠢、殘暴的行為付出代價,多國部隊已經整裝待,隨時將要埋葬這個瘋子,給已經不幸遇難的人們一個交代”

之前是沒有一個目標,讓多國部隊十分恍惚,誰知道馬吉德這個逗逼這時候自己居然要“君臨天下”,還向全世界開了最無敵的嘲諷,明擺著告訴大家,病毒在我手裡,你們要想不被狂人攻擊,就要對我卑躬屈膝。

可現在還遠沒到世界被威脅到這種程度的時候,雖然多國部隊焦頭爛額,但是還是把疫區控制了範圍,只在伊拉克南部地區和科威特一部分地區傳播,在熟悉瞭如何對付狂人這種其實還是很有缺點的怪物,多國部隊維護疫區的效率也提高了。

更何況,多國部隊的空軍一直都是保持無事狀態,他們的基地都在沒有被病毒侵染的沙特、卡達、土耳其等地,只要一個命令下達,就能夠起飛昇空戰鬥。

很快,多國部隊再度動了對巴格達的空襲,這次的空襲已經不僅僅是打擊什麼重要設施和戰術目標了,施瓦茨科夫要向世人展示自己的氣魄,而白宮也希望能夠讓世界上的人親眼看到做出這樣令美國受巨大損傷的事情要付出怎樣的代價。

空襲的真正目的只有一個——徹底毀滅巴格達,這座流傳千年的文明古城

為了實現這個目的,美國人不惜從關島和本土抽調了更多b6轟炸機,甚至服役不久的幾架bb槍騎兵也被徵調來進行轟炸的任務。施瓦茨科夫還特地請求中國方面,至少出動二百架次的轟炸機,對於巴格達進行無死角的全面轟炸。

這種活動明顯就是一種撒氣的表現,或者說是展示肌肉,沒有實際戰術意義,但有比較強的政治意義和影響。經過再三考慮之後,中國還是答應了美國的請求,向巴格達派遣了同樣大批的轟6k和轟-轟炸機。

另外,已經在戰區內空軍基地的多國部隊空軍也同樣投入了這場浪費彈藥狠的有益身心健康運動裡。美軍大量的a1o、b6和少數b15俎任主要的打擊平臺,中國方面也有類似的強和殲登場作戰。

不知道出於怎樣的考慮,沙特則沒有加入到這場實際以洩憤為主要目的的空襲中,大批的機群按兵不動,剩餘英法等國也都是意思了一下,完全無法媲美中美兩國派出的大規模空中打擊力量。

馬吉德自然沒有那麼容易被炸死,事實上他也並不太傻,在施瓦茨科夫強硬聲時,他已經悄悄離開了巴格達,轉而逃往北部庫爾德地區,那裡曾經被他經營多年,有不少的避難落腳地。同時渴求報復的馬吉德也要把病毒帶向更多的地方。